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圣道乾坤 > 二十二章 宁煜铜牌换金牌,栾英献策定乾坤

二十二章 宁煜铜牌换金牌,栾英献策定乾坤


  第二十二章宁煜铜牌换金牌,栾英献策定乾坤
  傍晚时分的刑风城,处处人流涌动,茶馆酒楼中,人们茶余饭后,所谈所讲,都是今天城外的宣战之事。往日肃静的刑风城好似多出一股山雨欲来的兵戈之气。
  刑风城府衙后院,此刻也不同往日,大院中飞虎卫五步一哨,十步一岗,把守森严,密不透风。
  大厅之内,威虎候风扬高坐案后,左右两侧侍立着两名将领,此刻两人都卸去戎装,露出本来面目,正是风扬嫡子风子越和现任威虎候参赞的前刑风巡城营都统栾英。再下首,便是今天随车队归来的三个蒙面人其中之二。
  “蚁垤,此次你居功甚伟,地鸿已在密信中亲自为你请功!说说,你想要什么赏赐?”风扬满面笑容,似乎心情不错。
  其中一名蒙面人闻言立刻跪倒在地,正是宁煜。
  宁煜抱拳道:“谢侯爷厚爱,不过小人不敢居功!此次小人侥幸功成,全赖侯爷定策,房主点拨,更有田垟前辈忍辱负重,珠玉在前,小人只不过出把力气而已,万万不敢求赏!”
  风扬哈哈一笑,道:“五行密部果然是名不虚传,我黑虎军好好一个铁血汉子现如今被调教的这般圆滑,你们可算得上是手段非凡了。”
  一旁的蒙面人呵呵一笑,听声音正是地鴻。他道:“侯爷说笑了。”
  风扬摆摆手,再次对宁煜道:“蚁垤,你不用谦虚,此次你甘冒奇险进山一探,不光揭开了彩翎山之谜,还让我风家取得巨额银矿,一株奇草,这么大的功劳,我风扬若是不赏,岂不让人说我小气。蚁垤听封,即日起,蚁垤升任土部金牌密探,具体任用由地鸿来定,另赏银千两,良田百亩,耕牛十头,转赐其父。”
  宁煜心道:“风扬真是好心机,既封了官职,又赏赐家属,收买人心的手段,莫过于此。若是真的赵卓在此,还不以死效命?”
  风扬金口玉言,言出无回,宁煜也不再推辞,装作感激涕零的样子叩谢领赏。
  风扬伸手示意宁煜起身,道:“以你的功劳,这些封赏可能少了点,不过五行密部自有体系,我对你也不能过于优渥,以免乱了体制。不过你如果有其他要求可以提出来,本侯尽量满足。”
  宁煜再次跪地行礼,道:“那小人斗胆,想求侯爷两件事。”
  “说来听听。”
  “那些彩翎山的难民,受苦多年,令人怜悯,祈求侯爷能够赐予田地,派人教授耕作之道,如此既能显示侯爷德行高尚,又能让他们归于我风家治下,望侯爷恩准。”
  风扬点点头,道:“这个容易,就让他们在刑风定居,把这事交给刑风郡守赵牧阳来做。”
  风扬说完突然一笑,道:“之前还是地鴻在我耳边提及,这群奴隶竟然视你为主,今天若不是有你安抚众人,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端。”
  宁煜连忙叩头道:“侯爷言重了,这些人被奴役多年,奴性已深,只要日后让人好生调教,自然会知道谁才是西南百姓之主。小人这主人,不过就是过家家,过瘾一时罢了,再过几年,这些人谁还记得小人。侯爷切莫开小人玩笑。”
  “哈哈哈,”风扬一阵朗笑,道:“你确实是脱胎换骨了。你莫要多心,我方才所说也只是玩笑,区区数百人而已,我风扬岂能如此忌讳下属,毫无容人之量。”
  风扬伸手示意宁煜起身,道:“你且说说你的另一个要求是什么?”
  “谢侯爷。”宁煜再拜起身,道:“小人在矿洞中曾看到一件炼丹炉,质地非凡,也幸亏此炉炸伤了为首的道门贼人,我才能侥幸成功,小人乃习武之人,喜欢兵器,希望侯爷能赏赐一块丹炉碎片,小人想打造件趁手的兵刃。”
  风扬笑道:“准了。我让人给你切一块下来,还有吗?”
  宁煜拱手谢道:“侯爷已经厚赐,小人再无所求。”
  风扬笑笑道:“那好。你连日奔波,辛苦了,我放你两天假,好好休息一下。你且去吧。”
  “是,小人告退。”
  宁煜叩头出了大厅,自有飞虎卫引他出去。
  等宁煜离开,风扬看向地鴻,问道:“田垟可曾安排妥当?”
  地鴻躬身道:“回禀侯爷,已经安排好了。”
  风扬颔首道:“田垟为我风家受苦百年,一定要厚赐,有什么要求,只要不违背原则,都要尽量满足,不能让忠贞之士寒心。”
  地鴻道:“侯爷仁慈,属下一定办妥,请侯爷放心。”
  “矿洞之中你去看过了吗?”风扬突然问道。
  地鴻点头,道:“密信发出第二天,我便带人去洞中看了。情况基本如蚁垤和田垟所说,当天我便派人将洞中的银矿和那株奇草运下矿山,秘密运送至我们城外的据点,这次随车队押运回来的便是其中一部分,由于银矿数量太大,还需要分几次才能运完。”
  风扬闻言,开口道:“可有疑点?”
  “有,依照蚁垤所言,洞中被杀死的那些道门中人共有6个,可是我们去时尸首却不见了。我详细问过田垟,他说洞中确有6名贼人,但是他只在通道中见到了贼首曹云津和另一名贼人的尸首,其余四人,据他所言是死在矿洞深处的石屋之中,当时蚁垤乔装成曹云津,将矿洞中众人赶了出来,是以并没有人亲见。我也曾询问过蚁垤,为何要将众人赶出。他说自己当时没有把握能够成功,怕一旦交手,引发暴乱,伤及无辜。我仔细勘验了现场,确实发现了打斗痕迹,还留有不少血迹,我让精通医道的手下看过,石屋中的血迹也确实分属四人。说实话,属下也曾怀疑过蚁垤,但是现场证据与他所说相符,而且以他的身份和修为,我感觉他也没有造假的理由和能力。属下推断,尸首丢失,或许是道门中人所为,田垟说过,每月都会有人来取走挖取的灵石,或许蚁垤他们离开之后,正好对方到来,为了保存宗门秘密,带走了尸首。”
  风扬点点头:“密部之中,还是要多加小心。他先是运粮军唯一的生还者,如今刚入密部便查获如此大案,所经之事都与道门有关,由不得我不多心。不过听你所说,或许真的是我多想了,尸首丢失也许真的是被道门中人带走了。”
  顿了一下,风扬又问道:“你密信之中提到了灵石,刚才又再次提及,这灵石究竟是何物?有什么作用?可有获取实物?”
  地鴻遗憾地摇摇头,道:“据田垟说,灵石模样便如我们世间的宝石一般,乃是道门中人修炼所用,可惜,每次挖出的灵石都要被道门中人收缴上去,我们在矿洞中寻找良久也没有找到。本来想临时开采几块,可是田垟说,最近几年灵石矿脉接近枯竭,开采数天都不一定能够找到,我们试着挖掘了一天,也没有看到,时间紧迫,只能放弃了。”
  风扬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话题渐渐转到了今天扬旗宣战之事。
  风扬转向栾英道:“栾英,我今天按你的谏言,没有提及黑虎军也是被道门杀害这件事。当时人多嘴杂,你并未说明原因,现在只有我们几个,你能不能说明一下,你为何建议本侯这样做?”
  栾英抱拳道:“末将有两个原由,其一便是为了维护我风家颜面,其二,道门势大,如果开战,不是仅凭我们风家便能够抗衡的,我们还需要借助其他世俗势力。而黑虎军战力非凡,若天下知晓运粮军被杀内情,必然有部分势力忌惮道门实力,不敢与他们为敌。既然如此,我们何不隐瞒此事?今天扬旗宣战之后,道门已然为天下所知,各大势力必然人心惶惶,担心其身份地位收到道门威胁,与道门之争已成定局。等到其他的世俗势力与道门交手之后,双方必会结下冤仇,倒时候就算他们想罢手,道门也不一定同意。为了存活下去,他们便只能和我们绑在一起!”
  地鴻在一旁观察着栾英,他与栾英本人并不相熟,不过对栾英的情报却是了如指掌,土部有掌控六郡风闻密报之责,对于六郡之中的军政要员都有过详细调查,风扬曾向自己透露要在军中提拔一部分有为将领,还是地鴻向风扬推荐了栾英。此番听了栾英一番话,地鴻心中暗暗点头,此人果然有济世安邦之才,只用区区一件小事,便将天下势力尽数坑了一把。
  风扬点点头,道:“原来如此。果然是军中神眼,眼光独到。诸位都是我风家股肱之臣,我也不讳言,我们这次宣战道门,相信很快便会被皇帝知道,他忌惮我风家已久,处处压制风家,此次我私自扬旗,恐怕已经触及皇帝的底限,接下来对我们的打压想必会更加变本加厉。我风家向来一片忠心,哪怕时至今日,风扬也绝无反义,但却屡屡被打压针对,皇帝看样子是非要削弱我风家不可了,可是我风家有此地位,乃是数代族人搏命挣来的,岂能拱手让人,为求自保,只能行此险招,招揽民心,壮大实力,只要民心所向,皇帝便不能一意孤行。只是前路艰险,外敌环伺,我们接下来的每一步都要思虑周全,诸位可有什么好的建议?”
  在场众人听闻风扬的话,虽然早有准备,却还是有点吃惊。尤其是刚来风扬身边不久的栾英。风扬话语中视西南为风家所有,已经算是公开的藐视皇权,不恭之心昭然若揭。想起不久前,两个人还在刑风城的大营中信誓旦旦,赞扬皇帝的丰功伟业,要为皇帝开疆扩土。时事易变,今天便在这里开始思考怎么制衡皇帝,栾英略感不安。不过,身为风扬参赞的那天起,栾英的所有利益便已经与风扬紧紧关联,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何况依照栾英所见,风家虽然与皇帝渐行渐远,可是也只是为了保护既得利益,确实没有反叛之心。在风扬身边这段时间,栾英其实已经发现了不少蛛丝马迹,风家上下对皇帝的制衡之策似乎早已心生不满。就如风扬所说,风家数代基业,都是流血舍命换取而来,皇帝所为确实让人寒心。
  自我安慰一番,栾英心头的忐忑稍微平复,看了看场中,风扬虽然发问,地鴻和风子越却并未言语,而是目光或有或无的在扫视自己,栾英心中一怔,随即明白。在场的众人中,风子越乃风扬嫡子,自是父子一心,地鴻土部房主,五行密探乃风家走狗,忠心不二,只有自己算是外人。风扬此问看似是问在场众人,实则是在问他栾英。
  背后升起一身冷汗,栾英暗道:“果然是伴君如伴虎啊,这位虎侯真是心思难测,稍不留意就有可能粉身碎骨啊!”当下脑筋急转,边想边说道:“末将窃以为,我们之后的行动,八字可以概括~声势要大,行动要少!当初我便说过,针对道门,我们要区别对待,步步为营。我们可以表面高调,私下里明哲保身,风家需要的只是首倡此事的大义,没必要和道门生死相拼,所以日后我们明面上要继续声讨道门,不需要实质性的进展,天下人谁不知道道门隐藏过于神秘,所以就算我们没有收获也无可厚非。而且,有一点我们可能一直忽略了,道门既然实力强横至此,可为什么千百年来从不大肆出现世间?以末将愚见,他们必是出于某种原因,对我们世俗甚为忌惮。既然如此,就算我们对其宣战,他们未必便会与我们为敌?有很大几率上,他们还会像之前一样,潜于暗中,不理世事。所以说,道门很有可能只是我们的肌肤之疾,反而是世间之敌,才是我们心腹大患。近几年,南齐明辉日渐老迈,天德骑兵屡犯边锋,末将以为,三国早晚必有一战,到时候,我西南必然首当其冲,一旦战事迁延不休,皇帝便有理由插手西南军务,对我们极其不利。所以当务之急,我们要借道门之事合纵连横,结交盟友,收取民心,壮大自身,让西南固若金汤,如此一来,才能让皇帝无法可施,保我们风家万世基业!”
  栾英说完这番话,感觉先前大厅之中略显凝重的气氛为之一轻。风扬首先颔首,地鴻和风子越看自己的眼光也柔顺许多。栾英暗暗松了口气,感觉后背一凉,这才发觉內衫已被冷汗湿透。
  风扬看着栾英的表现,越发满意。道门不会真正与世俗开战,这是长老会讨论半夜才得出的结论,这也是风家为何敢于扬旗宣战的原因。栾英竟然仅凭一人便能分析至此,其才能再次得到肯定。这倒不是说风家众位长老比不上栾英,而是众长老需要考虑的更多,做任何决定都需要思虑再三慎之又慎。最令风扬满意的是,栾英也已经在言语中暗表忠心,有了这番说辞,便代表栾英正式踏上了风家的战船。
  既然都是自己人,大家谈论起来便放松了许多,不用再讳言晦语,而是畅所欲言,几个人出谋献策,风扬频频点头,君臣相欢。
  风扬眼前,仿佛一幅宏伟的画轴正在徐徐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