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679章 刘老发飙

第679章 刘老发飙


      魔武。
  
      方平刚御空到南区,下一刻,一道金光贯穿天地。
  
      身后,李老头嘎嘎直笑道:“来,突破啊!”
  
      方平翻了个白眼,金光不是李老头弄出来的,而是南区的一处闭关地冒出来的。
  
      “刘老居然突破了!”
  
      方平没理会李老头,而是有些惊讶和意外。
  
      刘破虏卡在七品境太久了,方平以为他这次希望也不大的,没想到这才没多久,居然突破了!
  
      金光贯穿天地,很快,引起了师生们的注意。
  
      罗一川和张建红这两位新晋宗师,也是腾空而起,朝这边赶来。
  
      这时候,方平才发现两人到了七品境。
  
      “罗院长,张院长……您二位……”
  
      罗一川也看到了两人,笑道:“前几天刚突破的,七品罢了,不算什么,倒是刘老,居然要铸造金身了!”
  
      罗一川喜形于色,至于口中说的“七品不算什么”,那是真心话。
  
      搁在以前,七品宗师境,在魔武也是巨头级人物了。
  
      搁在外面,那也是顶级强者。
  
      可如今,魔武宗师越来越多,越来越多,此刻已经达到了14人,到了这时候,七品境就显得无足轻重了。
  
      尽管罗一川这么说,方平还是笑道:“罗院长别谦虚了,七品境就是宗师,您这话传出去,那些七品境的宗师还不得找您麻烦。”
  
      这话说的,罗一川扫了他一眼,你也才七品吧?
  
      这话是说你要找我麻烦,还是没把自己当成七品对待?
  
      想归想,此刻罗一川也没时间理他了,空中,金光越来越盛了。
  
      方平还真没见过七品晋升八品的迹象,李老头当成晋升,也就是伪八品,不算真正的八品,之后就直接走了万道合一路。
  
      其他人晋升,方平也都没见过。
  
      这时候,众人纷纷朝刘破虏闭关的地方飞去。
  
      远处,郭圣泉众人也纷纷赶来。
  
      刘破虏闭关,是在他的水晶塔中,不过不是塔顶,他没方平那么骚包,而是在地底闭关。
  
      此刻,光看到金光看不到人。
  
      水晶塔下方,此刻也不断有师生往这边赶来。
  
      方平几人迅速落空,刚落空,李寒松就腾空而来,手中还带着方圆,身后,陈云曦御空而来。
  
      看到方平,陈云曦和方圆都是面露喜色。
  
      “哥!”
  
      “方平!”
  
      方平微微点头,看了两人一眼,笑道:“不错,云曦快五品巅峰了,到了五品巅峰,六品也不远了。
  
      圆滚滚二品了,不错啊!”
  
      方圆一脸傲娇,这才入学一个月,我就二品了,当然很厉害。
  
      方平夸了一句,忽然微微蹙眉,盯着方圆看了一会,没有说话。
  
      看了一会方圆,方平又扫了一眼刚赶来的白若溪,眉头微蹙,半晌才沉声道:“下次有事,得先问我!”
  
      白若溪一声不吭,李老头踢了方平一脚,方平被踹了个趔趄,却是没说话。
  
      其他人都当没看见,白若溪不是宗师,有些事不理解。
  
      杀人,还是没杀人,作为武者,气机是不同的。
  
      方平年纪再轻,也是接近八品的强者,岂能看不出来。
  
      方平深吸一口气,没再看几人,而是看向水晶塔道:“刘老要突破了,魔武也即将出现第五位八品强者,可喜可贺!”
  
      李老头也迅速转移话题,笑道:“刘老真不容易,精气神都快磨没了,之前都八品是一点希望没抱。
  
      现在能突破,精气神也回来了。”
  
      几人说话间,天空中,金芒刺眼。
  
      “引!”
  
      就在这时候,水晶塔中传来一声大喝,众人纷纷看向上空。
  
      天际中,一道如同神佛的虚影出现。
  
      “八品突破,力量投射出来的投影,你注意看看,免得到时候一无所知。”
  
      李老头再次说了一句,这时候,方平也认真观看了起来。
  
      刘破虏暴喝之后,空中出现了他的投影,金色的投影。
  
      金色的投影仿佛是透明的,甚至可以看到内腑和血管,都很清晰。
  
      方平看到了血色的血管瞬间化为金色,红色的血液也瞬间成为金色血液,开始在血脉中流淌。
  
      之前如同水晶般的五脏六腑,这一刻也全部转化为金色。
  
      头颅所在,金色光芒更是耀眼无比。
  
      金身化!
  
      真正的八品强者,所有的一切都会金身化,五脏六腑、血液都是如此。
  
      平时正常状态和一般人无差别,可等全力爆发的时候,八品强者就是金人。
  
      李老头知道方平距离这一步也快了,迅速解释道:“看到了吗?精神力达到了,开始主动牵引骨髓淬炼,将骨髓金身化!
  
      骨髓金身化,迅速改造其他人体机构,彻底将人体化为金身。
  
      你之所以说是伪金身,就在于你的五脏六腑还没完成金身化,所以你对敌的时候,五脏六腑很容易被人击碎,也就你保命的东西多,要不然,早就被人打死了。”
  
      此刻,空中的金色虚影不再是虚影了,都有些凝实的迹象。
  
      方平见状奇怪道:“这个投影怎么形成的?”
  
      “力量强大,主动投射的。”
  
      方平微微点头,又道:“投射的虚影和刘老应该差不多,我发现了一个问题,刘老的金身好像不够凝练,有点像……”
  
      方平还没说完,李老头就笑道:“有点像沙子堆成的?”
  
      “对!”
  
      “这就是金身为何要锻造的原因了!刚进入八品,金身还很脆弱,也很稀疏。
  
      锻造,就是把沙子堆成的金身,锻造成混凝土打造的金身。
  
      混凝土金身再锻造,锻造成钢铁打造的金身,一步步将金身锻造的再无缺陷,这就是金身九锻!”
  
      李老头迅速道:“金身九锻的时候,金身就锻造到了一个极致,已经再无任何缝隙,任何漏洞。
  
      不过金身九锻,只是一个说法,这个你应该清楚。
  
      新武时代的武者,金身最多完成六锻。
  
      不止是新武时代,其实任何时代都是如此。
  
      可既然有九锻之分,那代表是有人做到过的,以前不太了解,现在我猜测,古武时代,走肉身路线的武者,可能能达到金身七锻甚至八锻。
  
      而万道合一的武者,才有可能达到九锻!
  
      这就是金身九锻的来源!”
  
      方平微微点头,一旁,郭圣泉暂时还不知道方平几人已经修炼了功法,闻言开口道:“金身五锻已经够了,再往上锻造,第一,我们没那么高的精神力去支撑。
  
      第二,不灭物质难以恢复,锻造一次金身,消耗的不灭物质极多。
  
      不灭物质消耗太多,又无法迅速恢复,这样下去,反而会拖累我们的武道进步……”
  
      方平开口道:“那古武时代,精神力和不灭物质足够,为何不能人人达到九锻?”
  
      李老头耸肩道:“猜测而已,谁知道古武时代到底什么情况。不过从你上次带回来的前辈肉身来看,的确没有那么多的锻造次数。
  
      你上次带回来那位肉身强大的前辈,在我看来,大概在七锻左右。
  
      可对方已经到了九品境,九品境本就会更强大一些,肉身也会强大不少,这样才七锻左右,意味着他八品境最多六锻。”
  
      方平微微点头,接着又道:“七锻金身,按理说气血上限之后11万卡,可九品境武者,气血可不止这么多。”
  
      “和本源道有关!”
  
      一旁,郭圣泉解释道:“本源道的作用,其实就相当于一个额外的能量存储器,包括绝巅,能发挥强大的实力,都和本源道有关。
  
      哪怕绝巅,自身肉身强度也是有限的。
  
      可绝巅如此强大,就在于本源道,本源道不但是能量的存储器,还是放大器。
  
      绝巅10万卡的气血爆发,经过本源道的放大,也许会强大几倍甚至10倍以上!
  
      你把本源道领悟的多少,当成是放大几倍,这就清晰多了。
  
      初步领悟了本源道,可能会将你的力量扩大至11倍,你10万卡气血爆发,或者100仑的天地之力爆发,经过本源道的放大,就能达到11万卡或者110仑。
  
      本源道领悟的越深,放大的力量就越强大,我这么说,你可以理解吗?”
  
      方平瞬间了然,接着佩服至极道:“郭老师,您不当老师真的可惜了!说实话,本源道方面的事,很多人跟我解释过,包括张部长,可又是钥匙,又是能量掌控,又是道路长短的……
  
      说实话,我听的真的不是太懂。
  
      可经过您这么一说,我一下子就懂了,原来如此,太形象了!”
  
      方平这次没吹捧,郭圣泉说的的确比其他人清晰。
  
      本源道,可以看成一种力量的放大器!
  
      领悟了一点本源道,可以将力量放大多少倍,同等气血下,可以爆发出更强大的威力。
  
      而领悟本源道越深,放大的倍数越多。
  
      难怪九品都说领悟本源道,而没人说九品肉身就真的比八品强多少。
  
      两者也许差距不大,八品和九品的差距,就在于力量的扩大化。
  
      绝巅,也许可以扩大十倍的力量。
  
      而非绝巅,领悟本源道再深,也许只有一倍两倍。
  
      力量差距达到了好几倍,甚至几十倍,那产生的破坏力是截然不同的。
  
      绝巅之强大,方平这次算是有了点体会。
  
      不过方平急忙道:“那走出第二条道,是代表力量可以继续扩大化吗?”
  
      郭圣泉摇头,见方平失望,笑道:“不是说不能,而是我不了解,我们距离这个境界太远了,走出第二条道,也许就和你说的那样。
  
      也许,是另外一种方法,比如说力量的一种层次提升。
  
      拿我们做对比,我们掌握的力量其实种类很多。
  
      气血之力、天地之力、破灭之力……
  
      其实这些力量,就是一种本质上的提升,绝巅走第二条道,可能也是如此。
  
      当然,我更相信你的判断,也许是再次扩大化,这一点恐怕也只有那些绝巅境强者自己清楚了。”
  
      几人说话间,空中的金色虚影已经彻底凝实。
  
      刚凝实,虚影瞬间消失崩溃。
  
      方平一脸异样,李老头笑道:“成功了!晋级到了八品,刘老掌握了八品的力量,力量不再溢散,投影没有力量支撑,自然就消散了。”
  
      话音一落,下一刻,刘破虏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
  
      没和其他人交流,刘破虏看向方平,眼神深邃道:“10年前,我就彻底放弃了晋级的想法,以为自己一辈子就这样了,也许会以七品境的实力死在地窟。
  
      一年半前,老于战死在地窟,那一次,老夫觉得,接下来就该到我了。
  
      他撑了60年,撑不住了,魔武这边,老头子我活的够大了,再有人死,那只能是我。
  
      南江地窟一行,我以为我必死无疑,却没想到,因为你,因为李长生,我活了一次。
  
      那一次,我颅骨受伤,老夫想着,既然没死,那就苟延残喘再活一段时间,当年答应了老于,要帮他照看魔武,总不能白白送死……
  
      可没想到……是真的没想到,魔武没有如我想象中那般,沉寂下去,衰落下去。
  
      老于临走的时候,和我谈过,他死了,魔武起码要沉淀几年,等吴奎山突破九品再做打算……”
  
      这一刻,这位平时话不多的老人,却是话多了起来,语气中的唏嘘之意,溢于言表。
  
      魔武没有衰落!
  
      在老校长战死之后,非但没有衰落,反而迅速崛起,迅速壮大。
  
      甚至灭掉了天门城这个宿敌!
  
      说着,刘破虏陡然喝道:“剿灭天门城之后,大家都有些懈怠了!因为我们剿灭了我们最大的仇敌,杀了我们的世仇,很多人甚至都失去了目标!
  
      可事实呢?
  
      事实上,天门城真的是我们的敌人吗?
  
      他们只是一把刀!
  
      一把由人操控的刀,如今,我们只是粉碎了这把刀而已,对敌人并无任何伤害!
  
      真正的敌人不是天门城!
  
      而今,很多人因为粉碎了一把刀,以为大功告成,毫无压迫感!
  
      老夫能迅速进入八品,和你们恰恰相反,因为老夫有压力,很大很大的压力,不是担心被后辈超越,老夫甚至希望魔武人人都能成就金身,成就九品!
  
      可如今,我们还没这么强大!
  
      粉碎了一把刀,敌人还有无数把!
  
      很多人根本不知道地窟意味着什么?
  
      其他人不说,老夫今日却是要说,我们面对的地窟,只是一些外域罢了,知道外域的意思吗?
  
      真正的地窟,是内围,在地窟深处!
  
      地窟有内外之分,我们遭遇的敌人,如今都是最外围的敌人,最弱的敌人,最没有前途的敌人。
  
      这些人,也许有**品实力,可都是最弱的那种!
  
      八品境,几乎都是低段的那种。
  
      九品境,大部分也是没有领悟本源道的那种。
  
      可真正的内围,并不是如此,你们眼中强大的方平,他去了内围,也只是和同代武者竞争,当然,他赢了!
  
      可这也不是地窟真正的实力,地窟很强!
  
      方平他们怕你们绝望,部长他们怕你们绝望,一直不肯说,今日老夫却是不怕你们绝望,要说!”
  
      刘破虏环顾一圈,厉声道:“最近,我发现了不少问题!因为剿灭了天门城,学校资源充足,新生们已经彻底没了紧迫感,再也没有当初为了一颗气血丹就敢拔刀杀人的勇气!
  
      可这些资源,也是无数人用血换来的!
  
      你们眼中厉害无比的方平,下地窟收获巨大无比的方平,哪一次下地窟不是九死一生!
  
      真的以为他去了地窟就是在抢资源?
  
      他非要装的跟没事人似的,可有些事,得让你们知道!
  
      好几次,他都是险死还生,肉身崩溃,五脏碎裂,精神力崩溃,换一个人,早就死了无数次了!”
  
      “你们眼中强大的吴校长,在天南一战,也差点身死道消,若不是被方平救了下来,现在已经彻底废了!”
  
      “吕凤柔、唐峰这些人,谁不是在浴血奋战?”
  
      “就连新入校的郭圣泉几位导师,也是在地窟奋战,八品对战九品,稍有不慎,就是死!”
  
      方平有些意外,老刘闭关,居然也知道这事?
  
      不过今天老刘突破,忽然说这些,他也不知道该不该打断。
  
      刘破虏却是不管他,再次厉声喝道:“可你们呢?你们很多人参与了天门一战,以为自己也浴血奋战过,可对于其他人而言,这样的战争算什么?
  
      一次的胜利,一城的胜利,让你们忘乎所以了!
  
      没有了压力,没有了动力,很多人觉得自己到了中品境,已经是天才了,没有对手了!
  
      可你们问问方平,七品境的他,敢说自己没有了对手了吗?
  
      你们条件更好,比新武时代任何时期的武者都要强,学校几乎是免费供应你们资源,换取资源的代价一降再降,收一成费用,白送九成!
  
      资源凭空来的吗?
  
      学校的高品武者,包括各界的高品武者,有义务白送你们资源吗?
  
      我们这些高品武者,包括老夫自己,包括年轻的方平和李寒松,谁没有经历过无数次生死大战,你们享受着战争的红利,可不想想,这样的红利怎么来的?
  
      最近处于消化期,大家都在闭关修炼,老夫不想多说什么。
  
      可距离天门城一战,过去也有一个多月时间了,中品境该突破的都突破了,低品境的更不用说!
  
      可这些日子,我看下地窟的人少了,就那么一些人!
  
      新生当中,有三品,甚至有四品,为何从没人考虑过下地窟?
  
      你们没去过,难道有人天生去过地窟?
  
      三品境的方平去地窟,因为不愿离队,唐峰甚至当众斥责骂人,三品武者了,不单独行动,不单独杀人,跟着队伍,丢人吗?
  
      丢人!
  
      那时候的方平,还没你们强大,他也是天才,他能去,你们就不行?”
  
      刘破虏环顾四周,喝道:“包括一些导师,你们的中品境怎么来的,自己清楚!最近,近千导师,下地窟的不到100人,其他人都在干什么?
  
      都指望着学校分矿脉给你们?
  
      你们在指望谁?
  
      你们就知道坐享其成了吗?
  
      老夫每次坐在水晶塔中修炼,都惭愧无比,每次吸收着那些矿脉能量,都觉得自己在犯罪!”
  
      “多大年纪的人了?有子孙后代的话,孙子都比方平大了!拿着他给的资源来修炼,来晋级,看着他一次次下地窟出生入死,真的应该吗?
  
      我们能给他什么?
  
      一些欢呼?
  
      一些荣誉?
  
      这就是大家的回报?”
  
      “魔武变强大了,可也变的老夫不认识了!昔日,一群二三品武者在地窟厮杀,虽然日子过的很苦,修炼的很慢,我们很满足。
  
      为什么?
  
      因为我们在付出,自己拿自己该拿的那一份!
  
      而今,个个都想着坐享其成,这样下去,魔武再强有何用!
  
      一旦少给你一点,你就会抱怨,我听说居然有人因为进入矿区深处修炼需要交纳学分而不满?
  
      谁给你们的资格?”
  
      刘破虏厉声呵斥,目光扫过人群中的一些人,看的这些人低头不敢言语。
  
      “进入魔武,不是让你们来享福的!武大也不是给人来享福的!从今天开始,魔武中品境武者,每个月必须下一次地窟,最少!
  
      不止是下地窟,而且要有收获,不论是人头还是资源,都算收获!
  
      勋章也行!
  
      如果一无所获,那就别出来,出来了,自己另谋高就,魔武养不起你们!
  
      也不敢养你们!
  
      下三品武者,今日消耗之资源,全部要在中品境后归还!
  
      之前的借贷体系,如今形同虚设,很多人借了学分,根本没考虑过要还!
  
      今日起,借贷体系要清查,所有逾期未还的学员和导师,都会被追缴!
  
      不但追缴,过了追缴期限不还的,那就强制执行,而且拉入黑名单,从此以后别再想在魔武拿走丝毫!
  
      不止魔武,包括全社会都是如此!”
  
      刘破虏说到这,看向方平,叹道:“你执掌魔武,给学校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家都看在眼中,谁也没法说个不是。
  
      可你想的太美好了,手段也太软了。
  
      不是人人都会想着这些,是你们拿生命换来的资源,他们只会觉得是自己应得的!
  
      包括老夫,之前欠你的,这次进入八品境之后,都会还给你!
  
      武者不进入地窟杀敌,不进入地窟夺取资源,难道在地面养老吗?”
  
      刘破虏说完,又看向刚赶到的唐峰和吕凤柔几人道:“欠的账,都早点还了!包括罗一川你们也是,神兵、矿脉,这些是你们自己的吗?
  
      以前实力弱,还不起,那不说什么。
  
      现在到了七品境,难到还还不起?
  
      还不起就去争,难道没方平,大家不活了?”
  
      刘破虏深吸一口气道:“说句不好听的,方平一旦出了事,死在了地窟,难道魔武就散了?不止是魔武,外界也是!
  
      那些欠钱的,都趁早给我还了!
  
      自己想办法去,杀人,杀妖,甚至去禁忌海一探,不是不行!
  
      不行,那就去御海山……以前不怕死,现在难道都怕死了?
  
      一旦有了怕死的想法,到了大战爆发的时候,还敢继续战吗?
  
      实力比以前强了,反而不敢去拼命了,这是什么道理?
  
      真要如此,那为什么要给你们神兵,给你们资源?
  
      以前,10位七品,敢战地窟0七品!
  
      现在呢?
  
      紫禁地窟一战我听说了,一群废物!
  
      同等数量,甚至比地窟七八品数量还多的情况下,居然只能缠住对手,没办法迅速击溃!
  
      张部长这些人,一心想着稳,稳……真要求稳,能有现在的新武时代繁荣昌盛?
  
      这些年,强者越来越多,怎么来的?
  
      杀出来的!
  
      不是稳出来的!
  
      舍不得牺牲,怎么打到最后?
  
      华国如今武者越来越多,越多越求稳,在老夫看来,这几个绝巅,那是被几次胜利冲昏了头脑!
  
      这时候不但不该求稳,反而越要战!
  
      越战才会越强!
  
      趁着地窟没有和我们现在全面开战的心思,就要战斗到底,他们这么多年都等了,难道会因为这两年战斗变多,改变数百年的策略,现在全面进攻?
  
      扯淡呢!
  
      真要这么没耐心,他们几百年前就全面进攻了!”
  
      刘破虏一口气说了很多,再次看向四方,喝道:“还看什么!该收拾的收拾,去地窟!我刘破虏在魔武担任了0年的名誉校长,这次非要做一次主,谁有意见?”
  
      “……”
  
      众人无言。
  
      方平也耸耸肩,老头子当了几十年名誉校长,这次突破到八品的时候发飙一次,完全没意见的嘛。
  
      何况……要是能收账回来也不错的。
  
      至于大范围下地窟死伤问题……方平心中叹气,他其实觉得,少死一些人还是不错的。
  
      可有些事,刘破虏说的没错。
  
      敢拼命的人……好像没以前那么多了。
  
      求稳也好,觉得自己未来实力进步快也好,可的确没以前那么敢战了。
  
      这一次紫禁地窟,七八品武者数量比对面还多,而且大部分手持神兵,换成以前,人类强者早就击溃了对方!
  
      这一次,1个时,没能击溃对面,给九品强者支援,这是不应该的。
  
      只是,大战的胜利,让所有人遗忘了这一点。
  
      这一次,死人极少,可死人少,其实也意味着敢血拼的人不多了。
  
      当日方平一旦没去,也许会出大事。
  
      张涛敢打这一战,盘算着可以赢,其实也是建立在以前的基础上,以前,这种实力对比,还是能赢的。
  
      可这一次,却是差点败了!
  
      这一点,张涛自己大概都没想到,遗忘了这个变故,导致后期南云月突破差点失败,张涛自己都意外。
  
      刘破虏的突破,本是大喜事。
  
      搁在之前,少不得一阵恭喜声。
  
      可今日,却是安静无比,魔武校园内毫无任何声音。
  
      方平看到这一幕,有些无奈。
  
      老头子要纠正校风了!
  
      关键的关键……你等我突破了再纠正啊!
  
      我这次突破到了八品,下次到九品,那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校风被纠正了,自己也无所谓。
  
      可我现在八品在即啊!
  
      被老刘这么一弄……哎!
  
      方平心中叹息,我现在怎么办呢?
  
      要不要突破啊?
  
      突破了,会不会面临冷场的局面?
  
      要不……我去别的地方突破试试?
  
      方平想什么,没几个人知道,一旁的李老头倒是门清。
  
      此刻看到方平纠结,心中暗笑,刘老发飙,看你怎么显摆!
  
      刘老实力也许不是魔武最强的,可他守护了魔武0年,还不是土生土长的魔武人,这样的老人站了出来发话,吴奎山都不敢反驳。
  
      ps:基础更新欠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