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重生之继续搬砖 > 第34章 山村日常

第34章 山村日常


  “强子你看,又下了两个!”包贝脸上笑开了花,左右手各举着一只大鸡蛋,还在冒着热气,头上挂着半根稻草。
  季强有点头疼,包贝又把鸡窝给掏空了,什么叫又下了两个?谁见过一只母鸡次次能下两个蛋?那是我偷偷放了一个好不好!
  回家这几天,季强带着包贝看过山看过水,走过人家串过门。
  可是,搞不懂的是……
  那天,一只母鸡从杂物房唱着歌出来,然后,一切都变了,因为季强嘴欠,跟包贝说,“鸡刚刚下完蛋,我去捡出来。”
  下蛋?这么有意思的事情当然得去看看呐!
  包贝跟在季强身后,伸长了脖子往角落里面稻草铺成的鸡窝里瞧,哇哦~!五个圆滚滚的鸡蛋,跟在超市里面买的鸡蛋完全不一样啊,有木有?
  那么大个漂亮姑娘,从那天以后,只要有时间就要去看看有没有母鸡趴在鸡窝里面,如果没有?那一会再来看看。
  好,这回再来,发现了一只母鸡正在鸡窝里面努力,包贝就蹲在一边观看它生产的全过程,幸好每一次包贝都能等到母鸡产完蛋站起身来开始唱歌,但是这只母鸡绝对好景不长,“刺溜~~~”包贝很快就会气势惊人的冲过去把冒着热气的鸡蛋抢在手里。
  如果不是包贝有这个耐心等它生产完毕,母鸡怕是会要吓到堕胎。
  每一次都能把刚下完蛋的母鸡吓得一边逃命一边骂人,你听听,“咕咕~咕咕~咕咕~咕~~~”后面那个咕是第四声,骂的是啥,包贝你听懂了吗?反正季强是听不明白,可就是被骂了还听不懂才糟心!
  唉!一会又得趁包贝不注意往鸡窝放一只引窝蛋,要不,母鸡看你们把它孩子给偷走了,它下次会把蛋下到别处。
  好吧,以后在包贝的认识当中,母鸡一定是一次下两个鸡蛋的!
  “把鸡蛋放篮子里面,然后洗掉手。”跟包贝同居这么久,季强知道包贝正常的时候是个讲卫生的人。
  “哦!”
  季强跟在身后,给她取下头上的稻草,拍掉身上的灰土,好看的呢绒大衣这几天是穿不上了,洗完好几天了还没晾干,掏鸡窝的时候往地上一蹲,下摆直接拖地上,全弄脏了。
  “包贝,咱们商量个事好不?”
  包贝用大眼睛忽闪忽闪。
  “包贝,你不要每天把鸡蛋全都捡完了好吗?”这样说可能还不保险,“我爸都没事干了,留给他去捡。”
  “可是爸……季叔叔有事干呐,每天那么忙!”
  “呃,这个,老人家需要多多活动,捡鸡蛋不费力气,我爸来捡刚刚好!”
  季柏刚好听到他俩说话,他也正头疼这姑娘天天惊吓那些下蛋的母鸡,这几天不知道下了多少鸡蛋在外面了。
  “是啊,是啊,鸡蛋留给我老头子来捡刚刚好!”看到包贝犹豫,季柏一定要打消这姑娘捡鸡蛋的念头。
  “那……好叭!”包贝艰难地答应下来。
  “洗手!”一盆热水放在包贝面前,季强从土灶的热水瓮里面舀了热水掺到盆里,用手试过水温刚刚好。
  三个人的除夕,虽不热闹,却也情意融融,团圆过了,就是一家人了!
  季柏准备菜式,包贝想要抢他活干,又没抢到,最后,包贝把自己会的广式甜点做了些出来,季柏尝过鲜,直夸好吃,再一次叮嘱季强不能欺负包贝!对于包贝能做他儿媳妇,他只担心季强配不上人家。
  桌上摆满各色菜肴,三人用牛奶代替酒水,碰杯,“祝:吉祥如意,身体健康!”
  喜庆的日子不能哭,包贝擦擦眼角,她又有了家!往后,她这一辈子就属于这个家了!
  大年初一,按当地习俗邻里之间相互串门,坐一坐,道一声恭贺新年!
  当然对于邻村的表叔李四家是特别的,备了一份厚礼上门拜年,季强特别感激李四带他去到包贝在的城市!
  日子总在不经意间流走,再过两天就是元宵节,刚好又下了一场大雪,这一次积雪深过脚背。
  农村里面的日子过久了也就没有了新鲜感,如今连掏鸡蛋这点乐子都被剥夺了,包贝肯定会觉得无聊,可是大冬天的……
  “包贝,走,你现在没那么怕冷了,我带你出去找点好玩的。”农村的春节除了吃喝玩乐再无余事,更别说季强一家是因为当时修全国最大的水电站才搬来靠山村的,亲戚都没得走。
  现在包贝很喜欢用眼睛同季强对话,有一个人能直接就读懂你,包贝觉得很有意思。
  眼睛忽闪两下,“是什么好玩的啊?”
  “下雪天最好撵兔子!”
  包贝也试过去读季强的眼神,然而看不懂,但是她能看懂季强这个人,所以,其它的都不重要了!
  过不两天又得回去大城市拼搏,继续挥洒青春和汗水,趁最后几天悠闲的时光,季强带着全副武装的包贝往山里走,这次要往稍远一点的山里去,后山离人烟太近藏不住兔子。
  路过村尾,季强指着路边一座稍显破旧的房子,“这里住的是一个五保户!”
  这人也是跟季强他们一同迁来的,季强以前在家的时候经常会碰上,他视力似乎极弱,身体也不好,佝偻着,走路是用小碎步挪动,从不开口说话。
  季强有问过父亲这人的来历,除了换来一张阴沉的脸,再无其它。
  ……
  一只老斑鸠在这片山林生活八年了,它勤劳勇敢,聪明机灵,它的天敌从来都拿它无可耐何,每年看着孩子们一对又一对的长大飞走,到现在只剩下它和它的老伴。
  它越来越感觉到自己体力不如从前,灵活不如从前,就连视力也不如从前了,远古的血液里面传承而来的记忆,让它知道自己可能将要离开这片它留恋了八年的天地。
  昨晚下了一整晚大雪,今天一早,它要出来再看看这片变得纯洁而与往日不再相同的森林,看看这里它熟悉的每一根树枝,每一颗山石!每回飞累了它总能最快找到安全的落脚之处。
  今天,它站在最高的一根枝桠上,像一个老迈的君王巡视自己的领地。
  进山的小路走来两个被称之为“人”的生物,他们不会飞,但是,他们非常狡猾,有可以发出火光和巨大声响的长筒,他们可以把树枝变成陷阱,他们可能会把一张网挂在空中,总会有粗心大意的同胞们一头撞上去,以后在森林里就再也不会见到它们的身影。
  反正只要是“人”经过的地方,千万要小心提防,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中了他们的机关,永远消失在森林里。
  斑鸠扭头打量自己站立的枝桠,多年的经验告诉它,这里很安全!
  “咕咕咕咕~~~”它发出示警的鸣叫,这是它能为这片天地的生灵们所能提供的唯一帮助了。
  它不停变换着落脚的地方,巧妙地跟在两个“人”的身后,它要盯紧他们,即使是在它已经不多的生命里,它也不希望栽到他们的机关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