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唐末战图 > 第五百六十一章 动荡

第五百六十一章 动荡

    “宣武军近期有东进之势头,朱全忠亲赴濮州前线,大军渐有聚拢之意。”长期坐镇中原的吴明几乎是一刻不停的将消息送回金陵,而几乎与此同时,来自长安的几份急讯也一同被向杰送到了薛洋跟前。
  
      “主公,您一句坐观,只怕整个北方都要跟着乱了。”李振苦笑道:“这些人被我天策军刺激,只怕接下来围绕各镇之间,极有可能发生一连串大战,这个大顺年只怕是过不好了。”
  
      “长安有何消息?”薛洋将手中朱全忠的线报递给袁袭,转而朝着向杰问道:“是李茂贞打到长安了?”
  
      “那倒没有,不过中书令张浚最近动作很大,阿六一时之间没办法判定他到底是站在哪一头的。”向杰摇了摇头道:“张浚如今盯着河东,说不得有朱全忠和氏叔琮在背后撺掇。”
  
      “针对河东?”薛洋揉了揉脑袋,沉吟半晌之后道:“只怕这位张浚不是朱全忠的人,倒有可能是唐皇自己的心腹,非如此,不会在这个时候忽然拿河东开刀。”
  
      “主公的意思是,此前您对周德威说的话被御史中丞带回去之后,唐皇做出了反应是吗?”袁袭在旁边若有所思道:“也只有如此,才能解释,张浚将矛头对准河东的意义所在了。并州是李唐皇族起家之地,虽然被李克用占据,但是历来并州百姓都对皇族更为亲近,加上沙陀人如今在河东横征暴敛,内部大片农田被强行开辟为草场养马,河东富庶之地,这几年竟是民不聊生。所以此时张浚若是成功,长安说不得会有更多的机会了。甚至于在必要的时候放弃关中,占据并州,效仿当年高祖皇帝,重新从并州打出去。”
  
      “军师,以唐皇的性子,这能成功吗?”袁袭一番话说得李振眉头直跳,转而直接摇头道:“唐皇虽有志向,然则并无定见,而且缺乏谋算,手下文臣武将均非值得托付之人,此等谋算,需要手下人手齐心一致,而且还要有人牵扯住朱全忠的视线,从而给他机会,所以——”
  
      “不对,朱全忠这个时候对付杨行愍——”李振自顾自说完之后悚然一惊道:“军师的意思是,氏叔琮和朱全忠被算计了?这不可能吧?子明和子振看不出来吗?”
  
      “看是看得出来,不过他们都有自信,其一张浚不会成功。”薛洋在旁边一拍手笑道:“其二嘛,就是笃定自己能够打败杨行愍,而且在张浚解决李克用之前。其三就是他们二人都算定张浚不会成功,此举除了将唐皇手下最后那点人手折腾殆尽之外,就没有别的作用。”
  
      “主公所言甚是!”袁袭笑道:“他们两个鬼精鬼经的,而且常年和沙陀人打仗,自然知道李克用手中的兵力多寡,战力有多强。张浚如今能够依靠的都有谁?长安的神策军?”
  
      “只怕张浚能够动作起来,不仅仅氏叔琮在背后出手,而且李茂贞也一定是打着同样的算盘,一旦唐皇失去了这最后一支兵马,那么长安就真的成了砧板上的肥肉,谁都可以咬一口。那么距离长安最近的李茂贞会怎么想?他一定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的。所以我敢肯定,近期李茂贞还有可能摆出一副顺服的样子,骗过唐皇的眼睛。”
  
      金陵城内,薛洋君臣商议这件事的时候,李茂贞在凤翔也一如薛洋所言那般,打着同样的主意。因为地处关中,对方的消息来源一点也不必阿六差,甚至于因为距离更近,所以他做出的判断也更加快捷,几乎是短短数日之内就连上几道表文,表明自己此前的错处,希望唐皇原谅,而且还给长安送来了一批钱粮,信誓旦旦表示,往后一定听从唐皇调遣,平定天下。
  
      李茂贞的顺服无疑让张浚摆脱了后顾之忧,而且手中有了这一批粮草,加上此前金陵送过来的整个南境的税赋,也让张浚有了更多的底气,所以一瞬间整个朝堂之上风向骤变,不仅仅朝臣对于李克用此前攻伐云州的事情口诛笔伐,甚至于连昭宗皇帝自己都开始表现出明显的倾向。
  
      这个消息被是叔叔送回中原之后,不论是已经到了濮州前线协助朱全忠自己谋算对郓州战事的敬翔还是坐镇大本营调动粮草兵员,处置宣武军下辖所有州郡政务的谢瞳都是松了一口气。摆出了这么大的一个阵仗,而且还冒着和南面天策军开战的风险,若是不能牵扯住李克用的视线,那么就得不偿失了。
  
      而这也是此前谢瞳有些不同意敬翔的想法的原因,但是基于如今朱全忠的处境,在联合李克用共同密谋对付金陵之后,实际上对于宣武军来说扩张的方向就只剩下一个,那就是拿下杨行愍。
  
      而在金陵南兮的满月宴之后,不论是他还是敬翔都感受到了南边那股迫人的压抑,甚至于若不是薛洋表现出暂时没有北上的意图,宣武军根本没有办法趁此机会往东推进。只不过在李克用和杨行愍如今还保持着对中原压迫的情况下,必须设法将李克用的视线给牵扯住。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在李克用北上攻占云州之后,张浚设计打并州主意的时候,他直接让朱全忠授意氏叔琮帮助对方一把,并且表示朝廷只要出兵,宣武军必然群起响应。朱全忠和李克用是死对头,这一点全天下人都知道,也因为如此,张浚对于这一点深信不疑。
  
      长安的这场针对河东的谋算从一开始就被所有人参与算计,甚至于此时此刻为首的张浚等人已经失去了对于局势的把控,所有人的心思斗将来自朝堂上的这些人当成了自己的棋子,期待在这场即将开始的变局之中为自己谋划出一个相对较好的局势,从而趁此机会壮大自己。
  
      “传讯金陵,就说朝廷已经打算在长安等地募兵,同时唐皇诏令也已经送往河东。”阿六那边急匆匆让暗卫紧急给金陵送信的时候,这场从长安开始的变局终于拉开了序幕,只不过张浚的这一手却很显然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