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雕龙湖传 > 第二十章 观雨楼里起风波

第二十章 观雨楼里起风波


  观雨楼,大隋第一大酒楼、大陆第二大酒楼,位于寿州城北城区中心处。
  观雨楼的老板叫闻人笑。
  闻人笑,橙色天级巅峰境界、万水千山榜榜上有名之高手,南周女皇闻人影的亲哥哥。闻人笑少年起离开南周皇宫,行走江湖,化名任笑,南周皇都到大隋都城四万三千里,一路剑下奸人首级两万七千众,被称作,任侠客。中年,在大隋皇都开了这观雨楼,公开了身份。
  大隋与南周有盟约,因为大隋曾在西楚进攻南周时帮过一把。其时新帝登基,南周国力正属最弱之时,西楚帝王新得子,大赦,万众一心。此时进攻南周,意图成三分天下之势,却被大隋阻止,从此,大隋、南周与西楚结仇,黎燕中间观望、两不相帮。南周与大隋关系日渐紧密,至于女皇与年纪相若的大隋皇帝之间一些八卦,却也不好说。
  闻人笑公开身份时,盟约已经生效七年,而且两大帝国关系更加紧密,因此大隋立即将观雨楼列为官营之列,但所有收入除原有税款外不取分文。观雨楼东、南两方向有官兵派出之地,两地相加共有五万官兵守卫。兵虽相比大隋一千万常驻兵力来说并不多,毕竟这是大隋第二大城市、名义上的陪都,但这五万兵都有官阶,两地最高长官都是从一品大将军,谁若是打伤了五万兵中哪怕一个伙夫,那都是打伤了大隋军官,藐视大隋国力。因此,北城区是寿州城最安稳的所在,甚至是整个大隋最安稳的所在,因为旸都城还有一些纨绔闹事,所有人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此处,却是全然没有人敢。而观雨楼开业至今二十年,在此期间迅速壮大,成为大陆上第二大酒楼。
  杨渊和洛飘飖就在观雨楼中等着夜太清等人的回归。观雨楼生意兴隆,二人没有透露身份,因此连个包间也没混上,只是在第三层找到了一个角落的小桌子,静静等着。
  洛飘飖此时脸上被杨渊点了数个红点,虽遮不住原本的倾城之貌,但平添瑕疵,却已经大大降低了他人的注意。虽然洛飘飖极为不情愿,但最终还是答应了。
  这说不上易容的易容,虽然起了很大的作用,却只能瞒过普通人的眼睛,对那些“阅女无数”世家纨绔子弟,全然没有任何的作用,比如此时与杨渊对峙的白衣青年。
  杨渊与洛飘飖刚刚来到观雨楼,上楼之时就已经被这白衣青年这伙人注意到了。
  这伙人身在包间之中,足以证明其地位显赫,二人不过是上楼时路过,却被某些人惦记上了。
  “公子,你是看上了那个白衣姑娘?这姑娘面容虽算得上上等,但脸上这些红点,却是……美中不足。”白衣青年身边的中年人说道。
  白衣青年缓缓道:“这姑娘,体态窈窕,脸上,抛去那些红点不论,不止是上等,说是绝世也无不可,衣袖舞动之时露出小半截手臂,白皙无暇,手指如玉葱,犹如雕琢,岂会平添这些红点?“
  那中年人带着几分谄媚嘿嘿笑道:“公子,既是如此,我们……”
  白衣青年带笑点了点头,这中年人带着两个下人离开了包间。
  洛飘飖坐在杨渊身边,轻声问道:“小弟他们前去,不会遇到什么意外吧?”
  杨渊却没有回答,而是问道:“你可知夜太清如今修为是多少?”
  这一问却是把洛飘飖问住了,因为夜太清从未在她面前显露过修为,但洛飘飖却有种感觉,夜太清的修为绝不在她之下。洛飘飖是天生的玄阴女体,虽不及夜太清的先天灵脉,却也差不了多少,只是夜太清练的不是锁烟门武功,修为似乎胜过洛飘飖不少。
  洛飘飖想了想道:“他胜我许多,应有粉色或者橙色吧?”看了看杨渊“不对”的眼神,又道:“难道是赤色?总不能是绛色吧?”地级之上,一步一重山,天级之上,一步一重天。粉色却是已经胜过洛飘飖当前青色地级许多了。
  杨渊笑道:“他已经是苍色天级了,而且他还有其他手段,遇到紫色也不会吃亏。“这手段,其一就是龙泉了。
  洛飘飖捂住嘴惊讶道:“不会吧?他居然这么厉害?”
  杨渊道:”你不知道的还多着呢!”
  二人正说着,却听一个声音道:“这位姑娘,我家公子想请姑娘去喝几杯酒茶。”却是一个中年人,身后跟着几个随从之人。
  杨渊没有理会,对洛飘飖道:“飖儿,你要不要听我吹奏一曲箫曲?”
  洛飘飖托着香腮道:“原来你东音律!你怎么从来没跟我说过?”
  杨渊嘿嘿一笑道:“你这不是从来没问过吗?”
  洛飘飖噘着嘴道:“我不问你就不说?那你以后若是娶了二房、三房,是不是也不对我说了?”
  杨渊闻言一怔,这只是气一下那边的中年人,怎么就给自己找了一道送命题嘞?却是呵呵陪着笑道:“哪敢啊,我要是找其他小姑娘,肯定要跟你汇报一下啊!”
  洛飘飖面带微红道:“你不是要给我表演箫曲么,那你吹给我听啊!”
  杨渊连声道是,一旁的中年人觉得很没面子,再一次高声道:“这位姑娘,我家公子想请姑娘去喝几杯酒茶。”
  杨渊却是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支玉箫,吹奏了起来。声音有如海潮起落,时而高亢,时而低沉,时而若晨风,时而若流云,时而若高山瀑布,时而若瀚海疾风,时而若潜蛟舞幽壑,时而若嫠妇泣孤舟,时而若少年豪情渺天地,时而若垂暮老者叹平生。一曲奏起,满堂宾客的喧嚣戛然而止,就连这中年人也是呆立在那里,浑然不记得自己要做什么,一曲奏罢,洛飘飖在内,所有人竟都是眼角夹着泪珠,无论老少,无论男女,有些女子竟是直接哭出声来。
  这一曲,好像是为自己量身定制一般,有着自己从小到大的希望、绝望、欢乐、悲苦,还有曾经的那个人。
  洛飘飖红着眼圈,几滴眼泪已经将脸上的红点冲下去,露出了原本的绝世容颜,哽咽着道:“你究竟还有多少我不知道的秘密,你又究竟知道我多少事情?”
  杨渊柔声道:“这曲子,你可喜欢?”
  洛飘飖点了点头,问道:“这曲子,叫什么名字?”
  杨渊道:“《流云烟花曲》。若是喜欢,我可以常常奏给你听。”
  洛飘飖摇了摇头道:“有些事,再经历一遍就没有起初的感觉了。”
  那中年人擦干泪水道:“这位……公子,还有这位姑娘,一切都是我的不是,请这位公子和这位姑娘赶快离开这观雨楼。”
  杨渊淡淡说道:“敢问阁下口中的公子是谁?”
  中年人顿时愕然,自己已经提醒二人赶快离开,这两个人却丝毫不着急,明明猜测出来自己背后有庞大的势力,却仍是不当回事,这样的情况,要么是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要么是对自己背后的势力很自信,要么是什么都不知道,或者是本身胆气过人。
  这两人年纪都应是十七左右,最多不超过十八,实力能有多少?二人不像大隋皇室,孤身在此,势力又能延伸多远?若说什么都不知道,显然是不可能的,若是本身胆气过人,自己倒是有些佩服这小子。
  带着提醒道:“我家公子是东吴四皇子吴清淼,我是四皇子的护卫,吴显呈,你们还是快些离去,休让我等难堪。”
  杨渊呵呵笑道:“飖儿,我们是不是跟东吴结了什么仇?收拾了小的来了大的,下一个是不是就是那老的?”
  洛飘飖摇摇头道:“这等事,还是少说为妙,吴家既然是八大世家,还是有些颜面的。”
  吴显呈想要开口,却听见一个声音道:“显叔,你怎么还没解决?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是一个白衣青年走了上来,正是刚才二人所说的吴清淼。
  杨渊笑道:“这世上,一个个总是喜欢穿着白衣服,却不知心里肮脏卑鄙到了什么程度!”话音刚落,却“嗷”一声大叫,原来是洛飘飖一脚踢在杨渊小腿上。
  洛飘飖鼓着腮生气道:“你说什么?!”
  杨渊在洛飘飖身边嘿嘿笑道:“不是,我这不是说那个伪君子么!”
  洛飘飖哼的一声,转过头去。
  那白衣青年吴清淼见到洛飘飖已经卸去红点妆容后,对吴显呈道:“显叔,我说什么,这果然是一个绝世美人!”
  吴显呈脸色有些难看道:“公子,我们还是……”
  “显叔!你这是怎么了?你刚才不是还夸下海口……”
  “公子,这次是我们看错了,我们还是别惦记这姑娘了!”
  吴清淼面带不悦道:“显叔,你这究竟是怎么了?难道你还怕这小子?又或者他身后有什么势力是吴家也惹不起的?”
  吴显呈无奈道:“公子……”
  吴清淼命令道:“显叔,我在叫你一句显叔,你快将那女子带过来!”
  吴显呈叹了口气道:“公子,这……恕难从命!”
  “吴显呈,别忘了你只是个家臣,你的姓还是祖父大人赐的,是父亲大人让你来保护我的,你切莫忘了身份!”吴清淼怒道。
  吴显呈面色一阵青一阵黑对着杨渊道:“二位,得罪了。”从腰间抽出一把剑,指向杨渊。
  杨渊手握玉箫笑苍生,对吴显呈道:“何谈得罪与否?没有这一曲《流云烟花曲》,恐怕早已经动手了吧?”
  吴显呈面带微红道:“饶是如此,此时却觉得万分对不住。”
  杨渊淡然一笑道:“紫色地级中,吹口气就能吹死我,但是你要抢我的飖儿,我要殊死一搏。”
  二人剑拔弩张,却听一威严的声音道:“观雨楼内不许打斗。”
  却见一个中年人走上楼,身着黑衣,长须垂下。此人带着强烈的威压席卷而来,吴显呈见到那人大惊道:“天级高手!黑衣?您是观雨楼的秦冲前辈!”
  中年人哼了一声,显然已经回答了这个答案,随后道:“强抢民女我不管,但观雨楼里还不得有任何人造次!你们几位,主动招惹这两个孩子,希望你们立刻离开。”
  吴显呈回头看着吴清淼道:“公子,我们……”
  吴清淼满脸不悦道:“我们走。”说着走在前面,吴显呈跟在身后,再之后则是几个家丁随从一类。。
  杨渊错愕地看着眼前,回头问洛飘飖道:“他们,就这么走了?”
  秦冲冷冷道:“诸位慢用。”随后也走下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