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圣道乾坤 > 五十二章 夜探客栈引狼出,双剑合璧战强敌

五十二章 夜探客栈引狼出,双剑合璧战强敌


  第五十二章夜探客栈引狼出,双剑合璧战强敌
  宁煜和郿坞吃过了午饭,结账下楼。
  “师姐,我们今下午暂不出发,我想再在城里打探一下,看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消息。咱们晚上在这里住一晚,明天再走。你看如何?”下了楼,宁煜便对郿坞说道。
  郿坞不明就里,不过这个要求合情合理,她倒没有多想,“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
  两人既然已经决定住下,当下便去寻找一家客栈订下房间。为了避嫌,宁煜肯定不会去全德客栈投宿,而是挑选了一家相距全德客栈不远的小客栈住下。
  两人的房间依旧是门户相对,这几乎已经成了惯例。安顿好马匹,放下行李,两人略作休息,便开始在城中打探消息。宁煜其实也没什么好打听的,不过既然说了就要做做样子。
  这次郿坞吸取了教训,改作男装打扮。两个人在城中的酒楼茶坊中明察暗访,倒是打听到不少消息。比如大魏某城的城主夜里被复仇的道门妖人斩去了首级,哪里的山中出现了玄异之事,总之都是有关道门妖人的虚无传说。
  宁煜和郿坞听在耳中,轻易就辨别出这些消息里面,大部分不过是些道听途说以讹传讹的假情报。不过,大魏境内时不时有道门妖人现身寻仇倒是真的,各方郡城衙门现如今被道门之事搞得神经兮兮,焦头烂额,可是却抓不住什么真凶,颇有点疲于奔命的意思。
  两人没有什么收获,下午抽空又去了趟宝岳坊。两人想要拜会一下康成,除了谢过他上次的慷慨相助,还想打探下双陀城最近是不是有什么新消息。不过康成恰好不在,是师爷王千骅接待了两人。全程王千骅都紧盯着两人,生怕宁煜再一时技痒上赌桌搂银子。倒是让宁煜和郿坞再次看到了这人的势利,心生不屑。
  一个下午就这样耗尽,两个人回客栈吃过晚饭,各自休息不提。
  ***********************************************************************
  夜深人静,全德客栈外的胡同里突然闪出一道黑影。
  黑影身手利落,越墙而入,观望了片刻,奔着后院的客房而去。
  站在客房楼下,不见他如何动作,黑影腾身而起,悄无声息的落在二楼的房檐之上。
  他轻手轻脚的趴在一扇窗户后面,侧耳倾听了片刻,然后自怀中掏出一柄匕首慢慢插进了窗缝之中,轻轻地拨弄着窗栓。
  “吱”的一声,窗栓发出一丝细不可闻的声响,窗户顿时开了道缝。黑影匕首反握手中,伸手去推窗户。
  窗户推开的刹那,一道寒光扑面而来,黑影急忙仰身躲过。
  那道寒光一击不中,嗖的一声又窜回房中,黑影眼角余光看的明白,正是一条锁链勾爪。
  不等黑影起身,房中发出一声清脆的冷笑,一道窈窕的身影穿窗而出,正是今天在酒楼之中的青衫少妇,天德密碟隐狼。隐狼人在半空,右手一挥,手中的勾爪已经甩向黑影的脑袋。
  电光火石之间,黑影扭头避过,双足一蹬,人已如大鸟般腾空而起,和对面的青衫少妇拉开了距离,紧接着扭身便走。
  隐狼落在屋檐一角,一双妙目看着黑影要走,抿嘴一笑,玉足一点,身若惊鸿,手中勾爪如龙,缠向黑影双腿。
  她身份特殊,此行更是绝密,眼前这人既不知身份,又不知目的,夤夜刺探,自己怎能让他一走了之。
  隐狼的勾爪乃是精钢百炼而制,锋利无比,她这一爪如果得手,对方必然皮开肉绽,再难逃脱。
  眼见勾爪便要缠上黑影双腿,却见黑夜里青光一闪,黑影身形刹那间已经射出数米,勾爪缠空。隐狼心中大惊,是修真者!
  方才的青光,隐狼看得清楚,正是真元催动的五行灵阵,这黑影的身份是修真者无疑。
  既然知晓了对方身份,隐狼更不敢让他走脱,当下奋起直追。方才交手,对方修为似乎比自己稍弱,此刻更是一味地想要逃走,隐狼下定决心要把他生擒活捉,问明白此人究竟是什么身份,刺探自己又有什么目的。
  两个人一前一后,一逃一追,期间隐狼数度出手,可是却都被对方运用真元加速,及时躲过。气的隐狼银牙暗咬,暗暗发誓,等抓到这人非要让他知道自己的厉害!
  黑影在房顶上纵横腾跃,频频变换方向,可是隐狼紧追不舍,两人间的距离始终保持在一个特定的范围内,隐狼的勾爪够不到对方,对方也无法逃出隐狼的视线。
  隐狼勾爪紧紧握在手中,可是却找不到机会出手,突然间,前面的黑影猛然停住,隐狼心中一喜,勾爪脱手而出。
  然而下一刻,隐狼眼前一空,黑影已经跳下房顶,在院中发出一阵轻响,隐狼的锁链勾爪再次无功而返。隐狼气极,紧跟着纵身跃下落在院中。可是环顾四周,哪里还有对方的影子?
  隐狼追了一夜,此刻目标却突然不见,她怎肯干休。这里的布置看样子也是一家客栈,院子四四方方,并无遮掩,她刚才在房顶便能看到院子的一半,可视线中黑影跳下便再没出现,只能是逃进了另半边院子的客房内。
  当下隐狼便贴到这边的客房窗外,准备挨个探听。两个人激斗半夜,自己的气息都有些紊乱,对方修为不及自己,肯定也是如此,修真者耳目聪明,非常人所及,只要让自己听到些许动静,对方便无所遁形!
  谁知她刚贴在一扇窗外,小窗突然打开,两道身影一前一后激射而出,落在隐狼左右。左面,是一名身姿曼妙的绝美女子,横剑当胸,冷目而对,右手边,一名长相俊俏的青年,手提一柄通体黝黑的短剑,凝神站立,堵在了客栈的院门前。
  这两人自然便是郿坞和宁煜。
  身为五行密探,哪怕夜晚入睡郿坞都始终保持警醒,就在方才,郿坞听到院中一声轻响便已然醒来,抬眼便看到窗纸上一道浅浅的黑影靠了上来。
  当下郿坞便提剑奔出。这边动静这么大,宁煜自然不可能听不到,紧接着便跟了出来。
  三个人在酒楼都照过面了,此刻正面相对,一下便认出对方,双方都是一怔。
  “是你!”郿坞冷眸微眯,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夜探我的房间?”
  隐狼张了张嘴却是说不出话来,她心中的憋屈难以言表。这叫什么事?自己明明和对方毫无瓜葛,自己明明有一肚子理由,可是身份所限,此刻却不能诉诸于口。
  隐狼知道,既然真正的理由自己不能讲出,那么自己此刻说什么都是白费。刚才她的行为已经落实了刺探的罪名,对方断然不会任自己从容离去。为今之计只有强行突围。
  隐狼妩媚一笑,道:“我嘛,我是…”话音未落,手中勾爪已经射向右面的宁煜。她已经判断出两人中宁煜稍弱,是以先拿宁煜下手。她此刻只求脱身,不求伤敌,勾爪开路,人紧随其后,只等宁煜闪避便要夺路而逃。
  可谁知宁煜不闪不避,手中黑剑横斩,当啷一声,正磕在飞爪之上。隐狼的勾爪高高飞起,宁煜也连退数步。隐狼抖手收回勾爪,入手便觉有异,余光一扫,顿时大吃一惊。
  勾爪之上竟然多出一道斩痕,隐狼再看宁煜手中那毫不起眼的黑色短剑便多了几分炽热。
  就在这档头,郿坞已经近身,手中长剑一抖便和隐狼战在一处。
  两人都是绝色美女,一个孤芳冷艳,一个妩媚妖娆,虽然是生死搏杀,可是举手投足间,姿态优雅,美不胜收,观之让人赏心悦目。
  郿坞剑法通玄,灵活多变,月光下,银光闪烁,恍若灵蛇吐信,笼罩隐狼周身要害。隐狼勾爪翻飞,招式诡异,闪转腾挪,锁链防守,勾爪夺命,直指郿坞各大要穴。两人都是乾元境上品修为,一时间倒是斗了个旗鼓相当。
  宁煜自然不能一直站在一旁看戏,他瞅准个时机,轻喝一声,黑蚺剑斜刺里刺出,加入战团。
  隐狼知他手中乃是宝剑,投鼠忌器,勾爪不敢和他硬碰,再加上郿坞全力出手,顿时便落入下风。不过隐狼身为培元期修真者,哪怕是拔苗助长而成的水货,好歹也经历过炼体境界,身体素质比较凡人强了数成,仗着强大的身体素质,哪怕以一敌二,也还能勉力支撑。
  不过这般结果可不是隐狼想要的。自家事自家知,她的身份可见不得光。此时已经过了四更天,陆陆续续就有需要赶路的客人起床,看到这般场景,自己还如何脱身?
  不得已,只能使用非常手段。只要将这两人杀死当场,自己便不怕泄露身份。
  隐狼想到这里,再不犹豫,交手间抽个空子,猛然低身闪过宁煜短剑,手中勾爪抛出,射向郿坞下盘,郿坞不明就里,仗剑便去格挡。
  当啷一声脆响,勾爪上突然亮起一道青光,郿坞的长剑应声而断,不等郿坞回神,勾爪已经深深抓入郿坞大腿。
  “哎呀。”郿坞发出一声惨叫,紧接着便大叫出声:“是道门妖人!”
  隐狼咯咯一笑,口中道:“去死吧!”勾爪一收,带起一蓬鲜血,照着郿坞的心口抓去。
  宁煜一声疾呼抢上前来,他离着郿坞尚远,只能照着隐狼后背砍下,围魏救赵。隐狼听到身后风声,知道他宝剑厉害,哪怕此刻用真元护体也没把握能抗住,只能暂时舍弃郿坞,转头对付宁煜。
  宁煜表面的修为自然不及隐狼,只能仗着黑蚺锋利左支右挡,一时间被隐狼逼的连连后退,险象环生,时间一长,更是感到体力不知,危在旦夕。
  郿坞一颗心都系在宁煜身上,此刻看着宁煜遇险,当下也顾不得自己有伤在身,强忍疼痛,一声娇喝便握着断剑合身扑去。
  只是两人的修为本就不及身为修真者的隐狼,此刻一伤一疲,更不是对手,要不是两人还算默契,早就死在隐狼爪下了。
  危急关头,房顶上突然传来一阵冷笑,缠斗中的三人手上一顿,霎时分散开来。抬头看去,房顶上此时站着一名黑衣人,正抱臂而立,凝神看着下面。郿坞和宁煜微感诧异,并不认识对方,正自猜疑。隐狼却是一惊,娇喝道:“是你!”
  说完,隐狼面色微变,略一犹豫,突然飞身上房,几个起落便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宁煜和郿坞对视一眼,知道那少妇是忌惮这名黑衣人,刚要回身询问,可转过头,房顶上哪还有黑衣人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