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平行时空的巨星 > 第二十章第一次见到真人

第二十章第一次见到真人


  自从上一次在李峰那里回来以后,他们就成为了朋友。
  一场宿醉和同样对音乐的喜爱让他们的关系变得亲近很多,尤其在李峰知道了陈木白的遭遇之后很照顾他。
  以后陈木白唱歌都可以去他那里,毕竟是专业的录音棚,在那里练习效果最好。
  陈木白没有签约公司,也没地方去练歌,只得自己找地方练习,和李峰成为了朋友,也算有一个落脚的地方了,他也有练歌的场地了。
  那次录完了歌以后,李峰不愿意收钱,说好不容易交到个合心意的朋友。
  陈木白不同意,表示若是不收钱的话,以后就不会来这里练歌或者录歌了。
  钱是必须给的的,交情归交情,生意是生意,不是一码事。
  陈木白练歌会占用一个录音间,别人就没得用。
  那不能因为自己练歌就让李峰损失钱财是不是,这一点陈木白还是拎的清。
  他们平常联系的时间不多,这些日子李峰很忙,录音棚里一天到晚都有人在。
  陈木白也就没有去打扰他,他本身的性子也不是一个爱打扰别人的人。
  今天是陈木白的比赛播出的日子。
  李峰这时候打电话给他去,是想陪他一起分享快乐,让他不那么孤单。
  李峰还怕陈木白拒绝,果断挂断电话不给他反悔的机会。
  这都是李峰对他的照顾,虽然他没有说出来,很多事情都是默默的去做。
  但陈木白心中很清楚,李峰的所作所为让他很感动。
  今天的这通电话便是如此,其实这是一个对陈木白来说很重要的节目,也是一个重要的日子。
  在这种时刻没人可以陪他一起分享喜悦,这是很孤单和很伤感的一件事。
  所以李峰让陈木白去他家,是想要陪他分享快乐和喜悦。
  也是想告诉他,他并不是一个人,他不孤单。
  陈木白上了车以后,告诉司机去彩云之南……
  之前李峰喝多的时候,陈木白曾经问过他家住在哪里。
  当时李峰说了句彩云之南,只是说的不太清楚,就像唱出来一般。
  导致陈木白以为他喝大了在做梦,结果后来才知道李峰住的小区名字就是彩云之南,让他好不尴尬……
  “到了?”李峰接到电话,开口询问。
  “嗯。”电话那边传来一道稳重的男声。
  “行,你在小区大门等着,陈木白马上到,你接他一起上来。”
  “好。”陆放有些疑惑。
  他在想李峰和陈木白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上次介绍陈木白过去也没多久啊,这就叫他回家吃饭了?
  陆放和李峰认识几年了,自然知道李峰的脾气。
  他不止脾气火爆,为人也有些高傲,不对他脾性的人他都懒的打交道。
  所以他和很多人相处不来。
  今天李峰喊陈木白来他家吃饭,陆放是很惊讶的。
  不知道他们两个成为了朋友而且关系还很好,不然也不会叫他来家做客。
  陆放很好奇,但他也没在电话里问,到时候就知道了。
  陈木白堵了一会路才到,还好是在下班高峰期前就动身了。
  他们两家离得挺远的,快到的时候遇上了下班时间才堵了一会,不然等到的时候饭菜都凉了,还好赶上了。
  陈木白下车以后刚准备打电话给李峰告诉他到了,问一下住哪一栋还有门牌号。
  他刚下车就看到了陆放站在小区门口站着等他,他快步向着陆放走了过去。
  这是陈木白第一次见到陆放本人。
  之前他只在手机的图片里看到过他,是原主和陆放的合照。
  在他刚进入公司没多久时二人拍的照片。
  照片上的两人都有笑容,原主还配了文字。
  “很高兴认识陆哥,感谢陆哥对我的照顾”。
  这也是陈木白看到陆放就能认出来的原因,不过相比较照片上的他,本人成熟多了。
  毕竟已经过了七年了,模样也会有不小的变化。
  “陆哥。”陈木白走过去时就老远的挥手打招呼。
  “到了。”陆放看到陈木白时露出一抹笑容。
  “好久没见了!”看着走到面前的陈木白,陆放感慨道。
  陆放仔细打量着陈木白。
  他离开公司以后就再也没见到过陈木白了,离开公司之前陈木白留在他心中的印象和现在完全是两种状态。
  陈木白那时外貌没变化,但是气质明显变了,性情也不再如之前那般开朗乐观。
  今天再见时,陈木白穿着一件白色短袖T桖,外面穿着一件黑色薄卫衣,下身穿着黑色紧身牛仔裤,整个人的身材显得修长。
  这几年他的身高又长高了不少,已然有一米八多的身高。
  长相也有了不小的变化,比之前更帅了,长得成熟许多,不再如之前那般青涩。
  五官依然是英俊的,他的眉毛有些剑眉的影子。
  但又没有那么英挺,稍有点柔和,眼睛还是狭长的丹凤眼,眼神似有光亮,很容易吸引别人的目光。
  十八岁的陈木白就已经很帅了,不然也不会被选走做练习生,而且他是纯天然的长相,没有整容,这一点陆放很清楚。
  现在的陈木白比之前更加帅气,五官发育的更加成熟完美。
  脸上的青涩完全褪去了,脸上有了男人的阳刚之气,不似那时有点阴柔的长相。
  最重要的是气质,刚进公司时是一种大男孩的阳光乐观的那种气质,让人很舒服。
  很容易就能和别人打成一片,天然给别人一种亲近之感。
  后来出现了巨变,整个人都阴郁了很多。
  也没有之前那么乐观,反倒是多愁善感愁容满面。
  整个人给人一种垂头丧气的感觉,就像得了抑郁症的人。
  而现在站在他面前的陈木白仿佛回到了初识的他。
  一样阳光给人温暖,最大的区别就是他有一种自信,从眼神中就能感受到的无与伦比的自信!
  这是陈木白最大的变化,陆放从他身上一直以来都没有感受过这么强烈的自信!
  “是啊,上一次见面还在三年前。”陈木白唏嘘着。
  两人的上一次会面还在四年前,那时也是陈木白人生最灰暗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