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轮回武侠世界混日子 > 第一百章 情未了

第一百章 情未了

李破现在还不想杀韦小宝,虽然心里极度讨厌这个运气爆表的小痞子,但他还有些其它事情要做。
  
  “好了,公主的事情问题,已经解决了,现在轮到陈圆圆了。我也给你一个选择怎么样。”李破笑着对陈圆圆说道。
  
  陈圆圆没想到这怪人会忽然对自己说话,吓了一跳,她身边的韦小宝,忙扶着他丈母娘站稳,似乎低声念叨了几句什么,李破也没在意,自顾自的对陈圆圆说道:“第一,我帮你杀了吴三桂,我帮你找到你的女儿,第二,我帮你杀了李自成,你再也见不到你的女儿。”
  
  陈圆圆忽然痛哭出声,每一种选择都让她无法接受,一旁的李自成见了,大怒,嘶吼道:“藏头露尾之辈,有本事你就杀了爷爷我,我一生杀人无算,如今也活够了,杀了我吧!”
  
  陈圆圆忽然哭道:“不要,你别杀他!”
  
  李破走到吴三桂面前,说道:“这么说,你是让我杀了吴三桂喽。”
  
  陈圆圆又哭道:“不,你也别杀他,都是我的错,你杀了我吧!”
  
  李破摇头说道:“我的选择没有这一项,要么李闯死,要么吴三桂死,今日你必须做出一个选择。”
  
  陈圆圆擦了擦眼泪,可眼泪怎么擦都擦不干,只听她说道:“我一生从未做过恶事,为什么都要来怪我,我到底做了什么,要这样惩罚我。”
  
  李破摇了摇头,他当然不会杀了吴三桂,杀吴三桂对他一点好处也没有,陈圆圆当然不会选择杀李自成。
  
  他只是在逼陈圆圆做一个选择而已,是选择和一个曾经爱过她的人在一起,还是和一个现在爱的人在一起,中间有一个砝码,是她和李自成的女儿,她本来可以轻而易举的做出选择,但是她竟然犹豫了。
  
  李破摇了摇头,说道:“这就是你一生悲剧的原因,你总是随波逐流,从未遵循自己的心意做出过选择。”
  
  陈圆圆止住了哭泣,低声说道:“不,我不希望任何人因我而死,我在也不希望有人因我而死了。”
  
  李破叹了口气说道:“如果我在给你一个选择呢?有一个人,一直守护在你的身边,从未告诉过你,他对你说的话,甚至不如你对他说的话多,可是这人是真的爱你,爱了你二十多年,我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和他一起离开如何?”
  
  陈圆圆还未说什么,旁边的韦小宝就开口道:“这人准是个蠢蛋,若爱慕一个女人,便想法设法得到就行了,哦,对了,他定是怕了平西王对不对?”
  
  李破不管韦小宝说什么,仍然盯着陈圆圆,陈圆圆却闪躲着李破的目光,脸红红的低头说道:“我不知道,你一直在这里,可我不会和你走的。”
  
  李破心中一愣,才发现陈圆圆明显把自己当成了那个暗恋她的人,这可是个大乌龙了,这时,九难也出言道:“阁下既然要帮我恢复大明,什么样的女子得不到,何必要为这一个女子眷恋不去。”
  
  李破摇了摇头说道:“胡逸之,你进来吧!”
  
  众人好奇的看着外面,等了好一会,仍然没人进来,韦小宝立马笑道:“这人只怕是不敢见人了吧!”
  
  这时门外却传来一声雄壮的声音:“小鬼,休得胡言乱语。”
  
  一身老农打扮的胡逸之走了进来,抬手一礼道:“李前辈,你答应过我的。”
  
  李破笑着还礼道:“若想要保她一世平安,还是你自己来吧!无论是李闯还是吴三桂,都不如你更爱她,何必要假手他人呢。”
  
  陈圆圆早就惊呆了下巴,伸手指着胡逸之颤抖着说道:“是你,竟然是你。”
  
  胡逸之迎着陈圆圆说道:“是我,本来我不想让你知道的,可惜,事与愿违。”
  
  李破笑着说道:“怎么样,陈圆圆,现在有三个男人在你面前,你可以做出你的选择了。”
  
  陈圆圆犹豫了好一阵,还是没有选择,这时,三圣庵外面,传来了兵马调动的声音,不一会便有人在外面喊道:“快放了王爷,绕你们不是,你们的同伴都在我们手上,若伤了王爷一根毫毛,便叫你们个个人头落地。”
  
  李破盯着吴三桂看了好一会,然后又转头看着陈圆圆说道:“平西王的大军到了,你的女儿也应该在里面,快快做出选择吧!”
  
  陈圆圆犹豫了好一会,便开口道:“我只想青灯古佛,过些平淡的日子。”
  
  陈圆圆还未说完,李破便打断她道:“好一个平淡的日子,你只看三圣庵中的气象,喝的茶水,吃的糕点,哪一样不精致,你是要如此过平淡的日子吗?
  
  若你真想要过平淡的日子,常伴青灯古佛,还需要在意吴三桂给不给你王妃的身份吗?何故要贪得无厌呢,有舍有得,这世上哪来的圆满?”
  
  陈圆圆听了李破的话也是心中一震,出身秦淮河畔的自己,真能青灯古佛,过平淡的日子吗,若离开了吴三桂,四处飘零的生活,自己真的受得了吗?是自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了吗?陈圆圆不禁怀疑了起来。
  
  李破摇了摇头,说道:“看来你心中,已经有了选择,人总是贪心,得一望三,胡逸之,你现在明白了吗?”
  
  胡逸之叹了口气说道:“前辈,我已明白,我爱的是她也不是她,终究是我心中的她,不是她心中的自己。”
  
  李破点了点头说道:“暗恋最苦,你一直不说出口,便仍然美好,一旦说破,就如自己打破了自己织就的,事事哪有完美,你想求完美,终究是跳不出你给自己织的,你既然已经看破,便好自为之吧。”
  
  李破又走道吴三桂面前,对吴三桂说道:“把阿珂还给她吧!她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无论好坏,今后,她还是你的王妃,是你的妻子。”
  
  吴三桂低着头,不说话,也许就连他自己都未想到过,会是这样的结局吧!
  
  李破又转头看着李自成说道:“后悔吗?”
  
  李自成一声闷哼,咬着牙说道:“不后悔,这本就是她要的,我给不了她,是我的错,与她何干,这数年来,我一直劝她和我远走高飞,她总也不愿。
  
  起初我以为她还恋着吴三桂这个狗贼,今日方知,她只是舍不得富贵的生活罢了。
  
  也罢,也罢,江湖风云做流水,王朝霸业尽空流。”
  
  说罢,李自成便一口血喷了出来,提着禅杖,便往外而去,不久外面传来一阵喊杀声,过了好一会才停下。
  
  陈圆圆没有挽留李自成,她爱李自成吗,是爱的吧,可是爱需要代价,李自成已经失去了所有,他只剩下爱,可陈圆圆不同,她拥有稳定的生活,她缺少的是爱,不过是空虚寂寞冷的少妇和前任的旧情复燃而已。
  
  李破又转头对九难说道:“公主殿下,我们的盟约从现在开始执行,您前往台湾联系延平王,我带着韦爵爷去北京,刺杀小皇帝,韦爵爷对皇宫熟悉,正好可以帮我熟悉皇宫地形。”
  
  九难忽然说道:“你为什么要帮我,还有你到底是谁?”
  
  李破摇头叹道:“公主殿下,到现在才问我,一定忍的很辛苦吧!我是东海桃花岛弟子,名为李破。”
  
  九难大惊,说道:“东海桃花岛,真的存在?”
  
  李破心中好奇,难道桃花岛真有传承,忙问道:“公主殿下也知道东海桃花岛。”
  
  九难叹道:“偶尔在皇室的旧档案中看到过,当时,我们都以为是故事,太祖皇帝开创大明时,好像也提过东海桃花岛。但桃花岛里面究竟有什么,我也不知道。”
  
  李破心中大惊,自己只是随意杜撰的,竟然还有权威人士,出来佐证,这回桃花岛弟子的身份算是坐实了。
  
  这时,李破又对吴三桂,说道:“平西王,就请你放了外面那些人,然后将公主和世子送往北京完婚,而我则伺机杀掉小皇帝。”
  
  吴三桂忙答道:“小王遵命,小王这就去办。”
  
  吴三桂话一落,小镜的声音就在李破脑海中响起:“帮助吴三桂提前起兵,成功后获得20颗真元丹。”
  
  李破又转头对韦小宝说道:“韦爵爷,我会暗中跟着你们上京,若你们在路上有一点点变故或拖延,我便会出手杀了你,到时候,没人可以保你。”
  
  韦小宝满点头道:“大丈夫,一言既出,什么马也难追,你放心吧!”
  
  一切都很顺利,李自成死了,站着死的,身上中了无数羽箭,陈圆圆留在了三圣庵,安葬了李自成。
  
  李破和胡逸之约定了一个地点,等刺杀完小皇帝后,在来找胡逸之,也算是李破留的一步暗棋吧!
  
  吴三桂带着韦小宝和天地会,沐王府的一行人,回了王府,李破先一步回到了王府中,换好衣服便等吴三桂的传唤。
  
  果然一段时间后,吴三桂便回来了,给李破派了一队护卫,打发李破上京与公主晚婚,李破表面上拒绝了下,便顺从了吴三桂的意思,只是李破未发现,在自己转身离开后,吴三桂阴狠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