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圣道乾坤 > 三十三章 祝旷冒死探纤羽,宁煜初见识郿坞

三十三章 祝旷冒死探纤羽,宁煜初见识郿坞


  第三十三章,祝旷冒死探纤羽,宁煜初见识郿坞
  自从那日被真意境修士驱逐之后,祝旷便一直徘徊在附近,今天已是第三天。
  祝旷并非蠢笨之人,从种种蛛丝马迹的情报便做出了有人欲要针对纤羽门的推断。
  可随即祝旷便被自己的推断吓了一大跳:一个大势力要对付纤羽门!
  祝旷的心砰砰一阵乱跳。
  如若自己猜测准确,就凭宗门里那帮货色,面对如此强敌,必然万无幸理!
  他暗自庆幸自己已经脱离宗门,不用为纤羽门殉葬!
  祝旷暗道,已经三天了,如若双方真的开战,现在纤羽门应该已经沦为一片废墟!这可是一座白捡的秘境啊!
  祝旷的心蠢蠢欲动,思量再三,祝旷一咬牙,向着纤羽门的方向悄悄潜去。
  他对此地极其熟悉,轻车熟路,不多时,便到了宗门秘境的入口所在。祝旷蛰伏下来,暗中观察,最终在入口处看到了已经干涸的斑斑血迹。
  果然出事了!祝旷心中暗道。
  他打量了一下四周,确定无人。伸手在一块巨石上划动了几下,一道波纹状的涟漪自身前浮现,祝旷晃身而入。
  **************************************************
  当宁煜接到地鸿召见时,已经是傍晚时分。此刻宁煜刚刚用罢晚饭,正在整理当日刑风密探归档的密报。
  传信之人便是之前和垢手一同迎接自己入部的三人之一,如今宁煜已经和他相熟,此人代号影壁,乃地鸿身边亲随。
  宁煜随影壁轻车熟路的来到地鸿门外,通禀过后,推门而入。
  令宁煜差异的是,房中除了地鸿之外,还有一人,站在地鴻桌案前。此人虽然背对自己,可观其身姿背影便知是名女子。
  宁煜抱拳一礼,道:“房主召唤,不知何事?”
  地鴻起身,笑道:“蚁垤,你在总部已经两月有余了吧,可还习惯?”
  宁煜点头道:“承蒙房主挂念,蚁垤一切都好。只是不能出外探查道门情报,心中有几分焦虑。这次虽然密查了纤羽妖门,可所获甚微。那帮袭击运粮队的妖人还是没有丝毫消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为兄弟们报仇!”
  地鴻安慰道:“一口吃不成胖子。道门之事牵连甚大,我们要徐徐图之,不可心生焦灼。当密探最忌这一点!你要安下心来,否则我可不放心你现在出山。”
  宁煜闻言喜出望外,道:“房主要派我出山?”
  地鴻笑着点点头,道:“方才我详细批阅了你汇总的刑风密报,条理清晰,缓急得益,已经十分老到,出去独当一面不成问题。再者说,再强留你在此,你也未必能安心待下去。”
  宁煜赧然一笑,算是默认了。
  地鴻接着道:“我和侯爷之前有过商议,现如今外放诸城都有主事之人,你虽是金牌密探,可是对外事不熟,贸然调派你掌管一部密探,恐生变故。所以我决定任你为丙字房天下巡走,可听闻四方,便宜行事,自行决定行止,不受地域节制。明日你就收拾一下,启程下山吧。”
  宁煜闻言大喜。这简直是为他量身定制的职位。一直以来,宁煜便苦于行动受限,很多隐秘之事都要费尽周折才能实行。如今这天下巡走,不受地域节制,可自行决定行止,无疑给自己披上一层很好的掩护。宁煜深知,作为家族密探,暗行机要之事,往往限制诸多,这天下行走却可便宜行事,无疑是个权力极大的职务。他心中略有疑惑,依照他对风扬和地鴻的观察,这两人心思缜密,从不轻信于人,可今日却给了自己这样一个职位,难道两人已经对自己全无戒心了吗?不过不管怎么说,这对于他日后搜集资源,暗中发展都是大大有利,宁煜断然不会拒绝。
  当下,宁煜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激动,深施一礼,道:“谢房主信任!蚁垤必定不负所望,全力以赴,争取早日查清道门之事!”
  地鴻含笑点头,道:“如此甚好!”
  宁煜谢过起身,道:“那房主,属下就先行告退,先去收拾行装,明天一早便出发!”
  地鴻伸手到:“哎,先不忙走。老夫还有件事要和你说。”
  宁煜止住脚步,抱拳问道:“敢问房主还有何吩咐?蚁垤谨遵号令!”
  在宁煜的注视下,地鴻捋了捋胡须,转身招呼房中那位女子,道:“郿坞,你来见过蚁垤大人,今后你就算是他的手下了。从今以后一切都要听从他的调派,你可明白?”
  对方应声是,转过身来,向着宁煜躬身施礼:“土部丙字房银牌密探郿坞,拜见大人!”
  宁煜面露愕然,寻声望去,这才看清对方容貌。这名代号郿坞的女子看上去三十岁左右,身姿修长,肤白貌美,堪称绝色。不过全身上下却散发着一股冰冷的气息,就连脸上的表情都彷如寒冰,透着一种生人勿近的高冷气质。
  地鴻向宁煜介绍道:“郿坞是我手下的得力干将,你担任天下巡走期间,便由郿坞协助你调查道门事宜。”
  宁煜双眼微眯,这才明白为什么地鴻会如此信任的让自己担任丙字房天下巡走,敢情是在自己身边安排了这么一个的眼线。宁煜神魂扫过,便看出这郿坞实力与影壁相当,身具乾元境上品修为,比自己要高出数境之遥。如此安排,可谓一举数得。如若宁煜忠心不二,一体为公,此女便能弥补宁煜修为不足的弱点,助其成事;但若宁煜心怀不轨,暗生反意,那么悬刀头上,平叛诛逆的也必是此人!
  宁煜心知绝无推脱的可能,但还是装作为难的样子,道:“房主,蚁垤不过是房中新人,经验浅薄,修为更是稀松,怎能让这位前辈给小的当差?而且小的单身独行惯了,男女有别,有这位女前辈跟着,多有不便,恳请房主收回成命!”
  地鴻摇摇头笑道:“正是考虑到你经验不足,修为尚弱,我才让郿坞辅佐你。你别看郿坞一介女流,可却是我房中少有的人才。有她在,你外出行动便更有把握,相互之间也算有个照应。至于你所说的男女有别,风家密探,任务为重,却不要计较许多,就这样定了。待会我让郿坞去寻你,商议一下出山的事宜。我还有事情需要嘱咐郿坞一番,你先去吧。”
  “是。”宁煜无奈答应,躬身告退。
  待宁煜出了房门之后,不一会儿,门上传来三声敲击,却是影壁传讯说明宁煜已经走远。
  这时,地鴻敛了敛袍服,转向郿坞,竟然躬身行礼:“老奴方才唐突,望小姐恕罪。”
  郿坞回礼道:“房主切莫如此,郿坞既然已入密部,便是房主属下,以前的身份请不要再提。请房主将郿坞当做一名普通吏员即可。”
  地鴻道:“礼不可废,小姐身份尊贵,地鴻一介家奴,不敢张狂。不过小姐放心,老奴虽然尊礼,当也不会因私废公。”
  地鴻直起身,已经换了称呼:“郿坞,你是房中老人,此次任务我已经和你详细说过,便不再重复。蚁垤是侯爷亲召入部,能力出众,屡立奇功,我希望今后你能全力协助他,尽量保证他的安全。同时一定要严密监视,此人但有任何异动,立刻飞书报我!如若发现他有二心,该怎么做,你心中有数!”
  “房主放心,属下必然不负所托!”郿坞弯腰应道,曼妙的身姿纤毫毕现,曲线丰盈,惹人遐想。
  ***************************************************
  丙字房所在的这座山名叫大丘山,后山坳便是宁煜第一次随地鴻来此的那个山坳,昨日他和郿坞便是约定今早在此会面。
  此刻已经是深秋时分,临近冬日,一早一晚的天气都已变凉,原先漫山遍野的葱葱绿意早已化作枯草黄叶,入目萧瑟。寒风一吹,树叶纷纷扬扬,沙沙作响,整个大丘山肃杀一片。
  宁煜此刻身穿一身青色劲装,黑蚺短剑便插在腰间,几件衣服打成包裹斜挎在身上。宁煜面目俊朗,鹰眸含光,配上这身衣服,看上去英武不凡。
  昨夜和郿坞商议,两人这次便扮作下山历练的师姐弟,房中高手已经为两人连夜赶制了身份文牒。郿坞化名秋白月,是师姐,宁煜则化名林萧,是师弟,两人都是西南无恙山流云宗的门人弟子。西南境内的武林门派都受五行密部的火部挟制,流云宗也不例外,两个人的身份此刻已经连夜传报流云宗,可谓是滴水不漏,万无一失。
  宁煜出来时,郿坞已经等候多时,她此刻一身劲装打扮,身段曼妙多姿,凹凸有致,显得干净利落,头上银簪盘头,红巾缠发,脸上略施粉黛,如白玉无瑕,秀色可餐,美艳不可方物。她左手提着一柄黑鞘长剑,右手拎着包裹,配上那股子高冷气质,活脱脱一名江湖侠女。两个人站一起,到有那么几分般配。
  “大人!”一见宁煜走出山洞,郿坞立刻躬身施礼。
  宁煜还礼道:“前辈客气了,晚生末学,不敢称大人。这次我们的身份是师姐弟,在下领路人垢手前辈曾云:未雨绸缪,有备无患。秋师姐还是称呼我林师弟吧。”
  郿坞表情微动,道:“林师弟的领路人是垢手?”
  宁煜点点头:“怎么,师姐认识垢手前辈?”
  郿坞轻嗯一声:“以前一起出过任务。”便不再说话。
  宁煜点点头,也不再多言,两人抬脚往山坳走去,不过经此一事,两个人之间倒是熟络了几分,郿坞的表情也不再那般清冷。
  山坳里已经提前准备了两匹骏马,就栓在树上。两人略作准备,解下马缰绳,便跨上马背扬鞭出发。
  道门虚无缥缈,宁煜和郿坞也没有确切的目标,两人昨夜商议一番,准备先围绕彩翎山附近开始调查。毕竟纤羽门矿洞是在此地发现,两人或许便能循着这条线索得到更多收获。名义上是这么说,其实这是宁煜有意为之。他曾经和祝旷约定过,若祝旷获得什么有价值的情报,便可在秦川城内留下联络记号或者留下密信。两人分手已经许久,宁煜却苦于被留在刑风不能外出,以至双方信息中断。他此次提议前往彩翎山附近便是为了伺机和祝旷接头。
  一路上日行夜宿,不紧不慢的奔赴秦川城。两人接下来要去往彩翎山附近的山川野林,需要在秦川城略作休整,采购入山所需。
  秦川离着刑风不远,两人在路上走了两日,秦川城的城墙大门便已出现在两人视线之中。两人对视一眼,宁煜点点头,两人一前一后纵马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