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唐末战图 > 第五百三十一章 活捉钱镠

第五百三十一章 活捉钱镠

    “快啊,老三,你们刀盾兵比我快,追上去,不能让钱镠跑了,我们第一卫好不容捞到一场大战,若是不能完美收场,那回去老大肯定会被人给笑死。”向天追上来的时候,见到向明在自己前面,顿时急吼吼叫道。
  
      “那这些败兵都交给你了。”向明此时脸色也不好看,第一卫这些年基本上都在充当禁卫军,负责镇守金陵西面大门,防止钟传偷袭江东,如今总算是解开了束缚,若是抓不住钱镠,让他给溜了,那第一卫真是丢人丢到家了。所以他直接匆匆将追捕败兵的事情扔给了向天,自己带队一溜烟的冲了上去。
  
      和向天所部大部分都是长枪手为主不同,向明的第八都则反过来大部分是刀盾兵,当初如此配置的时候也是考虑到第一卫的战力必须保持均衡,有负责进攻的,就必须要有人负责守卫。
  
      这也是当初向冲接手陆翊的第一卫大将军之后开始琢磨出来的办法,他的设想是第一卫在任何时候都能够承担起战场的主力作用,攻防兼备,一卫之中由负责攻坚的,由负责守卫的,还有负责掩护的。所以也就造成了,向天所部以长枪手主导,向明所部则以刀盾兵为主,杨功则专职负责弓弩手提供远程掩护,后来加入的关宁则在攻城守城上面下功夫。只不过他的第十一都和其他各部比起来却还是始终差了一点。
  
      也就只有第一都,因为是陆翊亲自训练的老底子,这些年在向冲亲自兼任第一都指挥使之后,几乎是将第一卫所有的战术特点全都集中到了自己身上,也就早就天策军第一支全攻全防的战队,其战力丝毫不逊色第四都,只不过外表看起来跟向冲的性子特别想象,沉默寡言,只有在战场之上才能分辨出和第四都截然不同的特点。
  
      向明带队追击,还没有走多远,就看到杨功的第七都在前方横亘而过,顿时直接追了上去,拉住了后面的吴彦成叫道:“你们怎么来了?这钱镠的踪迹可曾看到?”
  
      “我们追上来的时候,之抓住了钱镠的中军一千多人,钱镠却不见踪迹,连他身边的亲卫都没看见过他。”吴彦成苦笑不已道:“我们指挥使已经带队直奔都昌去了。”
  
      “这小子属耗子的,怎么这么能藏?不对,他这么短时间怎么可能跑的到都昌,肯定还在这四周。”向明直接摇头道:“你把你的人手和我的第八都混编,然后分散开来,我们沿着这里为中心,往前后左右各处五十里地搜索,我就不信他真嫩钻到地底去。反正老杨带队去都昌了,倒也不用怕钱镠穿城而过,我们边搜索边往前推进。”
  
      向明和吴彦成商议之后立即集合手中的所有人手开始散布开来,在原地拉出了一个东西长达百里的搜索圈,然后一步步往前推进。甚至于为了避免自己有所疏漏,两人亲自带队各自负责一个区域,几乎是将这一带的草皮都给翻了过来。
  
      这种办法虽然笨了点,但是却没有任何疏漏,而且向明有一点算得很清楚,钱镠慌乱之中根本就跑不远,肯定在附近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企图等到自己大军过去之后在逃离。
  
      在随后向明甚至于直接通知暗卫也带队加入进来之后,这个多达一万多人的搜索队伍在忙碌了整整两日之后终于察觉到了异状。
  
      “这个该死的钱镠,还真是能藏啊,居然跑到鸡鸣山去了,看我抓到你怎么收拾你。”向明和吴彦成是累得够呛,但是暗卫关键时刻得到了消息,说是鸡鸣山上的太仓寺有生人闯了进去,一下子引来了他们的兴趣,直接亲自带队将整个鸡鸣山团团围住,然后直接带队抵达太仓寺跟前。
  
      “大和尚,情况紧急,本将也顾不得其他了,太仓寺昨天上午是不是有生人进来?”吴彦成是个大嘴巴,一句话说得向明脸色一黑,直接将他给踢到了一边,自己上前朝着匆匆出来的住持行礼之后道:“大师,我等是南平王府薛郡王手下将领,奉命前来抓捕镇南军主将钱镠,敢问大师,能否将贵寺昨日进入之生人叫出来,让我等一辨真伪,若是错了,本将愿意赔礼道歉,大师以为如何?”
  
      向明的这番话总算是让太仓寺住持僧璨稳住了心神,在向明自报家门之后,只得让对方入内搜索,不过看向在场天策军将士的时候却目光闪动,这一瞬间让旁边的暗卫察觉到了什么,转身来到向明身边,低声说了几句,随即带队也加入了进去。
  
      “大师,出家人不打诳语,您私藏两军交战的主将,只怕有违出家人的初衷啊!”向明在旁边看着僧璨笑道:“再说我天策军奉命收复江西,为的是天下百姓,可不是争权夺利,江南一统,百姓才能休养生息啊!”
  
      “老衲是江西人,自当为江西百姓谋福祉,只是他一个败军之将,你们抓过去有何用呢?哪位施主已经打算出家为僧,不过问红尘之事,还请将军网开一面吧,莫要在我太仓寺造成杀戮啊。”僧璨的话还没说完,里面就传来一阵喧嚣,紧接着无数的士兵蜂拥上前,就直接抓着一个人走了出来。
  
      “钱镠,你跑倒是挺能跑的,我一万多人抓你一个居然废了这么大功夫。”向明认识钱镠,所以只是扫了一眼这个身穿僧衣,但是头发都没来得及剃掉的中年人,随即挥手道:“立即移送金陵,交给主公!同时上报大将军,就说我军已经奉命活捉钱镠,此次江州大战总算是结束了。”
  
      “哼,你们莫要得意,我家王爷一定会来为我报仇的。”钱镠一声怒吼,但是随即就被第八都的将士直接押了下去,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倒是向明看着僧璨摇头道:“大师可知,你今日之举险些给太仓寺带来一场血光之灾吗?幸亏大师最后跟我说了实话,否则的话我天策军可没办法在此地善了。大师是出家人,不问红尘这是好的,但是出家不是得道,天下大势之走向还是该问问的,我南平王府待百姓如何,大师该当知晓,这是天佑华夏之举才降下我家主公这等人才,这天下也必将注定在我等手上终结乱世。”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