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雕龙湖传 > 第十二章 膻中竟有驻灵所

第十二章 膻中竟有驻灵所


  木叶闻言大怒,飞身跟上,也在眨眼功夫消失的无影无踪,依旧有一句话远远地飘过来:“飖儿,杨渊这小子既然已经好了,赶紧让他从你房里滚出去,不许再让他住在你的房间了!夜寒,你有种别跑!“
  杨渊回头看着洛飘飖二人,洛飘飖红着脸低下了头。夜烛星给了杨渊一个白眼道:“你当时半死不活的,万一哪天一蹬腿咽了气,晦气死了,谁敢让你住?还是师姐善良,把房间给你住,这几天都是跟我一起住的!”
  杨渊笑道:“怪不得我的那屋子这么香……洛师姐,不好意思啊……”说着挠了挠头。
  洛飘飖啐道:“呸,哪个是你师姐?”
  杨渊呵呵陪笑道:“我进了锁烟门,自然是你的师弟了!洛师姐,天色不早了,我送二位回去。”
  夜烛星道:“看你这个样子,与那些谄媚的小人有何区别?”
  杨渊笑道:“你能看见本公子谄媚的样子是你的福气,你就应该给你洛师姐磕三个响头好好谢谢你师姐给你这一次开眼界的机会!”杨渊刚想说,我见到未来大隋皇帝的魂魄都没谄媚过,却把这句话憋了回去,心道:“帝王执念?不知以后我们是不是还能交手呢?”
  夜烛星道:”你……你你……你……“却是说不出话来。
  杨渊笑道:“我……我我……我好得很呢!”学着夜烛星的口气。
  “好啦好啦,你们两个吵什么啊!”洛飘飖道。
  杨渊嘿嘿笑道:“等我以后有什么结拜兄弟,第一个把这小丫头嫁出去!”
  夜烛星怒道:“我呸!还想让本姑娘嫁给你这种人的结拜兄弟,做你的春秋大梦!”
  三人一笑,却是往回去的路走。
  ……
  杨渊道:“小丫头,你该回去了!”三人一路,杨渊与夜烛星打闹了一路,有时候还把洛飘飖卷了进来,搞得洛飘飖不知是应该笑还是应该发怒。
  不只是锁烟门,几乎所有江湖人,当然杨渊这种从小没怎么出过门派的除外,都知道洛飘飖是个有名的冰山美人。洛飘飖在江湖中随着夜寒或者木叶历练也算频繁,包括锁烟门在内,除了夜烛星之外所有人,像那些江湖中的翩翩少年郎、世家大公子,不管他们对洛飘飖说些什么,这位冷冰冰的绝世美女的回应都是冷若冰霜,眉毛从不舒展过,也从不皱过,当然也就从来没笑过,从来没发怒过。
  记得曾经黑水山庄三少爷欧笑川第一次出江湖偶遇木叶带着的洛飘飖一行人,见洛飘飖美貌,每天都缠在洛飘飖身边给洛飘飖讲笑话,这位三少爷白天讲笑话,晚上翻看满是笑话的书,甚至还特意找人学了相声,结果这三少爷纠缠了洛飘飖整整一个月,洛飘飖一次没笑过,反而将这三少爷刺激的狠狠地,从此之后就在黑水山庄旁边支摊讲笑话,说相声,被其他门派世家戏称为“活宝三少”。
  黎燕王朝的公主子书月心也是个冰山美人,不过曾经大隋都城聚宝楼举办的一场规格较为宏大的拍卖会上,二女偶然间相遇,随后黎燕一方与锁烟门一方顺路走在一起的一段时间中,二女都是冷冰冰的互相说话,直到快到锁烟门的时候,子书月心终于忍不住先行动容。从此,洛飘飖“天下第一冰山美人”的名号响彻江湖。虽然绝大多数人都没见过这位绝世美女,但提到她的名字却是只要在江湖行走过的,没有一个人不知道的。也就是杨渊这种几乎没离开过门派的孤陋寡闻之人才不知道。
  若是洛飘飖这位冰山美人在杨渊面前有笑有怒,恐怕江湖所有少年公子,从欧笑川开始都要排成队一个个自杀了。
  不过杨渊却是从来不知道眼前这位总对自己嫣然一笑的绝世丽人居然是除了在夜烛星以外的人面前表情从来没有变过的清冷美女。
  杨渊枕着双臂走在前面,洛飘飖则是跟在杨渊的后面。二人正走在路上,问道:“洛师姐,这周围有没有什么相对人烟较少,比较安静的河流小溪的中下游或者是有什么大的湖泊啊?”
  洛飘飖仔细想了想道:“我们……我的房子再往东三里就是广英江其中一个分支,那一大片湿地水倒是清澈,不过深度比不上湖。那里算是无人区,是咱们锁烟门特意留出来供候鸟休息的地方,如今应是很安静了。你问这个做什么?”
  杨渊看见洛飘飖本来是很大的眼睛又刻意睁大了三分,本来绝世的容貌似乎又美了几分,盯着洛飘飖的脸,丝毫不动,却是走了神。
  洛飘飖看见杨渊那与江湖上的一些俗人、伪君子一样的表情,在此时升上去不久的月亮银光照耀下,嘴角泛起了隐隐的白光,洛飘飖一怒,一脚向杨渊的膝盖扫去。
  杨渊此时已经神游,不知道上哪儿做梦去了,如今被洛飘飖重重一扫,此时又是散尽修为,与普通人无异,其实还比不上那些身体素质好的人,种种相加,身体失重,结结实实的摔在地上,伴随着不住的呻吟。“师姐,你怎么打我?”
  却看见洛飘飖仍然睁大三分的双目,鼓着腮,带着怒气看着自己,却比刚才更加迷人。杨渊忽然忘了摔在地上的疼,缓缓站起来,迷迷糊糊道:“师姐,你真好看!”带着三分憧憬七分傻气。
  洛飘飖俏脸一红,待要再打一掌,杨渊却忽然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样子,双手握着洛飘飖即将打到杨渊胸口的玉手道:“师姐,我错了!”
  洛飘飖脸更加红,在月光下也能清晰地看见脸红一直到了玉颈,怒道:“还不放开!”
  杨渊全身触电一般,赶快松开了洛飘飖绵软的手,低头道:“师姐,对不起!”
  洛飘飖冷哼一声,向着自己的住处跑去。杨渊看着逐渐远去的白色身影,叹息道:“刚才怎的像个流氓一样,我这是怎么了?”又虚握了两下双手,这才动身向洛飘飖所说的湿地走去。
  这一大片湿地,面积恐怕有上万公顷,芦苇、菖蒲、荷叶等水生植物到处都是,有些植物已经有了些许摄入灵气的能力,变成了虎筋苇、灵粹莲等在这俗世极为珍惜的灵物。
  月光照耀,微风轻拂,一些没有植物遮挡的水面上荡起一圈一圈银色的涟漪。
  杨渊选了一处植被旺盛之处,除去自己最外层的衣衫,将衣服放在岸上,随后又将内层的衣服放在其中一片较大的莲叶上,如一条鱼一般钻进水中。
  杨渊选在水深约二尺五六,这一片区域植物最为密集之处,在水中,运起九霄倚天笑的心法。本来杨渊在白天就应该进行这一步骤,却被自己那拥有器灵的玉箫笑苍生给拦住了。半个多时辰之后,杨渊运完一周天以后睁眼才觉得这个玉箫当真明智——如今杨渊所在区域方圆三尺的水已经尽数变成黑色,伸手抹了一下脸,竟然是厚厚一层黑泥粘在手上。
  这时候杨渊脑中又出现一些字:“这叫洗经伐髓,是不是只在传说中见过?”杨渊一脸黑线,不再搭理笑苍生的器灵,自顾自运起第二、第三周天。
  这一晚上除了第一个周天用了半个时辰外,其余几个周天竟都是整整用了一个时辰。
  东方渐渐泛起鱼肚白,一丝丝金色的光芒逐渐出现,杨渊却是仿佛没有看见一般,一直在运功。
  太阳逐渐升到头顶,又悄然落山,随后皓月当空,又悄然暗淡,又是旭日东升……杨渊一直仿佛没有看见一样,不停地运功三天。湿地的灵气与原本的水汽结合化作水滴逐渐进入杨渊不算紧闭的口中,整整三天三夜虽有水分摄入,却是一点干粮也没下肚。
  倒不是杨渊看不见时间的流逝,而是自从第五个周天开始,也就是太阳即将出山的时候,杨渊的意识已经进入到了一个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空间之中。
  杨渊在这空间中虽然只是意识,但是依旧可以运用九霄倚天笑,所以杨渊并没有发现自己已经到了一个奇怪的空间。于是杨渊在这空间中又运行了三天三夜,自己却是浑然不知。正当杨渊修为已经恢复了一部分,到了粉丝虚级时,自己的九霄倚天笑已经可以不必集中意识,平时就可以自行在体内缓缓运行了。
  虽然速度减到了原来的五分之一,也就是说五个时辰才能运行一个周天,但是不必单独拿出时间运行,可以做一些其他的事情,即使是吃饭睡觉,自己的修为也会一点点的增加,杨渊发现了这一点,便停止了运功,睁开双眼,这才发现自己到了这个奇怪的空间。
  空间中一把刀,不,是剑,一支箫静静地伫立在空间的正中央,正是胜邪和笑苍生。
  眼前一剑一箫的前面一阵光影集聚,幻化成美妙的图形,随后一黑一白两道人影一点一点出现在杨渊面前。
  杨渊看着两个逐渐凝聚的人影,面容逐渐清晰。眼前一黑一白两个人,俱是剑眉入鬓,面目英俊,只是黑的带着几分邪气,白的却是给人一种他已经看破俗世一般的超然感觉。
  二人见到杨渊,先是用仿佛能洞察一切的目光将杨渊打量一番,二人目光柔和,却给杨渊一种目光如剑一般的感觉。
  随后二人的表情突然大变,相视一眼,一同拱手道:“参见君主大人。”
  杨渊满脸迷茫,觉得大脑有些空白,问道:“什么……君主大人?”
  白色人影道:“君主大人目前可以只将其作为一个称谓,待以后君主大人自会知晓其中道理。”
  杨渊看了看白色人影变得深邃眼神,又问道:“那这是哪里?”
  白色人影道:“这里是君主大人的独有领域,应该是在……老黑,在哪儿?”
  黑色人本来面带些许笑意看着杨渊,突然听见白色人影问他,竟然愣住了,喃喃道:“这是在……在……”
  “在”字说了六七回,然后看了看杨渊才道:“这是在君主大人的膻中气海里面独立的空间,不过只有君主大人的意识才能进来。”
  杨渊将黑色人影所说的话想了想,才算是知晓了其中的意思,然后又问道:“这是我的身体的一部分?”
  “不。”白色人影接着又道:“这只是君主大人体内独立开辟的空间,为我们二人所用,却并非是君主打人的身体。目前我们二人称这个空间为……驻灵所,不过只有我们和君主大人的意识才能进来。”
  杨渊这回听懂了,又问道:“那你们可是胜邪和笑苍生?”
  黑色人影道:“我是新任胜邪,旁边这个穿的像哭丧的是之前胜邪,现在叫笑苍生。”
  笑苍生忽然大怒道:“你当老子不敢揍你是不是?”
  胜邪却贱兮兮的笑道:“我们这样就算是对这世间的一棵草都没辙,你还以为你是曾经的金龙呢?你现在是区区的器灵,器灵懂么?不懂我跟你说啊,就是兵器以外的东西的灵魂,你懂了吗?器灵是低于兵魂的,还不给本大爷下跪?哈哈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后面的“啊”则胜邪是被笑苍生暴揍的大叫。
  笑苍生对胜邪一阵拳打脚踢,边打边骂道:“你是什么东西?不过是我的剑躯催生的东西,也好意思跟我撒野?”
  胜邪连忙求饶道:“大哥,别打了!我错了!”
  笑苍生一边打一边骂道:“你还知道老子是你大哥?打死你个没大没小的,你个火烧鸡!老子早晚把你宰了炖汤喝!”
  胜邪捂着头道:“大哥啊,我是凤凰啊,不是鸡啊!”
  笑苍生道:“说你是你就是!”紧接着一阵拳打脚踢又一次招呼上来。
  杨渊静静的看着二人本来一副高人风范,忽然一个人笑嘻嘻的,一个人满是怒气,一个人被打的狼狈至极,一个人正对另一个人拳打脚踢……
  杨渊忽然一声打断了二人继续相斗:“我怎么出去?”
  笑苍生道:“君主可以自行出入环境,心念立刻。”
  杨渊打了声招呼道:“你们打着,我先溜了。”
  笑苍生笑道:“恭送君主。”。
  杨渊一溜烟离开,胜邪却伸了伸手道:“君主大人,救救我啊!”
  笑苍生一阵邪笑道:“君主大人这回走了,你彻底完了,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