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圣道乾坤 > 第十九章 宁煜密报道门事,地鴻亲临会田垟

第十九章 宁煜密报道门事,地鴻亲临会田垟


  第十九章宁煜密报道门事,地鴻亲临会田垟
  昏月藏云,天刚微亮,宁煜睁开眼睛,缓缓收功。
  随手收了布阵的灵石,宁煜站起身来,周身上下的关节发出一阵噼啪爆响,神魂内视,宁煜满意的点点头。这一夜借助聚灵阵修炼,事半功倍,其效果远胜往昔。
  回到洞中,田垟早已经将众人聚拢起来,一堆人乱哄哄的站在那里,宁煜看了几眼,不由好笑。
  这群人想是身无长物,身上带的除了锅碗瓢盆,再就是破衣烂衫,看上去就像一群逃难的难民。
  不过宁煜自然不会去管,他本就不愿和这些奴隶有什么牵扯,任由他们折腾便是。
  待众人收拾停当,宁煜便和田垟一前一后带着众人往山下走去。山上久未有人出没,此刻呼啦一下出来几百口子,一时间山里的野兽飞禽纷纷受惊闪避,可谓是鸡飞狗跳,宁煜顺手猎了几只山禽走兽,让几个人用木棍扛着,等到了地头也算给他们加个餐。
  下山一路无话,宁煜将他们领到自己落脚的山村废墟,和田垟指挥着众人简单修缮了一下房屋,勉强能让众人住下,又盘了火灶,砍了柴火,让他们生火做饭。宁煜要求他们一次做够三天的饭食,之后的三天只能吃冷饭,不再允许生火,以免暴露行踪。所幸粮食倒是不缺,纤羽门在山洞中储存颇丰,此刻都被扛下山来,应付三天绰绰有余。
  安排好众人,宁煜和田垟交代一番,便离开了。
  宁煜并未第一时间去和接应自己的土部密探接头,而是绕转上山,和祝旷见了一面。此刻祝旷已将洞中的几具尸体处理掉,此地遍布山崖深涧,只要把尸体往下一扔,自有野兽猛禽帮你清理痕迹。
  两人在洞中稍作掩饰,约下会面时间地点,各自离去。
  宁煜下了山,径自奔赴秦川城,此地是离彩翎山最近的城市,地鴻安排了数名密探在此等候宁煜消息。
  接头十分顺利,城中的一座茶楼便是土部设在此处的据点,负责此处的人代号风垆,统领秦川城内所有土部密探。另外,地鴻又安排了四名密探在此接应,为首的密探代号驮垛。
  宁煜将此行的经过和两人作了汇报,两人大吃一惊,连忙让宁煜写下详尽的情报。情报写了两份,都裁成数张,分别用信鸽立刻送回总部。这样即便敌人侥幸俘获了一两只传信的信鸽,也无法得知情报的全部内容,总部依然有很大概率获得全部的情报。即使缺失了一两份,依照总部之能,也能推断出情报的大体内容。
  情报发出的第三天,傍晚时分,数骑快马驰进秦川城,停在一家客栈门前,几名身穿斗篷的骑士跳下马,留下几人照料马匹,其中两人快速的进了一间早就定好的房间。
  房间里,风垆、驮垛、宁煜三人俱在。
  一进门,两名骑士撩起斗篷,风垆、驮垛、宁煜一见,立刻躬身行礼:“风垆、驮垛、蚁垤恭迎房主。”
  宁煜心中微感诧异,他也没料到地鴻竟会亲临此地。
  地鴻显然是连夜骑马驰骋才能这么快到达此地,他身无修为,体质较弱,经过一路颠簸显然已经体力透支,此刻整个人满身风尘,脸上透着疲惫。另一名骑士则要好得多,宁煜看了两眼,此人并未见过,不过却有上元境下品修为,应该是保护地鴻的土部高手。
  地鴻虽然已经十分疲惫,却并未多做歇息,而是立刻开始询问宁煜彩翎山上的详情,地鴻所问十分详细,好在宁煜早已在心中打好腹稿,两个人一问一答,转眼便是半个时辰。
  地鴻问完所有问题,陷入沉思,房间内一时间鸦雀无声。
  半晌,地鴻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自语道:“人活半百,竟今日才知道,这天地不是旧时的天地,这世间也非寻常的世间。昔日之谜,如今真相大白,老房主,九泉之下,你可以安息了!”
  一声长叹之后,地鴻猛然起身:“众人听令!”
  在场众人同时躬身应是。
  “风垆,立刻调集所有秦川密探,动用我们官方的力量,确保从彩翎山回刑风的道路畅通无阻。”
  “是!”
  “天壤,你立刻带我令牌前往离此地最近的刑风军营,秘密调集200兵马,乔装改扮埋伏在归途之上,策应安全,不得有误!”
  那名随地鴻而来的斗篷骑士接过令牌,点点头,转身去了。
  “驮垛,我来此之前已下令总部抽调人手车马前来,他们会走小路分批来此,你留在城外等候接应我房人马,待人马一到,立刻秘密前往彩翎山,护送众人回归刑风!”
  “是。”
  地鴻最后转向宁煜道:“蚁垤,你连夜带我们去往彩翎山田垟他们那里,我要见见他们。”
  ******************************************************
  天色渐暗,一片云彩遮挡了月亮,山村荒野中,漆黑一片,寂静无声。
  在村落最外围的房屋顶上,依稀能看到一道身影潜在此处,监视着村落四周。
  隐约间,一阵马蹄声传来,房顶那人立刻半蹲而起,手中多出一副弓箭,他隐在烟囱的后方,弓弦半满,瞄向马蹄声传来的方向。
  马蹄声渐渐清晰,隐约间可以看见数名骑士自远处向着山村而来。房顶那人手中弓箭逐渐拉满,箭头直指当前一人。
  离着村落尚有百步之遥,几骑突然止步。后面一人仿佛和前面说了什么,独自拍马骑了过来。
  那人离着村落百米处,伸手在头顶摇摆两下,做了几个奇怪的手势,房顶那人立刻放下弓箭站了起来,沿着屋檐纵身跳下,快到地面时,手中长弓拄地卸去下坠之力,稳稳落在地上。
  骑马那人吹了一声呼哨,在后面等候的骑士赶上前来,那名弓手也快行几步迎了过去,看他走路姿势,似乎腿脚不便。
  两拨人离得近了,便听弓手道:“蚁垤老弟来得好快,这几位便是土部的同僚吗?”
  骑马的众人正是宁煜等人,弓手自然便是田垟。田垟不放心众人安危,是以用山竹制作了一副弓箭,守在房上。
  宁煜等人纷纷下马,宁煜道:“前辈,久等了。是房主来此看望你们了。”
  说话间,往旁边一让,身着斗篷的地鴻便走了过来。
  田垟闻言一愣,看着走近的地鴻,直到对方站在面前才反应过来。田垟慌忙扔下弓箭,屈膝便跪,口中哽咽道:“土部丙字房吏员田垟,参见房主!”
  地鴻抢前一步,一把搀住田垟,慨然道:“老前辈,万万不可,悠悠百年,你受苦了。”
  地鴻将田垟扶正,后退一步,弯腰一礼,歉声道:“丙字房晚辈地鴻见过前辈,我们来晚了!”
  同行诸人纷纷见礼。
  田垟无语凝噎,苍白的乱发下,两行热泪划过满是皱纹的脸颊。
  这一礼,是他百年春秋、一世岁月所换,他当之无愧!
  **************************************************
  劳累了无数岁月,今朝解放,奴隶们睡的无比香甜,就连地鴻领着一帮人挨屋巡视了一遭都没人知道。房间里,无分男女老少,尽是此起彼伏的呼噜声。芝焚蕙叹,物伤其类,看着这群衣着破烂,面黄肌瘦的奴隶,就连这群平日里铁石心肠的密探也是唏嘘不已,心有戚戚焉,随即升起的便是浓浓的恨意。
  生杀予夺,掠以为奴,道门中人的所作所为已经碰触到了世人的底限。
  其实平心而论,修真界中真正霍乱人间的修真者并不多见,修真者超然物外,一心求道,所求所想只有证道长生而已,对凡俗虽然蔑视,可是也不会过多干涉。但是俗话说得好,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修真者数以万计,再加上现如今天门破碎,升仙无望,难免会有那么一小撮修真者会做出天怒人怨的事情来。要搅乱天下原本相对平衡的大局,有这么一小部分人足矣!
  走出最后一间房子,地鴻站在庭院中,久久无言,他的面色前所未有的阴沉。宁煜心知肚明,先有鬼罗门屠戮运粮军士在前,再有纤羽门掳掠凡人为奴在后,修真者在世俗眼中的印象已经差到极点,差到足以让凡人将其视为洪水猛兽,生死大敌。如果,此间真相告白天下,凡俗必定人人自危,因为谁也不知道,有朝一日自己会不会成为道门魔爪下的牺牲者?而且凡人喜欢牵强附会,对于无法解释的现象往往恐惧大于求索,如今道门之事掀出,他们自然而然的会将一些之前无法解释的灾难转嫁在道门身上,如此一来,道门和俗世之间的矛盾将再难调和。
  但是凡人所想并不能决定世俗最终的态度,真正掌控人间走向的是高高在上的上位者们!他们站在世俗的顶点,享有无上的地位、尊崇和财富,他们本以为自己统御天下,拥有一切,可是突然间,他们发现这世间还存在一股不受自己掌控的强大势力,这股势力神秘、陌生,强大无比,甚至能够威胁到自己的地位乃至生命。
  这怎么可以?!
  此类妖物,岂容存于世间?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已经是古往今来鲜血书就的皇权铁律!
  纵观历史,在所有的战争中,种族之争最为血腥,一旦牵扯种族仇恨,双方往往是不死不休。
  地鴻眼中寒芒四射,负在身后的双手紧紧握起,青筋暴露。
  人类会恐惧未知事物,尤其是强大的未知事物,可是当生存受到威胁,人类也会奋起反抗。
  通过宁煜之前所言,道门中人并非不可战胜,他们也有血肉之躯,也会流血,也会死亡,既然如此,凡人何所畏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