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轮回武侠世界混日子 > 第六十五章 寒冰真气VS寒冰绵掌

第六十五章 寒冰真气VS寒冰绵掌


  殷天正很害怕,因为他的外孙离至尊之位只有一步之遥,但是在那些异人的嘴里,他迷恋蒙古郡主,导致自己丢了皇位,更落得横尸街头的下场,殷天正不敢接受这样的结局,他希望外孙可以登上大位,这样作为今上在世上唯一的亲族,殷家也将成为一等一的世家大族,所以他和成昆一拍即合,并劝服了明教其它人,各人有各人的原因,最终的结果就是,大家都知道了真相,唯独教主张无忌和他的侍女小昭,被蒙在了鼓里。
  见张无忌不在说话,成昆又说道:“天下汉人皆在蒙古人的铁蹄下挣扎求存,而且明教的反元大业也不是从张教主开始,教主请看对面的周芷若周姑娘,她的父亲名叫周子旺,乃是彭和尚的弟子,因起义反元失败而英勇就义,说起来周姑娘其实也是明教弟子呢!”张无忌到这时才回忆起来,他一直以为周芷若只是渔家女子,当日老船夫身死乃是适逢其会,未想到她爹也无事明教众人,也是,不然为何太师父那日总是劝小小的周芷若莫要入了邪魔,原来当日太师父就看出来了,只是不曾明言罢了。心中又想到,自己连这些都看不出来,又如何能称孤道寡,南面称尊呢?
  成昆见他的话仍然无甚效果,反而让张无忌更无心气,嘴角微微上翘,又说道:“张教主,你不想报仇,也不想救你的义父,更不想化解六大派和圣教的仇怨,那不知张教主可想为张五侠和殷女侠洗脱冤屈呢,世人皆知,张五侠迷恋殷女侠,而偏偏武当俞三侠又伤在了殷女侠手上,张五侠情义两难,不得不自我了断,这一段冤屈,张教主可想化解吗?”
  张无忌眼中又有了神采,只是他不愿意听成昆的话,他看着殷天正,他只相信他的外公,只有外公不会害他。殷天正见张无忌投来问询的眼神,便点了点头道:“他说的没错,我也是现在才知道,素素她并无害俞三侠之心,只是找了镖局一路护送俞三侠上武当山,只是镖局中人错信了歹人,将俞三侠交给了几个恶人,那些人出自西域少林,乃是少林叛徒,他们伤了俞三侠,目的是让武当与少林交恶,却未想到,他们最终逼死了素素和翠山。”
  张无忌眼见殷天正老泪纵横,也跟着哭了起来,他哭着问道:“外公,他们到底是什么人。”殷天正擦干了眼泪说道:“大元朝廷,他们都是大元朝廷的走狗,还有打伤你的玄冥二老,他们都属于朝廷,这一切都是朝廷的阴谋,无忌,你不愿意帮你娘和你爹报仇吗?”听到殷天正喊自己名字,张无忌心也软化了,他站起来,伸手扶着殷天正认真的说道:“好,外公,我们就掀翻朝廷,不为了当什么皇帝,只是为了帮我爹娘正名。”殷天正欣慰的点了点头,而成昆的嘴角翘得更高了,在江湖搅动风云算什么,这还是从上一次那个家伙身上学到的呢?成昆退了回去,不在说话。
  且不说张无忌的心路历程,场中宋远桥与俞莲舟已经扶着殷梨亭下去了,张松溪留在中间挑战明教弟子,也就刚刚一小段时间,张松溪已经击败了4个明教普通高手,成昆走下了台子,明教众人也不阻拦,任他下了台子,似乎一切都是约定好的一样,成昆身边聚齐了约三十余人,有几人也是跃跃欲试,只是青翼蝠王比他们快了一步,青翼蝠王已经来到了场中。
  二人互相施了个礼,便开始交手,二人交手了几十回合,张松溪便败下阵来,硬接了韦一笑一掌,似乎受了内伤,宋远桥示意李破去将张松溪接下来,李破忙赶到场中,到这时才发现,张松溪脸色青紫,浑身都冷的发抖。正是韦一笑的寒冰绵掌,李破扶起张松溪,正想运气给张松溪祛除寒毒,却听张松溪摇了摇头,轻声说道:“我没事,扶我回去。”
  回到武当派驻地后,俞莲舟便开始帮张松溪祛除寒毒,不一会,张松溪的脸色便好了许多,李破这才放下了心中的担忧,在回头看场中时,韦一笑已经连续击败崆峒四老,韦一笑在七伤拳的连续打击之下,也并不好受,但仍然屹立在场中。
  正在这时一直未说话的冷谦,忽然来到的场中,明教众人尽皆大怒,纷纷出言骂道“卑鄙小人”“叛徒”等等,冷谦全未在意,只是和韦一笑拱了拱手,韦一笑却阴恻恻的说道:“我到要尝一尝叛徒的血是个什么味道,你可要小心,别死在我手里。”冷谦笑了笑不在说话。韦一笑运起轻功,如一道绿影在冷谦周身闪过,冷谦巍然不动,不管不顾,韦一笑身法极快,出手也是极快,不一会冷谦便中了韦一笑数掌,虽然硬挺着没动,但脸色却青了,似乎寒毒入体,快受不住了。
  韦一笑大笑道:“你是要来赎罪吗?站着一动不动的给我打!既然如此那我可就不客气了。”说罢又朝冷谦肩头拍出一掌,韦一笑一脸笑意,神态极为轻松,但冷谦仍巍然不动,嘭的一声,这一掌结结实实的拍在了冷谦的左肩,冷谦往后退了五六步,左臂微微发着抖,韦一笑见状大喜,也不停留,飞身又是一掌,速度极快。
  这时台上的杨逍忽然站起来大呼一声:“蝠王小心,冷谦有诈。”杨不悔听到杨逍呼声,便好奇问道:“爹爹,明明蝠王一直占优,为何却要让蝠王小心。”杨逍眼见一旁的张无忌也是一脸的好奇,便开口说道:“冷谦一直不还手,是在等机会,蝠王的速度太快,他根本追不上,我想他是故意受伤让蝠王放低警惕,但他到底藏了什么祸心,我却还看不出来,你看冷谦果然动了。”
  众人望过去,冷谦终于动了,他动的并不快,韦一笑的寒冰绵掌已经离他只剩2米距离,他才抬起手来,眼见前方的韦一笑正一脸讥笑的看着自己,冷谦仍然不为所动,韦一笑又近了一米,韦一笑掌风带着寒气,吹的冷谦的头发都结了冻,冷谦的睫毛,眉毛,胡须上都带上了白霜。冷谦的一掌终于推了出去,他似乎看到韦一笑微微的摇了摇头,似乎在可怜自己,又似乎在嘲笑着自己,可是,谁在乎他在笑什么呢,冷谦脸上也露出了笑意,和韦一笑的笑一模一样。嘭的一声闷响,二人双掌相击,冷谦站立于地,韦一笑是凌空出掌,只见二人附近的地面都开始结起了白霜,二人掌风激起的气浪都带着冰粒一般,打在地上嘣嘣作响。
  正在众人惊异于二人的可怕武功时,凌空的韦一笑挥动左掌,一掌拍断了右臂,而更诡异的是,韦一笑的右臂虽然齐根而断,但竟然没留一点血。这时宋远桥忽然对李破说道:“冷先生的真气有古怪,可能也是寒属性的真气,韦一笑断臂自救,右臂竟然一滴血也未流出,看来是整条臂膀的血管都被冻住了,所以才无血流出,这次韦一笑只怕是栽了。”李破心中真想着冷谦的武功到底是左冷禅的寒冰真气还是宇文家的冰玄劲。刚好韦一笑便帮他问了出来。
  “你这是什么武功。”
  “寒冰真气,韦蝠王,还好受吗?”说罢,冷谦便朝着韦一笑走去,他走的很慢,但韦一笑却不敢多待,运起轻功一个腾跃,只是还刚跨出三步,韦一笑便停了下来,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怎样了,冷谦摇了摇头,又回到了场中。
  李破心中好奇便出声问道:“爹,韦一笑到底怎么了。”宋远桥摇了摇头说道:“韦一笑已经死了,刚刚他虽然断臂求生,但其身体也未留半滴血,可见,寒气早已侵入了他的身体,刚刚冷谦跨出一步根本不是要追击,而是逼迫韦一笑运功,韦一笑一运功,那诡异的寒冰真气在体内肆意侵袭,便直接将韦一笑冻死当场。所谓天人也只知道操弄人心,青书你要记住,面对他们时,定要小心,万万不可掉以轻心。”李破当然不会掉以轻心,毕竟他自己也是个轮回者呢。
  韦一笑的死,让明教众人义愤填膺,他是今日第一个死的,而且是四大法王之一,明教上下,早已群情激愤,人人喊战,人人喊杀。于是果然又来了几个明教好手,但竟然无一人能在冷谦手下走过一掌。一连被他杀了7,8个明教高手,甚至还包含天鹰教的白龟寿等堂主级人物。
  明教一方的轮回者也坐不住了,也跃跃欲试,成昆双目紧闭根本不管他们,于是又有两个轮回者上台去送了人头,本以为冷谦大战多场,应该真气不济,正好捡个便宜,谁能想到,人头没捡到还被人反杀,真是一言难尽。眼见冷谦神威大展,白眉鹰王也坐不住了,来到场中,开口道:“冷先生好功夫,也让老夫来领教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