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行于境界线 > 第九十四章:泰坦 五

第九十四章:泰坦 五


  混乱的尘沙风中,‘叶流’和曼等四人在静候此,阿古斯不知用了什么法子,让他们周围空出成无尘之地,没有沙尘乱风的侵扰。
  他们处在千颂吟扩展‘风神降临’的边缘外,这里沙尘最大,最不易被人察觉,或者说现在根本就没有来注意边缘有什么。
  ‘叶流’,茂御正透过风沙的丝丝缭绕出间隙看着模糊地他们,旁边的曼弯着腰,一脸的绕有兴致观看。
  至于阿古斯,依旧是一副渗人的姿态看着茂御,至少茂御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后面的女人马,她名姌可,脸上漠然的看着前面震撼的战斗。她的名字这还是茂御从曼的口中听到的,毕竟他说自己之前的记忆出了问题,可也很明显说明最近的记忆还是没有毛病的。
  如果自己找抽真去问了,这个问题就多半难讲了。
  茂御看着他们的表情,相比一下自己内心的波动,忽然感叹这个世界果然不一样,各种超出天际幻想般的事都会发生一样。而他这个哪怕是曾经在书上读到过或说在电影里看过这些震撼的场景,可在真实的面前,原先麻木的震撼又再一次的好几倍被撼动了。
  与旁边的他们比,也不过是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媳妇。
  看来我还是太渺小了,茂御感叹,他回头继续看向那石巨人,顶天立地的气势就让他脑袋想到一个词,泰坦。
  “吼!”石巨人拉起扶太,像是随手提起一个带线的小蜘蛛。
  可小蜘蛛也不是吃素的,他那拿着锁链的手在借住空中的力连贯牵引全身,以锁链缠回手臂上,然后是鬼使般,硬是在空中完成几个翻转。
  这样的动作,怎么说都要拉伤肌肉,可扶太他敢,自身的身体恢复让他无视手臂和身侧所带来的疼痛影响。
  另一边,逆夜抟扶手举那巨斧,灌输了自己的能量下,那狰狞的巨斧发生变化,斧盘上,至弯曲勾刃上竟然生起片片尖铁鳞,铁鳞又因斧上铭文的原因变得扭曲,整个斧头看上去就像是个兵器生命一样,狰狞锋锐。
  对面,夏生运转出体内所储存的金属,在加上石头的辅助下,周身的金属液态化,并迅速交融变形着,一下子,三把不同款式的巨刺形成,这是在古器阵的兵器,在那次意外的得到结构信息后就可以凭着这些信息来自己制作出!
  那石巨人并没有注意看向肩头的俩人,而是低下身子对着女孩们,一声震天动地的咆哮,然后就是伸出左手来拍下。
  所有尘沙被凝运在那手上,尘沙烟高频震动着,附近的空间都被股摄魂的消杀之气给感染。所有人都相信,巨人的这一击足矣轰死所有人。
  “开!”逆夜抟扶狰狞的脸庞此时坚决无比,断然劈下那蓄了全身力的巨斧,白芒中冰蓝寒光,无视空气中的阻力。
  夏生周身闪电变得狂暴,不断导入那三把巨刺中,巨刺也有些膨胀,“去!”他冷喝一声,像是按了一个开关,三个巨刺瞬间刺出,连带着闪电,因过载在表面溢出,又因刺出的速度,留下长痕的银光于空中,稍纵易逝。
  同一瞬间,茂御虽然冷漠看着,可手却有些不自觉地细微的捏揉起来,心跳也变得混乱。他眼睛只盯女孩们中的那个自己,叶流在激发出自己的能力后如何选择。
  可仅仅一瞬,他还在原地,旁边的伊晴和阿尔·米雅拉着千颂吟,已经有要速度撤离的动作了,可现在那手掌已经是在他们面前十多米,估计来不及了。
  这太危险了!茂御已经忍不住,可正当他准备暴露出时,石巨人右臂上传来一声长呼,接着石巨人两肩上发生爆炸,浓郁的尘沙飞起,夏生和逆夜抟扶的攻击到了,一切都还在掌控中。
  石巨人像是能感觉到肩头的撕痛,他回过头,对着空中的二人就是咆哮,一口黄沙喷出来。
  可以看到,石巨人身后两肩上分别有长沟和个大坑,现在却在不断填复。茂御送了口气,却也不得不暗骂起这也太难了吧,还能填回,简直就是好几个等级的max难度boos。
  石巨人向他们迅速的伸出双手,欲一把拿下。可只见那尘沙烟飞的右臂上,一团赤红又泛着金的火炎绽放开,像是暴雨中突然盛开的那般突然。
  炎中的扶太依旧手执那燃烧的锁链,接着,他居然在石巨人的身后奔跑,破开石巨人身上的朦胧沙尘。他身上的锁链喀拉喀拉地响着,像是没有长度一样被不断拉长,链上金色的文字时而喷发出的岩浆,十分显眼。
  他凌厉步伐在背脊一个急刹回转停下,他又双手握起那锁链,接着就是紧绷面目高喝起,双臂肌肉鼓起,金色的脉络急剧流淌,锁链已经被拉得紧直。
  终于,石巨人的右臂被牵制到,连带影响到左臂,只有一个横扫出。
  空中的二人不敢大意,选择避开。
  “吼吼吼!”
  石巨人仰天连发咆哮,这下是被激怒了,双目金色闪耀,回过身,欲拔力前行,脚下的伊晴四人也马上往后退,还时不时喷发出白色炎球,试图阻碍。
  这时,背后牵拉的扶太还是抵不过这庞然大物的愤怒,石巨人右臂奋然一挥,他就被带起在空中。
  好像是被绳线缠绕的蚂蚁,被抛在空中,被风吹扬,脆弱无助。
  转眼之间,空中一到银色划痕留过,直抵那空中飞扬起的蚂蚁。夏生伸手接住了他,扶太也很果断,放下锁链,那锁链也消散在空中,化为点点金红的碎屑,回到他体内。
  石巨人感觉到右手的束缚买了,再次吼了一声,大大的迈出步伐,紧追上地上跑的四人。很明显,石巨人已经盯上对自己有影响的千颂吟。如果不是千颂吟的影响,估计刚才他们就能死了几次。
  四人开起了越野车,毕竟这才是最佳的代步工具,伊晴开着车,身上的也在能量灌输全车,提供动力。
  潜匿着的茂御和曼等人也在暗中紧追,他们现在还不急着动手,显然还很乐意看着他们麻烦。可茂御却心中暗叫不好,如果是伊晴开,那也就说明了什么。
  可在谁也要遗漏石巨人后面的另一侧,一道凝实的寒芒再次袭来,逆夜抟扶早就准备好再一次蓄力一击,这次他果断燃烧起全身力量,灌输在巨斧上,发出奋力一击。
  这一击很有效果,石巨人被打压,身子停蹲下。逆夜抟扶脸色变得苍白起,剩下的力气加意志,勉强撑着身体,他看着夏生,嘴角牵强笑起,“斧头还不错,挺适合我的,可惜刚才扔了。”
  “扔了还可以再做一个。好用直接送给你。现在都没事就好。”夏生飞过去拖起他,在石巨人虚弱的这短短时间里,他要准备跑了。
  地上的越野车也没有停下,继续加速狂奔,车头已经冒气火来。
  石巨人起身,它没有回头看夏生他们,又是咆哮起,继续向越野车前行。
  夏生略微松了口气,因为伊晴他们应该快出去了,石巨人的愤怒在她们身上。
  ……
  “所有人往后撤!”南宫寒侯在前方下令,就在这沙尘风墙前,他感受到股震动,还有咆哮。
  “准备进入么?”高大的盘风在他旁边低下身问。
  他们赶来这里遇到阿尔·米雅的队伍,询问下了解到是让他们留下,看来是考虑到他们安全问题和队伍的整体精练。
  南宫寒侯摇了摇头否定,他感受到,那股震动越来越大,他沉下发绷的脸,暗叹,“茂御啊茂御,你们到底要怎样弄?”
  嘣!又发出一声,沉闷轰鸣。盘风眼瞳缩起,回头高喝道:“所有人都准备!”
  他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一个觉醒的怪物要冲出来的迹象。他久在蛮荒,自幼起跟随长辈捕猎,知道暴龙巨兽出来窝里的场景,那已经是急红眼、不要命的要撕杀你才罢休。
  浓郁的尘沙风暴墙忽然翻腾起,所有人都已经身体绷紧,开始蓄力。可没有什么隆重的大事情发生,尘沙风暴墙只是下面呼的一声,一辆越野车快速奔窜出。
  这突然的变化就吓人了,盘风差点就喊出进攻,不过好在他自幼捕猎而所磨炼出犀利的眼睛,马上压了下来。他摸了摸额头,估摸着那石巨人怎么的应该也不会出来吧?好像里面才是它的领域。
  吼!尘沙风暴墙上突然破开,一个巨大的石人头像如同冲破云霄的战舰,却是发出一个绝世凶兽冲破牢笼的时咆哮,一个宣告,它出来了!
  “进攻!”南宫寒侯果断喝令下,一时间各种兵器、灵气如长帘、虚空中闪烁的铭文符号,都轰向尘沙风暴墙中。
  众人虽不过千,但也有万人之势了,一个战场就这样突然被展开,喊声喝声咆哮声齐呼而起,震天动地、激动人心都无法形容。
  尘沙风暴墙中,这里已经接近外面,已经可以看到外面的情况了,茂御还在跟随着他们潜着。
  他亲眼看到这场战争,自己都已经无法反击的震撼,他脑中只有这么像着。
  吼吼吼!石巨人伸出一只手,突破了一切,连带着巨量的尘沙被撒出,还有一股股的尘沙像是火山爆发,跟像是诸神黄昏里出世的大魔王,千军万马一挥而出。
  股股尘沙的流星猛划而出,有的甚至是改变了轨迹,这是风元素,每一股都有磨灭的效果。
  敢观那尘沙风暴墙下,那已经是个澎湃的浪潮,以天崩之势席卷开,越野车冒着白焰疾驰着,与后面的尘沙浪潮相比,简直就是原地僵持、比着要快过你的定向镜头。
  越野车还要左右反复闪避开那些股股坠矢的尘沙。伊晴白发纷飞,她已经是不断耗着自己的体力而行,哪怕已经很疲倦,可她不能停下,身后座上千颂吟已经因过劳而又晕厥,其他人也都惊恐的看向背后。
  阿尔·米雅在后座,咬着牙抬着头死死看着石巨人,她握着黄金剑,欲发出最强一击轰向石巨人那胸中的金耀的长痕,现在她的位置刚刚好!
  看忽然,一股尘沙坠矢而下,正朝她们!堕落的陨石般的死亡裁决冷下来。
  茂御手上雷霆摇撼即出,旁边所有人都被他这个举动惊到,看向他。
  蓦地,沙尘风暴墙后,石巨人身后,一个来自神一般的颂鸣声高扬起整个战场,每个人都听得到。
  “焚天,诅咒之日轮,汇于吾上!”声音不大,清脆、让人无法忽视,所有人注意力都被吸引。
  一个黑色束身长袍,苍白之发、高又消瘦的男子突兀的出现在石巨人脖子后,那声颂鸣、一个神喻被展开。
  纳迦罗身背后无数束光、能量、云红之炎奔腾咆哮,汇集在背后,一个灼热的能量球体形成,并快速变大,最后俨然是股日轮浮现出,周围的尘沙被震荡开,弥散不断。
  这是茂御所见最霸气的招式,这简直就是海上出大日,云层过天破出的既视感!所有的都不可抵挡!
  “日轮啊!堕毁一切!”纳迦罗眼瞳以变成流淌出暗红的火炎,摄动人心,不敢直视之,所有的元素都惊颤避开他这个神。
  如同灭世的箴言。接着茂御就真实见到什么是太阳掉下来了,那日轮下堕,吞并了纳迦罗,像行星撞地球,不,是真的太阳撞地球,那石巨人根本无法、没时间回头,脖子处被那巨轮无限接近,都有石块崩塌,像是撑担了无以伦比的重量,从脖子出发起连锁反应,石巨人头部、身体开始崩塌。
  “爆。”日轮中一声冷喝,日轮居然缩小起,接着像是到了个点,停下,接着突然又膨胀起,那简直就是核裂变,一个带着热环的太阳耀了这个世界,所有人都看不清了。
  “米雅!”另一个声音倏然响起,是夏生,他踏着雷霆疾驰而来,身后逆夜抟扶拉着扶太吃力的飞着。
  “你该减肥了!”逆夜抟扶怒斥扶太。
  “那是你太虚了!”扶太不甘示弱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