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雕龙湖传 > 第四章 尘逸相别向湖心

第四章 尘逸相别向湖心


  “兔崽子,抓鸟抓的有点效果,不过还不够,你得将八十一只麻雀放在树林子里,什么时候还能一口气抓住,什么时候算学成。”
  一个看不清面容的怪人对杨渊道。
  杨渊道:“放到树林里,一口气能上树抓到一两只不错了,如何能抓八十一只?而且那些麻雀被我喂得已经不想飞高飞远了。”
  怪人道:“那好办,你每天都看一眼麻雀,却不喂它们,过几天就再也不会不想走了,反而还会觉得你是坏人,离你远远的。”
  怪人接着说道:“今天还有一件事情,我教你一门武诀,你先练上半年,然后我再找你。”
  “半年?有什么好处?”杨渊问道。
  怪人怒道:“小兔崽子,别人还巴不得练我这武诀,你还想要好处?送你见云踪楼祖师行不行?”
  杨渊没好气道:“练就练呗,至于么?”
  怪人道:“你且听好:道玄之道,道非玄道,玄之玄道,道玄也玄……”
  于是一长篇绕口令般的武诀被那人流利的念出来,也就是杨渊天资聪颖记性超人,否则也就只能知道“道”和“玄”两个字。但杨渊记住这一篇绕口令,仍费了不少力气,还被怪人好一阵鄙视。
  等杨渊记住了整篇绕口令般的武诀,怪人就向他逐字逐句解释,终了,见杨渊已经完全记住了,对杨渊道:“记住了,一定要每天晚上练两个时辰,闲暇时候也能练,不过白天还要接着抓鸟,半年以后我来找你。”
  杨渊点了点头,一阵眩晕,醒了过来,只见旭日东升,才知道这是做梦,不过却感觉十分真实。
  杨渊试着运起梦中的武诀,不到一刻的时间,便觉得全身舒服无比,运作内视之法,只见丹田那点灵级的元气似乎多了一些,就好像一缸水多了一瓢一样,虽不多却是肉眼可见。
  尽管杨渊层次尚低,增长不多,但仅仅不到一刻的时间便获得了如此增长,拿出玉牌来看,苍色的方块下面三颗玉珠有已经全部是金色,证明杨渊即将到达紫色灵级。
  这玉牌代表着武者的身份。玉牌由特殊的玉雕刻而成,但这种玉十分特殊,表面没有石头包裹,就在地表,而且数目几乎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不过饶是如此,这种玉却是官营之物,官府有专人雕刻,镶上和这种玉玉伴生的绿玉制成的玉珠,像食盐一样售卖。而且由于玉牌价格便宜,一两银子能买一千块玉牌,因此没有人走私。
  玉牌的奇特之处在于:一旦有人将血滴在玉牌上,便可以实时显示滴血之人的修为,自动变色、生成等级字样,绿玉珠也会相应的自行变成金色。对于没有任何修为的普通人,玉牌便与其他的玉没什么区别,不过十分便宜罢了。官府同样售卖这种玉所做首饰,价格比其他的玉甚至金银都要低得多,但许多人宁要这种玉做的首饰也不愿买金银饰物。
  咳咳,说了这么多,回归正题。
  杨渊发觉这绕口令的神奇之处,顿时觉得欣喜万分,又觉疑窦重重。
  那怪人究竟是谁,何以传授杨渊如此上乘的武诀和轻功?那人身怀如此绝技,又何以一口一个兔崽子叫个不停,全无宗师风度?
  种种怀疑让杨渊有一种不自在,平白无故受人恩惠,日后又当如何还?
  “罢了罢了,若真到那时候上刀山下火海神识崩坏身化尘烟又如何,先有自保的本事再说。”杨渊喃喃道。
  这之后,杨渊听从那怪人所说,每日就在尘逸峰抓各种飞鸟练功,晚上就练那绕口令般的功法,闲暇时又在尘逸阁四处闲逛,修为层次如坐上火箭一般疯狂上涨,短短半年,修为直上绛色玄级,三星已满,只差一步便是人级。
  然而,方铭鸢却始终未归。
  这一天,云遮月让人叫杨渊到掌门办公所在云踪阁中。
  云踪阁内,唯有云遮月同杨渊二人,其他人早已退走到尘逸阁中。
  云遮月平日虽有威严,却并未给人压迫感,今日的云遮月,不仅威严,更像是,严肃,肃穆,让人连大气都不敢出。
  云遮月沉着脸道:“你师父出事了。”
  杨渊大惊道:“什么?!”
  云遮月道:“七天前,你师父闯入黎燕帝国皇宫,为黎燕皇帝所俘,被打入天牢,如今还没有消息。”
  杨渊万分焦急,却尽全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这个过程被云遮月看在眼里,却什么都没做。
  云遮月道:“你赵师叔已经同云凰打探消息……”
  “云凰尚在灵级,何以去黎燕打探消息?”杨渊打断道。
  云遮月道:“黎燕皇帝并不知道你师父同云踪楼的关系,而且黎燕有你六师叔祖和七师叔祖经营,并无性命之忧,也可作为历练。”
  云遮月顿了顿又道:“我知此事瞒不住你,更拦不住你,因此我并没有向你隐瞒,不过师伯提醒你一句,江湖广大,鱼龙混杂,你虽已玄级巅峰,修为还是不够,等你突破至青色人级再走把握会大上数倍。”
  杨渊问道:“师伯不打算出手吗?”
  云遮月无奈道:“我们的大隋皇帝对各大门派从不放心,如果云踪楼出手,你师父不保,云踪楼更是不保,原谅师伯作为掌门,不能拿门派数千弟子性命开玩笑,这担子只能到你身上了。”
  杨渊要开口,云遮月拦下道:“师伯向你保证,五年内你师父性命无虞,五年后状况便不能控制,但到时候即便你不能救你师父,新一代十一弟子也应选出来了,到时候一旦师伯将掌门之位传出去后即便豁出性命也会救你师父出来。”
  杨渊眼睛已经充满血色,点了点头,冲云遮月拱手道:“师伯,侄儿先回去练功了,侄儿一定会将师父救出来的。”表情中含着感动、感激、担心、忧虑、悲伤还有决绝,转身而去。
  云遮月看着杨渊的背影,轻轻叹了口气道:“师弟,你要原谅我,始终不可能不管你,杨渊与你等同父子,子救父,天经地义!”说着两行纵泪流了下来。
  杨渊一步一步向尘逸阁的住处缓缓走去,走的很沉重,一路有人见到杨渊,看到他的样子也没有上前跟他说话。
  等杨渊到了尘逸阁,众弟子似乎没有看见一般,该练功的练功,该聊天的聊天。
  杨渊进了房间,躺在床上,登时觉得昏天黑地,倒头便睡。
  ……
  “小子,你的长进倒还可以,元气增长速度还算不错!”那怪人笑道。
  未等杨渊开口又道:“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你去墨玉湖湖心亭,抱着亭子东南方向柱子下湖,一直向下……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杨渊怀疑道:“那我还有命吗?”
  怪人道:“你信不过我就不去呗!”便化作一团烟雾消失了。
  ……
  在那怪人消失后,杨渊的梦也随即醒来。
  杨渊醒来见周围还是尘逸阁的布置,知道是个梦,便坐在床上好一阵沉思,既是刚睡醒的精神恍惚,又是在思索其中利害。
  既然那人教我轻功和心法,想必也不会坑我……罢了,有道是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光明磊落的好汉!
  想到这里,杨渊果断收拾行李,走出房间。刚刚踏出门,只见尘逸阁众人在远远地练功,好像全然没看见杨渊一般,杨渊觉得虽然还在云踪楼,但是一声不吭就走了也不好,便走到众人练功之处,众人见杨渊走来也停止了练功,纷纷对着杨渊而站,虽无队形却也并没给人不舒服的感觉。对着众人拱手道:“众位师兄师弟,半年来给大家添了不少麻烦,我要先回云踪楼一趟,就此跟各位师兄弟告别。“语气严肃且沉重。
  然而出乎众人意料的是,尘逸阁众弟子冲杨渊拱手,异口同声齐道:“祝杨师弟(兄)修为更进一步,闯荡江湖一路顺风,早日救出方师叔!”声音洪亮,余音响彻尘逸阁。
  众人显然早知道了这件事,异口同声的祝愿显然是提前演练好的。杨渊见众人如此,眼睛却湿润了。
  尘逸峰大弟子赵长空对杨渊道:“杨师弟,想来你是觉得我们是只知道夺掌门之位胸无大志全无人情的人吧?”
  杨渊沉默未说话。
  赵长空接着道:“方师叔、赵师叔还有师父亲如兄弟,方师叔对我们照拂有加,还教我们武决。方师叔就你一个徒弟,而你经常住在尘逸峰,我们一同长大,尽管不是亲兄弟,感觉却胜过亲兄弟。如果尘逸峰有人成为十一入室弟子甚至大弟子,到时候即便你和师傅都没成功,我们也一定会想办法将方师叔救回来!“
  杨渊道:“多谢诸位兄弟,但凡杨渊在世,定然会将师父救出来!前路漫漫,诸位兄弟珍重!”
  此时杨渊已经不叫众弟子师兄弟,而是兄弟,一字之差,众人皆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杨渊话说完,转身便走,再不回头,只怕会忍不住嚎啕大哭。
  ……
  杨渊回到湖墨玉阁,将手中的包裹往房间一放,便向坐小船墨玉湖湖心亭划去。
  墨玉湖因湖心亭而得名。
  在云踪楼创立之前,墨玉湖本是无名湖,加之与高耸险峻的七重山相邻,被野兽频繁出没的三林所包围,因此人迹罕至,但景色优美,因此后来许多文人骚客听说之后都冒险来无名湖观赏一番,后来官府大量猎杀三林鸟兽,无名湖就成为了高雅之士游览之所,久而久之就以无名湖代称。只因不知何时起无名湖中央突然出现一个湖心亭。没错,就是突然出现,毫无预兆,一个湖心亭十分突兀的横空出世,在无名湖钓鱼野餐游船的高雅人士一个个都觉得活见了鬼,纷纷逃窜,并传出了阴湖之说,好好的无名湖变成了闹鬼的阴湖,连带着三林七重山都传出了闹鬼之说。
  不过后来云踪楼开山祖师杨破天当时是胆大无比,三十岁时修为已是绛色地级,还会些许道术,喜欢到各种闹鬼的地方游玩,因此来到了三林一湖七重山,后来杨破天喜欢上了这里,在这里居住了大半年,但此处出现湖心亭后灵气充裕,修为更是一路飙升至苍色天级,也就在此娶妻生子,收徒弟,开宗立派。杨破天第一次到湖心亭时,只见亭东面金镶玉匾上有“墨玉湖”三个大字,为无数夜明珠拼接而成,因此将此地改名或者说命名为墨玉湖。
  杨渊划船到了湖心亭,找到了东南方向的柱子。柱子与其余的相同,皆是木制,上面却镶着兽魂玉,在日光照耀下光彩夺目。杨渊用刚从屋中取出的匕首刮掉柱子的一点点漆,见到露出的浅黄色木头纹路锋利,且花纹深处是银白色登时大惊:柱子竟是剑冢木所制!
  剑冢木是大量宝剑聚集之所才会生长的灵木,木质硬度胜过钢铁,须金刚石、金刚砂、刚玉三种至坚之物方可雕刻打磨。尽管制作难度极大,但剑冢木制成的木剑可说是削铁如泥,且木质万年不腐,只一斤剑冢木已是达到了至少十万两黄金的程度,换算成银子还要乘上五十倍,而且有价无市。。
  至于镶嵌在剑冢木的兽魂玉更是可遇不可求,价值极不稳定,品质更是有天差地别,品质高者可胜过剑冢木,品质低者也胜过千年灵芝。兽魂玉虽是有个“兽”字,却是包括所有能完全化人形的妖,树妖、花妖都在内。且为妖身上极重要之物,若是莲花成妖,兽魂玉便是莲子心,若是灰熊成妖,则兽魂玉是熊心。妖无妖丹,化作凡兽凡草,妖无兽魂玉,性命不保。但天下能完全化作人形的妖又有多少?
  这墨玉湖湖心亭虽说名为“墨玉”,其价值却是墨玉的百倍、千倍甚至万倍。若非云踪楼高手不少,算是名门大派,换做普通武者,怕是听都没听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