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唐末战图 > 第五百九十章 金陵的反应

第五百九十章 金陵的反应


  “启禀主公,岑天时带着传旨令官来金陵了。”向杰走进来的时候,见到薛洋和袁袭都在,顿时苦笑道:“十三司传讯,说是唐皇想让郡主回长安一趟!”
  “这是谁给唐皇出的主意?”袁袭和薛洋对视一眼之后道:“这是打算引我天策军进入长安帮他防备李茂贞啊!倒是出的好主意!”
  “这倒是个奇怪的事啊,唐皇的这道圣旨只怕未必就是此前朝堂上宣布的那一道吧?”李振在旁边跟着皱眉道:“按照此前的十三司消息可没说唐皇在打郡主的主意啊!”
  “这应该是唐璜自己的意思。”薛洋微微点头之后朝着向杰道:“既然是岑天时前来船只,还带着宗正寺的人,就让他们进来吧,我去找一下稚研,这件事就交给她出面吧。”
  “成儿呢?今日怎么没看见到她?”薛洋自己走进内宅的时候,见到四女都围坐在一起,逗弄小南兮,顿时也是微微一笑,坐在一边朝着李稚研问道。
  “跟着南岳去学骑马去了,这孩子最近好像迷上了骑马,一天不去跑马场走几圈就老是抱怨。”李稚研脸上洋溢着一丝幸福的笑容,笑道:“夫君找他时有事吗?”
  “京城来人了,而且是岑天时和宗正寺的人一起来的。”薛洋没有隐瞒,反倒是将这件事一五一十的都告知了众人道:“唐皇此番借你回京除了在打南平王府和天策军的主意,只怕还是意在成儿。”
  “这可不行,如今长安的局势那么复杂,岂能让姐姐和成儿回去?”陈潇潇直接摇头道:“再说这唐皇自己打了败仗就把主意算到了姐姐和成儿身上,这往后若真是让他拿住了把柄,岂不是天天要挟你?要我说,给他赶出去就是。而且,夫君,你难道没发现姐姐和沐雪都有些不一样了吗?”
  “不一样?”薛洋一愣,这是才看到不论是李稚研还是张沐雪都是脸色晕红,低头不语,再看向陈潇潇的时候,后者顿时皱眉道:“天天忙着你的军国大事,对我们姐妹一点都不关心,姐姐和沐雪都有身子了,幸亏我是大娘子,不然的话指望你这个呆子还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知道。”
  “这是真的?”薛洋自己也是一喜,随即拉着李稚研和张沐雪站了起来笑道:“你们怎么都不跟我说呢?还有晓晗那丫头,我说她怎么最近老是往王府内宅跑呢。”
  他说着一手一个将两女都抱了起来,顿时羞得张沐雪直接埋头在对方的怀里不敢看人,倒是杨若兰在旁边抱着南兮笑道:“附近,你看潇潇马上就要生产了,而且稚研和沐雪也已经有了身子,是不是考虑下把晓晗给娶了?到时候她就不用麻烦天天太医院和王府两头跑了,大家住在一起也很好。”
  “你是大娘子,你说了算。”薛洋顾不得这些,朝着陈潇潇笑道:“你们好好养着,外面的事情我来操心,不过就是宗正寺的人而已,放心好了,我给打发回去就是。不是什么大事。”
  他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甚至于连李稚研想要说话都没顾得上,犹如一阵风一般的就直接跑了出去。
  “姐姐,你说夫君是不是不喜欢晓晗啊,怎么给他纳妾都一点反应都没有呢?这要是被那丫头知道了,估计该伤心了。”张沐雪此时红着脸朝着三女问道。
  “夫君又不是什么好色之人,纳妾的事本就不是什么大事。”杨若兰摇了摇头,不过随即笑道:“不过看他的样子对晓晗还是有情分的,不然的话早就拒绝了。你没看凝紫在西院都住了这么久了,夫君不也是一次都没去过吗?上次还是我劝她才过去歇了一夜。所以这件事可不能告诉那丫头啊。”
  “他这么快就出去了,难不成是想到了办法去应对那个宗正寺了?”陈潇潇没在意这些事情,薛洋的情义他们四女都知晓,这些年来,除了守着她们,甚至于王府里面的那些丫鬟全都让他给外放嫁了出去,甚至于连带着杏儿他们这些大丫鬟也都开始在军中寻摸将领,打算给他们操办婚事。
  “其实这件事不论是唐皇想做什么,只要稚研你守着成儿不出现,那么夫君那边都好说。”杨如兰一句话让李稚研一愣,随即匆匆朝着旁边伺候的月儿道:“难怪夫君刚刚提到成儿,我这几日都没心思问他,去,赶紧让南岳把成儿带回来,这几日让他就呆在王府,别乱跑。”
  “哎呀,姐姐放心好了,这里是金陵,没人敢在夫君的眼皮子底下抢走成儿的,除非他不想活了。”张沐雪急忙拉住了她笑道:“一切都交给夫君吧,他说有办法那自然是有办法。”
  “忽然发现,沐雪才是最崇拜夫君,难怪夫君最宠着你。”杨若兰一笑之后,惹得张沐雪娇嗔不易,四女随即开始了嘻笑一团。
  不过此时在外宅正厅,薛洋却对于岑天时递过来的圣旨直接摇头道:“两位,郡主北归只怕是难以成行,她如今有身子了。”
  “那小殿下可否随下官北上?这一别数年,陛下对于他们姐弟二人也甚是想念,所以”岑天时的话尚未说完,薛洋就直接再次摇头道:“成儿在金陵住的很好,而且对于长姐甚是依恋,所以智妍不能北归,成儿自然也不能。”
  “可是皇命圣旨已经抵达,而且宗正寺也打算按照惯例请求陛下给小殿下赐爵,此等大事他不能不出现啊。”岑天时苦着脸看着不给自己机会,直接摇头拒绝的薛洋和旁边似笑非笑的袁袭三人有些无奈,自己此行的目的虽然瞒得很紧,但是看起来并没有瞒过眼前的这几人。
  “那就烦请回转唐皇便是,郡主和成儿暂难北归,等到生产之后再说。”薛洋看着对方道:“至于唐皇和朝堂诸公什么心思,本王就不必多说了,素日来长安对于金陵也没什么好印象,怎么反倒是如今却殷勤有加,还想到忽然接郡主北归呢?御史中丞难道不该给我个解释吗?”
  “王爷您的意思是?”岑天时看着对方试探着问道:“此事还有回旋之余地吗?”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