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渔人传说 > 第七十六章 鸡要遭殃了

第七十六章 鸡要遭殃了


  从沉船上打捞到的银元宝跟瓷器,想一下出手自然不容易。为保险起见,庄海洋还是决定慢慢出售。等卖完这条沉船上的东西,再去想办法捞其它几条船上的。
  鬼涧愁礁岩所在的海域,近年来已经很少有渔船过去。在很多渔民看来,那地方凶险的很。稍不注意,便有可能触礁。或许正因如此,才导致那区域很少有船光顾。
  对庄海洋而言,出售八枚银元宝,便换来五百多万的收入,确实令他喜出望外。剩下尚未出售的银元宝,庄海洋觉得再等等也无妨。元宝瓷器,放久点也没事。
  那怕银行帐户多出几百万,可庄海洋依旧觉得他称不上有钱人,更不知道有钱人究竟怎么生活。回到南山岛的他,依旧过着隔三差五打渔赚钱的生活。
  一如往常,庄海洋还会时不时开直播,跟直播间那些用户扯皮聊天。而他的渔人直播间,也随着名气渐渐传开,关注的用户不减反增,那怕用户说他是条咸鱼。
  只是每次下排钩跟下蟹笼,收看的网友都觉得非常过瘾。尽管很多新网友,都表现的很不信任,说庄海洋有意弄虚作假,提前把鱼蟹挂钩装笼。
  看到这些弹幕,庄海洋也从不解释,直播间那些老用户,则会自发解释道:“新来的吧?什么都不知道,就敢乱说话,谁给你们的勇气?作弊,有意思吗?”
  “等你多看几次直播,你就不会再说这样的话。”
  “要是你去过渔人老家,跟渔人一起出过海,你肯定没勇气说这话。”
  老用户发出的弹幕,确实令新用户郁闷又不知如何反驳。反倒是庄海洋,很是潇洒的道:“打渔很辛苦的!每天早出晚归,吃饭时间都不固定,一个人更是忙啊!”
  这话的意思,也是告诉这些新用户。如果他要作弊的话,单单往鱼钩上提前挂鱼,又或者往蟹笼装螃蟹,固定半夜就要出海。而他直播,很少中途关直播。
  从上渔船,再到收排钩跟收蟹笼,都是一气呵成。这种情况下,又如何作弊呢?
  当有新用户询问道:“渔人,你放的排钩跟蟹笼用的什么饵料?”
  面对这样的询问,庄海洋也丝毫不隐瞒的道:“下排钩用的饵,都是用的活虾。出海前,会先把这些这些活虾穿好。蟹笼的话,都是一些刚死不久的海鱼肉。”
  很寻常的饵料,却总有不寻常的收获。好在庄海洋也告诉这些好奇心重的网友,他打渔很少在一个地方下两次钩跟蟹笼。本身就住在外海,鱼蟹多点很正常。
  除了偶尔开直播,庄海洋也会跟来过南山岛的游客水群。暑假来过南山岛的游客,都很馋庄海洋种的果蔬。很可惜,庄海洋还是老规矩,来岛吃免费供应。
  至于有人提出花钱购买,很抱歉!岛主咸鱼,给钱也不伺候!
  首批来过南山岛的孙少华,看到这些信息又询问道:“渔人,你那菜园子草莓跟黄瓜还有吗?要是有的,过几天我带些朋友过来住两天,行吗?”
  “孙少,我发现你这老板当的比我还咸鱼啊!公司不用管,天天满世界乱晃吗?”
  “还行吧!公司的事,有经理人帮忙打理,我只要偶尔管管帐就行。最近新找了个女友,打算带她出去玩一下。出国嫌麻烦,知名旅游区又人太多。”
  看着孙少华发来的信息,庄海洋想了想道:“多少人?都是做什么的?”
  “八九个吧!跟我一样,都是工作比较自由的。不差钱,就是比较爱自由。”
  如此强大的理由,让庄海洋也很无语道:“你先约好人,等确定行程再告诉我一声。这段时间,我应该不会外出。我觉得,你应该盯上我养的土鸡了。”
  看到庄海洋发来的信息,孙少华也很无语,却又兴奋的道:“也对哦!前两天看直播,我发现你家养的土鸡,还真的可以杀了。到时候,杀两只尝尝味道。”
  “我突然觉得,我家的鸡要遭殃了。”
  清楚孙少华这种出身富贵的二代,确实都是不差钱的主。对他们而言,就算玩也要显得与众不同一些。带朋友去南山岛玩,也是一种联络感情的方式。
  用孙少华的话说,相比做生意的话,对他而言搞好人际关系更重要。而前次来过南山岛,孙少华也知道庄海洋很厉害,总能搞来一些稀有的海鲜。
  那怕以他的家世,有钱自然能吃到极品的海鲜。可回家这段时间,他总觉得在岛上吃的海鲜,味道就是与众不同。很多海鲜,都是捞回家便上了餐桌。
  谈妥行程,庄海洋跟前次一样,依旧来到轮渡码头接人。看到孙少华身边,又换了一个跟前次不一样的妙龄女孩,庄海洋也笑笑,装做什么都不知道。
  其余三对,跟孙少华一样,都是一男一女的组合。对于下船的第一顿,这些跟孙少华年龄家世都相仿的年青人,还是显得很满意。
  只是到了渔港码头,看着庄海洋开来的渔船,其中一个男孩有些皱眉道:“华子,坐这船?安全吗?”
  “老包,人家经常在海上跑,怎么可能不安全呢?放心,你真要掉水里,我一定跳下海把你捞起来。行了,都赶紧上船吧!到渔人家,还有两小时航程呢!”
  尽管来时孙少华也有表示,是否能租艘游艇出海玩。可庄海洋想了想,最终还是拒绝了。原因很简单,渔船能通航的海域,游艇反倒未必能通行。
  最重要的,租游艇的话还要租船长什么的。那样的话,庄海洋又何必接这单生意呢?
  这帮家伙要真想出海玩,庄海洋也会建议他们,直接去本岛找个游艇会所,不是更好吗?
  把准备好的救生衣,交给孙少华等人后,庄海洋又从船舱拎出两个篮子道:“孙少,闲着无聊,可以吃点水果。草莓跟黄瓜,摘的时候都洗过,很干净!”
  “好!早就听那帮家伙说,你种的草莓跟黄瓜有多好吃,这次我还真要好好尝尝。渔人,我这帮哥们都有点小脾气,要有什么得罪之处,你多担待!”
  “没事!合理的要求,我都会尽量满足。实在满足不了的,那我也只能说抱歉了。”
  “得,有你这话就行!等到了你家,多搞点生猛海鲜给我们吃就行,不差钱。”
  “你有钱,你有理!”
  笑着跟孙少华聊了几句,庄海洋很快把船开出渔港。而此时坐在船上的八个年青人,从最开始的不屑一顾,变成最后开始争夺两篮子的果蔬。
  听着先前那个有些傲气的年青人,也感叹这草莓跟黄瓜,怎么会这么好吃时。负责开船的庄海洋,内心还是很得意的道:“这玩意,你有钱也买不到!”
  用定海珠浸泡的水,种出来的果蔬,无论口感还是味道,确实与众不同。若非怕忙不过来,庄海洋都有考虑,未来是否搞个海岛农场,专门种植高档水果赚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