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圣道乾坤 > 四十一章 康成吐露城中案,祝旷依计露行藏

四十一章 康成吐露城中案,祝旷依计露行藏


  第四十一章康成吐露城中案,祝旷依计露行藏
  郿坞目泛奇彩,心头巨石顿去。
  王千骅喃喃自语:“真是神乎其技!”
  康成长叹口气,道:“你赢了!”
  桌面上,三颗色子斜立而起叠成三珠连环的模样,色子之间只有一角相连,更令人惊奇的是,三颗色子此刻彷如陀螺一般,旋转不停。从上方一看,只看到几道绿色的同心圆环,却是一个点数也无。
  王千骅突然一个机灵,上前一步开口道:“你这不算,等这色子一停,不就有点数了吗,你……”
  “千骅,开盅定输赢!”康成摆摆手道:“江湖中人,要讲一个信字,强词夺理,小人所为。别让人家笑话我们。”
  王千骅尴尬一笑,立在一旁。
  宁煜拱拱手道:“坊主,承让了。”心中暗道:康成这人还算可以,明事理,讲信用,这个师爷就有点无耻了。
  赌局输赢已分,康成示意王千骅收了金银色子,双方再次分宾主坐定。
  康成开门见山:“小兄弟找老夫有何事?但说无妨。只要老夫能帮上忙的,绝不推辞搪塞。”
  宁煜抱拳道:“那就先行谢过!”
  他和郿坞对视一眼,对康成道:“实不相瞒,我来此找房主只为了打听点事情。赌坊人物混杂,三教九流,五行八作,应有尽有,消息最是灵通。相信坊主必然能为我们提供帮助。”
  康成自得一笑:“经营赌场生意,风险甚大,黑白两道都要吃得开,所以这耳目一定要灵聪。江湖中,朝堂上,任何风吹草动,我都要小心斟酌,当做大事来看,如此才能保证我这宝岳坊生意兴隆,财源通泰。所以这双佗城周边,不敢说全部,大部分的事情老夫都能有所耳闻,就是不知道两位到底要问什么?”
  宁煜道:“在下想问一下,这双佗城,包括白泽之中,近年来可曾发生过什么非比寻常的事情?就比如,有没有什么神怪传闻,离奇案件?”
  宁煜话头一落,康成和王千骅神色古怪的对视了一眼。
  宁煜察言观色,郿坞更是细致入微,两人同时发觉了康成和王千骅的怪异。宁煜问道:“怎么?我这个问题有什么奇怪吗?”
  康成沉凝片刻,问道:“小兄弟,你们也是猎妖人?”
  宁煜第一次听闻“猎妖人”的名号,好奇道:“什么猎妖人?”
  康成诧异道:“怎么?你两位不是猎妖人吗?那为何要问方才的问题?”
  看到宁煜懵懂的表情不似作伪,康城道:“前一阵,秀波城外的人妖大战你们听说过吧?”
  宁煜和郿坞点点头,宁煜道:“那是自然,朝廷上万大军伙同一帮武林高手,与道门妖人生死一决,天下传闻,我们两人自然也是知道的。”
  康成点点头:“那一战,人间五位武圣,一死三残,武林中群情激愤。尤其是几位武圣的宗门,率先发出屠妖令,号召门人弟子猎杀行走世间的道门妖人,各门派纷纷效仿。这些猎杀道门妖人的武者便自号猎妖人。”
  其实这件事,宁煜也有所耳闻,只是不知道他们还有统一的名号。
  康成接着道:“实不相瞒,在你们之前,已经有数波武林人士来我宝岳坊打探消息,所提所问与两位如出一辙。所以老夫才以为你们也是猎妖人。”
  宁煜微微一笑道:“我们两人修为浅薄,见了道门妖人恐怕命都难保,可不敢做什么猎妖人。我们询问此事其实另有原因,如果坊主知道,还请坦诚相告。”
  康成笑着点点头:“说来也巧,老夫还真知道一件怪事。这件事情整个双佗城中也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你们问老夫算是问对人了。”
  宁煜道:“愿闻其详。”
  康成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沉吟片刻道:“说实话,若不是我们有赌约在前。老夫虽然知道这件事,也不会告诉你们。”
  “却是为何?”
  康成道:“此事牵扯了双佗城中几个官宦世家,他们势力庞大,不是我这小小的宝岳坊能惹的起的。不过你们放心,既然之前有约在先,我就不会有所隐瞒。只不过我虽然秘闻此事,可也是听自人言,具体的细节并不是很清楚。”
  宁煜道:“只要能慷慨告知,我们二人便感激不尽了。”
  沉吟了片刻,康成将自己所知之事一一道来。
  此事就发生在数日前,首先出事的是双佗城中的刘家。刘家是双佗城中的顶尖世家。当代家主刘福勋与双佗城主宋忠浩乃是亲家,他的儿子刘青云迎娶了双佗城主的独女宋彩霞为妻。双方门当户对,这桩婚姻也可以说是非常完美,可是几天前的半夜里,出事了!据传,当天刘青云去往外地公干,半夜,宋彩霞突然疯癫,赤身裸体在院子里大喊大叫。本来这也不算什么,可是宋彩霞却是从刘福勋的房中跑出来的,这就尴尬了。虽然宋彩霞很快便被刘福勋制住,而且目睹此事的两名仆役均被秘mi处死,可是事情还是流传了出来。不过碍于刘家势力,知道此事的人也不敢过于声张,消息只在上流圈子内小范围流传,就连宋忠浩也被蒙在鼓中。
  本来这也就是一件豪门大院的家丑,没有什么特别的。可是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了。次日,赵家长房二公子赵传臣在家中发狂,跑入小娘房中,将木榻掀翻,塌下竟然露出一条地道,直通赵传臣卧房,那小娘当即被赵父杖毙,赵传臣则被其勒令终身软禁。
  两日后,双佗城法曹监理黄彬突生狂病,于自家墙上连画嫂嫂春宫图十余幅,据说神态体征,隐秘之处丝毫不差,其长兄见图,当场吐血晕厥,醒来后大病一场。
  如果这几件事单独发生,大家想必也就一笑置之,可是接二连三发生此事,那可就是怪谭奇闻了。虽然这几家出事的豪门贵族,及时的封锁了消息,可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在上流的小圈子里还有有那么一些人知晓的。
  知晓的人们固然要嘲讽几句,可是随后便开始陷入恐慌。豪门世家,多肮脏腌臜之事,如此伤风败俗的故事可不止这么几桩。这些知情者身上,便有很多人的屁股并不干净。这三件事如此雷同,又是接连发生,离奇古怪,思之令人不寒而栗。仿佛冥冥之中,有鬼神监察天下,报应因果,那些心怀鬼胎之人便终日惶惶,提心吊胆。
  酒色财气,人必占其一,宝岳坊身为双佗城最大的赌坊,自然成为一些嗜赌的官宦贵族的首选之地。他们在赌桌上一掷千金的时候,畅快淋漓,自然防备就弱,不经意间便将一些豪门秘辛脱口而出,身为坊主的康成自然便能从侍者或者荷官的口中得知。
  康成此刻将自己的所听所闻娓娓道来,宁煜心中立刻泛起四个字“贵圈真乱”!这些贵族养尊处优,锦衣玉食,可是私下里却如此骄奢yin逸,败坏伦理,实在令人不齿。
  听完康成所述,宁煜已经心知肚明,这应该便是祝旷给自己留下的“线索”了。当日他和祝旷约定好,由祝旷在双佗城中故意制造离奇案件,借此引导郿坞和自己转向纤羽门秘境所在。不过当时宁煜对双佗城的情况也不熟悉,只是让他根据情况自行决定如何行事,但是最好要闹出的动静大一点,方便自己寻求线索。
  如今看来祝旷所为却是与当初的初衷南辕北辙了。祝旷显然是冒险挑选了城中权贵下手,以为可以做大声势,方便宁煜知悉。可是祝旷显然对世俗并不了解,所谓家丑不可外扬,这些家族对于如此丑事自然是极力隐瞒。这些人位高权重,很快便动用手中的能量将此次事件压制下来,将它限制在小范围内流传,这样一来,知道的人寥寥无几,反而增加了宁煜得知消息的难度。若不是机缘巧合之下,两人来到宝岳坊,宁煜还真不一定能获知这些情报,那么此行可能就要无功而返了。
  不过此刻既然已经得知祝旷的计划,接下来自然便容易多了。自己只要和郿坞暗中在这几家附近寻访,便能发现祝旷故意留下的线索,寻踪捉影,一点点将郿坞引到秘境所在,然后上演假死脱身之计。
  康成所知均已实言相告,也算完成了和宁煜的赌约。宁煜和郿坞谢过后便提出告辞,康成起身送到门外。
  两人下楼时并未看到吕二驴的身影,想是这小子害怕被赌坊报复,已经暗中溜走了。不过一个无关紧要的小角色,两人也没有在意。不过看到两人离去,那些先前跟注的赌徒却是都有些惋惜。
  两人离了宝岳坊,回到客栈,郿坞先去恢复本来面目,然后便来到宁煜房间。两人对坐而谈。
  宁煜道:“秋师姐,你看这三起案件,都是有人突发疯病,然后将自己身上的腌臜事情揭露出来,以我来看,此事绝非巧合,必是人为。”
  郿坞秀眉微颦,点点头道:“不错,这几件事桩桩透着古怪,绝不是偶然。不过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办法能让人突然发狂,还会将自己的丑闻揭露出来。”
  宁煜笑问道:“普通人自然做不到,可是道门妖人呢?”
  郿坞恍然大悟,道:“不错。道门妖人手段神秘莫测,此事必然和他们有所牵扯!”
  宁煜心道:自然是有所牵扯,祝旷手中可是有整整一包迷魂草,要蛊惑几个凡人还不简单。
  不过口中却道:“师姐,现在下结论还为时尚早。我们所有推断都是凭空臆想,没有证据。再说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这世间未必便没有能迷惑人心智的办法。依我之见,不管这个家伙是人是鬼,他既然在世俗出手,就必然会留下踪迹。我们先去查查再说。”
  郿坞点点头。
  宁煜起身道:“那好,我们现在准备一下,今天晚上就去一探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