新顶点小说 > 圣道乾坤 > 五十五章 萍水山勾心斗角,生死关路转峰回

五十五章 萍水山勾心斗角,生死关路转峰回


  第五十五章萍水山勾心斗角,生死关路转峰回
  大山茫茫,密林如海,隐狼要找松血草,自然不能像没头苍蝇般乱转。修真者讲究望气寻龙,辨灵识宝。在这大山之中,根据山势走向,灵气分布便能大体知道哪里出现奇珍异宝的概率更大。
  此刻隐狼便是如此,她寻了处干净的草地,盘膝而坐,微闭双目,内府中灵根运转,丝丝白线沿着四周扩散开来,捕捉散布在天地间的灵气。那边的灵气充足浑厚,滋生天材地宝的可能性就越大。
  半晌,隐狼睁开眼,缓缓起身,辨了辨方位,循着灵气浓郁的方向走去。她选择的方向正是宁煜所在的矮山。
  看到山下女人的一番作为,宁煜此刻已经大体猜到对方来此的目的。宁煜知道,萍水山上出产两样天材地宝,一样是阳石灵髓,火灵性的宝贝,另一样是松血草,属于珍稀灵植。前者是修真界火修炼器所用,后者则是药修炼制凝炁丹的主药之一。不过阳石灵髓只有在阳火旺盛的夏天才能开采,否则效用大减,此刻正值深秋,对方的目标不可能是阳石灵髓,那便只能是松血草。
  松血草性喜阴寒,多生长在山背顶峰或者深渊悬崖等不见阳光的地方,据宁煜所知,萍水山上有三处地点都有松血草生长。这三个地点,其中之一便是临近山北的一座无名深渊,另一个位处南齐境内的侧峰背面,再一个就是自己这座矮山后的一处断崖之下。
  此刻隐狼无疑离着断崖最近,那边灵气浓郁,隐狼自然能够察觉。
  知道了隐狼的目标,宁煜不由有些失望。他本意是想要跟着这个女人,顺藤摸瓜,追本溯源,查出对方身后的魔修门派,可是现如今这个目的恐怕是无法实现了。因为对方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离开,更不知道离开之后会去往何处,而宁煜的时间并不宽裕,他不可能一直耗在这个女人身上。
  他这次是利用郿坞的伤势和她对自己的感情才能脱身出行,时间短了还好说,时间一长,若是让地鴻知晓,恐怕会对自己产生怀疑。他此刻十分需要天下巡走这个身份,决不能因小失大。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个女人都是一条重要的线索,留下她便是留下一份希望。宁煜决定暂时放她一马。
  不过入宝山岂能空手而回?再说对方身后的宗门暗中插手世俗,无疑会对自己后续的计划产生威胁,如果能给对方制造点小麻烦自然是宁煜乐意做的。
  宁煜计较已定,当下不再关注山下的女人,展开身形向着山背后的断崖而去。
  宁煜对这里十分熟悉,可谓熟门熟路,而且有神魂相助,探宝寻珍更是轻松愉快,事半功倍。他借着黑蚺剑自悬崖上攀岩而下,没费多少力气,宁煜便在断崖峭壁上找到几株松血草。
  宁煜用绳索将自己固定在黑蚺剑上,自饕餮珏中取出药镰和玉匣,也不论成熟与否,将所有的松血草全部小心翼翼的自根部割下。只要留下根部,松血草便还会生长,天道有常,修真者是从来不会竭泽而渔的。
  确定此处再无松血草,宁煜满意地点点头,攀上断崖,飘然离开,向着位处南齐境内的那边而去。至于那道无名深渊,宁煜就不打算去了。
  那座深渊可不是白泽莫名渊那般徒有虚名,而是真的深不可测。而且深渊之中由于人迹罕至,滋生了不少厉害的凶兽毒物,危险重重,绝非现在的宁煜可以涉足。
  而且宁煜还知道,那处深渊之中,潜伏者一只恐怖的凶兽,自己上次进入就差点栽在它的手中。
  想起自己之前那次潜入,宁煜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当时自己的朋友身受重伤,急需凝炁丹救命。可不巧的是,另外两处的松血草要么被人采摘,要么年岁不够,药力不足,自己救人心切,又仗着修为已经达到筑宫境中期,于是便大胆进入了那座无名深渊。
  刚一进入,宁煜便遭遇了数量庞大的凶兽和毒物。经过一番苦战,宁煜终于杀出重围,并成功在半途的峭壁上寻到了成熟的松血草。就在他采摘完毕准备离开时,深渊下方突然传出一阵高亢的兽吼。当时宁煜离着深渊底部不知道还有多远,可是仅凭这一声吼叫,宁煜便心神震颤,差点从玉笛上跌落下去。幸好那不知名的凶兽只是吼叫了一声,宁煜回过神之后便立刻御使玉笛仓皇逃离,这才没有再出事情。
  如此危险的地方,别说宁煜此刻只是培元境的修为,就是让他恢复鼎盛时期,再镀金身,他也没有把握,能够在遇到那只凶兽之后全身而退。所以宁煜对那道无名深渊甚为忌讳,只能敬而远之。他料想那个女人只要稍微有点自知之明,就会做出正确的选择,否则凭她的那点微末伎俩,冒险进去只能是自寻死路。
  宁煜抽身循着来路返回,到林中牵上马匹,信马悠悠,沿着山间小路向着萍水山东面而去。他完全不用着急。等那女人发现峭壁上的松血草已经被人捷足先登,再用探灵法找到南齐那边,估计自己早就把松血草挖空采净了!
  ****************************************************************************
  “给我搜!挖地三尺也要把那个奸细找出来!”
  随着一声气急败环的命令,萍水山的山脚下,一队穿着南齐军装的兵士乱纷纷的往山上扑去。他们挺着刀枪,对着各处茂密的灌木劈砍投刺,没头苍蝇般搜索着自己的猎物。
  把总摸了摸简单包扎的左臂,一阵剧痛袭来,他骂骂咧咧的往地上狠狠啐了一口,道:“真他妈的窝囊!”
  二十几个人对付一个,竟然还让对方杀了自己好几个人,然后砍伤自己,带伤逃了出去。自己堂堂兆武营把总,这次可算把脸丢到姥姥家了。
  把总看着手下四散铺开,想了想,自己也拔刀在手,寻摸了个方向,带着几个亲信往山上搜去。
  萍水山山林茂密,乱石丛生,偌大一处地方,藏起一个人,如何能够轻易找到。
  一个时辰过去了,进山搜索的兵丁陆陆续续回到山脚下,把总挨个询问,结果大失所望,根本连个毛也没找到。
  把总捏着下巴皱起了眉头。
  上面命令中说得清楚,务必要将逃走的奸细格杀,现如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自己该如何向上面交代?
  “大人,我看不用担心。”似是看穿了把总的心思,一旁的一个亲信开口道:“那个小子伤的多重,咱们大家有目共睹。要不是中途他抢了条船拉开了距离,怎么可能逃过我们的追捕。”
  “是啊!大人。受了那么重的伤,就算他逃进山里,缺医少药的,我看他必死无疑。”
  周围的士兵纷纷赞同。
  把总沉吟了片刻点点头,道:“说得有理!”
  那信使虽然身手了得,可是毕竟寡不敌众。在之前的交手中就已经受了很重的伤,再加上这一路逃亡,得不到有效治疗,确实没有活下来的可能。
  把总扭头看了看四周,低声道:“上面的命令你们都清楚。那小子虽然有死无生,可咱们毕竟没能找到尸首。万一上面怪罪下来,谁也吃罪不起!所以,为了大家好,所有人都要统一口径,就说他已经被我们在萍水河中杀死,尸体被河水冲走了!这样便两全其美了,既能保住到手的功劳,对上面也好有个交代!”
  他顿了一下,冷声道:“大家都是兄弟!咱们丑话说在前头!万一谁要是走露了风声,上面固然要惩治老子,可那之前,老子会先处理你们!都明白吗?”
  “大人放心!兄弟们都知道轻重!”一旁的亲信道:“都是一条线上的蚂蚱,谁多嘴露了消息,那就是害了大家害了自己!到时候别说大人了,我就第一个饶不了他!”
  “对!对!”大家一阵附和。
  那把总点点头,又抬头看了看山上,入目一片枯黄,也看不出什么,终于一挥手道:“撤!”
  一行人沿着来路下山,匆匆而去。
  ***********************************************************************
  邱鹰眼前阵阵发黑,他知道这是失血过多的征兆。他强忍着疼痛反转了一下身子,让自己躺的舒服些。
  之前没命的狂奔,直到自己精疲力竭再也迈不动步子。邱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身处何方。
  软软的秋风吹着自己黏血的发丝,耳边是树叶沙沙的轻响,看着万里无云的天空,邱鹰感觉自己的大脑似乎变得麻木起来。
  他想道:自己可能就快要死了吧。
  其实从他突出重围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死定了。受了这么重的伤,除非遇到神仙,否则谁也救不了他。他也说不出之前为什么要逃走,或许,自己只是单纯的不想死在那帮人手中吧。
  邱鹰今年三十四岁,他从十九岁就开始跟着程佑年,到如今已经十五年了。对这位比自己还小两岁的大人,邱鹰一直忠心耿耿,佩服之至。在他眼中,程佑年有胆有谋,惜情重义,平日对他也是颇为照顾,信赖有加。可是今天,他才明白,自己只不过是对方手上一枚随时可以舍弃的棋子。
  真是可怜!可笑!可叹!
  邱鹰感觉自己的眼睛越来越沉重,他摇摇头奋起余力张开眼茫然的看着这个世界。
  恍然间,成片的黄色中一抹新绿映入眼帘。入目是一株奇异的小草,邱鹰从来没见过这么奇异的小草,它的长相如同平时所见的兰草,可是茎叶上却布满了细密的血色花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仿佛看到血纹中有丝丝液体在缓缓流动,就如同自己的血管一样。
  紧接着一柄白色的镰刀伸到了眼前,将那株小草齐根斩断。
  “妈的。”邱鹰嘴里嘟囔了一句,眼前一黑,沉沉地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