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修仙贵公子 > 第四十九章 隐匿

第四十九章 隐匿


  言承也不追问,反正正好眼下也没地方去,在这里借住躲躲风头还是不错的,这周通才初入修行一个月,明显是完全跟修仙界隔开的一个散修,言承自然也放心。
  客栈一类的住所,不管是仙门还是长孙世家,要盘查都很容易,这种不起眼的普通人家里,反倒安全。
  “我也是初到这宁远城,也懒得去客栈了,就在这里暂住一段时间,周兄不会介意吧?”
  言承又甩出了一枚银元宝,周通当然不敢有反对意见,连连点头答应下来。
  只是周通的宅子并不大,就只有一间卧房,让给言承睡了,他自己就抱着被褥去了书房。
  言承也不担心这周通想趁他睡着对他暗下毒手,且不说自己筑基的修为摆在这里,就以这个书呆子呆板到挨打提升修为,言承也不担心这一点。
  收集怒意和人吵架不就好了?干什么要挨打?这不是脑子里缺了根弦是什么?
  夜深人静,言承盘坐在床上,白天那血红色火焰很强,但他自己到现在都还没看过怎么回事。
  神识内视,言承丹田之中一座九层宝塔矗立,宝塔之内,一团血红色的火焰静静漂浮着,先前那惠明所赠的火种估计是被吞并了,已经没了踪影。
  言承右手伸出,一团火苗在他手上静静燃烧,言承细细打量,这火苗除了颜色有些不同,其他没看出来有什么异常之处。
  火种炼化以后,就成了身体的一部分,言承自然感觉不到这火焰任何的奇特之处,眼下也没有什么东西能拿来练练手…
  想到这里,言承的目光投向了窗台上摆放着的一盆花…
  只是一盆花而已,周兄想来是不会介意的,大不了赔钱就是了。
  言承心下大定,手中烛火般大小的火苗直直朝着花盆射去,瞬息之间,那盆花就燃烧起来,不过片刻,就化成了一团黑灰随风飘散。
  言承一脸愕然,这火连土都能烧没了?
  把花烧成灰烬尚且可以说是温度太高,但是把土都给烧没了,这是什么火焰?
  “这大道图上,真是有好东西的!”
  言承咽了口唾沫,纳灵法能将吸纳天地灵气的速度提升数倍,这就已经够逆天了,又来个这么厉害的火种,言承倒是越来越期待大道图上还有什么机缘了。
  言承倒也不困,筑基之后,三魂七魄稳固,睡眠减少,精神比起之前却是好的多了。
  点亮油灯,言承又翻出了一本小册子,这是一门修行功法,而且正是言承目前正需要的筑基境界的修行功法。
  虽然对罗运乾这个人没什么好感,不过言承还是不由得心里感谢了他一句,这是好人呐,瞌睡送枕头!
  这功法名叫神罗天法,上面也没写品阶,言承也不知道是好是坏,不过眼下也就这么一门功法,只能将就着修炼了。
  修行功法总共分神仙灵凡四个大等阶,每个大等阶又分上中下品阶,倒是跟法器和丹药的分类差不多。
  而跟凝气境的修行不一样,后面的修行功法是很重要的,好的功法对灵力的利用率更高。
  同样都是一块灵石,神阶功法能够提升的修为,差不多是凡阶两到三倍。
  而好的功法修炼出来的灵力也是更加精纯,如果把凡阶功法修炼出来的灵力比作淡淡的雾气,那灵阶功法修炼出来就几乎快要接近于水了,更别说神仙两阶了。
  就单单以这两种优势,修炼好的功法的修仙者就比普通修仙者有了大幅度的优势。
  更不用说好的功法对于道术还有一定程度的增幅,更是在斗法中占据了绝对优势。
  同等境界的两个修仙者斗法,除了仙纹火种这些能够逆转乾坤的因素,要分出胜负就看功法。
  只是好的功法,普通修仙者是接触不到的,大家修炼的功法也相差无几,那些好的功法要么是在强大的仙门手里,要么是在各个大修仙世家手里。
  这种垄断下来,这些仙门和世家是越来越强,一代又一代的修仙者都是强者,而在修仙界能说得上话的也就只有他们。
  作为筑基境界的功法,神罗天法无疑比凝气诀的难度要大的多,都是晦涩难懂的字句,念着也十分拗口,区区五六百字,言承读第一遍竟然整整花了半个时辰。
  而凝气诀的千字,言承读第一遍只用了一刻钟就理解了,由此可见这神罗天法的难度。
  又读了几遍,直到更夫报了五更又过了半个时辰,言承才终于记住了神罗天法的心法口诀。
  随即收起册子,凝神闭目,言承开始了筑基之后的第一次修炼。
  纳灵法的使用已经浑然天成,言承都不用控制,全身毛孔就自然而然地张开,贪婪地吸收着天地灵气。
  言承心中默念神罗天法口诀,然后体内灵力也不需要言承的控制,在这心法之下自然而然地顺着所需要的经脉运转一周,最后附着在道基之上。
  这筑基之后的修行,比起凝气境可谓是天差地别,而随着每一次运转灵气,言承感觉自己的精神都是慢慢恢复了。
  修炼这功法,甚至可以做到不眠不休!
  如果能辟谷的话,言承觉得自己都可以就一心埋头苦修了,根本不需要考虑其他事情。
  因为不进食,身体就不会有排泄物,到时候就真的是跟凡人区别开来了。
  言承不困也就一直修炼,时间也悄然过去,直到早晨周通轻轻敲响了卧房的门,言承才从修炼状态中退了出来。
  睁眼一看,太阳已经升了起来,约莫是到了辰时四刻,也就是早晨八点。
  言承倒也没生气,轻声问道:“周兄何事?”
  周通支支吾吾:“言兄莫怪,周某方才出去吃了早饭,给你带了一些回来。”
  言承倒也有些饿了,也不客气,道了声谢后边起床开门,从周通手中接过了四个荷叶裹着的包子和一碗白粥。
  周通这功法虽然奇特了些,但他的身体恢复能力也是恐怖,昨晚被打的面目全非,这会儿又是恢复了本来面目,是个长得颇为清秀的年轻人。
  吃了早饭,言承也没继续修行,出门就看到周通搬了张藤椅坐在柳树底下,手里抱了本书,正看的津津有味。
  言承笑着招呼了声:“周兄倒是好学。”
  周通笑着点了点头:“周某呆板之人,也只能从这书中寻找些许乐趣。”
  “周兄,我出去转转。”言承笑着拱了拱手,然后径直出了大门。
  周通点了点头,然后继续看起了自己的书。
  言承是出来打探消息的,东转西转,总算找了间看起来最大的茶馆,然后坐了进去。
  要了壶茶,言承就坐在桌上,神识慢慢散出,覆盖了这座茶楼上下两层,所有人的言行举止尽收眼底。
  这也正好是言承现在神识外放能够探查的极限,以自身为中心,方圆五丈范围,一览无余。
  宣国民间,对于修仙者是毫不忌讳的,这一桌说着哪个哪个仙门出了个厉害的弟子是哪家的草鸡变凤凰,那一桌说着那里的马匪祸乱,哪个仙门派了弟子惩恶扬善…
  至于其他的家长里短,言承就自动过滤了,他对这些老大爷的八卦新闻不感兴趣。
  不过在茶楼里坐了一个上午,言承倒是没听到丝毫关于长孙世家的事,对于附近一片哪里出了妖兽作乱倒是听了个清清楚楚,也大致了解到长垣门在宣国的实力。
  长垣门那等随随便便能派出十个年轻的筑基后期弟子的仙门,在宣国虽然是一流宗门,但宣国最强大的仙门,叫做元音宗。
  至于世家,坊间是没有任何传闻的,仙门要向凡俗间吸收新鲜血液,所以凡俗间或多或少是知道仙门的。
  但是修仙世家不同,他们与世俗之间完全隔开,不会显露自己的财富,也不会出现世家子弟当朝为官,所以平民百姓对于修仙世家是一无所知的。
  除了极个别自己放出名声的修仙世家,当然,这种世家极少,可以忽略不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