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圣道乾坤 > 三十四章 幻影阵瞒天过海,邀月楼密会祝旷

三十四章 幻影阵瞒天过海,邀月楼密会祝旷


  第三十四章幻影阵瞒天过海,邀月楼密会祝旷
  进了城,找了家客栈住下,两人安顿好马匹行李便出门采购。上次风扬赏赐了千两白银,宁煜留了一半,其余尽数差人送往赵卓家中,这样做既是为了报还赵卓融魂之恩,也是为了符合赵卓的身份。此次出行,地鴻又提供了二百两银子的经费。七百两银子已经算是一笔巨款,足够宁煜花费许久。
  一路上,郿坞紧跟宁煜左右,她容貌极美,气质出众,引得路人频频看顾。宁煜站在郿坞身侧,如芒在背,极不自在。宁煜前世身为散修,向来是孤身独行,而且身为修真者,唯我独尊,卓尔不群,宁煜虽然没有那种高高在上藐视凡尘一切的想法,可也并不习惯这种被人围观的感觉。但是让郿坞离开是决不可能的,宁煜只能咬牙忍受。所幸两个人一身江湖人打扮,到没有人不识趣的上前来找麻烦。
  两个人将一应所需之物买齐,会了银钞,便往回走。
  宁煜已经留下地址,又多付了银钱,自有店面伙计把东西送去客栈房中,
  来的路上,宁煜暗中仔细观察了两边的店铺墙壁,可是令他失望的是,并未发觉祝旷留下的联络记号。
  正在此时,前面茶铺里,一名伙计端着一盆废水倒在大街上,因为倒的急了,不小心溅到几位行人身上,四周行人立刻破口大骂,那名伙计自知理亏,在哪里不住作揖道歉。
  宁煜看着地上的水迹,心中一动。
  他慢慢将神魂探出,笼罩了整个街面,不多时,他的嘴角浮起一丝笑意。
  识海中,前面一家酒楼的墙壁上一排菱形图案熠熠生辉,可是用眼睛去看,墙壁上却空无一物。
  这是用“灵桑汁”图就的标记,肉眼难见,只有用神识才能读出。此乃修真界门派惯用的传信手段,自己久处凡世,却忘记了祝旷身在修真界,自然不会用凡人的方式来传信自己。
  灵桑果树勉强算是一种仙植,在灵气充裕的秘境之中几乎随处可见,这“灵桑汁”便是通过灵桑果核压榨得来,天生便具有隐形的效果,持续时间可达七天,七天一过便会自行消散。这个特性,也是宁煜方才看到地上的水迹才突然想起。
  此刻印记犹在,便说明祝旷仍在城中,这真是巧的恰到好处!
  这排菱形图案便是一段文字,乃是宁煜和祝旷约定好的密语,宁煜一看便知。
  密语所言乃是一个地名---邀月楼。
  宁煜记下这个名字,继续沿着来路回去,郿坞则跟在他的身边,并未发现什么不对。
  两个人很快回到客栈。此时已经是正午时分,宁煜便要了饭菜。有了刚才街面上的教训,宁煜让伙计直接把饭菜送到两人房中。两人的房间对门,可郿坞却跟着进了宁煜房间,客店伙计将饭菜送到宁煜房中时,一双眼睛总是似有似无的在两人之间偷瞄,仿佛发现了什么似的。直到郿坞冷眼一瞟,伙计才诺诺的离开了。
  宁煜心知地鴻必然是吩咐过郿坞,让她盯紧自己。若不是男女有别,恐怕就连睡觉都要在一间房里。
  “秋师姐,不要理会这些闲人,我们吃饭吧。”宁煜将碗筷摆好,他尚未辟谷,可是却不食荤腥,点的都是些清淡菜蔬。
  郿坞嗯了一声,两个人对坐而食。
  饭后,宁煜招来伙计清理了桌椅,便和郿坞商议之后的的行止。
  “秋师姐,彩翎山如今已入驻了户部的采矿队,还有兵马把守。再加上有秀波城的前车之鉴,我估计纤羽妖门必然不敢再在山上出没。不过我曾听田垟前辈说过,纤羽妖门每个月都会来人收取灵石,据此推断它的宗门驻地应该离此不远,我打算从彩翎山的周边开始查探。您看如何?”
  郿坞点点头,道:“这本来就是大海捞针的事情,我们没有确切情报,从哪里开始都是一样。师弟做主便是。”
  宁煜道:“好,既然如此,我们就从白泽开始调查,坊间传闻,此地曾有鬼怪传说,说不定便是道门妖人在那里装神弄鬼。我们便从这里开始。”
  白泽便是纤羽门宗门驻地所在,宁煜打算晚上和祝旷会面后,便去此处一探。白泽处于修真界边荒之地,资源困乏,可是相对的,危险性也小。他已经临近破镜,可是现在世俗中灵气稀薄,若没有足够的资源供应,宁煜之后的修炼势必要被拖慢速度,这对他来说是极为不利的。所以他必须要积累一批资源以备培元后使用。白泽恰好便是当下最适合宁煜获取资源的地方。
  郿坞颔首表示没有异议。
  宁煜又道:“师姐,还有一点,师弟要提前说好。你从未和道门妖人交过手,不知道他们的厉害,咱们这次势单力薄,此次去白泽主要以探查为主,如果发现妖人,师弟希望你能克制,尽量不要和他们交手。”
  郿坞点点头道:“这我清楚。秀波城一战,五位武圣一死三残,我虽然不惧怕道门妖人,却也不是不知深浅,师弟放心便是。”
  “如此甚好,等下午货物送来,我们在此歇息一晚,明天一早出发。”
  “好。”
  说完这些,两人便陷入沉默,房间气氛稍显诡异。两个人干脆盘膝修炼,这才免去了那份尴尬。
  下午时分,两人采买的货物陆陆续续送来,宁煜没让郿坞上手,自己一个人整理收拾,这次两人准备在外面长待,准备的物品十分充分,为此,宁煜还买了一匹骡子,专门负责驮运。
  收拾停当,天色渐晚,云空中晚霞漫布,红霓似火,客栈里客人渐渐多了起来。宁煜照旧让伙计送饭到房中。这次伙计有了前车之鉴,麻利的将饭菜布好便告退了。
  宁煜、郿坞两个人默默吃饭。
  直到夜色幽幽,郿坞才起身回了自己房间。
  宁煜神魂探知,郿坞进了房中并未安歇,而是取了一张椅子,就盘坐在门口。
  练武之人耳聪目明,郿坞坐在门口便能清晰地探听到宁煜房中的动静。
  宁煜暗自好笑,可怜娇滴滴的一个美人,却被地鴻派来吃这种苦,受这般累。不过,对不住了,你自在这里守着吧,我就先走了。
  宁煜的房中地面上,一道网状的八卦随着他手指轻点缓缓转动,阵中一道模糊的人影浮现,看其体态身姿,与宁煜一般无二,更为神奇的是,细听之下,人影竟然还有呼吸之声。
  这是幻影阵,算是修真界中非常简单的辅助阵法,借助灵石,宁煜的这个幻影阵可以持续将近一个时辰,时间足够宁煜往返邀月楼一趟。
  安排妥当,宁煜自后窗翻身而出,这其中他动用了修真法门,整个过程悄无声息,不会引起郿坞的注意。
  出了客栈,宁煜潜于暗处,身形展开,闪电般往邀月楼而去。秦川城他之前来过,对城中地形并不陌生,轻车就熟,很快便来到邀月楼外。
  神魂放出,果然在楼中发现了祝旷的身影,此刻祝旷正盘膝坐在床上,修炼宁煜传授的功法。宁煜细查之下,祝旷竟然已经破镜,此时已经是炼体中期了。
  宁煜确定四周无人,纵身跃上楼顶,来到祝旷窗前,一个倒挂金钩,在窗沿上三长一短敲了四下。
  房中传来一阵响动,不多时窗户开了,宁煜身形一落,穿窗而入落在房中。
  “尊上。”祝旷关上窗户,俯身跪在地上:“许久不见尊上,尊上一切可好?”
  宁煜伸手虚扶,点点头:“起来吧。本尊很好。”
  祝旷起身,道:“属下五日前在城中留下了记号,一直没有等到尊上,本打算明天便去刑风城寻您,天可怜见,您竟然来了!”
  宁煜道:“我身份特殊,被留在刑风,今日才得以脱身。你这般着急寻我,可是有什么大事?”
  “主人请看。”祝旷伸手入怀,取出一物。
  宁煜打眼一看,目光不由一凝。这是一块巴掌大小的黑色玉珏,环面之上铭刻着饕餮的兽纹,做工略显粗糙,粗看之下,寻常之人十有八九会把它当做一方劣质玉珏,可是宁煜自然不是常人。
  他伸手接过玉珏,神魂探入,不由大喜过望!
  这是一件空间法器,统称叫做饕餮珏,当然根据主人的喜好,往往还会给它起个别的名字。这件法器不论是珍贵程度还是空间大小,比之前宁煜得手的方寸袋,简直是天壤云泥之别。在修真界,空间法器一般多以饰品的样貌出现,其中最稀有的便是储物指环,其次是手镯、玉带,再往后排就是这类玉饰,至于方寸袋、吞天瓶之流,都只是小道尔,不入高手法眼。
  眼下宁煜手中这块饕餮珏便算是十分名贵了。想当年宁煜身为醒神玄尊,所佩戴的空间法器也不过是条玉带罢了。更让宁煜欣喜的是,此刻这块饕餮珏中,还有大量的灵石和仙草,甚至还有几件残旧的法器。这对于几乎可以说是一穷二白的他来说,无疑是一笔巨额财富!
  “祝旷,这些东西,你是从何处得来?”猛然中一个机灵,宁煜压下心中惊喜,转头看着祝旷问道。他现在身处暗流之中,必须小心谨慎,刚才的欣喜让他颇有几分失态。冷静下来,宁煜不由出了一身冷汗。这笔财富虽然诱人,可绝不是祝旷这等小角色所能得到,这其中万一牵扯到什么修真界的恩怨纠葛,凭他现在的实力,只能吃不了兜着走。他可不信这是祝旷平白捡来的。
  祝旷被宁煜的样子吓了一跳,犹犹豫豫的道:“尊上,这是属下侥幸捡来的……”
  “你说什么?”
  等祝旷结结巴巴将整个事情的经过详详细细的讲说一遍,宁煜心中顿时郁闷的想要吐血。
  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原来这些东西真他妈是捡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