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雕龙湖传 > 第十九章 清梦侠隐清梦愁

第十九章 清梦侠隐清梦愁


  夜太清和徐离清这一男一女两个“清”在依旧在晴翠宫外等候,见到夜烛星从殿中走出来,二人脸上都带着微红。
  杨渊走后,这一男一女不住交谈,却是越来越投机,越聊越欢乐,徐离清甚至将自己从小到大从未吐露的心声对夜太清说了出来。夜太清则是不住的安慰,先是保持了约两尺的距离,随后变成了一尺,五寸,最后居然贴在了一起。本来夜太清还是一副君子风度,与徐离清之间总有一些小小的距离,可之后听见徐离清诉说的经历,却是越来越感觉悲伤。
  从小到大,夜太清经常反复做着同一个梦:梦中的他似乎是个诗赋方面的天才,后来好剑术,喜任侠,一人一剑一壶酒,游遍千里好河山。手中龙泉剑,剑下满恶魂。之后成了天子身旁的供奉翰林,陪伴天子身侧。再后来,过惯了这种生活,便开始闹了起来,与人饮酒,天子呼之不朝,醉中作诗,竟有帝王最宠爱的贵妃磨墨、最重用的宦官脱靴。再之后离开皇都,遇到了许多擅长诗文的才子,一同饮酒,愁中有乐,唯独酒,却是万万缺不得的。再最后,则是江中星河包裹的那一轮明月了。
  两个梦相同是偶然,那十个梦、百个梦相同又是如何?
  这梦给夜太清的感觉很真实,有时候感觉那就是自己,只不过是另一个自己。那梦里,有豪情,有思念,有侠情,有愁思,有人间百态。梦醒时刻,夜太清的心中只剩下孤独与愁,于是常常对自己道:“此生无憾最宝贵。”
  徐离清又何尝不是孤独?天家子女,数日之内,父皇驾崩,众多叔王身死,国家分裂,兄弟尽数被屠,朝中臣家死的死,流放的流放,母后带着年幼的姐姐和自己二人隐姓埋名,最终病逝,只剩下自己和姐姐四处颠沛流离,直到来到了这漫舟楼,被郝夫人收留,做了郝家的侍女。
  夜太清听到徐离清所讲,忽然觉得与梦中的自己好像,绝望中有那么一丝丝希望,可这希望却又是无尽的绝望。不知不觉,竟感觉脸颊上一阵湿润,竟已经留下了眼泪。
  两个人都哭成了泪人,彼此相视一眼,不约而同的为对方擦拭眼泪。
  徐离清已经停止了哭泣,却仍有些抽噎道:“说些别的吧,能让我看看你这把……兵器么?”说刀?夜太清明明说这是剑。说剑?这分明是一把刀。
  夜太清轻轻一笑,伸手道:“龙泉有灵,是剑灵,因此我称其为剑。”只见这龙泉青色的剑柄上一条深蓝色的龙,龙身侧则是七颗淡蓝色宝珠,由金色的线连成了奇怪的勺柄状,外围则是一圈紫色点缀。
  徐离清接过龙泉,七颗宝珠突然发光,一条深蓝色的小龙出现在龙泉之上。小龙身长不过七八寸,正叽叽喳喳的叫着,不住盘旋。夜太清笑道:“这是龙泉第一次以剑灵的样子出现在人前。”
  徐离清将龙泉拔出鞘,却是寒光一闪。雪白的剑身,银色的龙、青色的云、紫色的龙珠。小龙也在龙泉出鞘之后不住在龙纹上盘旋。徐离清将剑收入鞘,小龙则立刻消失了。
  夜太清从徐离清手中接过龙泉,嘿嘿笑道:“怎么样,喜欢么?”
  徐离清点了点头,怅然道:“我什么时候才能有这么一把宝剑,这样就可以不再是姐姐的负担了。”
  夜太清笑道:“你嫁给我,我保护你就行了。”
  徐离清俏脸一红,嗔道:“想得倒美。”
  正当二人继续“打情骂俏”的时候,夜烛星已然从晴翠宫中出来,见到夜太清之后,立刻大喊一声:“小弟!”
  夜太清和徐离清听见这一声,忽然同时脸红,低下了头。
  夜烛星凑到二人跟前道:“小弟,你也来啦!咦,这位姑娘是谁?”三个年纪都只有十六岁的人就这样一个如同看着成家的后辈一般欣慰,两个却是满脸通红。
  夜烛星是夜寒正妻所生,夜太清则是夜寒妾室所生,二人只相差三天。只是夜太清的母亲难产而死,夜太清名义上便归夜寒正妻名下。夜寒的正妻为人善良,一直将夜太清视如己出,尽管后来夜太清被隐藏起来,但夜夫人仍是常常偷偷看望夜太清。在夜太清的眼中,夜夫人与自己的亲生母亲的地位是相等的,因此才会见这个姐姐,因为这个姐姐对自己也非常温柔,当然个别时候除外。而对于那几个哥哥,夜太清曾经偷偷看过一眼便决定能少交往还是少交往,因此那几个哥哥都不知道夜太清还活着,只把他当成已经夭折的弟弟,或者是牌位。
  夜烛星嘻嘻笑道:“小弟,你才十六,竟找到了红颜知己?”
  夜太清低下了头道:“姐,我……我……我……“
  “我什么我,我看你怎么和爹爹解释。”夜烛星笑道。
  夜太清听到夜寒的时候却是不以为意道:“这有何难?本来父亲就总想让我找个女子,可他却忘了我只有十六岁。况且自古以来虽然二十行冠礼,但大隋却是十八有先礼,十六有树礼,树礼之后已经可以婚娶,交代又如何?倒是姐姐笄礼已过,还要赶快找个姐夫才是!”说着嘻嘻笑了起来。
  夜烛星本来一副隔岸观火幸灾乐祸的样子,听见夜太清所说登时脸变得通红,有些气急败坏,说道:“你你你……翻了天了你!”却只是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三人正闹作一团,却听见一个清脆动听的声音道:“师弟师妹,你们在做什么?咦,这姑娘是谁?”却是杨渊和洛飘飖二人向着三人走来,洛飘飖正带着疑问看着杨渊。
  杨渊笑道:“这是你师弟的红颜好知己,如何?不错吧?”
  夜太清和徐离清同时低下头道:“杨大哥,你……”
  洛飘飖被禁锢的修为已经被杨渊九霄倚天笑所解。杨渊自己却也没想到,自己伴身暗运的九霄倚天笑心法竟能解修为禁锢、走火入魔、内力元气之毒诸如此类,当然,这是笑苍生告诉他的。至于胜邪,某邪剑因为自己在杨渊面前被某玉箫暴打一顿,觉得很没面子,加之只解开了第一道封印,剑魂还不能直接与杨渊对话,只能在驻灵所与之面对面说话,因此从来也不太好意思跟杨渊说话。笑苍生却也是被禁锢了一定的力量,目前也只能以文字浮现在杨渊脑海的方式交流。
  洛飘飖地级修为飞速赶到三人面前,杨渊与之相差了不少的距离。杨渊其实到现在也不明白,论修为,杨渊当初只是修为尽失的非人;论相貌,曾经追求洛飘飖的都是些翩翩美少年;论家世,杨渊当时来历不明,也从来没有说过,跟那些世家、皇子没有任何的可比性,洛飘飖何以对自己如此?夜寒木叶二人又何以要自己入其门下?即便杨渊天资过人,也并没有达到真正的武学奇才的地步,跟洛飘飖比也是远远不及,何以要来求自己入锁烟门?即便只是三年的时间?
  然而杨渊根本问不出答案,洛飘飖居然也不知道,只是有个想法告诉她如此……这是什么理由?杨渊满头雾水。
  洛飘飖道三人面前细细打量徐离清,莞尔一笑道:“小弟眼光甚好。”只此一句,一句足有分量。
  夜太清听到后无比兴奋道:“师姐你同意了?”这是他第一次见洛飘飖笑得如此开心,也第一次听到洛飘飖夸人。虽然夜烛星总见到洛飘飖笑,但这样的笑却也是第一回。
  洛飘飖点了点头,恢复了平时的冰山样子道:“不知姑娘芳名?”
  徐离清紧张道:“我……我叫徐离清。”如同见了长辈的新媳妇一般。
  杨渊仔细想想,这二人距离初见不过一个时辰的时间,如今却是……不仅摇了摇头,又在心里道:“这可能是所谓的缘分作怪吧?或者是前世……呸,前世这货就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吧?哪有前世缘分?或许天意如此吧?飖儿不也是如此?前后才几天功夫,对我……”想到这里,面带微红,却不再想了,看着眼前四人笑道:“我说四位俊男美女,我们还是会锁烟门再说吧,这可是东吴的势力范围啊!”
  三人点了点头,徐离清小声道:“等等,我去找姐姐。”声音细小,却是四人都能听见。
  杨渊笑道:“合该如此,只是为何到现在没见到漫舟楼的其他人?”
  徐离清道:“那是少主与……与阿清比试的时候让其他人回房歇息,下令不论如何都不能出来。”
  杨渊支着下巴道:“那他还挺有英雄气概的!”
  徐离清小声道:“他虽然练……那种邪功,但是每次都是负责的,而且女方都是自愿的,虽然……虽然……我也不知道这次是怎么一回事……”说着低下了头。
  杨渊深吸了一口气道:“不想了,好在无事。太清,你陪着徐离清去接她姐姐,我们在观雨楼等你们。”
  夜太清点了点头道:“好。”说着便要和徐离清先走,却听见一声:“我也去。”
  只见夜烛星也跟在二人身后。夜太清苦道:“姐姐,你跟着去做什么?”
  夜烛星笑嘻嘻道:“跟着你们两个总比跟着他们两个好,我也去。”。
  杨渊无语道:“好罢,那你们一起去吧,一路小心点。”
  三人听见杨渊发话,简单告别便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