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雕龙湖传 > 第二十七章 金蛇吐毒暮霞舞

第二十七章 金蛇吐毒暮霞舞


  杨渊这几日可说是惨不忍睹,不由得叫苦连天。
  自从夜寒将杨渊带到这湿地教杨渊武功,每一日杨渊都感觉生不如死。
  杨渊的九霄倚天笑集剑法、内功于一体,剑法出神入化,然而内功却只是学了个皮毛,拳脚、轻功则是一点没有。杨渊除了学过些捉鸟雀的功夫,其余的功夫方铭鸢每次还未教杨渊,杨渊自己就已经放弃了。因此杨渊的拳脚除了基本的直摆勾鞭侧正等基本拳脚外几乎什么都不会。
  夜寒教杨渊拳脚,却是并没有一招一式逐一拆开来教杨渊,而是撤去内力与杨渊一对一相斗。杨渊拳脚破绽颇多,带来的后果就是,杨渊每每与夜寒斗不到一柱香的功夫,肩头、肋侧、大腿、腰间、腋下等部位都是淤青。这些淤青并非夜寒刻意加重力气,却是每个部位反复击打不知多少次留下的。
  一天下来,杨渊被夜寒打的已经爬不起来了。
  夜寒看着趴在地上的杨渊,冷笑一声,却将杨渊像猫一般提起来,扔到了湿地中一处被石头围住的池子中。
  按理来说,池中的水虽然不至于温暖,却也不至于冰冷,可杨渊被扔到这池子中,本来已经疲惫不堪的身体被激得立刻从水中跳出来。
  “这是什么水?寒冷更胜浮冰的水!”杨渊一边问一边发抖。
  “至纯之水,冷似寒冬腊月三尺冰。”夜寒面带微笑,语气平静,看着杨渊,却有些戏谑的意味。杨渊刚要开口,夜寒又道:“这是寒潭,天成地就,寒气可以沁人心扉,化解疲劳。你在里面,全身内功会自己运转帮你抵御寒气,你只要撑得住,你的内力提升就可以事半功倍。”
  杨渊道:“这效果,我好像在哪里听过。”
  夜寒笑道:“寒玉么?这些石头都是寒玉,露出来的部分只是千百分之一,这水是寒玉吸纳湿地中的浊水渗出的至纯之水,又能保持这水一直纯净,即便是扔进去一把沙子,水也是不会结冰的。不过若是将水取出,须臾之间就会凝成寒冰了。”
  杨渊道:“我就是提了一下……”
  夜寒看着杨渊,笑道:“你说我话多了?”
  杨渊看见夜寒的笑,打了个寒战道:“没,我什么都没说。”
  夜寒道:“你且在此处练内功,莫要在屋子里练了,太臭了!”说着缩了缩脖子,快步离开了。
  杨渊满脸黑线看着夜寒离去的身影,将衣服晾在石头上,跳到了寒潭之中。
  杨渊运起了九霄倚天笑的内功心法,加速了本来就在缓缓运行的内功,随后意识进入了驻灵所。
  胜邪似乎在驻灵所十分的无聊,此时居然分了个身自己与自己比试武功。
  见杨渊来,两个胜邪中的一个回到了另一个胜邪的体内。胜邪道:“君主大人,你这进境,虽然慢得很,可是拳脚却是强了许多。另外,那挚情珠既然送走,为何不用呢?”
  杨渊哼一声道:“我怎么知道怎么用?”
  胜邪摇了摇头道:“这等超凡之物,心之所向即可。何必要什么用法?”
  杨渊问道:“超凡之物,都是心之所向即可么?”
  胜邪摇了摇头道:“那要看这‘凡‘字是哪个凡了。”
  杨渊道:“我听不懂。”
  胜邪道:“听不懂没什么打紧的,到了时候你总会听懂的。这两日我去不得九天界,也就没去看过笑苍生,九天界一日抵得上一年,如今算是一年已过,你去看看他长到什么样子了。”
  杨渊点了点头,心念一动,到了九天界。
  这是杨渊第一次到这九天界。听笑苍生和胜邪说,这是一个单独的世界,可装实体,可承魂魄,魂飞魄散者不能存在于世间,只能凭借元神留在阴界,然而这九天界却可以承载没了魂魄的生灵。
  九天界与驻灵所极像,也像是在浩瀚星海中开辟一片裸露的地界,无日无月却有繁星,土地广阔却寸草无生,然而却是有许多沁人心扉的灵气,杨渊在此处一呼一吸大为舒畅,心道:“难怪胜邪说此处一日抵得上一年,只是我本身进不得此处,不然几月之内练至天级却也容易。”
  杨渊这想法刚刚出现,却见一条金色小蛇扑了过来,正是笑苍生。
  杨渊见已经是蛇身的笑苍生扑过来,伸手去接,却不料笑苍生张开嘴一口咬在杨渊的手上。
  “啊我靠!”杨渊大叫一声,连忙甩开笑苍生。“你怎么回事啊!你在这搞毛呢?”说着连忙查看手上的伤口,却见伤口已然发黑,显然是中了剧毒。
  笑苍生瞪大眼睛嘶嘶吐着信子,又张大口准备再咬,却在即将碰到杨渊的一刻缩了回去,一对粉色的大眼睛看着杨渊滴溜溜的转,不知在想什么,又向着杨渊凑了上去。
  “你干嘛?嘶……”杨渊这只被咬的手已经这个发黑。
  笑苍生不管杨渊大叫,凑上去张开嘴,却是用舌头舔了舔杨渊的伤口,杨渊的手立刻恢复,完好如初,被咬的痕迹也消失了。
  杨渊长呼了一口气道:“这毒还真是厉害啊,晚过一会只怕我就死在这里了!”
  胜邪时不时吐着信子,居然发出了“吼吼”的声音。
  “这才两天,倒是长大了不少嘛!”杨渊一边笑,一边看着已经长近一尺的笑苍生。
  笑苍生破壳之时不过三寸,如今只是一天,却已是长成了三倍有余。
  “明明刚出生的时候那么可爱,怎么一见面就咬我?”杨渊一脸无语,“罢了,反正让你治好了,我也可以跟胜邪说了。你在这要好好努力啊!”
  杨渊摸了摸笑苍生的头,笑苍生粉色的大眼睛盯着杨渊吐着信子,却像眼镜蛇一样抬起半个身子扭了起来(架空历史的小说,我若说这个时代化学、物理学等科学已经到了一定程度,你们信么……)。
  “听我要走你还挺高兴的?罢了,你在这好好修炼,早点到能跟我交流的程度,到时候就轻松多了。”杨渊说完心念一动,再一次回到了九天界。
  “如何?”胜邪和他的分身正在下棋,见到杨渊又变成了一个人,或者一只凤。
  “长约一尺,这一次上来就咬我一口,还差点咬两回,要不是他舔了我一下现在我已经中毒身亡了……不对啊,我这是意识,怎么中毒?”杨渊说着越发觉得不对劲,瞪大眼睛看着胜邪。
  胜邪神态自若道:“这又如何?他现在是……反正他可以灭身也可以灭魂,你记住这点就好了。长约一尺,倒是比我想的快上一点,不过我更好奇他为什么咬你,明明你是他目前最亲近的存在。”说着凑到了杨渊身边细细察看,看了许久却也没看出什么异常。
  “这原因我也不知道,不过你以后离蛇远点就是了,胜邪都要咬你,寻常的蛇恐怕都想吃了你呢!”胜邪扔下这句话,就又造了分身与自己下棋,不再理杨渊,杨渊觉得无趣,便离开了驻灵所,魂归体内。
  月上中天,银光撒在湿地的表面,微波粼粼的水面如同不甚均匀地浇上了融化的银汁,本来黑漆漆的周围倒是亮了不少。
  在这寒潭水中运功,效果远胜杨渊在屋子里打的热水和湿地寻常的水中,然而弊端却是,杨渊不知道自己到底还有没有排出污垢。
  一直在水中运功,杨渊是拒绝的,就是讨厌,没有原因。
  这一晚,从天刚刚黑到次日卯时日出将近五个时辰,杨渊运了五个周天,比之上次,更加快了几分。
  日出的金色阳光映在杨渊从一旁衣服里拿出的白色的玉牌上,将其染做了金牌。上面碧色自然变成了青色,只是下面的玉珠一颗也没有变成金色。
  “青色玄级起,倒是快,一天一级么?”杨渊十分满意,将玉牌放回去,又跳到寒潭之中准备运功。
  “真奇怪,这么冷的水,我居然没闹肚子!”杨渊摇了摇头,闭目重新运功。
  这一运功,又是三个时辰,午时已至,杨渊又运了三个周天之后,才见夜寒缓缓走来,拿着一个饭盒,另一只手中还提着一个酒葫芦。
  “我说如何,在这水中,你是不会困的,我们继续,昨天只是教教你一些基本的,现在教你点新东西。”夜寒见杨渊吃完饭,打开葫芦的盖子,往嘴里灌了一口酒,“嗯,好酒啊!”
  杨渊问道:“昨天这只是基本功?只是基本功夫,就能到这种程度么?”
  夜寒嘿嘿笑道:“若是你只将这些基本拳脚练到极致,自然是不够的,可是你若是将天下顶级的拳脚绝学重新化作这等基本拳脚,倒是可以略窥门径,长此以往,可以渐臻武学绝诣了。”
  杨渊又问:“什么叫重新化作基本拳脚?”
  夜寒道:“懂了之后你自会懂。只说你战平尘儿的那套出神入化的剑法,若是你在下意识的一击一挡一刺一掠之中就能用出那剑法的内涵,你的剑术应当能再上一层。”见杨渊陷入沉思,夜寒道:“好了,不提那些,我们先将拳脚练好。”
  夜寒接着道:“拳脚是人基本的功夫,却也是人极为重要的功夫。世间有五大绝顶高手,他们在武者的眼中如同俗世之间的凌绝峰一般,是寻常人终生难及的存在,他们五人的一身武功都是起于拳脚,而后渗透到其他武学的。”
  “五位高人?可是东西南北中?”
  夜寒点了点头:“东海翠玉箫,一曲动彻九重霄;西域黑水王,千毒万虺鬼复亡;南疆帝身佛,指擎万象千山破;北城花头丐,龙蛇掌中义满怀;中原立地仙,长剑如虹傲世间。”
  夜寒又道:“这五句话你应是没听过,江湖中知道这五句话的人也是少之又少,因为这五句话是他们五个自己写的。人一旦到了这等傲世间的地步,所谓的谦虚都已经揉上一揉卷起来踢到天上落下来的时候再踩一脚扔到马桶里了,所以这五句话中只有傲气。不过他们都不是书生,这几句话或许看着有些俗气,有些牵强,还有强行押韵,不过抛开这些,却是他们给自己写的最满意的评价了。当然,虽然他们比武的时候满是骄傲,平时相处起来,其中的几位还是很平易近人的。”
  “跟你说了这么多,我们还是开始练罢。鉴于你现在的拳脚与我锁烟门初入门的弟子水平差不了多少,我就先教你一门锁烟门比较基础的拳脚。这门拳脚叫‘暮霞舞’,是祖师创立门派之时专门给刚入门的弟子创下的基础功夫,若是想学锁烟门的绝学,还需这暮霞舞到一定的火候。”
  夜寒刚说完,杨渊就知道他的噩梦又要开始了。这暮霞舞中满是卸力、分筋、错骨及其他的众多反关节之术,可说是集擒拿应敌之术于一体,虽是锁烟门的入门之术,却足以应对绝大多数的拳脚之敌。这许多招式用在杨渊身上,只是一个下午,杨渊便觉得全身如同被夜寒一个关节一根骨头这样拆成了许多块。教到第四招‘水’的时候,夜寒直接将杨渊手臂两个关节翻转锁在他的一条小臂上,另一只手别着杨渊的脖子与那条手臂交汇,杨渊的双臂竟险些被折断。
  “暮霞舞只有‘长、空、秋、水、云、霞、落’七招,我今天让你先了解一下前六招,明天开始我们就将这第一招好好练上一练,按你的资质,也就半月,你就可以大致掌握这前六招了。”夜寒看着趴在地上的杨渊笑了出来。
  杨渊趴在地上听见夜寒的笑声,却也不觉如何,问道:“那第七招呢?”
  夜寒道:“第七招要等你前六招掌握得比较熟练甚至是融会贯通之时才能学会。莫要着急,这暮霞舞是锁烟门中资质普通或者稍低一点的弟子前三年甚至五到七年都要学的功夫。你觉得你的天资,要学多久?”
  杨渊听后一愣道:“前三年?他们是到什么程度?”
  夜寒道:“第七招初学,随后便不再教,靠他们自己练了,因为第七招强弱取决于前六招的水平。我说你半个月能大致掌握前六招,若是到能学第七招的程度,饶是你天资聪慧,却也要最短半年的时间。”
  杨渊陷入了沉思。
  夜寒笑道:“莫看你现在修为提升很快,然而拳脚之属却是硬功夫。自从仙路出现以来,武学之路就受到了巨大的挑战,无他,只因为仙路以修为为主,元气、内力到了水平即可,而这些拳脚轻功却是很少有人再练。江湖大小门派不说百万千万之数也有数十万,然而其中依旧注重练基本功夫的却是不足千家。”
  “那些注重修为的门派,练至人级、地级比我们要快的多,然而到了天级及其上却是难上加难。那些门派纵然有万千玄级、人级弟子,然而再往上,底蕴却是远远不及我们这等重根基的门派的。古往今来,出身非名门大派却修为极高者数不胜数,他们创下的宗派同样众多,然而天下最强大、底蕴最深厚的一直都是我们这种着重武功的门派,这一点却是雷打不动的。”
  “若无拳脚兵器根基,纵使你修为再高,面对同一水平基本功夫远胜于你的对手,你是决计打不过的。尽管仙途之中每到一个等级就会获得一定的感悟,从而剑法或者刀法会比之前更强,然而这种感悟是上天所赐予的,并非自己发现的,而且有些是人家在地级就能自己理解的东西,你到了天级才了解,如何能比得过人家?仙武两途本就是逆天而行之路,一味依靠上天赐予,如何能比得过他人?”
  “我不知你的目标是什么,你虽然很想快速提升修为,但我告诉你,就你现在这种情况,就是修为上去了你也不会有什么大起色,莫说你现在不到,以后你即便是绛色天级的巅峰,我同样也有办法直接打败你。”
  杨渊沉默着,过了良久才挤出一句话:“修为,不就是实力的评定么?为什么……”。
  夜寒道:“修为如同年龄,年龄大就是年龄大,就是更年长,这一点永远不会变,然而你强与否却是如同地位。有的人刚出生就是天家子弟、未来的帝王,有的人碌碌终生只是一介白身。单论地位,那一介平民若非真正的富可敌国,如何能与帝王的地位相比?自古以来,被抄家、流放、诛杀的布衣王侯还算少么?黎燕北疆那一万多里的城墙,修筑时三分之一所用的钱财都来自于一人,那人又如何?抄家、流放至如今西楚与黑水交界的雪原之上,除他之外全家被杀。所以,修为是一方面,那些硬功夫却是至关重要的。”
  杨渊仍然沉默,一言不发,夜寒知道,杨渊并没有明白,只得道:“罢了,这等缘由,等你亲身体会罢,今天我说的话,你还是自己想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