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秘战风云 > 第二十三章 庆功酒会

第二十三章 庆功酒会


  “巡查队?我说怎么最近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搞了半天原来是你儿子,难怪难怪!”
  说完那胖子便主动自我介绍道:“鄙人王俊伟。”
  “李信,见过王叔叔。”说着躬身施了一礼。
  王俊伟点了点头,随即从身上摸出了一个做工极其精致的银色烟盒,递到李信面前,“抽烟吗?”
  见李信摇头,王俊伟便语重心长地对他说道:“这人呐,总会遇到很多明知会违背自己的本意,却又不得不做的事。就像这烟,抽的并不是味道,而是人情世故啊!”
  短短一番话,便让王俊伟在李信的心里一连上升了好几个高度,旋即再次恭敬地深施一礼,“李信谨记王叔叔的教诲。”
  王俊伟听了连连摆手,“不过是几句唠叨罢了,用不着这么郑重其事。”
  说着又从怀里摸出了一只做工同样精巧的打火机,“来的匆忙,没什么像样的见面礼,这个就送给你作个念想吧!”
  此话一出,不等李信开口,一旁的李秉堂便十分讶异地说道:“老王,你这是……”
  “一个小玩意儿罢了,算不得什么。”说完再次看向李信,“别看这玩意儿用着方便,加油换芯倒是个麻烦事,全上海只有静安寺那家的烟油铺能搞定,算是美中不足吧!”
  说罢索性将烟盒连同打火机一起塞到了李信手里,然后便跟李秉堂天南海北地聊了起来。李信则将两样东西收好之后静静地站在一旁听着。
  通过两人的对话,李信才知道这个王俊伟是个职业掮客,专门替人介绍买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买卖可不是一般的买卖。
  毕竟在这年月能把生意做到全国,还能好端端地站在这里跟自己老爹说话,本身就是一件很传奇的事了。
  而从王俊伟的口中,李信大体了解到了当前国内的战争形势:日军占领南京后,为沟通南北战场,打通津浦路,进而击破陇海路中国军队防线,与华中战区的侵华日军南北并进,会师武汉,遂将夺取徐州作为首要的战略目标,发起了攻击。
  国民政府自然也看到了徐州的重要性,于是便派重兵全力防守。这一打,就从去年的十二月一直打到了现在。而日军眼看徐州久攻不下,为了尽快结束战事,甚至不惜大规模使用毒气,给守军造成了极为巨大的损失……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与会的宾客便基本到齐了。
  直到这时,一个中年人才缓走上主席台,赫然便是共济医院的院长宋北海!
  “很高兴各位能够拨冗出席今晚的酒会!这次的民众中毒事件,若不是大家鼎力协助,绝对不会解决得这么圆满!所以在这里,我谨代表医院的全体董事以及难民救助协会的虞会长,对各位工商界和媒体界的朋友们予以最诚挚的感谢!”
  话音刚落,台下便想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李信这才知道,这场酒会原来是一场庆功会!
  一番“精彩”的开场白过后,随着宋北海的一声“今晚的酒会正式开始”,一支早就严阵以待的西洋乐队便开始了演奏,使得宴会厅里的气氛一下子就热烈了起来。
  跟着李秉堂认识了几个叔叔伯伯之后,李信终于可以自由活动了。
  而就在李信刚刚拿起一块蛋糕的时候,宋北海的声音便试探性地在背后响了起来:“请问……是李队长吗?”
  人家都把自己给认出来了,即便是在不情愿,李信还是放下了手中的蛋糕,转过身来。
  “果然是您,李队长!您怎么会在这里呀?”
  “实不相瞒,是家父要我一块儿过来的。”
  宋北海听了就是一愣,“哦?那令尊是……”
  “上海总商会副会长,李秉堂。”
  “您是……李副会长的公子?”此时的宋北海已经彻底震惊了。
  就在这时,一个好听的声音响了起来,“父亲,您在这做什么?申报的吴记者还等着给您做专访呢!咦?”
  话没说完,那人就认出了李信,同时李信也看清了来人赫然便是之前在医院见过两面的那个小护士!
  此刻的她身着一套优雅端庄的黑色晚礼服,完美衬托出其高贵淡雅的气质,让人很难将她跟一个小护士联系起来。
  就在李信微微有些走神的功夫,宋北海便很合时宜地介绍道:“上次匆匆一面,没来得及向李队长介绍,这是小女宋雯婷,刚从德意志留洋回来。”
  “哦?”李信听了眼睛就是一亮,“不知雯婷小姐读的哪所学校呢?”
  “法兰克大学,管理专业。”
  “这么巧?如果我没有背着我家老爷子改念警察大学的话,说不定还能成为同窗呢!”
  “可这世上并没有那么多的如果。还有,不要直接叫我的名字,我跟你可还没那么熟!”
  “雯婷!怎么跟李队长说话呢?”宋北海连忙打起了圆场,“李队长,您别跟她一般计较,这丫头被我宠坏了,打小说话就没个深浅,如有得罪,还请李队长大人大量多多包涵啊!”
  李信摆了摆手,“宋院长放心,李某自认并非气量狭小之人,一个富家小姐还是容得下的。”
  “哼!说的倒是好听。我问你,杀害达叔的凶手抓到了吗?”
  不想李信听了却只是笑而不语,并没有半点回答的意思。
  “你!哼!”
  “雯婷!雯婷!雯……”眼看着女儿丝毫不给面子地拂袖而去,宋北海急的一连叫了好几声,却依旧无济于事,只得硬着头皮向李信解释道,“小女向来就是这样,任性惯了,脾气一上来连我的话也不听,都怪宋某管教无方,让李队长见笑了。”
  “无妨!说起来宋院长不是还有个专访吗?”
  宋北海这在一拍脑门,“您瞅我这记性,差点把这事给忘了!那就先这样,改天宋某人亲自做东赔罪,还请李队长务必赏光。”
  “好说!”
  话音未落,就听到宴会厅的门口突然发生了一阵骚乱,紧接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便不顾那些侍应生的劝阻,大步流星地闯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