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雕龙湖传 > 无名章 二 三

无名章 二 三


  山河之间、云海之内,众所周知,有两个神仙眷侣。
  夫妻二人,皆为道玄境的神仙,四处游山玩水,看遍大好山河。
  然而,这一日,却让夫妻二人停止了逍遥、怡然的生活。
  “啥?她家在上面那个世界?”
  看着眼前这个身着黑红衣服三十多岁模样的人,沐乘风满脸震惊。
  “她爹不不是个说书的么?”沐乘风问道。
  那人道:“二十年,从没有修为到入圣境,你道一介书生普通人能有这种血脉?”
  沐乘风道:“她爹也中过举人呢。”
  “就算是举人,那也只是悟性和记性好,虽然这很重要,但他若是当初继续考,是绝对考不上贡士的,所以还不至于生出来这么个女儿。”那人平静地道。
  “你这么贬低我爹是要做什么?”洛飖生气道。
  “我只是想说,你爹你娘都在上面的世界,尤其是,你娘很想你,已经要哭死了。”
  那人消失了,临走时候留下一句话:“你逃命途中的那七个朋友,应该聚在一起了。想上去,你就要颠覆海外洲的九个大世家的主宰地位。你们不想上去,当我没说过。”
  ……
  之后又过了几十年,沐乘风终于带着七个兄弟,连同洛飖共十个人,把海外洲给翻了个遍。
  之所以是几十年,一方面是众人从下品道玄境到玉色入圣境花了许多时间,当然,这还是沐乘风一路开挂带光环的结果。不然几十年就飞升,那是在想桃子。
  飞升时,接引之人称九人同时不可同伴,将众人强行分开。沐乘风连耍无赖带咬文嚼字,才和洛飖一同到了惊云天,但还是被分别带到了八个长天。
  升入长天,沐乘风发现自己只是个渣渣,所以,一路坑蒙拐骗偷奸耍滑勾结官府等等一切卑鄙的手段都给用上了,可称作是无所不用其极。
  过了许多时间,沐乘风终于跟惊云天帝攀上了关系,无踪阁顿时拔地而起。
  无踪阁,是当年沐乘风被追杀跑路时候跟七个兄弟的戏言,最后也终于形成了强大的战斗力。
  沐乘风所在的世界,无踪阁已经是如同天庭一样的存在。
  那个世界,无踪阁有八位阁主,不过到了江湖上,就成了八位帝君。帝君世袭,只知姓而不知名。八位帝君的姓分别是:沐、高、莫、肖、罗、白、宗正、第五。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这一日,是十二长天百年一回的长天大会。每个一百年,十二长天的天帝、王侯将相、士官大族都聚集在一起的一个盛会。十二长天的天牢开始了大赦,十二长天的天民则排着队去天仓领取粮食百货。
  世间的巧合,有时候巧的就是这么不正常。百年一次的长天大会,让沐乘风赶上了,这有就罢了,可偏偏又是在惊云天举办,这是一千二百年赶上一次。
  洛家作为长月天的大家族,自然来到了惊云天参与长天大会。所以,当世家主洛紫姜,带着一票人就过来了。而大公子,也就是洛飖的爷爷、长孙,就是洛飖的亲爹,也在其列。
  沐乘风本来是拒绝的,可是惊云天帝仗着喝多了搂着沐乘风:“你是不是我兄弟?你要说不是那咱就一拍两散!啥?你说是?那这长天大会你必须得来,不光你来,你媳妇也得来,我要让他们看看我兄弟这福气……呕……”
  说着说着,这货又喝吐了。
  第二天酒醒,送东西之类的醉酒之言惊云天帝通通的不认,不过沐乘风到长天大会这一条却是咬的死死的。
  于是……沐乘风带着洛飖也就到了这长天大会。
  洛紫姜本来在臣位上看着帝位上的十二天帝老神在在,却忽然看见惊云天帝身边的那一对璧人,喝进去半口的水喷了出去,一半都喷在了大公子的身上。
  “爹……”大公子一脸无奈,自己活了都快一万岁了,天天受气。别人家的大公子哪有自己这么悲催,旁系的老末也比自己好啊!
  “别说话!”洛紫姜摆了摆手。“阐儿,那个女娃娃,是不是很像你的大儿媳妇?”
  大公子洛言阐向二人的方向看了看:“这……这何止是像啊,这几乎就是一模一样啊!”
  洛紫姜颤巍巍又问道:“你能确定么?”
  洛言阐道:“除了眉眼之间稍像诚儿,眉毛入鬓更加美上两分,光从容貌看……绝对是……是……”
  “是你的孙女。”洛紫姜浑身发颤,却帮自己的儿子把话说完了。
  “我这就……”洛言阐的话说一半又被打断了。
  “八十多年了,你直接去告诉她,你是她爷爷,我是她太爷爷,那边那个是她爹,她信么?反正我是不信的。”
  “那怎么办?”洛言阐一脸无奈。
  “就冲你这个脑子,你知道我为什么几千年都不把家主之位传给你吗?”洛紫姜一脸无奈,这大儿子虽是嫡长子,天资也是十分优秀,处理事情却是逊色其他公子很多,就算把有才能的几个儿子都拉出去做了一方天地的宰相,却还是不放心。
  洛紫姜又道:“你去找时间把那两个娃娃都叫过来,实在不行就等他旁边那个……那是哪个天帝?”
  “惊云天……”
  “对,惊云天帝,看他们跟他这么近,他总要介绍的,到时候再说也不迟。然后派人把你儿媳妇从女宾席叫过来,让他们夫妻准备认亲。对了,当初我在舞儿身上放没放什么东西?”
  洛言阐想了想,摇了摇头道:”当初谁也没想到孩子能丢,况且是个女娃娃,也没有作标记的打算。“
  “他×的!”洛紫姜怒道:“我当初不是让你们下了吗?没有标记这几十年你们在找什么?能找到就怪了!”
  洛言阐低头,听父亲骂了一会,便去交代洛紫姜告诉他的几件事了。
  大会开场,沐乘风洛飖夫妇到了臣子席位上。臣子席位的人均是王侯将相世家大族,都是由各天帝和其侍从逐一介绍的。
  按规矩,依次从真阳天、长月天所代表的的阴阳鱼介绍,然后按西北开始的乾坎艮震巽离坤兑方位的八长天以及魔恸天和留情天轮流介绍,所以先介绍了洛家的家主、大公子、长子长孙,之后才由惊云天帝亲自介绍沐乘风二人。
  介绍至洛家时,沐乘风洛飖将注意力转向了洛家,洛飖突然觉得有一种亲密感,而沐乘风则是心悸、慌乱,总觉得要有要紧事发生。
  “这位是朕的结交之人,沐乘风,他旁边那位是他的夫人,洛飖。”惊云天帝介绍之时,众人均将目光转向沐乘风。
  帝王,没有兄弟、朋友和所谓的至交,所以惊云天帝说的“结交之人”,便算得上是惊云天帝除自己的至亲外最近的人了,与世人的“结拜兄弟”“知己”相比,皆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一句话,等于直接向众人宣布,这是我兄弟,谁动他就是动我惊云天帝。
  “陛下,草民斗胆向惊云天帝陛下求个与沐少侠交谈的机会。”洛紫姜起身对着长月天帝、惊云天帝行礼道。
  洛家时长月天的大世家,长月天帝的主相就是洛紫姜的三儿子,副帅是洛紫姜四儿子的小儿子,长月天帝面对洛家的请求,十中九成九都是同意的,何况这只是个请求?长月天帝也看出来了,洛紫姜这是求他搭桥,帮之则必有所得。
  “洛家主发话,朕是没什么问题的,不知艮帝意下如何?”长月天帝转头像惊云天帝问道。
  “既是洛家主请求,又有月帝开口,朕也不得不应了。”惊云天帝答道,没有情绪波动,但长月天帝觉查到了惊云天帝的不悦,却只能硬着头皮道:“艮帝已经答应了,洛家主可私下前去。”
  长月天帝心道:“老子帮你顶了个雷,老子招谁惹谁了?”
  洛紫姜谢过两位天帝,带着洛言阐和洛豫诚夫妇离开臣子位,到了沐乘风洛飖二人身边。
  “你说你是她太爷爷?您高寿啊?”沐乘风问道。
  “老夫今年一万零一岁,怎么了?”
  一旁的洛言阐皱起了眉头。
  “您二位说是她爷爷、父亲,您二位又是……”
  “嫡长子与父亲年岁相差很多,这算不得什么,你这是什么意思?”
  “既如此,请三位长辈原谅。”沐乘风低头行礼。
  “一身傲骨,对的却是自己人么?”洛紫姜沉声道。
  沐乘风道:“一身威严,却不能保护自己的太孙女么?”
  “你说什么?”洛紫姜怒气迸发,威压指向沐乘风,直教其睚眦欲裂。
  “你这么厉害,不知道飖儿从前是怎么过来的么?”沐乘风咬着牙继续道。
  “所以我要补偿她。”
  “你如何补偿她?”
  “重塑身体,洗去记忆,让她重新做洛家的大小姐。”
  沐乘风骂道:“你可真不是个东西。啊!”一道重压下来,将沐乘风拍在了地上。
  “我把你弄死,惊云天帝也不会说什么。”洛紫姜冷漠道。
  一旁的洛飖被父亲洛豫诚和母亲华清眉带到一旁,设了障,却是看不到也听不到丈夫和太爷爷做什么说什么。
  “您是……我爹,您是……我娘?”
  洛豫诚面容平静,似乎并不所动,然而华清眉秀美的脸上的泪痕、一直红肿的眼圈,分明代表着眼前这丽人整天都是以泪洗面。若是换做普通人,怕是真正哭死了。
  “哎!”华清眉应了一声,连忙捂住脸,眼泪却是顺着手留下来了。
  洛豫诚面色未改,说话却是哽咽着。“舞儿……”
  “舞儿?”洛飖见到母亲,早就忍不住,母亲两行泪下,再也没有忍住,清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此时听见“舞儿”,虽知道说的是自己,却忍不住问。
  “是了,我们还没跟你说,当初你太爷爷给你起名叫洛屏舞……”
  “我叫洛飖。这是我爹爹给我起的名字。”洛飖打断了洛豫诚。
  “孩儿!”华清眉叫道。
  “由得你!”洛豫诚点了点头,眉头再一次皱了起来。
  “舞儿,那孩子是你之前认识的……”
  “他,他是我丈夫。”洛飖脱口而出。
  “这……这……”洛豫诚眉头紧皱。
  华清眉舒了口气,“这很好。”
  “如何好?陈家那边可怎么办?”洛豫诚眉毛一横。
  华清眉道:“当初舞儿走失后陈家明明就弃了这个约定……”
  洛豫诚道:“可现在舞儿回来了,陈家只是说舞儿失踪约定暂时不算。”
  沐乘风吐了一口血,冲着洛紫姜道:“你道我与飖儿的情感就这么弱么?”
  洛紫姜抓起沐乘风,伸手将沐乘风左右臂前后心三丹田都摸了一遍。“天地大誓!你们成亲的时候请的天地作证不成?”
  沐乘风道:“天为顶架地为床,黄土作宾水作证,云为锦衾星为烛,山作绣枕月作灯。”
  洛紫姜叹道:“既然如此,唯有将你的一魂一魄换与她了。”
  砰!
  洛飖强行冲破了障,来到沐乘风身边。
  “乘风,他们要对你不利!”洛飖在沐乘风身边道。
  沐乘风握着洛飖的手拍了拍道:“我知道。”
  刚刚那一声震彻云霄,十二天帝和臣子宾客都聚了过来。
  “洛紫姜!你要对我兄弟做什么?”惊云天帝大怒。
  “艮帝陛下,您真的把他当做兄弟么?可您的亲兄弟却几乎都是没有什么好下场啊!”洛紫姜直接道。
  “洛家主,过分了!”长月天帝也面带怒容。十二天帝中任何一人被辱,那就代表十二天帝在那人眼里都算不得什么。
  “我这是因为陈家,不得已啊!”洛紫姜看了看头顶的太阳和三颗泛着红光绕着蓝环的卫星。
  “陈家”二字出口,众人都把嘴闭上了。
  “艮帝陛下还要为兄弟出头么?”
  惊云天帝叹了口气,十二冕旒垂了下来,遮住了惊云天帝的脸。
  “散了吧。”长月天帝一声令,众人轰然而散,十二天帝也回到了帝位之上。
  “舞儿,太爷爷对你不住,你若是还有下辈子,就去找我吧!”说着张开左手,手上出现一颗核桃大小的黑珠。
  这珠黑的纯粹,以至于周围所有的光都被黑珠所吸引,空气被吸引,形成了漩涡。
  洛飖感觉到一阵强大的吸力,身体就要飞出,却被人一把拉住,回头一看,沐乘风小腿陷入地面,两条手臂拉直,死死抓住了自己的手。
  洛紫姜怒道:“找死!”一道光从身旁卷了过来,将沐乘风的右臂直接斩断,右臂飞远去,并未收到黑珠的影响。
  沐乘风断了一条手臂,却并不为所动,上身微转,左手依旧死死抓着洛飖。
  “乘风,你放手啊!”洛飖本来抓紧了沐乘风的手,却见沐乘风的右臂被斩断,便松开了手,可是沐乘风剩下的的一只手却死死抓住洛飖。
  沐乘风一言不发,生怕说话的力气分出去就抓不住洛飖。
  “好小子,可惜,你攀不上舞儿!”又一道光飞出,径直穿过沐乘风的胸口。
  沐乘风感觉到口中一股血出来,却死死咬住牙齿,血液竟从牙缝出去了。
  “太爷爷!我会劝他的,求您别这样了!”洛飖哭道。
  “只有一天。”洛紫姜收了黑珠,巨大的引力消失,万丈光芒瞬间出现,随即是一些淡青色的液体,迅速消失了,是黑珠将吸引的光和压成液体的空气都放了出来。
  洛飖抱着独臂的沐乘风大哭了起来。
  沐乘风抚着洛飖的头发,柔声道:“不妨事,你没事就好。”
  洛飖哽咽说不出话,紧紧抱着沐乘风。
  沐乘风将身体从大地中抽出来,起身道:“陈家么?”看着哭泣的洛飖,伸出左手擦掉了洛飖脸上的眼泪。“这么哭,就不美了,还有一天,我们先去找个地方歇着吧。”
  ……
  无名章三
  ……
  陈家,长天主宰帝君的本家。
  主宰帝君名为主宰,数百万年来从不过问长天之事,长天如何战乱,主宰帝君从来不管,也从来不管自己的本家如何。
  而陈家也十分嚣张,几乎凌驾于十二天帝之上,而十二天帝从来不敢惹陈家,尽管主宰帝君从未管过陈家。
  其中一个原因,是陈家世代守卫着长天的圣湖——雕龙湖。陈家守卫着雕龙湖,与天地达成协议,陈家人个个都是修为仅次于十二天帝的水平,然而陈家人终身修为不会改变,并且永远不能主动出手,否则形神俱灭,阴间的鬼都做不得。
  尽管如此,只要入侵者来到雕龙湖陈家本家,都会有一个陈家人献身受击,随后陈家人灭掉入侵者,治好那个人。
  比如今天。
  陈家人都懵了。
  眼前这个只有一条胳膊的人,修为堪比十二天帝,手里只拿着把两尺六的残剑,杀了几十个陈家人。
  无论怎么攻击,那人都好像没事一般,然而那人一剑,却能直接杀掉一个人。
  “你要干什么!”陈家家主怒了,眼前这个疯子,到底是哪里来的妖怪?是上天的天谴吗?可是陈家世代守卫雕龙湖,自给自足从不外出,也就不存在欺负世间平民之事,陈家虽然彼此同姓血缘却已经差了很远,也一直没有什么畸形之类的,何以出来这等天谴?
  “难道是旁支?!”陈家主瞪大了眼睛。
  “你们要夺我妻子,我就要屠了你们全族!”那人浑身浴血,双目血红,一边杀人一边大叫。
  “果然是旁支!”陈家家主大怒,却不能发作,当务之急是要送走眼前这个杀星。
  “你的妻子叫什么名字?我自会给你一个交代!”陈家主大声叫道。
  “我怎么信你!”那人依旧叫道。
  “你都杀了我陈家数十子弟了,这些我不再追究,还不够么!”陈家家主大吼道。
  “好!我信你一回!”那人将剑收起。“我妻子叫洛飖,她太爷爷是长月天洛家的家主洛紫姜,洛紫姜叫她舞儿,说她的名字是洛屏舞。”
  陈家家主意念散播,数百陈家旁系家主瞬间到陈家大院中。
  那些家主本来有些战战兢兢,看到一地陈家人的尸体,顿时惊恐不已。
  “你们,哪一家要与长月天洛家家主的太孙女缔结姻亲,给我滚出来!”陈家家主一声怒吼,那些旁系家主一个个都瞬间震上三震。
  “主……家……家主,是……是小人。”一个八字胡的中年人如同腿断了一般半爬半走到了外面。
  “好啊!你很好!”陈家家主对身边的二人道:“陈家第三旁支可以灭了。”
  那两人点了点头,消失了。
  十个呼吸时间过后,二人回来道:“家主,陈家第三旁支已灭。”
  陈家家主点了头,那旁支家主瞬间倒地。
  “你可满意了?满意了赶紧走,趁我没改变主意!”陈家家主怒道。
  那人点了点头,消失了。
  “飖儿,陈家的那个旁支已经灭了。”
  那人自然是沐乘风,可面对的却是一座孤坟,坟上一块冷冰冰的墓碑,上面刻着“亡妻洛飖之墓夫沐乘风起”几个字。
  沐乘风看着手中的残剑道:“多谢。”随即将残剑向着自己的心口捅去。
  回想那日晚,洛紫姜再次临门,三十六道白光直指沐乘风,沐乘风看着白光只是愣住,再次回神,却见眼前的白色身影满是红色。
  “如此,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洛紫姜消失了。
  “飖儿!”沐乘风抱着洛飖,眼泪尽数滴在洛飖被血染红的白衣上。
  “乘风,我不在,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再找个好姑娘,切不可做傻事!”洛飖双目微暝。“我好想,再看看你,却不能了,若有来世,我要对你一见钟情,再不浪费……浪费半点时光……”
  “飖儿!”沐乘风大恸,双目泣血,右臂的创伤崩开,血流如注……
  残剑的剑尖贴到了沐乘风的心口,却停住了。
  沐乘风睁眼,却见一个青年伸手抓住了残剑。
  “雨落花,你松手!”沐乘风叫道。
  “老大,你这般,雪姑娘怎么办?”
  “告诉烟儿,是我对她不住,可我自始至终心里只有飖儿。”
  “雪姑娘知道。”
  “那你叫我如何?”
  “莫二哥说了,再过十三万年,你就能与嫂子再见了。”
  “……”
  “老大,十三万年过去也快,我们就等十三万年又如何?”
  “好罢,等便等。好了,你回留情天罢。”。
  “老大,你可……”
  “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