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雕龙湖传 > 第十三章 嚣张公子不嚣张

第十三章 嚣张公子不嚣张


  杨渊的意识离开了驻灵所,回到自己的身体,心道:这一黑一白一龙一凤居然是笑苍生的器灵和胜邪的剑灵,笑苍生居然还是前一个胜邪剑灵?他们却还能共同处于一地,真是奇怪。
  杨渊睁开自己身体的闭了三天四夜的眼睛,此时太阳将出未出,虽尚处黑夜,光很微弱,却已经可以看清东西了。杨渊此时睁开双眼,仍是觉得有些刺痛,适应了一小会才有正常的视野。杨渊仔细感觉了一下,已经是绛色虚级巅峰即将到达玄级,比刚才又增长不少。虽然远远不及曾经,但是三天从毫无根底到虚级巅峰,已经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即便杨渊只是化去修为,但哪怕是那些修为化去的地级、天级的高手,三天至多也就是恢复曾经的根基,尚不能开始修炼。
  杨渊穿上衣服,走出湿地,向着返回锁烟门的路回去。
  杨渊刚回到锁烟门,却发现从夜寒、木叶开始,从上到下的整个锁烟门已经炸锅了。
  三天前夜寒、木叶到一个隐秘的所在进行了一下师兄弟的友好“切磋”。当然,结果是这锁烟门的掌门被木叶狠狠的修理了一回,除了脸上完好之外,胳膊上、腿上、肚子上背上都是淤青和伤痕,不过衣服挡着,别人是看不见的。这是这位大掌门最后从自己的师弟上求来的尊严。
  二人回来之后,却发现杨渊这个小子消失了。问夜烛星,这个小丫头却是完全不知道怎么一回事,问洛飘飖,这个平时在人前从来没有表情的女弟子却是焦急万分。于是夜寒号令整个锁烟门去寻找杨渊。二公子夜落雨本来还满脸不情愿,却被自己这个平时比母亲还惯着他的老爹当众之下又打又骂,成了猪头。
  整个锁烟门找了整整三天,连夜寒和木叶都有些要放弃了,心里想着不能这小子食言而肥,跑了吧?洛飘飖表情一天比一天冰冷,而且连妆都不化了,每天素颜出入,跟着寻找杨渊,而且已经是三天三夜没有合眼。夜烛星则是每天陪在洛飘飖的身边,一直没有离开。
  杨渊刚回来第一个见到的却是在锁烟门大门边等候消息的木叶。这个三十多岁的锁烟门二号人物、执法阁首座忽然一声咆哮,粉色天级修为的内力充斥在锁烟门中,锁烟门许多武功底子薄弱的杂役竟被这一声咆哮震晕过去。夜寒闻声而来,见到杨渊这臭小子,师兄弟两个二话不说先把杨渊胖揍一顿,除了上面的脸,下面的,嗯,那啥,其他地方都是狠狠的招呼。
  师兄弟揍爽了之后,只见杨渊捂着屁股一瘸一拐的向洛飘飖的住处跑去,因为夜寒留了一句话:“飖儿因为你都整整三天三夜没合眼了,就是吃饭也只喝了一些清粥,要是因为你这个混蛋出了什么事,老子直接把你扒了皮用盐腌上风干再蒸一蒸喂狼群。“
  夜大掌门和木大首座除了夜烛星外只有洛飘飖这么一个女徒弟、师侄,平素向来疼爱有加,甚至对洛飘飖比夜烛星还要好上一些。自从洛飘飖七岁起,人前喜怒再不行于色,就连昨天的笑容还是二人十一年来第一次见。如今洛飘飖三天三夜从未合眼,茶饭不思,喝些清粥度日,作为师父和师叔,怎么能不着急呢?见杨渊这个混蛋居然什么事情都没有,还笑嘻嘻的回来了,木二爷上来就是一阵狠揍,叶大掌门更是同样上来与木二爷一同揍这个混蛋。
  哼哼,老子不让你长记性你就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别以为你进这锁烟门是与老子有约定,你就能嚣张了!该揍的时候一样揍,反正你就是老子的后辈,你打老子,你试试?
  锁烟门宗门排名大隋第二,天下第五。虽然夜寒和木叶的武功比起其他门派掌门掌教的武功远远不如,但奈何锁烟门底蕴深厚,锁烟阁东三百丈的烟瀑阁之中尽是锁烟阁历代前辈高人,他们进到烟瀑阁的时候最低也是红色天级,而且凭借锁烟阁的雄厚底蕴,历代前辈的寿命被锁烟阁硬生生提到了二百四十岁,这还是最保守的数字。距离上一辈锁烟门弟子进入烟瀑阁已经有二十七年了,如今锁烟阁最保守的估计,绛色天级中期以上的前辈最起码也有一百人,其中或许更有席数不明的修为更在天级之上的高人。
  锁烟门排名虽然是天下第五,但是这是因为锁烟门叶大掌门和木二爷的修为实在看不下去,强行降了排名,不然冲这底蕴天下第一的逍遥宫也是不敢死磕的。反而冲着叶大掌门一番耍无赖、木大首座在旁边劝阻,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在宗门大会反而占了不少便宜。
  如今杨渊进了锁烟门,叶大掌门的无赖劲又起来了,偏偏这一次木二爷也耍起了无赖,狠揍一顿之后杨渊屁滚尿流的向洛飘飖的住处跑去,生怕这二位爷又给他狠揍一番。毕竟杨渊离开云踪楼之后,云踪楼弟子的身份是万万不能泄露的,于是乎这个本来极为有效的护身符也用不了了。
  当年锁烟门的创派祖师凌月女侠黄凌月因为韩烟瀑之事创立了锁烟门。而在黄凌月临终之前的最后几个月,不知从何处得来剑侠隐居三林一湖七重山中的消息,这位一百七十多岁的老人竟然孤身一人前去查看。等到黄凌月回来之后,两行眼泪从这位历经岁月的老人眼中流了出来,临终唯一一句遗言便是:“只要是三林一湖七重山的门派,只要没有将剑侠隐居何处的事情公诸于世,就一定要与其交好,永世不为敌。”从此,锁烟门成了云踪楼的一大盟友,也是江湖中唯一一对实力相差悬殊却是完全没有任何竞争关系、从属关系的完完全全盟友。而剑侠之事,被锁烟阁强势封口,即便是江湖中的名门大派,迫于压力也将其作为永不泄露的大秘密,甚至许多掌门将其带到了棺材里。至今为止,只有锁烟阁依旧保存着这个秘密。江湖人至多知道黄凌月创立锁烟门与剑侠有关,但更深的方面却是无人知晓,因此此前杨渊提起来,哪怕是洛飘飖,夜寒木叶也是大怒,不过还好不是洛飘飖提起的。
  杨渊到了洛飘飖的住处,刚要敲门,却听到一个声音,婉转动听却满是忧愁,使人闻之则伤。“不行,我要去找他!”
  房门打开,杨渊眼前是一个衣着朴素却给人一种天生无暇无需装饰的感觉的窈窕身影,一张承载着绝世容颜的面孔展现在杨渊面前,正是洛飘飖。
  此时洛飘飖脸上没有任何妆饰,却丝毫不逊色从前,只是眼圈红肿,显然是哭过,而且次数还不少,秀眉之下的妙目此时已经布满血丝,应是极少睡眠或哭泣所致。
  杨渊看见洛飘飖此时的样子,心情复杂,伫立很久才憋出了一句话:“洛师姐,我回来了,你快好好休息。”
  洛飘飖本来想要说什么,却被这句话硬生生堵了回去,哼的一声关上了门。杨渊却是一头雾水:这是怎么了,因为我她都三天三夜没合眼了,如今我回来了不是正该好好休息吗?
  不一会,门再一次打开,杨渊正要展现的笑容忽然凝固,只见一个娇小窈窕的身影出现在眼前,俊俏的脸本来应是赏心悦目的风景线,此时杨渊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那人影正是夜烛星,此时正满脸怒气的看着杨渊,大叫道:“我说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啊,师姐因为你三天三夜没合眼,你就没安慰安慰,还让她去休息?她差的是休息吗?你还有没有点智商?你还不走,在这干什么呢?还要本姑娘亲求你走吗?你是不是……”
  杨渊被这突如其来的一顿骂搞得莫名其妙,但此时却无暇计较,灰溜溜的跑了出去。
  刚离开洛飘飖的住处不过百丈,却被前面的十几个人拦住了,为首的正是夜落雨。
  夜落雨作为锁烟门掌门夜寒的二儿子,整个锁烟门的二公子,也是夜寒几个儿子中与洛飘飖关系最近的,与洛飘飖是青梅竹马,尤其是十四岁之后,经常缠着洛飘飖。洛飘飖对夜落雨素来清冷,夜落雨只道洛飘飖性格如此,仍是坚持不懈。直到之前看见洛飘飖巨铲冲着杨渊笑,晚上更是被杨渊激地脸红,那一晚上翻来覆去一夜无眠。一直到第二日知道杨渊消失,可算松了口气,却在今天突然听见杨渊回来的消息,吃了一半的早饭全部喷了出来。
  来之前听说夜寒和木叶一同将杨渊暴揍一顿,便觉得怎么对杨渊都无妨了,因此才纠集了十几个人前来找杨渊的麻烦。
  杨渊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个对自己满是敌意的人,平静地道:“你们来找我,想干什么?”
  夜落雨冷哼一声道:“今天也没什么事情,就是想给你松松筋骨。”
  夜落雨本以为杨渊会冲上来与自己相斗一番,毕竟杨渊曾经修为不低,现在也未必会适应,或者是果断的求饶,毕竟内力或是元气如今完全散失,就是个普通人,可杨渊却是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轻声道:“我如今入了锁烟门,你我也算是师兄弟,你们这样可是挑起门内纷争啊!”
  夜落雨微微一笑道:“不知你用了什么手段蛊惑了我爹同意你入锁烟门,但是你没有师父,没人护得了你。在这里,我就是门规,我说你触犯了门规,你就是触犯了门规,等你进了执法阁,就算是我爹也救不了你了,谁让你惹了木师叔?”
  杨渊闻言一笑,原来这家伙以为自己已经惹怒了木二爷,却是不知道自己进锁烟门还是二人亲自来邀请的,如此一来不好好引导一番怪对不起自己的良心。依旧轻声道:“那……夜师兄的意思是,非要找师弟我的麻烦不可了?”
  心里却道:老子刚吃了个闷气,正好找不到人撒火你就来了,真是打瞌睡给了枕头!
  夜落雨冷冷道:“你无缘无故离开锁烟门,这叫叛逃师门,按门规应该击碎丹田永世不得习武,随后逐出门派。本公子今天就来拿你。”
  杨渊为眼前的夜二公子拍了拍手鼓掌道:“我触犯门规,一不是掌门前来,而不是执法阁前来,却是夜二公子前来,不知夜二公子是否觉得自己已经有能力代替掌门或者执法阁来行使权力了?”
  夜落雨闻言大怒道:“尖嘴利口,待我将你舌头拔了看你还敢不敢如此嚣张!”
  杨渊不禁为眼前这夜二公子抚额长叹:这得是多二的人啊,就算找麻烦也不至于在离门派弟子居住区域不过百丈的距离找人麻烦吧?就算找人麻烦也不用出言如此恶毒吧?殊不知隔墙有耳的道理?
  杨渊想的没错,夜寒和木叶此时正在旁边不过二十丈的树中隐藏,想看着杨渊怎么处理这件事,又想看三天之后的杨渊比起曾经有何不同。夜落雨和杨渊的对话在一旁的二人听得是一清二楚。
  夜寒听见夜落雨所说的一切恨不得立刻冲出去将自己这二儿子狠狠打上十几个巴掌:小兔崽子,你爹和你师叔又哄又骗连带拐才把这小子弄进来,你就不能用膝盖好好想想,要真是叛逃师门你木师叔不直接把他办了,还轮到你了?还好你没接最后一句话,不然你木师叔发火我都拦不住。
  可事与愿违,杨渊又说道:“你拔了我的舌头可是残害同门,就不怕执法阁罚你?”
  夜落雨冷笑一声道:“执法阁的首座就是我的师叔。虽然他的地位很高,但是整天像条狗一样跟在我爹后面,有什么不能摆平的?只要我爹到时候一句话,他不仅不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要主动给我爹端茶倒水陪笑摇头摆尾巴呢!”
  杨渊听后直接在风中凌乱,这是锁烟门啊,你就这么骂你师叔不带掩饰的?且不说你爹根本不敢惹他,就算真的如此,你后面还有十几个人呢,你就不能收敛一点吗?不知道你师父又该怎么在一旁陪笑摇头摆尾巴呢!
  杨渊想的不错,此时夜寒大怒几乎要冲出来将夜落雨一掌拍死,却在一边嘿嘿陪笑,连忙道:“小孩子不懂事,等我之后好好收拾他!你大人有大量,别跟小辈惹火了!”
  木叶冷道:“你的好儿子,真是不错,我还要给您端茶倒水像一条狗一样求您原谅呢,怎么敢受您如此待遇?”
  夜寒喉咙只剩下呃呃的声音,一时间却又说不出话,心里暗道:“小兔崽子,你可把老子害苦了!”
  杨渊装作不知道而且很吃惊的样子继续道:“不会吧?木首座好歹也是执法阁的首座,仅次于掌门的存在,怎么会像狗一样跟在掌门的屁股后面摇尾乞怜呢?再说他们二人可是师兄弟啊,平时关系不是很好吗?我可不信。”
  夜落雨哈哈大笑,用一种看土包子的眼神看着杨渊,还伸手撩了撩刘海,装作跟厉害的样子道:“你个新来的知道什么?木师叔从小就是我爹的跟班,一直到现在,修为已经超过了我爹一点点,却始终对我爹唯首是瞻,说是一条狗还抬举了他,毕竟狗急了还……”。
  “还不住口!”
  夜落雨正在继续侃侃而谈,却听到自己老爹的声音想起,既纳闷又害怕,毕竟自己老爹从来不允许别人出言侮辱这位木师叔,自己今天说了这么多恐怕全被自己老爹听见了,这怎么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