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我成了八字先生 > 125 使诈

  商务车上,何炎、李钧平、李欣怡还有唐老爷子相对而坐,看众人都将目光放在自己身上,李钧平自顾一笑,撇嘴说道:“我诈他的。”
  李钧平的声音并不大,可落在几人耳中仿若雷震,脸色立变,何炎似想到什么眼中闪过一道寒光,老爷子则满脸不可思议,倒是李欣怡虽吃惊却掩饰不住心中的兴奋,脱口问道:“怎么回事?”
  此刻唐老爷子也开了口,笑着吆喝道:“你小子,就直接告诉我们怎么回事?别吊胃口了。”
  李钧平摇头笑了声,张口解释道:“红星大厦的风水,就是咱们上次说的,盆景组成了风水局吸走了财运,至于泰山石,可镇宅辟邪,根本不会破坏风水局。我刚才在赌这个风水局并非林德生看破的,而是萧明川打听来的。”话到这里稍顿,李钧平眼中闪过一道寒光,接着说道:“刚才他们虽然掩饰的很好,可当林德生解释完,看老爷子你的目光很奇怪,而萧明川也是一脸嘲讽,感觉就像咱们给他做的嫁衣,所以我故意刺激了他一下,没想到真给我蒙对了,也亏得他失去了理智愤然离去,不然等林德生反应过来,咱们就麻烦了。”
  望着李钧平,三人都有些不可思议,不过当三人反应过来,表情却变得各异,唐老爷子拍着大腿一幅恍然大悟的模样,大叫道:“我说呢,林德生这老小子什么时候有这么高的造诣,原来也是偷来的?怪不得一直抢我前面,就是怕我先说出来,让他无话可说。”
  李欣怡虽然吃惊,可更多是兴奋,满脸堆笑的叫道:“你要不说,我还真以为你设局坑他呢?现在一下输这么多,我看他回去怎么交代。”话到最后,又是一阵欢快笑声。
  听到李钧平的解释,何炎脸上也露出一抹笑意,摇头叹道:“还是钧平你反应快,不然今天人就丢大了。”摇头叹息声中,何炎脸上笑容很快散去,反而盯着李钧平说道:“钧平,这次你让萧总丢了这么大一面子,还损失数亿,真不考虑离开上海?至于案子,我帮你盯着。”
  随着何炎的话,李欣怡和唐老爷子的笑声立即落了下去,反而直直盯着李钧平,想看他如何抉择。
  自顾笑了声,李钧平撇嘴说道:“再等等,等有了结果,我就离开。”
  话语虽然平淡,何炎却听得出来此事没有商量的余地,沉默片刻点头应道:“也好,你以后多小心,有事给我打电话。”稍稍顿了下,何炎语气一转,接着又道:“这赌局赢了不少,不过萧家丢了面子,我得请位长辈出面把钱还回去,剩下的到时候转你。”
  李钧平轻摇摇头,笑道:“炎哥,赌局是你们定的,赌资也是你出,赢多赢少,当然是你的。”
  望着李钧平,何炎眼中闪过一抹异色,张口说道:“这一局萧总输了十个亿,我估计萧家不好意思要钱,但股权应该不会拒绝,那也值好几个亿。”
  李钧平当然明白何炎的意思,自顾笑了声,道:“炎哥,要是咱们输了,你会让我出钱吗?”
  何炎刚才确实做好了输的打算,甚至考虑着如何收尾才能顾全面子,却没想到李钧平最后一刻翻盘,不仅保住了他的面子,还给他赚了数亿,这才想着把钱给他,不过听李钧平如此说来,倒有些吃惊,毕竟这可不是几百万几千万,五个亿足够他下半辈子过上富豪生活。
  不见何炎开口,李欣怡张口说道:“炎哥,赌局是你与萧总定的,赢了钱当然是你的,如果我们需要钱,一定向你开口。”
  何炎并非古板的人,很快便有了决断,笑道:“那成,随后再说,你还回医院?”话到最后,何炎望了眼李钧平怀中婴儿。
  李钧平点点头,撇嘴说道:“那位还在医院打针,最好有人看着。”
  该是想到赵榕的身份,何炎摇头笑了声,道:“那我就不送你了,欣怡,你把钧平送回去。”
  听何炎如此说来,李钧平三人纷纷告辞离开,而当车门关上,何炎脸上笑容散去反而有些冷,沉默片刻张口说道:“冬子,查下消息怎么泄露的。”
  目送何炎离去,唐老爷子也知趣的离开,而望着李钧平,李欣怡不无幽怨的说道:“真去医院?”
  李钧平指了指怀中婴儿,笑道:“抱着这个小家伙,可不得送回去。”
  李欣怡发出一声冷哼,叫道:“她分明是怕你跑了,故意把小家伙丢给你的,也就你……算了,懒得说你,我问你,刚才那个局,真不是你跟魏三儿联手坑萧明川?”
  李钧平当然知道李欣怡为何会这么想,上次两人就做了场戏,因此摇头苦笑了声,道:“姐,这件事魏三儿根本不知道,再说了,破这个风水局,我就是为了钱,不会节外生枝,要不是你告诉我萧明川也参与进来,我也不会来。”话到最后,李钧平眼中闪过一道寒光,这萧明川一而再再而三的逼他离开上海,只是因为讨厌吗?
  李欣怡知道李钧平不会骗自己,也看懂了他的心思,心底一声叹息张口说道:“你也别瞎想了,等调查结果吧!对了,那泰山石真没问题?”
  李钧平摇头笑了声,撇嘴说道:“那真是哄萧明川的,如果泰山石把聚宝盆给砸烂,大楼就成了无根之木,楼里租户岂能赚到钱?我就是怕林德生反驳,这才诈了萧明川一句,没想到他真就失去了理智。对了,炎哥要是看着碍眼,可以换成太湖石。”
  噗嗤一声,李欣怡失声笑了起来,叫道:“要是萧明川知道你在诈他,会不会气的吐血?”好容易忍住笑,李欣怡摇头叹道:“为了萧家的面子,炎哥也要把泰山石给拆了,回头我跟他说声。中午了,咱们吃点饭去。”说话间看李钧平眉头轻皱,李欣怡脸上笑容瞬间散去,道:“怎么,不愿意?”
  李钧平担心那位中午怎么吃饭,只是这番话万万不敢跟李欣怡讲,正思索着如何开口呢,怀中婴儿突然哭泣起来。
  听到这哭声,李钧平似找到救命稻草,张口说道:“姐,你看,出来一上午,孩子都饿了。再等两天,她就能出院,到时候我请你吃饭。”
  瞪了李钧平一眼,李欣怡虽无奈可终究没有多说,只是将他送到医院后,不无幽怨的说道:“也不知道我生病,你会不会这么照顾我?”
  李钧平先是一愣,随即笑道:“哪有这么说自己的?姐,你回吧,路上慢点。”说完也不待李欣怡开口,李钧平已开门下车,然后冲她挥挥手转身走进医院。
  望着李钧平的背影,李欣怡脸上露出一丝黯然,只是很快又有笑容浮现,紧紧握住的五指,仿佛在说别想逃出姑奶奶的五指山。
  李钧平不知李欣怡心中所想,不过走进病房不见赵榕,反倒是吊瓶还挂在床头,脸上露出一丝古怪,这位姑奶奶跑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