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唐末战图 > 第四百一十六章 兵进浈阳城

第四百一十六章 兵进浈阳城

    广州开始大规模推行新政之后,甚至于薛洋的心思全都放到了上面,对于军政大事全部让陆翊自行处置,自然也不清楚,实际上从他抵达广州的时候开始,第四卫就开始在浈阳附近和钱镠南下的兵马全力鏖战。而且伴随着第四卫大军逐步抵达浈阳附近,那些藏在深山老林里的哩人各部也被钱镠给诓骗,开始加入了对抗第四卫的序列当中。
  
      “大将军,十三司急报,浈阳城内,除了原本的守军一万五千人之外,钱镠率主力兵马也已经快速南下,只怕会抢在我们前头抵达浈阳。”十三司的暗卫在陆明本人率部抵达浈阳之后直接上报道:“而且周边的哩人各部也蠢蠢欲动,大有随时呼应钱镠的心思。”
  
      “这帮人也不傻,只不过真把我平南军当成软柿子了。”陆明若有所思道:“去通知八旗兵立即秘密开到浈阳附近,和我主力大军汇合,这一次既然他们一起来了,那就一起打。”
  
      “秀峰,立即吩咐随军工匠,加快速度制作攻城器械,越多越好。此地距离浈阳已经不远了,我军可以将后营放在这里,也不用担心被人偷袭。制作好的器械随军出发。”陆明的话让杜广义有些迟疑道:“大将军的意思是我们攻城?”
  
      “你以为不妥?”陆明看着对方似笑非笑道:“此前第四都未曾抢在前头拿下浈阳城,致使我军失去了一个好机会,如今若是能够拿下浈阳,岂不是粮草补给都不用操心了?”
  
      “大将军明鉴,此一时彼一时,此前钱镠大军尚未南下,若是拿下浈阳,等于主动权就掌握在我军手中。”杜广义没看出来陆明脸上的笑意,当即起身道:“可如今钱镠大军南下,速度也比我们快,一旦我们攻城,他必然调动主力兵马和我等周旋,而从后方让哩人不断出击,袭扰我军侧翼,等于是把我军黏在了浈阳城下。而大将军让八旗兵也跟着过来岂不是自缚手脚,放弃主动,跟着钱镠的谋算在走?”
  
      “广义,你这心思,说得好。”陆明笑道:“确实,钱镠这一招挺狠的,只是抢先了一步,就抢到了主动权。不过,谁说我要跟着他走了?”
  
      “这是围城打援?”李秀峰在旁边笑道:“广义,你想岔了,大将军是打算反客为主,围城打援。不围城如何能够让钱镠主动把这些哩人都引过来?这是打算毕其功于一役了。”
  
      “啊?”杜广义在旁边有些尴尬,但是不等他说话,陆明直接摆手道:“不过你想得到也没错,至少钱镠就是这么想的,还打算算计我们一把,既然如此那我们焉能不让他如意啊?传令各部,既然赶不上了,那索性就放慢速度,一面等待宁长枫他们,一面等待后营制作器械,我们三日后紧逼浈阳城。”
  
      第四卫突然放慢速度,而且还大量就地取材,砍伐树木制作攻城器械,无数的士兵甚至于亲自参与其中,三日时间就足以让整个行军队伍之中随处可见大量的云梯、攻城锤和攻城塔、过墙梯等等五花八门的攻城器械被士兵们肩扛手推,甚至于还调动了后勤输送粮草的马车牛车来运输,这一下子让整个行军速度变得更加缓慢的同时,也让原本数万人的行军队伍变得更加庞大。尤其是在岭南各地大量的滇马被平南军用来作为后勤物资输送的畜力之后,这一下子浩浩荡荡的队伍根本瞒不住钱镠的哨探。所以几乎是陆明这边大规模出动的同时,消息就送到了已经进入浈阳城内的钱镠手中。
  
      “大帅,看起来平南军并未发现我等已经进入城中,不如等他们抵达城下之后我们率军偷袭,先打掉他们的锐气,然后在调动哩人里应外合,将这些平南军消灭在浈阳城外?”钱镠手下的大将成及上前一步道:“我军得镇南军协助,已经恢复了元气,此时足以和平南军一战。”
  
      “末将附议。”成及的话得到了杜陵的赞同,作为钱镠最核心的心腹,成及和杜陵甚至于比此前被宁长枫拿下的鲍君福还要受钱镠的信任,他们两人一直执掌钱镠手下最精锐的八都兵,而且两人不论是谋略还是手段都比鲍君福要更甚一筹。他们两人同时同意这个意见,就代表了其可行性。
  
      “成及,你马上秘密出城,去找哩人首领宁长明,告诉他,约束住所有哩人部落,等待平南军攻城,然后从外围攻击,我们里应外合,彻底打掉平南军的嚣张气势。”钱镠点了点头,随后叮嘱道:“告诉宁长明,若想当真正的哩王,就必须全力打好这一仗,否则的话哩人一定会被那个叛徒宁长枫带着全部投靠平南军,从此再无翻身之地。”
  
      “老杜,城中大军就交给你了,不要让人看出虚实,你带兵在前面防守,我亲自引兵靠近北城驻扎,到时候一旦情况有变,我就从北门出击。”成及匆匆而去的时候,钱镠也在和杜陵商议部署整个浈阳城内部的防御。除了将兵马分成两部,杜陵指挥守城之外,钱镠还直接将自己的大旗给收了起来,全城全部换成了杜陵的将旗,同时封锁四境城门,割断内外联络。如此一来若不是十三司提前汇报了钱镠的行军进程,只怕平南军一时之间还真难以察觉城内真实的兵马数量。
  
      兵者,诡道也。这一点陆明清楚,钱镠也明白。战场对决,胜负就在一念之间,而其中的这个诡字,就代表了一切。
  
      不过此时钱镠并不知晓,陆明这边在针对他的部署也在这个“诡”字上面做足了文章。而且相对于钱镠的这种近乎于小动作一般的部署,平南军更显霸气,而且也是阳谋。攻城打援,反客为主,从来不能靠阴谋诡计来起作用,真正的战术从来都是以阳谋来步步紧逼,从而克敌制胜,让对手无可奈何,从而不得不主动权拱手让出来。
  
      “启禀大将军,钱镠的兵马在城内做好了准备,看样子是打算死守浈阳城了。”暗卫上前汇报最新军情的时候,李秀峰在旁边扫了一眼笑道:“这钱镠怎么把自己的旗号给收起来了?打算偷袭了?”
  
      “他也只有偷袭一途。”陆明笑道:“传令陆盛,让他率军作为前锋,提前出发,去城外转一圈,看看城内的反应,其余各部加快速度吧,明日一早我们去看看钱镠会不会露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