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地球与我同生死 > 第19章 纷纷上门

第19章 纷纷上门


  一个月内修炼出三十九条星辰流光,集训营里几乎所有人都知晓了秦飞羽的身上有着大量的幻星石。
  而且必须是稀有级别的幻星石。
  如果是普通级别的幻星石,那也不可能这么快。
  当然,也有可能是传说级别的幻星石。
  不过这种可能性相当的小,即使向浣纱与敖灜都不认为秦飞羽的身上有这种至宝。
  因为传说级别的资源,根本就不是他们这些刚刚成为负星者,仅仅只是青铜城民的新人能够接触到的。
  虽然他们背后都有着庞大的势力作为支撑,手上根本就不缺太初币。
  但在负星者乐园,不是你有太初币就什么都能买到。
  相比于金钱,其实门槛更加的重要。
  负星者乐园的资源,其实是相当稀缺的,一直都是僧多粥少的局面。
  因为负星者乐园从来不直接售卖资源,所有资源都只会在神域与秘境中产出。
  如此就导致资源根本不够。
  普通负星者没有资源可用,因为没钱又没实力。
  就像魔眼,被神风公会剥削一道,剩下来的资源又能有多少?
  有钱的负星者,则会出现有钱也买不到好资源的尴尬局面。
  因为那些品质高,真正稀有的好资源。
  几乎全部都握在那些顶尖公会,顶尖商会与顶尖负星者的手里。
  黄金城民与黑金城民尚且好货难求,竞争激烈。
  你一个青铜城民过去,人家顶尖商会估计理都不会理你。
  所以,在知晓秦飞羽身上有着大量稀有级别的幻星石的时候。
  对于其他负星者来说,将是一个无比可怕的诱惑力。
  亦是为什么,向浣纱会专程前来拜访。
  “秦星友,何必不与妾身交一个朋友呢?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不是?”
  向浣纱静静地望着秦飞羽道,言语间已是有着半拉拢半威胁的意味。
  秦飞羽淡淡道:“我当然喜欢跟向姑娘这样的强者交朋友。但稀有级别的幻星石,我没有。”
  你没有?
  谁信啊!
  别说向浣纱不信,集训营里所有负星者都不信。
  能够不间隔地使用稀有级别的幻星石修炼一个月。手上的幻星石,怕是一个相当惊人的数目。
  向浣纱微微沉吟,然后再次望向秦飞羽,目光炯炯的道:“秦星友,你觉得我们之中,谁能赢到最后?”
  “谁能赢到最后我不知晓。但若说希望最大的人,必然有向姑娘一个。”
  秦飞羽如实说道。
  “此话不假,我对自己当然有信心。但那头狱孽血龙亦不是好相与之辈。我与他之间,四六开,我四他六。”
  向浣纱神情凝重,眉宇间有着几分忧虑。
  秦飞羽有些意外,没有料到向浣纱对敖灜的评价会如此之高。
  主动承认自己不如别人,可见敖灜的确对向浣纱造成了不小的压力。
  “狱孽血龙什么性格,想必你也清楚,如果让他成为最后的赢家。我们即使不死,多半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你帮我一把,最后我如果赢了他,你就是最大的功臣,将来我必不会亏待于你。”
  向浣纱直直地望着秦飞羽。
  此话她已是说的相当直白,点名让秦飞羽向她投诚。
  其实投诚于她的负星者已经不少。
  随着竞争的加剧,站队几乎成了必然的事情。
  但都是其他负星者找上她。
  她主动出来拉拢的人,秦飞羽可以说是第一个。
  秦飞羽闻言淡然一笑:“多谢向姑娘看得起在下,但最后的赢家,会不会是狱孽血龙,怕是未可知。”
  向浣纱眸色微凝,深深地望了秦飞羽一眼,突然明白过来,此人竟也野心不小。
  只是,他拿什么跟我们竞争?
  最后的王座,可只有一个!
  投诚者,有机会活下来。
  但竞争者,可大多都会死的很惨。
  “既然秦星友心有鸿鹄,不愿做池中之物,那妾身便不再多言了。”
  向浣纱微微一礼,然后转身离去。
  一个有心与她争锋的人,自然不可能把资源让给她。
  向浣纱走后,秦飞羽却并没有因此而清净下来。
  片刻后,摩挲曳上门拜访。
  作为夺冠热门之一的强者,摩挲曳身后亦是有着一群负星者投诚。
  “秦星友,在下此来的目的,想必你已经清楚。”摩挲曳道。
  “没有幻星石。”秦飞羽很直接的摇头。
  “那不说幻星石的事,在下诚邀秦星友加入我们,不知可否愿意?”
  摩挲曳问道。
  相比于敖灜与向浣纱,他目前的声威要小上许多。
  所以经常主动出面拉人,且许诺好处。
  但饶是如此,愿意投诚于他的负星者也不多。
  毕竟敖灜与向浣纱的光芒太耀眼。
  如果向浣纱与敖灜分别有四成的机会。
  那么摩挲曳就只有两成。
  “抱歉,我目前没有加入任何势力的想法。”秦飞羽微微摇头。
  “那打扰了。”
  摩挲曳转身离去,很干脆。
  其实,他也只是来试一试而已,几乎没有报什么希望。
  毕竟连向浣纱都失败了。
  他可不觉得自己比向浣纱更有优势。
  “嘎嘎,不错不错!拒绝他们两就对了。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臣服于我才是你最好的选择。”
  一股强风倏然在大厅里刮过。
  一道猩红的身影没有经过主人的同意,直接就闯了进来。
  秦飞羽微微蹙眉,望着没有打招呼就直接闯进来的敖灜。
  “把稀有级幻星石拿出来,我保你后半生安稳无忧,一生荣华富贵。”
  敖灜背负着手,神情傲慢的道。
  好家伙!
  不愧是狱孽血龙,人如其名。
  张狂、无礼、贪婪、自负……
  向浣纱与摩挲曳来都是花钱购买。
  他倒是好,直接空口白牙,张口就要。
  “没有。”秦飞羽冷冷道。
  敖灜眼睛微眯,望着秦飞羽的目光满是危险的道:“姓秦的,你找死不成?别忘了,只要在这个组内,你的小命就迟早会被我抓在手里。”
  “今天我来此好言相劝,你最好识相一点。否则,不但你要死。你世界中的生灵,也会因为你的缘故被屠杀灭尽。”
  敖灜目光狰狞,直接释放出一股股血腥浓郁的煞气笼罩在秦飞羽的身上。
  秦飞羽面色微变,好一个狱孽血龙,只是没有答应他的剥削而已。
  结果不但要杀了他,竟是要把负星世界内的属民也连珠处死。
  如此肆无忌惮,真的以为赢到最后的人一定是他么!
  “滚!”
  秦飞羽神情冰冷地一挥手,一股莫大的伟力从天而降,直接将狱孽血龙丢了出去。
  作为岛屿的主人,岛屿范围内便是他的私人领地,任何闯入领地范围内的人都可以直接驱逐。
  狱孽血龙被丢出六号岛屿,像是丢垃圾一般,模样狼狈无比。
  敖灜神情阴沉到极点,一个注定会被他吞噬的负星者,竟然敢直接将他丢出来!
  集训营内那么多,被其他负星者看见,他的脸往哪儿搁?
  “好!好一个不怕死的人类。等你落到本座手里的那一天,本座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狱孽血龙仰天长啸,恨秦飞羽入骨。
  ……
  集训营内的事情,自然没有什么秘密可言,很快所有负星者都知晓,三大夺冠热门全在秦飞羽的手上吃了瘪。
  向浣纱与摩挲曳倒也罢了,最多不欢而散。
  但狱孽血龙,秦飞羽可是把人家得罪死了。
  作为集训营内最强大的负星者,狱孽血龙何等风光,到处都是巴结他讨好他的人。
  甚至隐隐间,已经有负星者直接把他当成了组内的众星之主。
  组内三大夺冠热门中,追随者最多的人亦是狱孽血龙,几乎50%的负星者都明里暗里地投入他的麾下。
  因为狱孽血龙来自于一个五阶文明,而且属于那个五阶文明的皇族。
  论身份,论地位,论实力……其他负星者皆是无人可比。
  再加上狱孽血龙属于传说级别的种族,同阶战斗力比其他负星者更强许多,集训营内单对单几乎无人是他的对手。
  “秦飞羽惨了,竟然同时得罪三大夺冠热门,以后在集训营的日子怕是不好过。”
  “唉,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不过,他也是固执了一点,直接拿出资源来攀附上一位大佬不好吗?赌对了说不定将来还能飞黄腾达。现在三个都被他得罪了,将来怕是只有死路一条。”
  “那可不一定,秦飞羽敢得罪敖灜,说不定有着什么依仗。而且他背后肯定也有势力支持,万一他也是夺冠热门呢?”
  “秦飞羽会是夺冠热门?你搞笑呢!敖灜与向浣纱深不可测,至少隐藏了一半的实力。秦飞羽就算来历不简单,那也无用。”
  ……
  集训营内,明里暗里都有人在议论此事。
  敖灜来自主宇宙中一个五阶文明,实力与背景都深不可测,堪称星际霸主。
  而且向浣纱与摩挲曳两人分别来自于宇宙中的两个四阶文明。
  虽然比不上敖灜,但来历亦是惊人。
  秦飞羽同时把集训营内三个最强的人得罪。
  谁都能预见。
  将来秦飞羽会很惨很惨。
  其实,经过这么多天的集训,众负星者彼此之间什么实力,大致都有一个底儿。
  秦飞羽的实力很强,但与那三位夺冠热门相比,却差了很远。
  在众人看来,秦飞羽既然不可能成为最后的赢家。
  那么就要学会审时度势,该低头的时候就低头,为自己将来谋一条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