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雕龙湖传 > 第九章 烟花瀑布无名剑

第九章 烟花瀑布无名剑


  杨渊一离开书屋,书屋突然被扇石门封闭,石门上面出现了文字:
  所有书籍研读完毕,石室永久封存。幻境中所有物品不得带出,小子切记。
  杨渊大觉可惜,却没有再说什么,毕竟其中的诗词赋文都已经记住,其余虽说不能背下来,复述下来却是一点问题没有的。只是所有物品不能带出,这意味着杨渊必须将所有能学的都记住才行。想到这里,不禁叫苦连天。
  带着一身书香气,杨渊进入了满是乐器的房间。
  师父方铭鸢倒是教过杨渊箫和琴两大乐器,其余却是丝毫不通。杨渊也是个怪人,除了不好好习武外其余方铭鸢教的东西却是都有一定的造诣,若说方铭鸢没教过的,书画两方面却是一点一点没学过,字认识不少,写的却始终歪歪扭扭,而方铭鸢也从来没教过,至于云遮月,他老人家除了习武其余一窍不通,更无半点指望,杨渊只盼在这虚空幻境能有所学,可除了大厅那些笔墨纸砚,根本没有与这两方面有关的任何事物。
  杨渊拿起石室中的一支箫,却见这箫是冰髓玉所制,通体纯白无瑕,上面还有淡金色的空灵石点缀,可谓是箫中极品,欢喜不已。
  箫下丝帛写道:笑苍生,一曲笑遍天下苍生。
  杨渊拿起箫吹奏起来,音色纯净,人间难得。石室中更有许多曲谱,还附着曲谱的由来背景,杨渊一一阅读、吹奏,受益匪浅,将笑苍生收入到怀中。
  杨渊见到旁边的琴,虽贵非真,对于乐师来说并非珍宝,杨渊没有想过将琴带走,而且实在难带。石室中同样琴谱众多,杨渊爱箫也爱琴,这些琴谱自然也是一一演奏,熟记于心。
  石室中另有笛、钟等物,质地非名贵,曲谱非众,杨渊尝试演奏几番,也算是有所得。
  杨渊并不知道在这石室停留多久,直到走出石室方知过了幻境四年。杨渊叹道:“果然,乐器更难学啊!”
  第三个石室陈设简单,一盘棋,一柜书。
  杨渊曾经学过棋,却只是学过。这一盘棋整整耗了杨渊二十年的时光,虽然人间方两日,杨渊却不由得感慨万分。
  终于,杨渊来到了最重要的一个房间,因为这里,石壁上满是剑招。
  饶是杨渊不喜习武,看到眼前石壁上的武功不禁痴了,唤出胜邪一招一式练个不停。幻境之中有灵气存在使人不老不死不饥不渴,累却是存在的。可杨渊不知是不是中了邪,竟然一刻不停,全身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却依旧练个不停。若是方铭鸢在这里,只怕会感动到哭:这个懒蛋,终于开窍了!
  ……
  不知道过了多久,杨渊已将石壁上的剑招练了二十七遍,终于有闲心查看旁边的典籍。
  只见那本唯一的剑谱第一页如是写道:
  风雨撩拨花落去,
  一壶新酒春窖存;
  江湖豪情可追忆,
  忆昔豪名少年成;
  恩仇聚离悲苦多,
  平生辗转看红尘;
  且待冷眼看俗争,
  层云叠嶂定乾坤;
  敌机未出心已明,
  不知乱世满浮沉;
  利剑九诀破敌身,
  世间剑势有同根;
  缥缈幻步态轻盈,
  血龙冲天却身沉;
  九剑腾空风雷动,
  仇冦奸佞一剑终;
  欲除世间不平事,
  却在高山隐余生。
  第二页写道:
  “昔日豪情万丈,却不见世态炎凉,长剑纵横江湖三十载,俗世纷争寒吾心。
  吾名韩烟瀑,愧受世人剑侠之名。本以为平生可斩尽世间不平之事,见人心恐怖,俗世相争实在惹人厌烦。
  游历七重山,锁云峰之瀑布、东来峰之云霞深得我心,且在此高山之上隐我余生。
  后世小子寻我遗迹,便是有缘人,平生创出一套剑法,名字却未想好,且称无名剑法,如今传于后世小子。“
  再往后便是这“无名剑法”的详细了。
  “万法诀:
  昔日我得先辈剑诀数句,以其试法,体演天下剑诀,剑诀逐渐完备,然我境界未至,此生只得终于以剑破敌的境界。
  九决式于身,剑法皆为根;
  飘逸步轻盈,鲜血泣刃沉;
  注目凝剑锋,断水却无痕;
  ……“
  “断剑诀:
  剑锋所指,顺其利芒;反其续路,锢其疏狂;
  战意已破,待戮羔羊;摧其利剑,令其魂伤……“
  “折刀诀:
  刀意成风,绝之以锋;逆其霸道,破其心城;
  探其杀意,料其欲动;待其知晓,此战已终……“
  “碎箭诀:
  含沙射影者,无影亦无踪;
  避患亦不及,唯有受其攻;
  未待攻先至,剑气绕乾坤;
  一剑向雷震,鸿毛落水沉……“
  “乘武诀:
  无兵者,自狂妄,筋骨皮肉堪精钢;
  一疾拳,一重掌,卷风远去可掠长;
  顺其疾,逆其往,尽力不足飞絮强;
  卸其力,避其芒,剑锋突向心脉伤……“
  “斩奇诀:
  天下奇兵,其心之始,当为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其力虽巧,其力必脆,其攻虽疾,必力有未逮,破绽必众……“
  “破枪诀……”
  “裂鞭诀……”
  “挣索诀……”
  无名剑法全无图纸,每章后面倒是有些注解。这些注解似乎比那些剑诀本身还要高深,晦涩难懂,杨渊只得一招一式、一字一句钻研。断剑诀本来锐气袭人,可跟随注解练下来,锐气却更胜,就连杨渊平时身上都有一层无形锐气,且收放自如。折刀诀本来杀气就重,注解解释却是大有一股屠尽天下又何妨的气势……
  九章剑法本来除了万法诀外俱是针对某一种或一类兵器,却不想待杨渊将其全部练成之后竟然成了一套完整的剑法,每一章都足以应对天下兵器,断剑诀可以应对剑、刀、枪、戟、棍乃至暗器,其余剑法亦是如此。最后整套剑法竟是浑然一体,不分彼此,让杨渊大感惊奇。
  杨渊翻看剑诀的最后几页,竟是关于那韩烟瀑的经历,杨渊看后郁闷了好久。
  杨渊在这幻境练剑整整用了一百年!人世间虽只过了十天,但这剑法足以穷尽人之一生,两生。杨渊从石室出去,竟然自己也吓了一跳。石室的石门关闭,上面的文字给杨渊的冲击更是惊讶:
  “我名韩烟瀑,平生最爱烟花瀑布。
  我并非少年练剑,练剑只为我曾经喜欢的人能看我一眼,却不想我欠了我的一生挚爱一辈子。
  少年时,我遇到过一个姑娘,她的名字叫黄凌月。
  我出身寒门,父母双亡,她父亲武功绝世,侠义之心举世赞誉,母亲七窍玲珑。
  我无师门,她师父是天下少有的一代宗师,狼庭国师。
  我当时穷书生一个,十二岁中秀才,再无寸进,京城卖画为生,只盼有人赏识;她乃大侠之后,赴江湖历练。
  初次见面,我十七岁,她十四岁,冰肌玉骨,柳眉翠黛,颜胜天女,使我永不得忘。
  那一日,市井地痞无赖寻我麻烦,她看不过去,为我解围,此一次,我再也没有忘记她的脸。
  只那一日之后,我将几年攒下的一两三钱四分银尽数抛去,换了一柄精钢剑。
  只那一日之后,我离开世俗,再不盼望世间一切,隐居山林,只盼每日苦练能成江湖中一个人物,走进她的世界。
  世间灵气旺盛,灵兽众多,可世俗人间却不知道。我选的所在,满是金丝银线蛇。那一日,险些要了我的命。
  我拼尽全力,抱着必死之心,与蛇群相斗,终于击退蛇群,而我身中蛇毒的伤口数不胜数,饥肠辘辘,脱水脱力。
  我费劲最后一丝力气,吞下三枚金丝银线蛇胆,等着死亡。
  上天不愿让我死去,小雨落下,使我不至渴死,蛇胆与蛇毒共同作用,我捡回来了一条命。
  那一天,成就了我的剑客之路。
  三年里,我在这山林与野兽相斗,与灵兽相争。待我出山之时,应是达到了绛色人级,巅峰……“
  杨渊深吸了一口气:”三年的绛色人级,这是什么恐怖的天赋,他的努力又是恐怖到了什么程度!若不是每日与灵兽生死相斗,进境应该不能这么恐怖!“
  “出山后,至少与我同龄者,进境与我相当应是鲜有人在。读了十几年的圣贤书,在我没见到读书人丧失本心的时候,我一直坚守侠义之道。
  我曾经追着江北七大盗行进五百里,曾经屠尽黑云寨,杀作恶多端之人多达一千五百,曾经刺杀鱼肉百姓的朝廷大员,夺其全部财产分发百姓。江湖上称我做“剑侠”。在这段时间,我的修为提到了青色天级,得到了伴我一生的宝剑——晨风剑。
  后来,我杀了一个正在调戏百姓女儿的江湖世家子弟,惹上了大祸。那世家子弟竟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展家的七公子,展家大长老的亲孙子。展家颠倒黑白,称我是草原鹰庭的奸细、武林魔头!
  到那时,我第一次知道,在真正能只手遮天的庞然大物面前,纵然天下人都知道你是侠客,你也只是个荼毒天下的魔头。
  我被七大世家合围,七大世家纷纷带着有能力的后辈,前来观看这一场“除魔卫道”的好戏。其中,就有她的家族。她同她父母、姐姐、哥哥一同前来。
  说起来,他的父母应只是收到了展家的蛊惑,其余五个世家,只是单纯的担心他们在江湖中的超然地位被撼动而已。
  那时候,我看见了她,失去了战意,更别说杀意。
  我被七大世家活捉,受尽了苦楚,但我却并没有寻死,因为她认出了我。
  她的父母见我天资极好,想要引我回归正道。可是正道到底是什么呢?因为我杀了一个大纨绔,被冠以魔头之名,究竟什么才是正道?见死不救?所谓的侠义到底是什么?
  我被放了出来,却被断了双手的手筋,终生不能再用剑,可展家为了羞辱我,将我的晨风剑送到我的面前,我是用嘴叼着剑离开的。
  我再一次进山了。这一次我遇到了人间最不可能遇到的存在——妖。
  在那山林中,我遇到了一位姑娘,身着绿衣,静静地站在我面前,如同一朵幽谷玉兰。她一双眸子清澈如水,眉目如画,清丽绝俗。
  那次,是我与她初次见面,看到她的绝世容颜,我看痴了。她那时候看到我痴傻的模样,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对我说:‘你这样看一个女孩子,真的好么?’
  到了那时候,我意识到我的无礼。然而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哪怕我当时心里全部都是黄凌月,看见她的绝世容颜,仍然免不了痴心。
  然而我却还是读过圣贤书的人,哪怕我心中的道义已经动摇,对于女子,我还是从来没有越雷池一步。
  她跟我说,她在山中迷失了方向,与伙伴走散了,我却说,这山除我之外再无他人,若真在山中遇到人,那便是妖。她听到后莞尔一笑,就在我曾经搭的一个木屋中过了一夜。
  那一夜,很平静。她躺在床上,而我睡在地上。清晨,我觉得很痒,却是她手里拿着一根狗尾草在我脸上反复摇晃。我下意识地伸手去抓,却发现我的手已经好了。那时候我问她,用什么方法给我治好的,她却笑而不语。
  她问我,我这屋子里的画画的是什么。我对她说,这是七重山上的瀑布,我曾经有幸去过,瀑布的画面始终印在我的脑海里。
  她又问我,她的脸能否一直印在我的心里,我笑了,多少年真正发自内心的笑了。
  就这样,她一直住在我的木屋,我也不再管。她的来历我们都心知肚明,说出来便是没有任何的意思了。
  每日我练武、打猎,她则为我做饭洗衣。那一段时间,我达到了绛色天级巅峰。
  到了腊月三十,我打了许多野兔野鸡,又自己做了许多烟花。那一天晚上,我们二人很开心。紫色的烟花在无人的山林中绽放,她很喜欢很喜欢,后来还总吵着要看烟花。
  日久生情,大抵如此。一夜,我们畅饮我亲手酿的烈酒,如是,落红于榻。
  次日醒来,我不见她的踪影,找了许久,却见她在山中一个不大不小的瀑布边哭泣。我到她的身边,她对我说,若是我知道她的根底,就不愿意跟她在一块儿了。我对她说,即便非我族类,舍出性命,又有什么关系?
  她似乎有些动容,却又坚定了起来,对我说:‘你不打算复仇了?’我与她在一起的时候,有一种特殊的感觉,那时候我从来没有想过复仇。我对她说,若是你不愿意让我复仇,如此便罢了。
  她点了点头,却用了什么秘法,将我直接送出山林,让我永远不得入内。那禁制古怪,我进不去,不住大叫,她却没有再回复。
  当我出来时,我心中的复仇之意又一次燃烧,却与从前不同,总觉得我必须要灭了展家一样。此次出山,我直接对展家展开屠杀。展家老祖被我逼了出来。届时我与展家已是不共戴天之仇,要与我殊死搏斗。可笑的是那老头空活了一百三十六年,竟只是绛色天级中期的巅峰,与我战不足一千回合便被我击败,至此,展家尽灭。
  随后其余六大家族同聚要再次铲除我这个魔头,遗憾的是他们打不过我。
  其实我与他们没有深仇大恨,展家已灭,我对他们已无恨意。但我没想到七大家族先祖竟是结义七兄弟,展家一灭,其余六家老祖发誓与我不死不休。纵使她父亲,也就是黄家当世家主极力反对,依旧没能够阻止。
  随后,这场江湖的血雨腥风席卷而来,结果,我成了整个武林的大魔头,武林公敌。
  最终武林中人级以上武者聚集逾千人,武林大宗云阳宫亲自设计阵法。我当时可算是独步武林,却非千人之敌,我又一次败落。
  他们即将诛杀我的时刻,却见一个翠绿色的的身影挡在我面前,看见她的脸的那一刻,我的心已经碎了。是她,蛇王常卿!我亲眼看见她被数十把剑刺入身体!
  她就这么死在我的怀里,我感觉整个世界都是暗无天日。她临死前对我说的话竟是让我终生难忘!
  原来我第一次来到山中,她被展家所重伤,变回原型。我第一次与金丝银线蛇交战,竟是蛇群反叛的那一日,是我帮她解了围。我无意之间,却救了她的性命。每日她偷偷躲在我住的地方,我帮她杀死了所有蛇群中的反叛因素。她静静地看着我每日练剑和画画,看着我从武级都算不上,直至天级。她也有所感悟,恢复了实力。只是这三年,她千不该万不该爱上我!是我害了她!
  之后的那一年,她说是她一生最快乐的时光。她知道人与妖相合,定遭世间唾弃,那一晚,她已足够,便将我赶出山林。不过她终究舍不得我,要与我一起死。
  她临别一吻,将她的内丹和兽魂玉给我吞下去,最后一句话是……她想再一次看见我从前过年时我放的烟花与我曾经画的七重山上的瀑布……
  所有人见我二人俱为将死之人,又因为我是人,她是妖,便对我二人破口大骂、出言侮辱。我静静地吸收这兽魂玉和内丹,忍受着众人对我们的侮辱。他们骂了整整三个时辰,所用之言恐怕市井地痞无赖都说不出口,我就这样忍受他们骂了三个时辰。三个时辰之后,我的修为增至我也不知道的地步,所有骂过我们的人一个都没逃脱,尤其是侮辱她的人。
  骂我可以,辱我妻者,定令其灰飞烟灭!
  在场一千四百三十二人,男人一千三百五十四人,女人七十八人,除三十一不曾对我二人恶言相向反而为我二人辩解的女子还有黄凌月的父母、哥哥、姐姐、弟弟还有她自己以外,其余人尽数被我屠灭,那些侮辱她的人,我直接用曾经无意得到的邪术令其灰飞烟灭。
  我不后悔,永远不后悔,我的妻子,不容人说。
  黄家家主见我屠杀众人,要与我进行生死之战。我本无意杀他,因为他是大侠。可他却用我的妻子激怒我,我杀了他,他夫人自尽,黄凌月的哥哥与我相斗,为我所杀。
  黄凌月看着我的眼神,充满了恨意,也只有恨意。我没有杀她,让她带着她那不满周岁的弟弟离开了。
  那以后武林出现了一个锁烟门,正是她所创立的。
  随后,朝廷有意与我交好,我答应了。因为我不愿我的妻子背负骂名。
  剑侠之名再次响遍大江南北,剑侠,那个魔头,带着他的妻子的遗体,隐居七重山。东来峰的云与霞,像极了我曾经放的紫色烟花。我老时,就在这七重山隐居,等着生命终结的这一刻,因为我知道,我若是自杀,我们二人的魂魄便不能相聚。
  后世小子,你得我衣钵,不可辜负红颜!
  如今,常卿,我们又能在一起……“。
  杨渊看得出来,这位剑侠韩烟瀑并没有将最后一个字写完,但他却是寿终正寝,毫无遗憾。杨渊向着剑谱而跪,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道:“韩前辈,小子杨渊今日得到前辈衣钵,此生不敢忘前辈教诲!”杨渊将整个石室好生打扫,整理,待离开石室的时候,杨渊却觉得自己的境界提升了一个很大的层次,虽然修为还是没变,但心境已然不是曾经那样了。
  石室关闭后,石门上面的文字写道:“小子,莫要悲伤,韩烟瀑是带着笑离开的,他此生无憾。后面的注解是另一套剑法,与他的剑诀相辅相成,共同组成了‘九霄倚天笑’剑法部分的总纲。你在幻境已经过了一百年,说起来速度倒是快极,我本来是想让你用五百年的时间学会的,孺子可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