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唐末战图 > 第二百三十四章 金陵历风雨 七

第二百三十四章 金陵历风雨 七

    “今天紫荆山一会想来大家都清楚了淮南军的态度了,大家都有什么想说的?”裴世勋看着眼前的众人问道。
  
      “这淮南军还真是嚣张跋扈之极,丝毫没有让步的迹象,我等还能怎么办?总不能让这群不起眼的小辈窜起来将我们这些数百年的世家大族给掀翻了吧?”张家家主也就是张长生的叔父张有仁看了看对方摇头道:“我张家在江东数百年,还不曾遇到这种逼到家门口的草莽之辈,就算是昔日的高相公执掌淮南,身为天下兵马大都统,也对我等客气有加。”
  
      “不知裴侍郎是否可以上书朝廷,申斥淮南军不守疆界南下侵扰江南道,让唐皇剥夺了薛洋手中的权力和职衔,如此他没有了兵权,就是个百姓之身,我等再重金贿赂他手下的统兵大将,说不得可以让淮南军陷入内部混乱,从而坐收渔翁之利呢。”顾家是老牌江东士族,此时顾家家主顾承焕年纪最大,此时一开口倒是让众人眼前一亮,纷纷点头。
  
      “贿赂何人为好?”裴世勋点了点头道:“上书唐皇之举,本官已经在做了,此时只怕表文都已经送到长安,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淮南军逼近金陵城下,旬日之内就会大举攻城,策反对方大将需要早定方略。”
  
      “我们对外保举高相公的侄子高济为江南道观察使留后,如此一来那薛洋焉能坐视此事发生?”顾承焕笑道:“就算是薛洋坐视不理,那个飞扬跋扈的陆翊难道还能看着自己的手下爬到江南道观察使的位置上?和自己的主公平起平坐不成?只要淮南军前线将帅之间产生嫌隙,大军就会出现变故,到时候我等各出私兵守城,金陵城城墙坚固,以长江为护城河,粮草兵员不缺,难道还挡不住区区几万淮南军吗?”
  
      顾承焕说的是头头是道,在做的所有大家族的家主也都是若有所思,只有李家家主李明涛此时一言不发,似乎在皱眉苦思一件事,半晌之后见到众人都不说话了,才缓缓开口道:“诸位,如果淮南军不受朝廷掣肘,而高济又不愿意接茬呢?我可是听说了,那位薛相公北上征讨黄巢的时候,留在扬州看家的是这位陆大帅,而防守北境拱卫扬州安危的就是高权义。能够得其如此信任,只怕区区离间之计难以奏效。诸位难道不该想想退路吗?如果金陵城破,我们该怎么办?”
  
      “那就转移家族主干和积蓄,去往他地招兵买马,让淮南军就算攻占了江南道,也无法站住脚。”裴世勋旁边裴潜忽然开口冷笑道:“我们江东各大家族联手,要人出人要钱出钱,难道还打不过从底层泥腿子起家的草寇之流吗?更何况——”
  
      裴潜看了一眼裴世勋,见到对方点头顿时笑道:“诸位叔伯也不用丧气,我裴家已经暗中派人联络占据庐州之地的杨行慜,许以重利,拉拢其率部南下攻击淮南道本土,牵制淮南军后续兵马南进,而且还联络了东南的其他各路诸侯,到时候各军会盟,群起而攻之,难道淮南军还能一拳敌得过四手吗?”
  
      李明涛看着对方笑吟吟的面孔,心头一动,忽然道:“你们裴家走了钟传的路子?”
  
      “镇南军才是淮南军的大敌!”裴潜笑道:“那位镇南节度使之前就曾谋夺过岐黄等地,不过被淮南军水师打败,所以才会暂停脚步,但是如今淮南军的水师都在东南,难道钟传钟大相公不会再次生出觊觎之心吗?更何况唇亡齿寒,东南不保,江西贫瘠之地焉能挡得住淮南军的兵锋啊?”
  
      “好,如此数管齐下,必能挡住淮南军的步伐,而且如果计议得当,淮南道本土也会出现混乱,就是不知这东南最繁华富庶之地到底最后花落谁家了。”顾承焕眼神之中迸射出一道光彩,随即摇摇头笑道。
  
      他这句话让旁边的裴潜和顾军等小一辈一震,如今乱世来临,群雄割据,他们这些世家大族的贵公子也在或多或少的准备参与角逐,此前只是一直没有机会,但是此时淮南军大兵压境,金陵之主薛枚自顾不暇之时,正是他们出手的好机会,更何况,如果淮南军起了乱子或者被打败,那不正是他们鱼跃潮头,城头变幻大王旗的时候吗?
  
      此时的众人谈论的没有一条是针对如今金陵城的防守事宜,反倒是都在商议是否派人进入淮南等到时机合适,趁机浑水摸鱼。只有李明涛看着众人的反应若有若无的摇了摇头,似乎并不看好眼前的众人。
  
      金陵城内的世家大族在裴家密会的时候,从紫荆山返回的周杰也第一时间将对面的态度和裴潜等人的反应告诉了周奎和薛枚,而且近乎于冷眼旁观的周杰很显然说的很详细,甚至于言谈举止之中也很客观,不偏不倚。
  
      “看起来裴世勋那个老东西是安耐不住了。”薛枚微一沉吟之后叹息道:“淮南军来的太快了,否则的话这倒是个可以挑起他们自相残杀的好机会,可惜,时不我待啊!”
  
      “大帅,如今我等该怎么办?”周锟苦笑道:“吴寿被抓,出城的两万大军有去无回,我金陵城的守备是捉襟见肘,后楼兵如今也没有组建起来,眼下如何应对危局?是不是找裴家商议一下?”
  
      “商议?你觉得裴世勋会帮我们?”薛枚冷笑一声之后忽然眼珠子一转,在周锟兄弟耳边低声吩咐了几句,后者随即一脸笑意,起身拱手道:“还是大帅算计高明,末将这就去准备。”
  
      他们走后,薛枚在原地沉默半晌,脸上随即浮现出一股凶狠之色,那一瞬间的神情似乎是在酝酿着更大的风暴。
  
      只不过此时,在裴家的这次密会结束之后,金陵城内,一股暗流开始汹涌而来,第三股力量开始悄无声息之间扫荡着这座古老的城池,也让作为江南之首的金陵迅速变成了所有人的焦点。
  
      而几乎在同时,城外,陆翊和高济站在大营门口,对着远处的金陵城,也一瞬间做出了决定,只不过两人此时眼中的笑意却将这座古老的城池迅速定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