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九州风雷劫 > 第三百七十二章 告官

第三百七十二章 告官

宁不凡的话一出口,王成功的脸色瞬间几个变化。
  
  “怎么?这事情很难吗?”
  
  宁不凡追问。
  
  “殿下,这事有些不妥吧!”
  
  王成功以为宁不凡是要绑架这些红山教的家属,心里除了害怕,还觉得这么做实在是有些下流。
  
  宁不凡一笑,这些日子监察司变相“绑架”洪涛儿子一家的事情,在荆州传的沸沸扬扬,但凡留点心,都能打听个清楚。好在做这事情的是监察司,江湖人就算是不齿,也不敢明面的议论。王成功虽然已经是个“商人”,不过他对江湖事还是了解的,如今宁不凡刚一开口,对方就说不妥。肯定是将这两件事情联想到了一起。
  
  “你想多了,我不会做监察司那种下三滥的事情的。”
  
  宁不凡一口否认了。
  
  “那...”
  
  “我只是想和他们见一见,看看能否从他们身上找到些突破的地方。毕竟这些人说重要不算重要,但是说不重要,他们的话也能有些影响。”
  
  王成功听到这里,才放下心来。
  
  “原来如此,其实这事情用不着打听,住在这红山教山下的人,基本都知道。”
  
  王成功一五一十的将自己了解的信息都告知了宁不凡,宁不凡频频点头,将这些信息一一记下。
  
  两人又聊了一会,宁不凡起身离去。独留王成功一人,坐在这里。
  
  “真不知道宁不凡要做真么,但愿他能说道做到,不做出有违江湖道义的事情。”
  
  ...
  
  宁不凡离开只有,一道人影闪过,宁不凡看见人影之后,立刻跟上。走不多远,来到一个僻静所在,前方一人拱手而立,正是李长空。
  
  “殿下,您去见秦...”
  
  “王成功。”
  
  宁不凡说出了这个名字,李长空自然是明白了。
  
  “他已经不是我们圣教的人了,以后不要打扰他。”
  
  宁不凡吩咐着,在他心里虽然还是希望王成功能够回到圣教,为自己做事。不过既然他有着自己的选择,那自己也可以不打扰,不强求。
  
  “属下明白。”
  
  王成功的存在,还是李长空发现的。这一阵子李长空都在荆州活动,主要是探查荆州这里的消息。
  
  “准备一下,今晚随我做点事情。”
  
  李长空应是。如果说,这世界上还会有谁义无反顾的支持宁不凡,那就是李长空。他从不会反对宁不凡的决定,也不会质疑宁不凡的计划,他只会尊从宁不凡的命令,做着一件又一件的事情。
  
  “对了,先找个地方,一个大一点又安静的地方,我们可是有许多朋友要过来。”
  
  ...
  
  第二天早晨,红山教内一片凝重。
  
  “掌门,这样的气你能忍,我不能忍。”
  
  白苍鹰的眉毛都立起来了,他是最先得知自己家人被绑走了的。具来人说,那些人穿着统一,好像是官府的人,又跟官府的人不太一样。这让白苍鹰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监察司。监察司的人,穿的是监察司的服装,与官府的服装有着七八分的相似。
  
  “这监察司,也太不像话了!”
  
  刘洗的家人也莫名失踪,他很气愤,但是又不想将这事情闹大。如果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那最好不过。
  
  洪涛也很气,监察司这是在做什么,难道将他的家人绑走还不够?还要将整个红山教高层的家人都给绑走才行?监察司这举动,哪里有一点合作的样子,亏得自己昨天还和那楚先知聊了大半天,现在想来当真是可笑。
  
  “诸位师弟,此事不是我们几个人的私事了,而是关系到我红山教命运的大事。”
  
  洪涛说着,注视着其他几位长老和护法。原本这种会议这些护法是不愿意参加的,但是近日不同,这些护法的家人也送来了消息,他们的家人也都被人绑走了。而且这些事情,似乎都是同一伙人做的。
  
  洪波问:“那楚先知呢?让他出来给我们一个交待。”
  
  “他回监察司了!”
  
  洪涛说着,叹了口气,昨日里楚先知与自己聊过之后,就以要将这个“好消息”回报监察司为由,离开了红山教。如今想来,他是早就知道了会有今天之事,知道红山教不能待,提前跑了。
  
  “岂有此理,这人就是个骗子。”
  
  慕容无咎今日听说了这些事情,也是愤怒异常,他本就对楚先知所说的这些事情有所怀疑,今日这情况,正是给了他最好的回答。而此时的他却是想起了昨日的那个年轻人,此人虽然有些邪气,不过见识到是独到,小小年纪就能看穿监察司的阴谋,当真是了得。
  
  “哎,都怪我,连累了诸位师弟啊!”
  
  洪涛说着,痛心疾首。
  
  “这哪里能怪掌门,只不过我们错信了小人。”
  
  白苍鹰没有一点怪洪涛的意思,他知道,洪涛也是受害者之一。
  
  “行了,都别说这些了,我们想想该如何救人吧!”
  
  刘洗本就顾家,十天当中能有七八天都在山下的家中住。不过最近红山教事多,他回去的也自然是要少了些。恰好昨日他就留在了红山教中,如今想来,让刘洗十分后悔。
  
  “想什么想,有什么好想的,咱们直接跟他们拼了。”
  
  护法任秋林脾气最是火爆。
  
  “秋林这事哪里是如此简单!”
  
  许观就老成的多了:“监察司再怎么说也是朝廷的部门,我们若是直接和他们硬拼,不就等于公开与朝廷作对吗!我们几个老家伙死了就死了,但是门下这么多年轻弟子,岂能这么白白死了。”
  
  “那你说怎嘛办?”
  
  任秋林虽然脾气急躁,但是大是大非还是分得清想的明的。许观这么一说,他也明白自己这种冒失的决定,连累的不仅仅是自己,还有红山教上下的弟子。不过他的脑袋对于武学想的清楚,领悟的透彻。但是这种交涉的事情,就不是他所擅长的了。
  
  许观这边还没开口,另一个护法到是说出了自己的主意:“我们可不可以去告官?”
  
  说这话的护法名叫冯书礼,人如其名,书卷气很重,若是不出现在这里,别人见了定以为是哪里的教书先生。
  
  白苍鹰听完,先是摇头:“告官?哈,他们可都是朝廷的人,岂会向着我们江湖人!”
  
  任秋林也觉得不妥:“就是,咱们江湖人,什么时候需要官府出面给咱们公道。”
  
  这两人开口就反对,不过也有人支持。
  
  “我到是觉得书礼这办法不错!”
  
  说着话的居然是洪涛。
  
  掌门人自然是有掌门的待遇,他继续往下说,没有人插嘴:“我们现在之所以没有办法,就是因为我们能想到的办法都是江湖上的办法。而江湖上的办法,无疑两种,一就是凭实力说话,但是对方是监察司,虽然我们可以和他一较高下,但是这样会触怒朝廷,得不偿失。二就是请名门大派主持公道。在荆州,我红山教已经是最为强大的存在,而其他州郡门派又受了沈天良的暗示,如今不肯为我们出头。这样情况下,我们继续按照江湖上的那套做事的方法,已经没有什么能改变现状的方法了。”
  
  几人听到这里,都是点头。
  
  “树礼刚才所说,乍一听感觉有些可笑,不过细想之下,我到是觉得可行。虽然我们是江湖人,可我们也是武朝人,也是武朝的老百姓。而对方虽然是朝廷的人,但对方所作所为,可是触犯王法的,若是我们不去告,或许官府就这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但如果我们去告,他岂能置身事外。”
  
  经洪涛这么一说,其他几人也是豁然开朗。
  
  冯书礼最是高兴:“掌门人说的不错,这也正是我想说的。”
  
  已经想到了办法,几人则是又讨论了一些细节,而后事不宜迟,红山教众长老及护法,浩浩荡荡的直奔最近的衙门而去。
  
  红山教山下的镇子虽然有着县城的规模,但在级别划分上他依然是个镇。离红山教最近的衙门,是三十里外的长治府府衙。
  
  武朝一州设一阁,一州又设十府,每府内民生、税收、治安皆归府主管辖。不过武朝以武立国,文人不受待见。朝廷设立的这套文职官衔,虽然一直在运行,不过他如今真正能做的事情,也就是收收税,管管小事。莫说是府主了,就是每州的阁主都是个摆设,真正有着实权的则是朝廷另立的,制衡每个州内江湖门派势力的部门。但是这个部门没有统一的称呼,在扬州名叫朱雀府,在荆州名叫清音阁。
  
  长治府府主名叫房宠,此人德才兼备,是府主中少有的勤勉和正直。今日他早早起来,处理公务,没想到到了午间,却是来了一众江湖人。
  
  “你们是红山教的人?”
  
  “不错!”
  
  “你们状告监察司?”
  
  “正是。”
  
  “你们说监察司绑架了你们的家人,可有证据。”
  
  “有。”
  
  红山教众人说着,叫上来了各自家中的用人。
  
  “他们都可以作证。”
  
  这些用人也都是配合,立刻七嘴八舌的说着昨日的所见。
  
  “你们可能记得那些人的面容?”
  
  “这...”
  
  “府主大人,你这就有些强人所难了,那都是夜里发生的事情,他们不是武者,夜间看人,怎能看的清楚。”
  
  房宠听到这里,点点头。他不是武人,不过对于武功高手的一些本事他还是有耳闻的。而且对方这些人,没有一口咬定能够认出,到是合情合理。若是对方一口咬定能够认出,反而让他生疑。
  
  “好,你们的案子本官接了。”
  
  虽然房宠心里非常清楚,此事若是要办,必定会得罪监察司,得罪太子。但是在他看来,此事正是他该管之事,既然分内,就没有推脱的可能。
  
  红山教众人听到这里,自然是高兴。不过这个结果也是在他们预料之中,他们之所以选择来此告状,也是因为房宠这人的性格他们有所耳闻,若是换个人,对方可能连见他们都不见。
  
  红山教众人走后,这房宠也是雷利风行,叫了几个手下,就奔着苍狼山而去。
  
  ...
  
  于此同时,监察司内,几名首脑正聚集在一起。
  
  昨日楚先知从红山教离去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到了监察司所在的苍狼山已经是晚上。而且纪凡连日劳累,今日也睡得早。所谓好事不怕晚,他没有急着将这消息告诉纪凡,而是等到了今天。
  
  “楚先生今日回来,我就知道有好事。”
  
  纪凡说着,他之前与楚先知通信的时候,就将这计策定了下来,如今计策奏效,他十分开心。
  
  “楚先生当是头功啊!”
  
  胡焱说着。
  
  楚先知连忙摇头:“要说头功,也应是制定这计划的司长和许左使,我不过是按照他们的计策行事,哪里当的了头功。”
  
  纪凡哈哈大笑:“楚先生过谦了,要知道红山教那可是高手如云,若是换个人,哪里能有先生的气度。不过先生说的也不错,这次若是没有朝升的计策,红山教肯定不会这么快就妥协。”
  
  纪凡没有说谁是头功,不过他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
  
  “司长和楚先生这么说,可是让我有些羞愧啊!”许朝升一脸不好意思,不过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这在这时一人前来禀报:“诸位大人,长治府府主房宠来了。”
  
  纪凡疑惑:“嗯?他来做什么?”
  
  苍狼山与长治府离得很近,不过几里路。但是监察司攻下苍狼山的时候都不见这房宠过来,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这...”
  
  手下人有些犹豫。
  
  胡焱:“犹豫什么,照实说。”
  
  “是,房府主说是来查案的!”
  
  这手下人说完,本以为几位大人肯定会生气,没想到这几位都笑了。
  
  纪凡:“这人是犯了什么病,怎么查案查到我们头上来了。”
  
  胡焱:“这哪里知道,可能是想在我们面前漏漏脸吧!”
  
  许朝升:“这人我到是有些耳闻,据说还是个勤勉正值的人物,可见传闻不可信啊!”
  
  这手下听着这几位你一言我一语的评论,心道:你们到是见他还是不见他啊!
  
  终于,纪凡给了这手下一个明确答案。
  
  “让他进来吧,我到是有些好奇,他要查什么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