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白手当家 > 第0606章 小表叔?

第0606章 小表叔?

    朱卉和朱妍拿来一张报纸。
  
      这是一份全国性的高考通讯,上面有一篇文章,报道了去年江浙省高考状元的事迹。
  
      白手没有想到,文章的主人翁,正是他的三弟白当。
  
      原来,三弟不仅是去年的市县两级高考状元,还是去年江浙省的理科高考状元。
  
      俩丫头噼里啪啦,叽叽喳喳,问题层出不穷,白手应接不暇。
  
      白手尴尬。
  
      在采访中,三弟提到母亲、大妹、小妹、校长、老师和同学,就是没提到大哥白手和二哥白当。
  
      “师傅,这个白面是你的弟弟吗?”朱妍好奇的问道。
  
      白手点头,因为他不能否认,文章里说了高考状元的家乡,而俩丫头是知道他家乡的。
  
      朱卉却不敢再问,她看出来了,白手很不情愿说这个高考状元的事情。
  
      双胞胎姐妹,性格迥异,姐姐比妹妹成熟懂事。
  
      妹妹朱妍咯咯笑道:“师傅,我知道了,你们兄弟不和。”
  
      白手窘迫,只能点头承认。
  
      韦立在旁边看热闹,也不替白手解围。
  
      见白手松口,姐姐朱卉也来刨根问底,“师傅,说说你家里的事呗。”
  
      白手不隐瞒,冲着俩丫头痛说家史。
  
      母女仨人听得聚精会神。
  
      待白手告一段落,朱妍又有判断,“噢,我知道了,你三弟看不起你和你二弟白当。”
  
      白手点头道:“对,我和我二弟不喜欢读书。按你们城里人的标准,我和我二弟就是文盲,所以我三弟看不起我们。在家里时,他几乎不跟我说话。”
  
      朱卉道:“一个家庭,两种理念。一个为钱,一个为文。”
  
      小丫头说的话,让白手大感兴趣,“阿卉,我采访你一下,你这话什么意思?”
  
      朱妍抢着说道:“就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白手笑了,韦立也笑了。
  
      白手一边点头,一边笑问,“那么请问,你们家的两只小鸟也不一样吗?”
  
      俩丫头齐笑。
  
      朱妍道:“我姐喜欢装大人。”
  
      朱卉道:“她喜欢臭美。”
  
      “我姐喜欢高仓健。”
  
      “她喜欢唐国强。”
  
      白手忙问,“唐国强我知道,那高仓健是谁?”
  
      原来,白手没有看过日本电影《追捕》。
  
      韦立简单的介绍了《追捕》。
  
      白手评价道:“英雄,逆境英雄。”
  
      “师傅,你是英雄吗?”朱卉问道。
  
      “应该,应该是吧。”白手不太谦虚。
  
      朱妍咯咯而笑,“可你是文盲。”
  
      “我是文盲我骄傲。”
  
      这话又让母女仨人齐笑。
  
      白手大言不惭,“说自己的话,让别人笑去吧。”
  
      俩丫头笑得不行不行的。
  
      白手也陪着笑。
  
      韦立微笑着问白手,“心情好多了吧?”
  
      白手点头,“温馨,感动。”
  
      韦立撩撩头发,“现在说下一个话题。阿卉,阿妍,以后你们师傅要经常来咱们家住,你们同意不同意?”
  
      朱妍心直口快,“这还用说,以前不常来住么。”
  
      这问题确实有点多余,白手三天两头的来家住,俩丫头都是知道的。
  
      读高中了,快成了大姑娘,岂能看不明白母亲和师傅那点事。
  
      韦立有点脸热,“我是问,我是问你们欢迎不欢迎?”
  
      “欢迎欢迎,当然欢迎。”朱妍拍着手道。
  
      韦立问大女儿,“阿卉你呢?”
  
      “我,我同意。”朱卉好像有些犹豫。
  
      韦立忽然严肃起来,指着大女儿道:“把你的心里话说出来。”
  
      朱卉瞥了一眼白手,支支吾吾道:“别人要是问起来,我不知道怎么说。”
  
      问题犀利,白手和韦立都有点尴尬。
  
      但韦立不慌不忙,反问道:“那你俩说说,别人要是问起来,你们该怎么说?”
  
      朱妍知道问题的重要性,机灵劲上来了,“姐怎么说,我也怎么说,我们统一口径就是了。”
  
      大家便都看着朱卉。
  
      “别人要是问起,我就说,师傅是我的小表叔,远房的小表叔。”
  
      朱卉说完,朱妍忙问,“怎么样?怎么样?”
  
      韦立看向白手。
  
      白手笑着表态,“我看挺好。”
  
      “那就这么定了。”韦立附议,同时心里有点迫不及待,看了看墙上的钟,“到点了,你俩快回屋睡觉。”
  
      姐姐拉着妹妹走。
  
      关门前,朱妍回头,冲着白手调皮道:“小表叔,早点休息,明天你得开车送我们上学。”
  
      白手悄声问韦立,“这样好吗?”
  
      韦立拉着白手往自己房间走,“她们早晚会知道。不,她们早已知道。”
  
      也是,纸包不住火,纸早已被火所烧。
  
      白手道貌岸然,“要不,要不在书房给我搭个床吧。”
  
      “多此一举。”韦立进屋关门,把自己挂到白手身上。
  
      韦家是两室一厅,有客人就只能住在书房,韦立倒是有所准备,在书房备着一张折叠床。
  
      但确实没有必要。
  
      早上六点半,韦立起床做早餐。
  
      六点四十五分,白手起床,敲门叫俩丫头起床。
  
      七点十分,全家吃早餐。
  
      七点半,白手开车送俩丫头去学校。
  
      八点十五分,白手回来,送韦立去上班。
  
      九点差十分,白手才回到自己的公司。
  
      一个星期都是这样,白手有点忙,但挺快乐。
  
      不过,白手很快清醒过来,这样的好日子可以有,但不能持续,也不应该持续。
  
      韦立的家也是个坑,可以陷进去,但不能陷得太深,更不能陷进去爬不出来。
  
      保值投资,韦立说的这四个字,大大的启发了白手。
  
      从经济学的角度看,把钱存在银行里,几乎等同于经济自杀。
  
      白手不能干这种傻事。
  
      乱世收黄金,盛世藏古董,这是投资的方向。
  
      白手不懂古董,也不想玩古董,白手想闯出一条自己的路。
  
      买地,坐等地价上涨,是一条保值投资的好路。
  
      那么,买房是不是也能保值投资?
  
      白手请教了两位老人,就是丁雅琼的父亲丁光远和齐再坤老爷子。
  
      两个老家伙送给白手的是同样四个字:买地,买房。
  
      白手既豁然开朗,也下定了决心。
  
      这个晚上,白手在长风饭店请一个新朋友吃饭,让饭店老板蒋长风作陪。
  
      白手说到买房保值,这个新朋友笑道:“莫道君行早,早有上路人。小白,有人早干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