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地球与我同生死 > 第21章 狭路相逢勇者胜

第21章 狭路相逢勇者胜


  孤魔眼拼尽全力地闯入人群间,横身挡在秦飞羽的面前,竟是准备帮他抵挡住三十几名负星者的攻击。
  然而三十几名负星者的攻击何其可怕,又岂是孤魔眼能够抵挡。
  几乎一个照面,他就被一股股恐怖的力量撞飞出去,顷刻间便身受重伤,圆球身躯上不满裂痕。
  别说孤魔眼,即使秦飞羽这种3.9承载度的负星者也挡不住那么多人的攻击。
  几乎下一刻,就同样被轰飞出去。
  不过他的情况要比孤魔眼好上很多,只是气血翻腾,受点轻伤而已。
  秦飞羽稳住身形,有些诧异地望向孤魔眼,显然没有料到这种情况下竟然还有人出来帮他。
  其实别说秦飞羽,集训营里其他负星者亦是一个个诧异无比。
  望着孤魔眼的目光一个比一个古怪。
  竟然有人投靠秦飞羽,甚至喊秦飞羽主公……这人脑子有问题么?
  秦飞羽可是招惹了敖灜的人,你跟秦飞羽同流合污,那跟找死都没有什么区别。
  孤魔眼却是浑然不顾众人的目光,拖着重伤之躯再次冲上前挡在秦飞羽的面前。
  “谁敢动我主公,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孤魔眼语气坚决,宛如一名护在主人面前的死士。
  “孤魔眼疯了吧,真的投靠了秦飞羽?”
  “就算投靠也没有必要这么死忠啊……疯了疯了。”
  “秦飞羽同时得罪三大夺冠热门,最后无论谁赢,他都没有好下场,跟着秦飞羽那跟自杀有什么区别?”
  ……
  二号岛屿与三号岛屿上的负星者都内议论纷纷。
  他们虽然没有参与此次围攻秦飞羽的行动,分别归属于向浣纱与摩挲曳,与敖灜不是一路人。
  但他们亦是高度关注着这件事情。
  毕竟秦飞羽可是第一个让这么多负星者一起排斥针对的存在。
  “为什么?”
  秦飞羽深深地望着孤魔眼。
  集训营里虽然不能互相残杀,但被人重伤致残亦是不好受。
  如果伤及根基,甚至可能影响到以后的修行。
  孤魔眼如此行为,秦飞羽的确被他触动到。
  而且这种情况下,孤魔眼这种行为无疑是最义无反顾的投诚之举。
  今天之后,孤魔眼就没有退路可言,只能跟着他一条路走到黑。
  “主公,我是真心追随你的,请收下我吧。”
  孤魔眼期冀地望着秦飞羽。
  “先渡过眼前这一关再说吧。”
  秦飞羽望向包围着他们的几十名负星者,神情前所未有的冷峻。
  孤魔眼闻言大喜,虽然没有直接同意,但此言无异于默认了他追随者的身份。
  “主公放心,今日谁敢辱我主,我必跟他死斗到底。“
  孤魔眼凶狠地望着其他负星者,一副随时准备拼命的架势。
  他越忠诚,对秦飞羽的事情表现的越上心,将来等秦飞羽飞黄腾达,自然就会对他更好。
  什么狱孽血龙敖灜。
  什么四阶文明的公主向浣纱。
  与天命之子,圣人之相相比,狗屁都不是。
  萤火安能于皓月争辉?
  有着圣人之相的人,将来有着很大的概率成为宇宙圣贤。
  虽然未必百分之百成圣。
  但总不可能栽倒在集训营这么一个小池塘里吧?
  在孤魔眼看来,最后的众星之主,几乎已经被秦飞羽预定。
  ……
  二号岛屿上,向浣纱背负着手,静静观望着事情的走势。
  她的身边,同样拥护着大批的负星者,虽然没有敖灜那么多,但也有着二十几人。
  “传说,魔眼一族有着一种很玄妙的神通,能够预测生死凶吉,不知真假。”
  向浣纱微微低眉,眼眸中有着沉思之色。
  孤魔眼的怪异行为,向浣纱自然看着眼中。
  她在一本古籍上看过魔眼族有着预测未来凶吉的能力。
  如果真的如此,那孤魔眼的行为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虽然心中有所警惕,但向浣纱却没有太多的畏惧与担忧。
  无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当初选择成为负星者,便已经做好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觉悟。
  无论什么人,无论什么来历。
  不想屈居人下,那就只能争。
  ……
  “有人愿意陪着秦飞羽一起死,那我自然成全你。”
  “哈哈,把他们两人的星体打碎,毁掉他们的根基,提前出局成为废人。”
  三十几名负星者再次同时出手,对他们来说,针对一个是针对,针对两个不也是一样么?
  孤魔眼的眸子里出现一抹畏惧之色,三十几名负星者的联手一击,何其可怕。
  如果硬抗,他真的有可能被打碎星体,毁掉根基。
  虽然身躯已经因为畏惧而微微颤抖,但他没有退。
  锦上添花谁不会,能够不顾一切的雪中送炭才是真的难。
  而且,以后能在未来圣人面前表现的机会可没有多少,等秦飞羽以后越来越强大,他的作用只会越来越小。
  秦飞羽瞥了孤魔眼一眼,岂能看不出他心中的恐惧。
  他伸出一只手,磅礴的力量将孤魔眼拘禁住,然后甩手将之扔出六号岛屿。
  “主公……”
  孤魔眼抛飞而出,巨大的眼睛里满是不解。
  “这里没有你的事。”秦飞羽淡淡道。
  同时,他抬起头来,独自面向三十几名负星者。
  那些负星者中,青光负星者就有十三名,很强!
  但他秦飞羽亦不是弱者。
  秦飞羽冲天而起,不退反进,竟是一个人冲向一群人。
  “主公!”
  孤魔眼望着独自冲向人群的秦飞羽,眼睛里满是感动与复杂的情绪。
  他投靠秦飞羽,表现的那么忠烈不二,仅仅只是因为秦飞羽将来很有可能成为圣人。
  他只是想抱住秦飞羽的大腿,提前投资而已。
  要说感情与真心,其实基本没有。
  但此时此刻,孤魔眼却真的对秦飞羽这位主公生出一种深深的认同感。
  能对下属如此的主公,下属又岂会不真心效忠?
  秦飞羽硬扛着三十几名负星者的攻击,几乎刹那间就被重伤。
  但他却没有丝毫退缩,反而冲入人群里回击,专挑最弱的杀。
  片刻间,秦飞羽就将一名弱小的负星者打爆。
  集训营内杀不死人,但却可以把别人的星体打碎。
  太初星体碎裂,就等于一个月的修炼前功尽弃,换成谁都难以接受。
  “啊……我的星体……秦飞羽,我跟你势不两立……”
  惨叫声不断在人群中响起。
  秦飞羽身上的伤势越来越多,情况越来越严重,但被他废掉的负星者亦是不少。
  片刻间,就有着四五名负星者被秦飞羽直接打废。
  而且秦飞羽从来不去找青光负星者,只找白光负星者。
  那些白光负星者一旦被秦飞羽盯上,几乎没有任何招架之力,一个照面就会被打废掉。
  “好狠!”
  三号岛屿上,摩挲曳面色凝重,秦飞羽的狠辣果决,令他都大吃一惊。
  这完全就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打法。
  那些三十几名负星者最终或许能赢,但付出的代价必然无比惨重。
  甚至,在秦飞羽如此疯魔的攻击下,谁赢谁输都不一定。
  毕竟秦飞羽可不是一头绵羊,而是一头雄狮。
  狼群再强,假如内心生出胆怯与惧怕,同样不能战胜雄狮。
  “这一局,敖灜怕是要失算了。“
  向浣纱眼眸凝重,望向秦飞羽的目光,像是第一次认识他一般。
  果然,随着秦飞羽浴血奋战,悍不畏死地打废掉七八名负星者后,那些负星者终于感到害怕了。
  尤其是那些实力不行的白光负星者,一个个满眼恐惧地后退,已经不敢继续上前攻击秦飞羽。
  片刻间,三十几名负星者,最后只有十三名青光负星者敢继续留在六号岛屿上。
  其他负星者全部退出六号岛屿,望着秦飞羽的目光如避瘟神。
  集训营内,其他没有参与围攻秦飞羽的负星者,一个个全部都惊呆了。
  谁都没有料到秦飞羽会如此凶悍,反把围攻他的负星者吓住了。
  而且……他的体质未免也太强悍了吧。
  承受这么多攻击,竟然都没有倒下。
  六号岛上气氛有些凝重,十三名青光负星者虽然没有直接退出六号岛屿,但也没有谁敢继续出手攻击秦飞羽。
  承受那么多攻击都没有倒下的狠人,谁知晓他能继续坚持多久。
  继续战斗下去,说不定他们中又有人被废掉。
  秦飞羽披头散发,浑身染血,冷冷地望着众负星者道:“继续啊,谁不怕死就上。”
  十三名青光负星者沉默,望着秦飞羽那凶狠的眼神,早已没有之前的气势,甚至不敢轻易出手。
  谁都清楚,谁第一个出手,必然会被秦飞羽惦记上。
  此刻他们中全是青光负星者,可再没有白光负星者为他们垫背。
  凭刚刚秦飞羽表现出来的实力,拼死之下废掉两三个青光负星者完全不是问题。
  如此情况下,谁又敢去当这出头鸟。
  其实,秦飞羽已经强弩之末,此刻只是硬撑而已。
  但他不能表现出丝毫虚弱之态,只要他气势一泄,那些青光负星者对他的畏惧就会直线降低。
  “一群废物!”
  敖灜的神情已经难看到极点。
  那么多人过去,竟然被秦飞羽一个人吓住,我要你们这些酒囊饭袋有何用!
  敖灜原本不想亲自出手,因为他觉得秦飞羽不配他出手。
  但此刻已经没有办法,如果再拖下去,五分钟一到,秦飞羽就能再次占领六号岛屿。
  那个时候,最丢脸的人反而成了他敖灜。
  “敖星友准备去哪里。”
  正当敖灜准备亲自出手的时候,一道曼妙的身影却是出现在一号岛屿上,将敖灜拦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