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雕龙湖传 > 第八章 六关尽破幻境通

第八章 六关尽破幻境通


  七绝洞寒风猎猎,吹动着杨渊的面庞、衣襟,水汽落在杨渊的身上,变成一瞬间的霜花,随后便消失了。但是雪落地也能成三尺,时间一久,这些积累便可以被看到。不知过了多久,杨渊全身已经遍布一层寒霜。
  风不断地吹拂杨渊的脸庞,却是寒风,如刀刮着杨渊的连,终于,杨渊醒来的时候,脸上一阵被刀刮的生疼。
  “这里还真是冷啊!高处不胜寒,如是而已。”杨渊自言自语道,向前走去。
  七绝洞很冷,很深,很宽,却不暗。深入洞中逾千步,杨渊终于能看见前方有一道极微弱的光亮,似是在狂风暴雨中的百合花般随时就会消散。习武之人讲究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这一点微光清晰地映在杨渊的眼中,杨渊便立即获得了指引,行进的速度也快了许多。
  那是一盏外表再寻常不过的灯,但燃烧的却是东海鲛人的油脂,万年不灭。前方有两条路,一条笔直向前,恢弘大气,路上尽是灯光,一条却如一条小径,曲曲折折。想起云遮月对杨渊所说,那条小路定然是云踪楼历代前辈闭关修行之所,这恢弘大气给人威压的路,机关重重,早起云踪楼前辈在此处遇难者数不胜数,强行封堵,木质瞬间腐烂,巨石化作流沙,因此此洞得以全貌保存。后来发现此地阴阳五行七者俱全,引天地造化,夺日月精华,是习武修炼的极佳之处,因此云踪楼十一阁主外所有地级以上好手高手均在此处精进修为,追寻大道,必要时更可出山解救门派水火。
  杨渊啧啧赞叹几声,却不妨他的脚步踏上这机关遍布的路。“我就不信这机关能杀了我!”唤出胜邪向前走去。
  杨渊只走了五步,前方寒光一闪,百余把利剑忽然从眼前而出,直指杨渊而去,杨渊正欲大叫一声“卧槽”,利剑来得神速,赶紧将胜邪横在身前。利剑虽多,却只有一波,唯有拼尽全力一次性将百余把利剑同时击落方能保自身性命。杨渊深知自身元气远远达不到护住全身不被眼前利剑所伤的地步,只得将全部力量集中于自己的这一招攻击。
  前方百余把剑离杨渊只有不到一丈的距离时,杨渊大喝一声,然后便是归妹趋无妄……不是,是左前到左后一圆弧,剑锋再向左,转而向前一甩,待剑落十余,再向右扫,进而返至左后,再回左前,待转身,左后回扫、西北横掠、由前至左相激……总之对付这百余之剑,杨渊足足变换一百八十身位,用了一百八十招,终于将所有利剑尽数击落。期间杨渊本已经躲过数十把剑,却不想每躲一把剑竟又有一把剑飞出,直至所有剑尽数为杨渊所击落机关方止。杨渊深深吸了口气,几乎蹦到嗓子眼的心脏终于又平稳下来。杨渊何时见过百余把利剑同时指向自己的情况?与执念那一场实力悬殊两回合即止的要命的战斗就已经是杨渊这辈子第一场豁出生死之战了,心理素质再好,没经历过的生命危险来到,总是不可能云淡风轻的。
  杨渊原地歇了一会,石壁竟又生出机关,只见一个盛酒的坛子飞了出来,杨渊下意识接住,见是一个酒坛子,上面还有泥封未开。杨渊想也不想,直接拆开泥封,撕开泥封下的蜡纸,一阵沁人心扉的酒香扑面而来。“就是琼脂玉露不过如此,如此美酒若是下毒的话那布下机关之人也太狭隘了!”言讫,咕嘟咕嘟将酒灌下肚中。
  说起来杨渊好酒是从十二岁便已开始了。方铭鸢好酒,墨玉阁地下尽是陈年佳酿,初次酒入肚,杨渊便爱上了酒。杨渊常常偷喝,开始还总被方铭鸢吊起来打,慢慢的方铭鸢也就接受了,只留下了一句“每个月最多一坛酒”的规定。
  “好酒!好酒啊!”杨渊心满意足的笑了笑,“死就死了,该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满脸天老大我老二的样子继续向里走,欠揍的样子十足,一句话来形容:那天晚上我在大街这么走,一晚上被打了十七次。
  杨渊用这种欠揍的姿势一连走了一百零八步,也不知道是不是机关终于看不下去了,杨渊下一步刚刚抬脚,只见洞顶被灯光照耀之下显出数十道光芒,竟是数十巨大的刀锋斩下来。杨渊大骂:“他妈的,先剑后刀,是不是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鞭、锏、锤、戈、镋、棍、槊、棒、矛、耙挨个来一遭?设计机关的是不是没脑子或者脑子发了霉?要不就是脑袋被驴踢了之后晃到门前被夹了一番然后被一群牛顶了……”
  嘴里滔滔不绝,心下却不敢大意,立刻一个后倒,左右翻转来回躲避,那些刀锋虽然角度刁钻,可杨渊却更加灵活,一来二去竟毫发无伤。这次与刚才有些不同,刀锋斩在地上直接消失且没有再次出现,不一会的功夫,杨渊已经将所有刀锋尽数躲避,只是此次仍然凶险无比,方才喝的一坛酒的酒气已经尽化作冷汗出了。
  “这次倒还简单,没有奖励也就算了。“杨渊话音刚落,却听到”轰隆“一声,洞顶落下来一个箱子,杨渊一时没反应过来,箱子落在地上,却将箱盖摔开了,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白色瓷瓶,瓷瓶边上却是被棉花所包围。杨渊伸手拿出瓷瓶,瓷瓶下却有一张金箔,上面是用可保三万年不褪色的司法墨写的几行文字:
  九天补元丹,医死人,肉白骨,养精神,凝魂魄,平内息,复元气。
  今逢有缘人过此关,赠丹十二粒。
  杨渊之前吃过执念给的九天补元丹,对上面的功效自是再相信不过,不由得大喜。十二粒,意味着自己多了十二条命,杨渊不由得想到:猫有九条命,我算上这条命共有十三条嘞!呸呸呸,我才不是猫呢!
  于是乎将瓷瓶收入怀中继续向前走。
  ……
  杨渊共历六关:第一关剑;第二关刀;第三关竟有十个木人手中拿着枪、戟、棍等长柄武器对杨渊发起攻势;第四关多个木人手握双鞭、双锏、双戟等武器;第五关道中间出现一个石柱,上面多个转轮,转轮上有长鞭、九节鞭、流星锤等物;第六关直接是各种暗器,毒箭、毒针、飞刀甚至是毒蛇毒蝎子,尽数朝着杨渊招呼,杨渊区区人级,每关都是险些丢了性命,全身伤口,最后一关直接忍着伤口止痛和全身的毒发作,尽数躲避之后服了一颗九天补元丹才捡回来一条命。杨渊服用丹药时心疼不已,但是命没了什么都没有了,所以心疼归心疼,吃的时候倒是一点不心疼,毕竟直接将杨渊从半具尸体变成了完好无损的杨渊。
  躲避暗器之后,杨渊终于来到了一扇石门之前,只见上面与邪剑冢一样,一个碗在门前,碗中有一小口。杨渊便直接割破手指滴了少量的血,血全部渗到孔中,咔一声,石门便向上打开。
  映入杨渊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石室,其中满师笔墨纸砚、筝琴箫笛、刀剑斧钺……。杨渊迈步走进,却感觉穿过了什么东西似的,待要回头查看,却听“砰”的一声,那石门又关上了。
  “草!这什么破机关,等老子以后抓到这个人非得给他&;*&#;“;¥;%¥#&;*;;#;……”杨渊又一次口吐芬芳……
  许久过后,杨渊已然骂累了,便在这个石室闲逛,却忽然一阵金光闪过,照到一面石壁上,形成了些许文字:“虚空幻境,人在此处不老不病不死,不饥不渴,人间一日,幻境可至一年到十年。石门右侧画上有些许问题,幻境中每过一时辰则问题变换一次,石室左侧则是解开胜邪封印之法。回答全部问题且胜邪剑解开第一道封印后尔小辈便可出幻境。”
  杨渊看后平静了许多,心道:“若我在此处提升至人间巅峰,在人间最多也不过一年时间。”
  杨渊刚想到这里,石壁上又出现了文字:“此环境中修为至多提升一个颜色等级。”
  “凑!够苛刻的!”杨渊骂道。石壁上又出现了文字:“某种情况下人间与幻境时间流逝速度可以相等。”杨渊离可闭嘴,并停止了胡思乱想,开始查看石室。
  说是石室,其实不准确,因为这石室只是一个大厅,除了摆上的这些物事之外,全无半点可学之处,石室侧面有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两侧的房间才是这个“虚空幻境”的主体。这些房间有充满了书籍的书房,也有各种乐谱的器乐房;有满是棋谱的棋屋,也有刻满剑法的练功房。
  杨渊先走进了书房,但书房内书籍的书名杨渊竟没有一本听过的,像什么《西游记》,什么《庄子》,什么《论语》、《史记》《李太白全集》……杨渊却是听都没听过,不由得心道:“如此多的书籍我在藏书阁都没见过,想必外面也是难见到,反正不涨修为,全读了又何妨?“说着便拿了一本什么书读了起来。
  这许多的书自然是地球的,仙武怎么会有如此多的圣贤书、奇异志?在这个星球上,这些书可真是独一份。本来云踪楼的藏书阁藏尽天下书,就是那天下道士的圣地崇圣山的道家典籍云踪楼都有一大半,剩下一些是崇圣山死活不肯开放的道法,如果说云踪楼还有没收录的,那就是各大门派的独门武功,这要是被云踪楼收到了藏书阁中,只怕是武林都乱套了。眼前这许多书并非武功典籍,云踪楼却没有,那整个天下都可以说没有了。
  杨渊看着这一本本书,时而悲痛,时而欢笑,时而愤怒,这许多书中可算是包含人间百态、世态炎凉了。
  “呜呜呜,姑姑好可怜啊~”
  “卧槽,这高俅是个畜生吧!”
  “我去,齐天大圣厉害啊!”
  “勾践还真能忍!”
  “和亲和亲,除了和亲还能做什么?一群大老爷们靠女人,废物!”
  “好一个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好一个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哈哈,这人还不错!”
  “让他当皇帝,白瞎了,词写的是真好!难怪是千古词帝!”
  “凄凄惨惨戚戚……”
  “哈哈哈哈,这个楚阎王当真是天下第一滚刀肉,笑死我了哈哈哈哈……”。
  ……
  从古到今,从诗词到小说,从高雅到平凡,应有尽有。杨渊在这书房中度过了十余年,人间不过一天多,杨渊却是醉生梦死,时喜时悲,几乎将杨渊这么成了疯子,可杨渊却似乎陷进了里面,既是哭的稀里哗啦、笑得喘不上气,气的几乎破了肚皮,杨渊依旧一本一本的读,至于诗词赋更是直接记在了心里。有些小说杨渊甚至看了不止一遍,反正也没什么事,再看一遍人世间也未必能过一炷香的时间,好看的自然要多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