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圣道乾坤 > 二十三章 正阳升朝宣百官,幽宗宣旨逐道门

二十三章 正阳升朝宣百官,幽宗宣旨逐道门


  第二十三章正阳升朝宣百官,幽宗宣旨逐道门
  且不说风扬三人的谋划,宁煜出了大厅,便被引导至后院的厢房。他身为总部密探,不同于垢手等人,并无明面上的身份,所以此刻也无处可去。
  他需要在这里静候地鴻,等待地鴻给自己安排一下接下来的差事。
  另外,密探号牌的更换事宜也要等待地鴻处理。
  之前听垢手讲过,金牌密探已经算是五行密部中的上层人物,就连垢手也只是银牌密探而已。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这次的奖励十分丰厚。别忘了,宁煜才刚刚加入五行密部不久,这次可以算是破格提拔了。
  金牌密探拥有非常大的权限,在西南可以就近调动最高500人的兵马,可以跨部调动刺客或者他部密探,甚至可以命令地方五品以下官员,如果外放出去,金牌密探可以作为一郡密探之首,掌控一郡的谍报系统,权力极大。
  宁煜当然是希望能够外放,这样他就可以暂时脱离风家的直接掌控,伺机寻找自己需要的修真资源,建立自己的秘密势力。
  细思今日之事,宁煜非常佩服风家的睿智和果敢。他们必然是想到了修真界的软肋,才会如此果断的做出宣战的决定。可是宁煜推断,由于情报有限,风家也并无十足的把握能保证修真界真的不会和世俗开战。从这些天的了解来看,风扬此人充满了投机者特有的灵敏嗅觉和冒险精神,这次扬旗宣战便是他的一次风险投资。此人手段高明,计虑深远,且不甘受制于人,堪称一代枭雄。
  今日之后,修真界将会为天下所知,而且是以一副罪恶的嘴脸展露在世间。风家便是直接得益的最大赢家,通过首倡此事,风家将获取巨大的利益和声誉。
  从此之后,世俗必然会采取一系列的措施来针对所谓“道门”的“奴役和残害”,而这将会带给修真界非常大的困扰。
  以往,修真者出没于世俗能够不被发觉,除了本身手段高明外,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凡人在不知道修真者存在的情况下,并未过多的关注他们。而从今往后,情况将会大不相同,凡人数以亿万,众目睽睽之下,修真者肯定会被世人察觉。
  只要过一段时间,修真者就会发现,自己曾经藐视不屑的凡人会给自己带来多大的影响。他们以往出入世俗就像游览自家后花园的情形将一去不返。
  修真者进入世俗受限,必然还会引起一系列的连锁反应。首先就是修真资源的短缺。世俗中存在很多修真者需要的资源,从世俗获取资源变得困难之后,门派之间围绕资源的争斗就会加剧。接下来,修真界必然乱象纷生,等到修真界困顿难撑的时候,便只能寻求新的出路,那就是和他们以往不屑一顾的世俗寻求沟通。
  宁煜料定这必是修真界最终会走上的道路。当代的修真者是一批没有希望的修真者,天门破碎,升仙无门,修真者追求的终极目标已经无法实现,现在摆在面前的根本问题是如何延续和生存下去。
  未来的时代必是修真者和凡人合作的时代,而在此之前,宁煜已经开始着手布局,他亲手策划了这场变革,步步抢占先机,他既知道世俗的所有行动,又对修真界极其熟悉,只要操作得当,无疑将成为世上最大的赢家。
  ****************************************************************
  一石激起千层浪,风家九鼓三号,扬旗宣战之事,在风家五行密探的故意渲染下,以惊人的速度在大魏乃至整个大陆上传播开来。
  道门,这个首次出现在大家眼中的词语,一时间成为妖魔般的存在。
  上天入地,神通广大,奴役凡人,杀戮百姓,其神奇之处与残忍手段,在大陆的各个角落被人们悄悄议论。
  人们既向往道门中人的神通,又畏惧他们对待凡人的态度。
  可是不管人们怎么看待道门,西南风家的所作所为却是受到了天下百姓的一致好评,一时间,大街小巷,下里巴人,口中传颂的都是风家的仁义,虎侯的德行,西南风家成为天下大义的化身,民心所向,一时无两!
  直通大魏皇城(天府城)南门的官道上,一骑快马疾驰而来,一身鹰纹黄衣表明了马上骑士的身份~~皇家密谍,大魏鹰探。
  远远地,便听到马上骑士声音嘶哑,高声呐喊:“西南急报,路上百姓速速让道!”
  守城的兵士看到,赶紧通知把总,把总不敢怠慢,一声令下,守城兵士纷纷出动,将大道上的行人赶到两旁。
  一阵烟尘飞起,鹰探已经纵马驶进皇城,沿路上,骑士喝喊不止,行人纷纷闪避,一路上鸡飞狗跳,一人一马直奔皇宫而去。
  半个时辰之后,皇宫四门大开,数百宫人骑马涌出,四散而去。
  不多时,百姓便看到,大街上密密麻麻,一顶顶官轿自各个胡同或者官府衙门中抬出,抬轿的轿夫一路小跑,奔赴皇宫。
  百姓纷纷诧异,不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开始议论纷纷。
  结合刚才鹰探的西南急报,一时间,传言满天飞,有人说,天德大军已经攻入大魏边境,边关告急;有人说,风家扬旗造反,横扫西南,兵峰直指皇城而来;一时间,天府城中,风起云涌,人心惶惶。
  不说皇城百姓如何,此刻群臣百官也是心中忐忑,不知道皇上为何突然派人传旨紧急上朝。这已是十数年未曾遇到的情况了,只是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样的大事。许多平日里消息灵通的大臣便被同僚们频频问询,可他们也不知道究竟所为何事。
  一路上,大臣们一边猜测着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一边催促轿夫加快脚步,匆匆赶往皇宫。
  到了御华门,百官下轿,按着品阶依次排列,等候进宫。
  这时候,不远处一顶官轿悠然而来,众官员一见之下,纷纷避让。
  轿子停下,轿帘一掀,钻出一人。此人看起来四十多岁,一身紫袍,面容白净,俊朗不群,风采奕奕,一言一行都满是文风雅意,往那一站便让人如沐春风。
  来人面含微笑,一路前行。
  众官员纷纷拱手:“恭迎司马侯爷。”
  此人正是大魏当朝七大侯爵之一,功德侯司马臣机,兼任户部尚书,也是七大侯爵中唯一的文官。
  司马臣机,出身东原行省泰兴郡司马家,乃老侯爷司马靖独子,少有才气,精擅诗词歌赋,十岁便有神童之称,成年后,曾周游天下,作《山河赋》,名传天下,司马老侯爷去世后,便由他继承功德侯爵位,在位期间,政绩卓著,深受天子信赖。
  司马臣机生性洒脱,为人随和,交友广泛,是大魏朝堂之上有名的君子。因为要监理户部,所以司马臣机如今就定居在天府城,皇帝特赐了功德侯府供其居住。
  司马臣机刚刚站定,身周的几位大臣便围了过来。
  为首的一人,年约七十上下,须发皆白,面容严肃,不怒自威,正是统领六部的大魏当朝相国许崇山。其余几人,分别是兵部尚书康凯,刑部尚书周百年,吏部尚书苏木宇,礼部尚书丁佑和工部尚书诸葛青,这6人加上司马臣机便是掌控这大魏朝廷的七巨头,除了皇帝和几位王侯,再也无人能高贵过他们。
  许崇山虽贵为相国,在朝廷官职上高于司马臣机,可是和其余五部尚书一样还是要向司马臣机行礼。
  6人行礼过后,许崇山开口问道:“侯爷,您可知今日皇帝为何要突然宣百官入朝?”
  司马臣机摇摇头,道:“本侯也不知道,御使传旨时,本侯正要去饮宴。匆匆回府换了朝服,这才来的迟了。”
  吏部尚书苏木宇道:“我听说不久前有鹰探入城,高喊西南急报,莫不是天德犯边了。康大人,你身为兵部尚书,可有消息?”
  康凯摇摇头道:“我并未收到天德犯边的报告。若是真有军情,必会先通知我兵部,而不是召集群臣。是不是风家那边出了什么事?”
  几个人在此猜测,身后的众大臣纷纷探头张望。
  司马臣机见状,止住几人,道:“诸位大人,究竟何事,等我们入朝便知,还是不要在这里无端猜测,百官面前,我们身为部首,如此做难免有失体统。”
  “侯爷说的是。”礼部尚书丁佑赞同道:“百官聚集,我们身为六部之首,理应谨守礼仪,以身作则,为百官之表率。”
  几人点点头,不再谈论此事,当下凝神站立,静静等待。
  不一会儿功夫,御华门中门大开,两个宫人走出,高喊道:“百官听旨,上殿议事。”
  司马臣机和许崇山为首,百官依次而入,沿着御道缓缓步上勤政殿。
  勤政殿中,画梁雕栋,宏伟不凡,进入其中,百官依次而立,高高在上的龙椅之上,正襟端坐一人,此人一身金龙御袍,头戴皇冠,脚踩云靴,面容俊朗,眉目高挑,英武不凡,正是当今大魏天子幽宗萧景秀,年号正阳。
  百官三跪九叩,山呼万岁,勤政殿中,声如洪钟,回音不绝。
  “众卿平身。”正阳伸手虚抬,百官谢恩起身。
  “众位爱卿,朕突然下旨急招众卿升朝,乃是因为西南发生了一件大事。”正阳开口道:“方才鹰探急报,威虎候风扬七日前于刑风城外九鼓三号,扬旗血誓,对外宣战。”
  “什么?”
  “风扬未曾请旨便敢对天德宣战,他这是要干什么?”
  “这是藐视皇权,胆大妄为,当下旨严查!”
  “他虽有权军政自理,可也不能代表大魏与天德宣战!岂有此理!”
  正阳话音一落,勤政殿中立刻嘈杂一片,百官吃惊之下,纷纷喝骂出声。
  “众卿息声。”正阳面上闪过一丝笑意,随即隐去,朗声道:“众卿切莫误会,风爱卿并非对天德宣战,而是对道门宣战!”
  百官声音一顿,勤政殿立刻安静下来。片刻之后,有人出声问道:“敢问皇上,这道门是什么势力?怎的从未听过?”
  大臣们纷纷附和。
  正阳伸手示意百官稍安勿躁,说道:“众爱卿且听一下密报所写。朕到如今也不是十分明白。小桂子,你来念一下,让众爱卿听一听。”
  “遵旨。”侍立在一边的一名小公人取出袖中的迷信,展开来,走前几步,大声读道:“十三日前,风家密探于彩翎山破获百年前银矿失踪案,解救大魏民众六百有余。据悉,失踪案乃道门妖人所为,道门妖人者,潜伏暗世,为祸人间,已不知几百年,其众精通妖术,操纵五行,身具神通,类若妖魔。经查,百年来,道门妖人,残害生灵,奴役百姓,所行所为,人神共愤,罄竹难书。五日前,威虎候风扬于刑风城外列数其罪,九鼓三号,扬旗宣战,血誓讨伐,鹰探闻知,特奏报京师,以达圣听。”
  小桂子读完密报便站立一旁,勤政殿中百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哑口无言。正阳端坐龙椅之上,看着群臣,颇为玩味。
  半晌,礼部尚书丁佑首先发声:“陛下,密报所说,简直一派胡言。圣人有云,子不语怪力乱神,这时间哪有神鬼妖魔?臣请陛下下旨严查传书之人,惩其妄言不实之罪!”
  丁佑一出声,礼部的僚属纷纷赞同。礼部掌管天下仪制、祠祭、外交、礼乐之类的事务,衙门里都是些德高望重的老夫子。这些人熟读经书,遵循圣人教诲,可是也十分古板,对鬼神之说向来是敬而远之,所以对密报中所说一点也不相信。
  正阳尚未发话,工部尚书诸葛青便站了出来,他向上一拱手道:“丁大人所言差矣,密信中已经说了,道门妖人类若妖魔,相必乃是比喻的说法。这世上多有方士,这些人利用格物之道,戏法手段,装神弄鬼,愚弄百姓。想必这些道门妖人便是方士,只不过鹰探未能识破,故而传报有误。不过,只是一些方士而已,区区行骗小人,威虎候竟然扬旗宣战,实乃小题大做!”
  丁佑和诸葛青虽然说法稍有差异,可是却都是不相信鬼神之说,大臣们一听觉得有理,纷纷附和。
  只有司马臣机眉头紧锁,流露出深思之态。
  群臣议论纷纷,正阳终于开口,道:“众卿且请安静,我这里还有一份密报,乃西南犬阁阁领柴犬所报,信中所说与鹰探密报一般无二,乃柴犬亲眼所见,绝无虚假。”
  正阳话一出口,百官纷纷变色。鹰探犬谍乃大魏皇家专属的谍报组织,鹰探主外,主要刺探他国军情,兼责军情传递,犬谍主内,说白了就是密查地方,监视百官,犬谍相较鹰探更加神秘,也更令人忌惮,其中吏员都是皇家死士,对皇室忠心耿耿,所奏所报都附有实证,绝无虚假。不过犬谍向来隐秘,秘而不宣,毕竟是皇帝派去监视群臣的,不好摆在明面上,不过正阳此次竟然当着百官面前直言不讳的说西南设有犬阁,百官心中都是震惊异常。不少大臣都偷偷瞄向朝班之中的一道人影,眼神玩味。
  这个人就是当朝的“宝珠驸马”风茂,他是“威虎候”风扬四弟,迎娶了当今天子的妹妹“苍萍公主”萧絮为妻。
  西南设有犬阁,便是说明风家一直在皇帝监控之中,一时间大臣们纷纷思考,这究竟是说明皇帝信任风家,还是不信任?如果说信任,那又何必密建犬阁监视风家?可若是不信任,皇帝怎会当着群臣还有风茂的面将西南设有犬阁之事和盘托出?这岂不是疏远了风家和皇室的关系?都说帝心叵测,大臣们也猜不透皇帝心中所想。
  不过,风家和皇室的关系大家虽然猜不透,可有了犬阁密报作为佐证,先前的那份谍报内容便开始让大臣们心神不安起来。
  鹰探犬谍,天下闻名,如今所言所说一般无二,那信中情报必然确凿无疑。这可是一件能让天下震惊,让世人三观尽毁的大事啊!
  千百年来,世人竟然一直不知道,这世间存在着道门这样一股神秘势力。而且,他们暗中一直掳掠凡人为奴。既然彩翎山之事是道门所为,那么这千百年来发生的其他一些事件,是不是也是道门做的?就如宁煜所猜测的,大家纷纷将一些无法破译的灾难归属到道门身上,一时间一个神通广大,邪恶凶狠的妖魔形象浮现在大家脑海中,令人不寒而栗。
  正阳默不作声的看着百官不断变化的表情默默无言。
  片刻之后,还是丁佑最先出声,他的声音中满是愤慨:“天道昭彰,大义凛然!这世间竟然有妖人霍乱天下,残害百姓,真是天理难容!威虎候扬旗宣战,其行顺天应道,关乎大义,合乎民心,实乃人间正道之表率!陛下当下旨褒奖,宣告天下,支持威虎候义举,以匡正道,安民心!”
  “臣等附议!”礼部的老学究们纷纷大喊。这帮人脑筋古板,认死理,转眼之间便从讨伐风扬的急先锋变成褒奖风扬的勇闯将。
  突然被道门的存在吓了一跳的群臣们,脑袋尚未回转过来,听见礼部的喊声,习惯使然,下意识的便是跟着发出一片高喊:“臣等附议。”
  百官中,只有司马臣机、许崇山和风茂三人如木雕泥塑一般,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一言不发。
  正阳环视朝堂,目光中饱含深意,许久之后,点点头,道:“此事顺应天道大义,关乎天下黎庶,威虎侯所为,忠君体国,为民取义,实乃天下诸公之楷模,朕自当宣旨支持,广示天下!”
  “陛下英明!”群臣山呼海喝。
  没有人发现,龙椅上正阳抓在扶手上的双手,此刻青筋毕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