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1076章 祸害很多

第1076章 祸害很多


  坤王委屈。
  委屈没用,镇天王那是逮到了机会就黑他,想趁机沾点便宜。
  也就现在那些真神和护教走了,要不然,这时候镇天王恐怕又得出手。
  坤王也不愿意搭理镇天王,此刻黑着脸道:“诸位,这大阵已经破了好几天,一直拖下去对你我都没好处,诸位该出全力,破除大阵了!”
  说着,坤王看向黎渚,冷冷道:“掌印使,该出点力了!”
  “天魁,莫问剑,天植、天命……是不是都该出点力了?”
  都是天王级强者!
  哪怕天命二王,联手也可战天王,这两人距离天王级也只是一步之遥。
  可这些人,一直没出全力,都在藏着掩着。
  尤其是黎渚和魔帝,两人几乎没怎么动弹。
  此刻,坤王不想再谈自己的事,该把视线转移到这几个家伙身上了。
  黎渚叹道:“都说本王非掌印使了。”
  众人都当没听见。
  就和镇天王否认他不是震王兄长一样,听听就行。
  另一方,艮王也淡淡道:“几位再不出力,那就先离开吧!既不离开,又想在这拿好处,没有那么轻松的事!”
  这几人不出力,但是也不走,这就很讨人厌了。
  眼看着连环大阵破除的差不多了,到了见分晓的时候,这些人也不蠢,哪会答应让他们白捡便宜。
  被提到的几人,对视一眼,各自笑了笑,也踏空而出。
  莫问剑淡淡道:“折腾了好些天,这要是破了大阵,里面空无一物,那就白费精力了!”
  镇天王闻言,笑呵呵道:“试试,真空的也无妨,怕就怕……灵皇自己从这里面冒出来了,那才可怕,咱们这,除了月灵安全点,其他人等着倒霉吧!”
  “……”
  此话一出,众人脸色那叫一个好看。
  乌鸦嘴!
  灵皇怎么可能冒出来!
  这要是真冒出了灵皇,大家大概能吓死。
  男人……真危险啊!
  一个个的,跑到灵皇道场就算了,进了灵皇的寝宫,破了她的大阵,之前连洗澡池子都给挖出来了。
  这要是灵皇真的没死,一个个等着吧。
  运气好的,带伤跑了。
  运气差的,那就等死吧。
  此话一出,连天极都打了个冷颤,灵皇……很霸道的。
  自己老爹当年来灵皇宫,那都有些不情愿。
  至于自己,小时候倒是跟着老爹来拜访过几次。
  长大了……老爹不带他去了,他也不想去了。
  每次听到的传闻都是,某某强者路过灵皇道场,灵皇不问青红皂白,上去就是一顿胖揍,先打个半身不遂再说。
  吓得灵皇道场这附近,连妖兽都快没公的存在了。
  镇天王吓唬了他们一阵,又笑眯眯道:“别怕,鸿坤强大,可能是破八,破九都有可能!真遇到了,让鸿坤上去和灵皇交手,咱们走咱们的。”
  “李宣泄!”
  坤王语气冰寒,你够了!
  真以为本王不敢对你如何?
  镇天王笑眯眯道:“怎么了?没事,灵皇其实还算不错,一般情况下不杀人,大不了打你个半身不遂,当年那家伙偷窥的事都干了,不也没太大事,不就被罚去守长生泉了吗?”
  “哼!”
  坤王哼了一声,镇天王说的是谁,他当然知道,自己现在就在人家大殿里住着呢。
  这些人多年不见,沧海桑田,难得遇到了老熟人,虽说彼此敌对,可谈起话来,也是感慨万千。
  尤其是谈及这些老熟人,众人也是唏嘘。
  乾王此刻就接话感慨道:“那家伙应该死了吧?也算是倒霉,长生泉距离天庭太近,当年天庭附近受损最为严重,天崩地裂……
  他对灵皇又有点非分之想,老夫看来,哪怕没死,恐怕也得去参战。
  这些年,丝毫消息都没,恐怕真的死了。”
  “那也难说。”
  镇天王淡笑道:“问鸿坤,他知道!老夫前些年斩杀他们一位帝尊,居然还弄了几滴长生泉,长生泉可能就在他的地盘。”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看向鸿坤。
  众人隐藏到现在,多少都有自己的地盘,大部分都是天界碎片。
  坤王当年截取了一片天界碎片,众人也不会意外。
  坤王轻哼一声,也没多说,淡淡道:“应该早就死了,当年本座进入那边,没有他的气息,大概是离去了。”
  “死了啊……”
  乾王伤感道:“有些可惜了,当年天狗为祸天界,众人敢怒不敢言,也就这家伙敢去招惹,天狗和他较劲了三百多年,吾等也安心了三百多年,也算恩情了……”
  “咳咳咳!”
  有人咳嗽,这话说的……怎么感觉这家伙在幸灾乐祸的样子。
  人家是故意招惹天狗的吗?
  天狗非要找他麻烦而已!
  说着,乾王有些好奇道:“当年这家伙到底什么实力?老夫只知道他破了天王的界限,可被天狗揍了三百多年还生龙活虎的,不会也破七了吧?”
  “哪有那么容易!”
  巽王淡淡道:“天狗又没下死手,应该还是破六,不过……恐怕的确有破六巅峰的实力!没这个实力,他也不敢对灵皇生觊觎之心。”
  那边,有人笑道:“这事镇天王不知?”
  说话的正是黎渚,“苍猫不是在你们那边吗?它在灵皇宫一待就是那么多年,应该知道的清楚吧?”
  “苍猫?”
  镇天王笑呵呵道:“你去问苍猫好了,老夫可没兴趣和这只猫打交道!对了,你藏了它的猫树,老夫觉得它迟早会找你麻烦!现在不找,回头那人归来,也得找你麻烦!”
  黎渚有些失笑道:“此事和本王有何关系?猫树失踪,怪不到本王头上吧?”
  “你继续装!”
  镇天王懒洋洋道:“老夫比你清楚,猫树藏在哪,老夫也知晓。你别说你不知道!地窟那边,老夫是去不了的,能藏住猫树的,当然只有你……”
  “无妄之灾!”
  黎渚愈加无奈,叹息道:“猫树躲在哪,和本王可没丝毫关系!你不来地界,那也和本王无关。”
  说罢,黎渚忽然道:“镇天王,地界这边,是不是还有老家伙在沉睡?”
  “不知。”
  “你不知晓?”
  黎渚似笑非笑道:“那你别告诉本王,这些年你是在忌惮天植和天命?”
  一旁,天植二王脸色不太好看。
  黎渚这语气……让他们有些不爽!
  他们聊着,那边,魔帝忽然开口道:“地窟应该还有老家伙在蛰伏!千年前,本座就曾感觉有些不对劲,不过……感觉不太像活人!镇天王,是地皇分身还在,是吗?”
  这话一出,众人再次变色。
  地皇分身还在?
  两千多年前,无数强者发起了大战,击溃了地皇神朝。
  那一战,也击杀了地皇分身。
  好歹也是皇者的分身,哪怕不是真的皇者,实力也是强大无比。
  那一战,出手的强者可不止表面上的那些。
  在场众人中,那一战出手的就有坤王、艮王,以及另外一位天王,而那一战,也并非表面上展露的那样,只是死了一些天外天和海外仙岛的强者。
  支持天外天的那位天王,就在那一战被地皇分身击杀了。
  所以这才导致,这一次乱战,只有海外仙岛背后的巽王,命王背后的艮王出手。
  天外天背后的那位,早就被杀了。
  若不是如此,千年前魔帝出手,也不会没有人出面阻拦,战死大量帝尊。
  那一次死的帝尊,几乎都是天外天的。
  “这个老夫可不知道!”
  镇天王笑道:“问鸿坤,那是他老子!不过……难说!老夫这些年,不去地窟深处,一方面是黎渚有关,一方面就是鸿坤这家伙,故意牵制老夫!
  当年,受师尊托付,护佑人间一些年,老夫原本也觉得不用太久。
  可这拖着拖着,就到了现在。
  结果鸿坤这家伙还时不时的来骚扰老夫,老夫也无可奈何,这些年都苍老了许多了……”
  坤王想骂人!
  能不能别动不动就扯上本王?
  谁牵制你了?
  这些年,他要忙的事情多了。
  当然,人间那边,也准备去看看,结果是这老不死的在牵制他。
  镇天王说着说着,不再谈这些,而是有些奇怪道:“鸿坤,你们在人间那个教宗,到底是谁来着?都这么些年了,不得不说,真的挺能藏的!老夫回去看了几次,特意等他现身,结果他也能忍,老夫在人间的时候,从未露面一次。
  都到了这时候了,一位绝巅改变不了什么,不如满足一下老夫的好奇心?”
  黎渚也淡笑道:“本王也挺感兴趣,坤王不介意的话,说说如何?”
  坤王不理他们,你们不知道那是你们的事,本王凭什么要告诉你们?
  这些天吃亏吃了好几次,现在让你们难受,那他也好受一些。
  镇天王又道:“莫问剑,你也不知道?”
  魔帝淡淡道:“未曾遇到过!”
  “那便罢了,对了,鸿坤欺负你师娘,你就一点表示没有?”
  “……”
  莫问剑很想一剑劈死他!
  你找坤王去,找我做什么?
  镇天王却是唯恐天下不乱,看向月灵笑道:“月灵,莫问剑那是真的不把你放在眼里,欺师灭祖!他师父被鸿坤杀了,你这个师娘被鸿坤欺负了,也没见他说一声公道话。”
  月灵脸色铁青,看向莫问剑,眼神不善。
  莫问剑面不改色,心里如何怒骂那就不得而知了。
  他……那是真喊过师娘的。
  当年南北一战,他也出手了。
  千年前那一战,月灵也曾出面过,要不然,当年未必只有帝级出手。
  平日里月灵倒也不在意这些,现在好像也想起来了,看着莫问剑,那是一脸的不满。
  其他人都是无语。
  镇天王就是个搅屎棍,恨不得这些天王马上战起来,死一个少一个。
  一会挑拨一下这个,一会挑拨一下那个。
  坤王脸色越来越难看,怒道:“李宣泄,你非要逼本王对你出手?”
  “没这意思。”
  镇天王叹道:“实力不如人,只能拉拢几个帮手,一起对抗你这位强者了!可惜师尊战死了,当年的同门也都死了,若不然,何须如此。”
  镇天王说的都快落泪了。
  可怜啊!
  老师死了,师兄弟们都死了,这不是没人了吗?
  要不然,掌兵使一系,实力也是极强的。
  众人嗤之以鼻,你真的是李越?
  谁信你!
  坤王都懒得拆穿他,淡淡道:“对抗本王?你干脆去找那些初武者对抗本王,这不是更容易?”
  “初武者和老夫有什么关系。”
  “呵呵!”
  坤王那也是冷笑连连,“震王出自初武门下,你难道不是?当年九皇四帝之所以战起来,本王一直觉得,和初武脱不开关系!
  这些年,本王也一直在查询真相!
  其他不说,当年袭击苍猫一事,不就是初武者的手笔?
  他们以为杀了苍猫,就能断绝万道,痴人说梦罢了!
  苍猫还没那么大的作用,就算杀了苍猫,万道也绝不了!”
  “所以你现在想杀苍猫?”
  镇天王笑道:“这么说,你和初武者是一个意思?”
  “口舌之利没意义。”
  “怎么是口舌之利呢?”
  镇天王玩味道:“前些年,老夫可是知道,你的人去过括苍山的,不是想对苍猫下手,难道是想对公涓子下手?”
  坤王也不理他。
  一旁,月灵倒是哼了一声,好像有些不快。
  镇天王有些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月灵脸色漆黑,也不看他,这次倒也没提什么。
  其他人一开始还没想起什么……很快,有人好像记起了什么,忽然有人轻咳几声,好像是在遮掩笑意。
  天极倒是口直心快,好像也想起了一点,随口道:“月灵,苍猫天狗好像和你关系不睦?当年那传言是它们传的吧,说鸿宇在床上打架输给了你……”
  轰!
  月灵一刀劈了出去!
  找死呢!
  老娘都不提了,这事就当过去了,你还提?
  这一刻,四面八方,强者们都喘了口气。
  说的好!
  这不说,总觉得憋得慌,可说了,月灵肯定要翻脸。
  现在天极说了,大家都觉得舒坦的多。
  当年这传言,绝对是那一猫一狗传出去的,没看天狗后来见了月灵,那是有多远跑多远。
  你偷窥就算了,偷窥完了还对外传谣言,没找你拼命就算不错了。
  远处,天极衣衫褴褛,头发如同鸡窝,仰头看天,好像是在思考人生?
  又怎么了?
  月灵好端端的对他出手干嘛?
  说点大实话,这又不是我传的,当年天界都在传,老子记起来罢了!
  无妄之灾!
  天极委屈,总觉得今天流年不利,和鸿坤那家伙有的一比。
  劈了天极一刀,月灵好像发泄了一下,哼道:“姓天的没一个好东西!”
  天极一脸无语。
  天狗……姓天?
  你这牵连的,是不是有点没道理?
  苍猫姓苍?
  人家就是猫狗而已,当年说它们是苍天宠儿,才有了苍猫天狗,又不是本来就叫苍猫天狗。
  一群天王,该出手时,那是一个比一个狠。
  恨不得马上干掉一批!
  可该闲谈的时候,那也是如同老朋友一般,八卦一句这位,八卦一句那位。
  太多年了!
  八千多年来,这些人都是孤家寡人,谁和谁聊过几句天?
  对后裔,对下属,对那些后人……
  都没什么可聊的!
  孤独!
  寂寞!
  有些事,得藏着,得憋着,说都不能说。
  而今,大家虽然彼此是对手,是敌人,可也是真正能放开谈话的一群人。
  谈古说今,倒也少了几分戾气。
  又聊了几句,镇天王忽然道:“这次若是出去了,大家找个地方再畅聊一番如何?这三界,吾等还有什么好追求的?无外乎追求个长生不死,追求个打破门户,超越自我,成皇作祖。
  后辈的事,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
  吾等聊聊,如何破九重天,去仙源所在看看?
  去三界挖挖坟,看看能不能挖出几个老古董?
  都累了这么多年,眼看着皇者大道即将展露,这时候拼个你死我活,有何意义……”
  见无人说话,镇天王又道:“大乱之世,也是崛起之时!我们这些老家伙在前面挡着,后人如何崛起,这没人崛起……老夫怀疑,这大道未必会现,堵门之门也未必会现……
  老夫这些年也在观察,恐怕只有成道的人多了,走的路远了,新路多了,才会让大门呈现!”
  镇天王严肃道:“当年堵路的门,那是堵的旧路!新路有人堵吗?未必吧!这只有新路多了,门户才有可能出现变化。
  要不然,还是死水一潭,真的能让门户出现?
  天人界壁破碎了,路就出现了?
  门就出现了?
  这些年,大家心知肚明,你压制我,我压制你,你不让我的人成道,我不让你的人成道……
  真正让大家感受到变化的,还是近千年来的事。
  千年前其实也有这种变故,那是因为地窟出了不少新晋真神,当年要是继续下去,未必没希望让大道呈现。
  可有些人迫不及待了,非要折腾,这一下子,千年过去了!
  而今又有这趋势,老夫也不否认,和人类近些年踏入本源道的人多了有关,新晋的绝巅也有几位。
  也正因为如此,大家才感受到了一些不同!”
  镇天王笑道:“可要是还如千年前,在他们没成长之前,就开始收割……诸位,大道真的可以开启吗?难道还要再等一个千年?
  吾等寿元是长,可再长也有极限!
  如乾王,还能再等一个千年吗?”
  坤王冷冷道:“你是想等人类成长起来?就算你说的有理,也不缺几条新道!张涛可死,方平可死,神算这种老真神也可死……
  你若是让他们自戕,再给人类三五十年,那又如何!
  张涛不到百载,成为顶级圣人,天王有望,再给你们三五十年……你真以为三界诸强都是白痴?”
  “话不能这么说!”
  镇天王笑道:“现在突飞猛进,一旦遭遇了关卡,卡个千八百年的,很正常!看看吾等,当年也是天才,你鸿坤也年纪轻轻晋级了天王境,这些年下来,又如何?
  巽王、艮王,当年就是天王,这些年下来,破七了吗?
  其实老夫还是觉得,真要再出几位天王,也许也是好事,都是老面孔了,再多几位新面孔,不是很有意思吗?”
  坤王不再理会他,他想给人类争取时间,坤王其实不太在乎。
  可有几人,那是不行的!
  武王!
  这是个大威胁!
  新晋的几位真神,李振、南云月、张卫雨、吴川、赵兴武、陈耀祖……
  他还不知道,人间就这么点时间,又有人证道了。
  再加上疑似四帝转世的那几位,这些人都是极大的威胁。
  人族爆发的速度太快了!
  其他人也是各有所思,镇天王说的未必没道理,他们都有所感应,大道即将展现,堵门之门即将出现,这是冥冥中的感应,来自于他们的大道。
  他们走的很远,可以感觉到一些异常。
  千年前,也的确有这种趋势。
  千年前,那是地窟崛起。
  地窟在千年前,也是盛世,大批的真神,都是那个时候崛起的,四大王庭征战,那时候,皇朝鼎立,神宗争雄……
  千年前,地窟也是大势,还是大势的主角!
  所以,千年前地窟遭殃了!
  大量的真神死去,所以才有了魔帝入地窟,拖延了千年的说法。
  而今,人族是大势的主角!
  而且比之前那次地窟更明显,众人都知道,这一次的大势恐怕由人族来开启。
  可人族爆发的太快,比地窟都快。
  再这么下去,众人担心,这次的大势主角,真的会崛起,最终八千年来的等待和算计,全便宜了人族!
  众人都陷入了沉思中,一时间也没人再开口。
  镇天王环顾一圈,笑了笑也没再说话。
  大家知道就好,如此一来,多少有几分顾忌。
  当然,张涛、方平这些人不在顾忌的行列中。
  可他们这几个人……管他们死活呢!
  镇天王心中嘀咕,就这几个家伙,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张涛现在在祸害三界的真神和帝尊,方平那小子……在外面谁知道在祸害谁。
  天哭忽然有复生的趋势,他可是看到过当年天狗下手的,那家伙能活?
  谁能契合天哭令?
  除了三十六圣,这些得到天庭册封的家伙,方平这小子也是可以的吧?
  真要是他,都打到邪教老巢去了,还用担心那家伙的?
  “拖一天算一天!”
  镇天王心中想着,等人族出了一位天王级强者,他觉得自己也该休息休息了。
  八千年了!
  自己当年答应的事,也算做到了,该让老头子歇歇了吧?
  想到这些,他又看了看面前的大阵,忽然有些不寒而栗……灵皇别不是真从里面爬出来了吧?
  真要是的,自己得趁早做好跑路准备。
  “应该不是……当年……那里面是什么?灵皇好像也没什么宝贝,这要是挖了半天,挖了个猫盆子出来……这些人能去把苍猫打死……”
  镇天王想到这,微微挑眉,打就打吧,打那只猫又不是找老夫麻烦。
  不过也不至于吧?
  灵皇闲着无聊,把猫盆子搁这?
  ……
  就在这一刻,魔都的苍猫,再次打了个喷嚏。
  没法活了!
  本猫都躲人间了,还天天被人想,怎么了这是!
  又是哪个没良心的想自己了?
  “喵呜!”
  一声带着一些悲戚的声音响起,苍猫觉得,自己应该尽快去找队长了,真的没法活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com手机请访问:.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