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轮回武侠世界混日子 > 第一百〇一章 扬州梦上

第一百〇一章 扬州梦上

长路漫漫,众人各怀心思,各有所求,很快一行人便出了云南,一路上并无什么事情发生,至于吴六奇,郑克爽等人,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也许是因为时间上错过了,竟然未能碰到,一路无风无险的便道了北京。
  
  一开始韦小宝还非常小心,连带着刁蛮的公主也安稳了不少,但等众人到了扬州,韦小宝就想要回扬州去看一看,李破哪里肯,他现在的时间可是金钱啊,怎能允许韦小宝浪费。但又拗不过刁蛮公主,三人换了衣衫,建宁公主也女扮男装要到丽春院中走一遭。
  
  认真来说,这是李破第一次逛妓院,无论是穿越前,还是穿越后,这都是第一次,李破心中还有点小小的期待。
  
  韦小宝熟门熟路,进了丽春院便如回了家一般,建宁见韦小宝与n调笑难免醋意大发,李破见了也只笑笑,并不多管。自己身边也有两个叫如梦,翠罗的女子笑着催他饮酒。
  
  两人长相倒也一般,只是曲意逢迎,李破也乐得一杯一杯的饮酒,身上软玉温香,耳中听的也是吴侬软语,怪不得男人都喜欢这里,确实快活的很。
  
  李破饮了几杯,忽然脑袋有点晕晕的,心中一喜,果然,这小子,在酒里下了东西,李破暗中将药酒逼出体外,然后装作昏迷,躺在了桌子上。
  
  “他奶奶的,终于成了,让这小乌龟跟了一路,早就想放倒他了,如梦姐姐,翠罗姐姐,您二位在辛苦辛苦,把小乌龟抬到床上,然后脱了他的衣服和他这般,这般。”这显然是韦小宝的声音。
  
  这时建宁公主忽然出声道:“小宝,你这样做真的有用吗,我们还是直接咔嚓了他吧!”
  
  韦小宝忙说道:“不行不行,老乌龟厉害的很,若咔嚓了小乌龟,老乌龟立马就会咔嚓了我。”
  
  建宁公主忽然用力拍了拍桌子,把李破都吓了一跳,只听她又说道:“那你说怎么办,我可不想嫁给小乌龟,我不管,我不管,我不要嫁给他,而且,而且。。”
  
  韦小宝马上说道:“而且什么。”
  
  建宁说道:“而且我已经有了你的孩子,我一嫁给他,肯定要穿帮,到时候皇,黄哥哥肯定会杀了我,到时候你也跑不掉。”这周围还有其它人,建宁自然不敢暴露他们的真实身份。
  
  韦小宝倒抽一口凉气:“辣块妈妈,这一把玩的这么大,可现在不能杀他,还有个大高手,在后面看着我们,如果杀了他我们也要死。”
  
  建宁忙道:“那怎么办!”
  
  这时一个娇媚的声音说道:“小宝,你呀,竟然做了这样的事情。我可不会帮你了。”
  
  韦小宝忙说道:“如梦姐姐,这回小宝的身家性命可全靠您了,您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如梦说道:“就算他躺到了我的床上,也没什么吧!他一个大男人出来风流快活有什么!”
  
  韦小宝道:“这小乌龟,杀又杀不得,打也打不得,他奶奶的,只能赌一把了,如梦姐姐,你给他吃点药,然后这般这般,稍后,建宁,你进去这般,这般,到时候,这小乌龟想赖也赖不掉了。”
  
  李破心中冷笑,原来还是要来这一套,想把他两弄出来的孽种,安在自己头上,李破装作不知道,任由他们搬来搬去,等他们将李破n了衣服塞进了被子里,便有一个女子钻进了被窝,李破睁开眼,瞧了那人一眼,灯色昏黄下,正是如梦那张妖娆的小脸。
  
  李破对如梦微微一笑,如梦吓了一跳,瞬间便失去了意识,这还是李破第一使用九阴真经里的移魂,李破当然不会和一个n如此这般,迷晕了如梦,让如梦自己以为和人欢好,神不知鬼不觉。
  
  用移魂让如梦以为自己和李破已经如此这般过后,李破便躺在了床上,等了好一会,如梦终于醒了过来,起身摇了摇了头,看了眼闭着眼睛的李破,便开门出去了。
  
  等到了天快亮的时候,建宁便进了房,站在床前拿着一个小瓶子,倒了点什么东西在床上,然后才脱了衣服钻进了被窝,一边脱,一边还将衣服撕了个稀巴烂,这戏做的还真足。
  
  过了一会后,建宁便起身惊叫了一声,韦爵爷果然随后而至,大喊一声:“公主,你怎么了。”
  
  建宁喊道:“他,他,把我。”
  
  韦小宝马上喊道:“额附,你,哎,你让我说什么好,在昆明的时候,你便犯了错,公主迟早是你的,何必急于一时呢?”
  
  过了好一会,韦小宝见还没反应,便对建宁施了个眼色,建宁用力推了推旁边的人,见还是推不醒,便拉开被子一看,却见,被子里躺的根本不是小乌龟吴应熊,而是一个满身黑泥的乞丐。
  
  建宁一声尖叫,便跌下了床,全未管身上不着片缕。
  
  韦小宝也慌了手脚,这剧情不对啊,明明里面应该是吴应熊这只小乌龟才对,他爷爷的,不会着了那小乌龟的道,被小乌龟偷梁换柱了吧!难道他根本就没中,还是那个躲在暗中的大高手在暗中将他调了包。
  
  这时,李破带着平西王府的侍卫和御前侍卫赶了过来,驱散了正在门前徘徊的几个n龟公,李破一把推开房门,众人只见,公主在房中不着寸缕,那绣床上还有一个黑漆漆的乞丐,那乞丐畏畏缩缩的躲在床脚,抓了被子挡着自己,韦小宝见李破入门后,就吓的没了魂。
  
  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后,忙拉了被子,裹在了公主身上。那乞丐没了遮挡,更是害怕,只好背过身去,直将背部留给了众人。
  
  这时李破一脸悲恸的恨道:“你,你真是一对的起我,若你不愿嫁给我,何必找这样的人来作践自己,难道你,就喜好这一口。”
  
  韦小宝忙说道:“大胆,公主殿下,岂容你闲言闲语,还不出去。”李破周围的侍卫小声低语着,有的人还偷偷点评了起来,显然玉洁冰清的公主和下贱的乞丐的奇闻异事早就吸引住了他们的眼球,用后世的话说,真是活久见。
  
  李破却说道:“韦爵爷,今日的事情,公主一定要给我一个交代,我平西王府丢不起这个脸。”
  
  韦小宝心中暗道,难道真的是那位大高手在背后调了包,这小乌龟好像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辣块妈妈,这回糗大了,该怎么收场啊!
  
  李破见韦小宝不说话,心中暗笑:“想给我带绿帽子,门都没有,今日略施薄惩,让你们这对狗男女收收性子。”脸上却不露声色的说道:“公主殿下今日不给臣一个交代,臣便上京,将此事告知皇上,让皇上来评评理。”
  
  韦小宝心中大急,未想到竟然被人倒打一耙,这下糟了,建宁公主早就被吓的面无人色,缩在被子浑身颤抖,全无了往日的刁蛮。
  
  韦小宝一双小眼睛滴溜的乱转,一拍额头便说道:“世子,莫要中了奸人的毒计,他奶奶的,定是有人不想看到世子与公主成婚,才做了这恶事。”
  
  这时,李破往前一步,伸手沾了一点床上的血,凑到鼻子前假意闻了下,便说道:“这床上竟然的血,乃是鸡血,难道真有人图谋不轨。”
  
  韦小宝未想到李破会给自己梯子下,忙说道:“是也,是也,定是有人要陷害公主,才有人设下了计谋,让平西王爷和皇上联姻不成,世子,您可千万别中计啊。”
  
  李破故意皱着眉头深思了下,又瞟了眼畏畏缩缩的公主,只一眼便让公主缩回了被子里,李破心中暗笑,嘴上却说道:“不错,我定要查出是何人陷害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