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本相在此有何贵干 > 第七十三章 糖葫芦嘞

第七十三章 糖葫芦嘞


  “喂,那两老头瞎琢磨什么呢?”大祭司看陈大相回来,对着杜安邦他们那边努努嘴。
  陈大相耸耸肩没所谓,狠狠咬了一口鸡肉:“反正和我没关系……”
  “切……”大祭司不可置否:“一看他们就没商量什么好事儿……”
  “行了,懒得管他们,还有酒吗?刚才我尝着那青梅酒还不错!”陈大相放下手里盐焗鸡洗了个手问道。
  大祭司面有好笑,对着场中央努努嘴:“有是有,不过你要喝痛快就没了,皇上可比你先行一步!”
  挑挑眉,刚才收到心悦值的时候就知道皇上很满意了。
  瞥一眼边上不少酒坛子就被皇上一人给耗着,陈大相懒得虎口夺食,直接提了一坛白酒,然后捡了一些菜,给大祭司打个招呼:
  “有事儿别找我,没事儿也别找我,我去你府上喝酒去了!”
  “去吧去吧!”大祭司摆摆手:“反正你每年不都是这样吗?”
  “……”
  陈大相心里当时就咯噔一下,made!是说自己为啥越到过年好像情绪就越低落,明明自己之前很期待过年。
  虽然有不少折腾人的事儿出来,不过源头应该还是在自己身上。
  看来这丞相大人虽然消失,可潜移默化的影响还是真实存在。
  算了算了,反正都这样,这次过年就喝个痛快——和,往年一样吧……
  莫名的想起来自己爹妈,不知道他们好不好,是不是已经知道自己失踪……
  来这儿快一年,就算报了警估计也找不到自己人,想想他们该多伤心。
  心里一涌出来这个念头就止不住,眼泪哗哗流,一口一口灌着白酒,也不管酒烈不烈,反正比不上心里的苦。
  也不知道自言自语了多久,只迷瞪瞪的睡了过去,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脑子简直像要炸开。
  明晃晃的太阳从窗口照进来,睁眼过后感觉有点儿刺眼,又紧赶着闭上了。
  转了个方向坐起来,低头还没仔细闻就一股酒气直冲鼻间,揉了揉眼睛下去地龙,往外看一眼都静悄悄的,不知道大祭司回来没有。
  今儿不用上朝,估计这才是每年过年丞相大人喝醉的原因,也就是昨晚上能真正放松一下。
  揉揉脑袋实在疼得慌,陈大相看远处有宫人,给招招手过来,还没等说话,对方已经恭敬一开口:
  “丞相大人,浴池已经准备好了,您随时可以过去。”
  “……”好吧,又感觉自己在这儿像个新来的了。
  点点头跟着过去,这里的浴池也是温泉活水,从主泉水分流过来的,温度非常合适。
  让人不用伺候,陈大相自己脱了衣服下去,一入水毛孔张开额头出汗,感觉整个人都舒服了。
  果然,这就是权利的诱人之处,足够让你享受天底下最好的东西。
  如果真的回去自己的世界,陈大相还不知道能不能习惯那种一下子从天上掉到地下的生活。
  仔细琢磨琢磨,自己好像没想过这个问题。
  瘪瘪嘴,最后是想不明白直接不想了,反正再说吧……
  ——
  洗完澡换上衣服出宫,先去一趟香蟹居,家里秃黄油没了,反正今儿没事儿想逛逛街到处看看,直接没坐马车走路过去。
  大街上很热闹,毕竟是过年第一天,对这里的人来说,和现代人过年一样一样的。
  几十年过去,大人小孩基本也都习惯了这里的特别,倒是没什么违和感。
  陈大相反正是看热闹,喜欢热闹,有吃的有玩儿的就行,希望没人给自己瞎找事儿。
  让自己平平安安,稳稳当当的过完这段时间,当然,能回去自然是更好,如果不能……也只能这样了……
  似乎昨晚上一顿酒,给陈大相喝通泰不少。
  “糖葫芦!糖葫芦咧!大个儿的糖葫芦咧!……”
  遥遥一声吆喝传入耳中,陈大相看过去街对面,糖葫芦确实漂亮。
  虽然现代的糖葫芦啥样的都有,但陈大相还是觉得山楂和糖葫芦是最配的。
  完美。
  “老板,来……”
  “窝草!”
  正要招呼糖葫芦来两串儿,陈大相身后咻的一声一匹马飞过,劲风之下站不稳,直接给糖葫芦小贩按趴下去了。
  “嘶……”嘴里倒吸口凉气儿,自己一把老腰可受不起这种折腾。
  下面正唉哟出声,陈大相忙着爬起来,上前扶那卖糖葫芦的小贩,所幸是个年轻人,换个老头非得废了不可。
  “没事儿吧!”边上有一起的小贩忙上前来问道。
  糖葫芦小贩摇摇头,低头看过去地上糖葫芦,一脸不舍得:“人没事儿……不过可惜了……”
  “没事儿,没事儿,我都给买了,不过这些坏了不能吃,你再做五十串送到香蟹居,我给那边吩咐一声。”
  陈大相看一眼笑笑,倒是没所谓。
  “香蟹居?”边上小贩仔细看了一眼陈大相,忽然瞪大眼睛惊呼:“丞……丞……”
  “嘘!”两手把住那抖成筛糠似的娃,陈大相笑了:“别引起不必要的风波了,都好好的就行。”
  “是是。”两小贩忙着点头,眼底满是惊异,都听说丞相大人高高在上,没想到今日一见竟然如此平易近人。
  “对了,刚才那人谁啊?”陈大相对着前面努努嘴,这会儿那匹马已经没影子了。
  刚才恍惚一瞥,好像骑马的是个年轻人,具体模样没看清,不过就冲干的事儿也知道是个嚣张的崽儿!
  两小贩对视一眼,糖葫芦小贩叹口气:“那是许家酒楼的少爷,平日里就是这样,反正他爹有钱,犯了事儿也有钱打发!”
  “许家酒楼?”陈大相略微皱眉,想了想才有点儿印象:“是两月前说食物中毒,结果后来说是别人故意诬陷那家吧!好像才开张没多久?”
  “对对对,就是那家,自从那次之后,他们生意一直很好,听说菜品一流,不少达官贵人都喜欢过去聚一聚……算是因祸得福吧!”糖葫芦小贩叹口气,估计是感叹同人不同命。
  “行了,我先走了,日后你们小心点儿,有事儿可以来找我,让香蟹居那边传个话就行。”陈大相吩咐一句。
  两小贩受宠若惊,慌着就是一拜,若不是陈大相拉得快,估计不少人认出来,本不过也就能帮则帮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