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地球与我同生死 > 第4章 同位生死竞技

第4章 同位生死竞技


  每一个负星者在太初神城中都有着一个专属于他的住宅,简称为私宅。
  私宅只有主人或者主人允许的人才可以进入,外人无法强行闯入私宅。
  太初神城的城民,有着很森严的等阶划分,不同阶层之间的待遇,堪称天壤之别。
  例如秦飞羽现在就是最低阶的青铜城民,住宅只有50平米,狭窄而拥挤。
  在他之上还有着白银城民、黄金城民、黑金城民与圣光城民。
  青铜城民与白银城民不能把自己世界的属民带入太初神城。
  但黄金城民,却可以携带一名体内世界的属民进入太初神城,日常照顾生活起居。
  黑金城民能够携带的属民更多,据说不下于十人。
  至于圣光城民,则是最高阶层的存在,所有负星者梦寐以求的阶层,象征着实力、地位与特权。
  整个太初神城165亿负星者,只有寥寥三千人成为了传说中的圣光城民,其比例之夸张,其难度之高可想而知。
  初来乍到,秦飞羽不敢出去乱跑,万一被强大的负星者吞噬掉了,那他就欲哭无泪了。
  接下来的时间,他蹲在屋子里仔细研究太初神城的规则,免得以后因为无知死的不明不白。
  小心谨慎,谋而后动,一直都是秦飞羽的生存准则。
  结果,很快他就发现。
  太初神城中不允许负星者之间相互私斗,触犯规则者会直接被太初神境的世界规则抹杀。
  所以正常出门,完全不用担心会被强大的负星者吞噬。
  屋内狭窄的床上,秦飞羽懒懒地躺在床上,手中翻阅着一本《负星者升级基础》。
  正当他看的入迷的时候,眉心处的太初印记蓦然亮起,下一刻,他的意识被拉入一个黑暗的空间里。
  黑暗空间有些压抑,但不影响秦飞羽的视力,毕竟他是一名强大的修士,夜能视物轻轻松松。
  只见黑暗空间中有着不少人影,很多人跟秦飞羽差不多,有些愣神,怎么突然之间就来到这个地方。
  “同位生死竞组匹配完毕,各位负星者请仔细聆听,接下来我的话将关系到你们的生死。”
  一道没有任何情绪的声音出现在黑暗空间中,像是机械之音,没有丝毫生气。
  “同位生死竞技,此刻正式开始,组内人数120人,每次竞技淘汰一半,一共七轮结束。剩者通吃,败者皆亡。”
  “第一轮匹配定在三年后,请各位负星者提前做好准备。”
  ……
  随着那声音的消失,一股股信息也随之涌入诸位负星者的脑海中。
  秦飞羽神情凝重,接受完所有信息后,他才终于明白什么叫同位生死竞技。
  他知晓负星者乐园的生存规则很残酷,但却没有想到会残酷到这个地步,他才刚刚成为负星者,竟然就被拉入同位生死竞技组。
  所谓的同位生死竞技组,顾名思义。
  就是实力相当,且同一天成为负星者的新人,120人组成一组,然后两两捉对,彼此厮杀。
  剩者生,败者死。
  一共七轮,直至120人杀的只剩一个人为止。
  这就是赢家通吃,败者皆亡。
  黑暗空间中,不少负星者都面色苍白,甚至瑟瑟发抖。
  他们刚刚成为负星者,刚刚成为一个世界的主人,结果马上就要面对这样的生死杀劫。
  120人最后只有一个人能活,何其残酷。
  虽然负星者皆不是简单角色,几乎从来不缺乏自信。然而能够赢一轮,能够赢两轮,但谁又敢保证自己七轮全都能赢?
  而且,一旦失败,可不仅自己会死,体内所背负的世界也会跟着遭殃。
  “哈哈,赢家通吃,败者皆亡!刺激啊。”
  “桀桀,我就喜欢这种最粗暴简单的竞争方式,如果把119个负星者全部吃掉,该会强大至何等地步!”
  “有意思有意思,本座能不能成为圣光城民,就看你们的肉香不香了。”
  ……
  120名负星者也不是谁都恐惧担忧。
  其中一些疯狂份子或者极度自信的人,反而把此次生死竞组当成一次饕餮盛宴。
  秦飞羽面无表情的退出黑暗空间,第一轮匹配在三年后,期间应该是让负星者们努力修炼的时间。
  不想被吞噬,那就只能竭尽所能的成长,太初神城的用意估计也是在此吧。
  难怪仅仅第一太初神城,每天就要死掉上亿的负星者。这么玩,死再多都不稀奇。
  “水怜幽,你们负星者乐园,能活过100岁的负星者都不多吧?”
  秦飞羽望着窗外无尽繁华瑰丽的神城,轻声问道。
  “当然不多,能活过100岁的负星者,很多都有机会晋阶到二阶负星者。”
  水怜幽的身影,在狭窄的屋子中凝聚而出。她是灵体,而且就寄居在秦飞羽的体内,可以随时出现。
  “同位生死竞技,彼此的实力真的都差不多吗?”秦飞羽问道。
  “当然,你们都是由太初神境的至高规则挑选出来的,彼此间的实力相差微乎其微,基本处于同一水平线上。”
  “例如你现在是白光世界,同组的其他人也全部都是白光世界。你的个人修为是六涅境,同组的其他人修为也是六涅境。”
  “所以你们都在同一起跑线上,如果有差距,那肯定是在接下来的三年中逐渐被拉开。”
  水怜幽抱着胳膊道。
  “我不想死。”秦飞羽淡淡道。
  他不想死,因为他还没有找到姐姐,
  他也不能死,因为他的背后是地球,他深爱着他的故乡与祖国。
  “既然不想死,那就努力去强大自己,每天懒懒散散,跟没骨头似的躺在床上,别说活100年,我估计你连10年都生存不下去。”水怜幽冷冷道。
  秦飞羽把手里的《负星者升级手册》随手扔一边,从床上爬了起来。
  “你不是我的指引者吗?告诉我怎么才能最快地强大自己。”秦飞羽盯着水怜幽道。
  水怜幽道:“负星者的实力90%都来自于负星世界,去强化你的负星世界,你就能快速地强大自己。我建议你先去观想殿,感悟本源法则在前期相对提升快一点。”
  “明白。”
  秦飞羽转身而去。
  他早有心理准备,以往的生活将一去不返。在踏出这间窄小房屋之后,新的生活便会到来。
  “其实你也不必背负太大的心理压力,哪怕失败了,地球也未必就会毁灭,只是换了一个主人而已。”
  水怜幽望着秦飞羽的背影,突然有些心软的道,终究只是一个少年,却要背负如此承重的压力。
  “别人会把地球人当自己人吗?”秦飞羽淡淡道。
  “或许碰见好的主人,能混个二等生命呢。”水怜幽道。
  “地球人永不为奴。”
  秦飞羽推开房门,大步走了出去。
  望着秦飞羽的背影,水怜幽有些哭笑不得,她只是安慰两句而已,希望他心理压力别太大,没想到竟然被怼了回来。
  ……
  对于负星者来说,负星世界才是核心,个人修为反而不重要。
  因为只要把负星世界的等阶提升上去,作为世界之主,个人修为自然而然也能提升上去。
  负星者的力量,90%来自于负星世界,战斗的时候,可以借用世界之力,轻而易举就能越阶击溃敌人。
  宇宙中生命层次等阶森严,不同层次的生命彼此差距如同天堑。只有负星者这种职业,可以轻易做到越阶挑战。
  同为一阶负星者,其实彼此实力也是天差地别。
  就拿负星世界来说,世界的强弱由世界之光来决定。
  世界之光从低到高分别为:白光、青光、蓝光、橙光、紫光、红光、金光、七彩。
  不同层次的世界之光,彼此差距会相当的巨大。
  秦飞羽的世界之光就是白光,目前处于一阶负星世界的最底层。
  按照水怜幽的说法,就是地球过于贫瘠,没有什么洞天福地,没有什么山川灵地,即使灵脉都少的可怜。
  再加上地球人类不会修炼,众生之力太过薄弱,即使放在白光世界中,地球都是属于垫底的那种。
  太初神城观想殿,乃是神城中最重要的建筑之一。
  观想殿所处的位置,相当的奇异。
  因为你不管在太初神城什么地方,前往观想殿的距离都是一样。
  按照秦飞羽的理解,就是太初神城里的所有建筑,皆是非正常的空间建构。
  可以无限大,可以无限小。
  可以在东边,也可以在西边。
  甚至可以无处不在。
  一个普通修士,终其一生都不可能窥透太初神城的空间奥秘。
  秦飞羽在宽敞地街道上行走着,马路上与他一样徒步行走的负星者很多。
  他们无一例外,全部都是身穿灰衣,胸膛上佩戴着青铜城民的徽章。
  在太初神城,阶级分层无处不在。
  例如青铜城民在城里只能穿着灰衣。
  白银与黄金城民可以穿上银衣与金衣。
  黑金城民,他们的衣衫上绣着尊贵的黑金云纹。
  至于圣光城民,他们可以随便穿什么衣服,着装上完全自由。
  当然,圣光城民大多都会穿上由神城特制的圣衣。不仅仅是排面,对修炼亦是有着巨大的好处。
  青铜城民,在城市中只能徒步行走,不能乘坐交通工具,不能凌空飞行,不能驾驭坐骑。
  白银城民,可以乘坐交通工具,但不能凌空飞行,不能驾驭坐骑。
  黄金城民,可以凌空飞行。
  黑金城民,可以骑着宠兽在天空飞行。
  至于圣光城民,如果愿意,甚至可以组建一个仪仗队出行。
  上下尊卑,阶级分层,几乎无处不在。
  上面两点,仅是冰山一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