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轮回武侠世界混日子 > 第二十九章 前路茫茫

第二十九章 前路茫茫


  一口气奔出了三十里后,李破便拉住了缰绳,对身旁的铁木真拱手说道:“多谢相送,后会无期。”铁木真也拱了拱手说道:“汉人的礼节真多,我们草原的汉子说一不二,答应你的事情,一定会办到,汉子,如果我们早些认识,也许还可以在一个帐篷里喝酒,吃羊肉,哈哈。”李破却道:“你是个坦诚的人,也是个值得敬佩的英雄,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毫不犹豫的杀了你。”铁木真哈哈大笑,也不答话,便调转马头准备离去。
  李破却又开口说道:“你的部族并不是生了病,而是中毒,毒的源头在火盆中,篝火点燃之后,升起的烟便带了毒气,烟吸入后便会慢性中毒,长期吸入便会死亡,此毒无解,但只要不持续吸入毒烟,便能靠身体排出毒素,这个就当是你送我三十里的谢礼吧。”铁木真转过身,也不答话,右手拍胸,低头对李破行了一礼,然后调转马头,一夹马腹,便远去了。
  这时梅超风却说道:“你放他回去后,他定会派出军队来找你,他们生活在马背上,很快就会追上我们,我们分开跑吧!”李破不说话,下马后,掏出了龙虎正气丹,喂了一颗给梅超风吃了,然后在路边找了几块石头,绑在了空余的那匹马上,然后一拍马屁股,让马朝南而去了。梅超风又说道:“你别白费心思啦,他们一看蹄印就知道那马是空的,我们还是分开跑,总能活下来一个。”
  李破脱口而出说道:“你就那么不想和我在一起?”这话一出口,两人都略有点尴尬,李破刚刚去救梅超风,但说到底仍然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怎么想的,看到梅超风为他受伤,他很心痛,听到梅超风的话,他的心更痛,到现在冷静下来后,李破反而对刚才的事情有点小小的后悔了,也许,只是怜惜她,可怜她以及愧疚吧,李破这样想着。
  李破翻身上马,牵着梅超风的马往东而去,他不敢往南走,铁木真知道自己会往南去,如果在往南走,很快便会被追兵,追上,只能布下疑阵,为自己多拖延点时间,只是让李破万万没想到的是,铁木真派出的追兵,一直往南追去,虽然他们早就知道李破是往东去,李破布下的疑阵,根本就瞒不过草原上的猎手,但他们还是一直往南追去,因为他们根本没有胆量面对那个来自地狱的魔神。
  李破带着梅超风骑马跑了4,5个时辰,中间也不曾休息,直到,梅超风忽然从马上摔了下来,李破才停下。李破赶紧下马抱起梅超风,检查了下梅超风的伤势,还好,刚刚因为天黑,他已经放慢了马速。
  但看着梅超风身上的擦伤和脱臼了的左臂,仍然心痛的说道:“你坚持不住了,为什么不说,你知不知道,这样你会死的。”虚弱至极的梅超风仍然硬声说道:“不要你管,死了正好。”李破气不过,但看到虚弱的梅超风,还是忍住了气,低声说道:“这天大地大,只有我还管你,离了我,你还能去哪里,听话,在坚持一下,等跑出了草原,一切都会好起来。”梅超风却虚弱的说道:“你以为你是谁,我梅超风一个人也能过的好,我不需要你们,我不需要你们。。”声音渐渐弱了下去,李破摸了摸梅超风的额头,已然滚烫,偏偏天上又在下着雪,没办法,李破只好将梅超风扶上马,然后自己上马,慢慢的寻找可以避风的地方。
  好不容易找了一个树洞,李破将马绑在树上,去外面捡了些略干燥的木材,回来后,却怎么也点不着火,木材还是太湿了,旁边的梅超风已经开始痉挛,说起了胡话,李破心中大急,偏偏一堆火他都点不了,武功盖世又怎样,杀人如麻又如何,现在连一堆火,一杯热水也弄不到。怒气冲冲的李破一掌打在树壁上,大树竟然摇了摇,落下了几堆积雪。
  这时李破的脑海中忽然传来了系统的声音:“保证梅超风存活,直到离开轮回世界,任务成功后,奖励1颗真元丹。”李破在心中苦笑道:“还要保证她活下去,天上下着这么大的雪,连干柴都没,火也点不起来,一杯热水都没有,怎么活下去,轮回镜你出来,你来告诉我,要怎么活下去。”
  李破枯坐了一阵,忽然想到,内功,对内功,前世的电视和小说都有用内功疗伤的段子,李破想到此处,不由大喜,扶起梅超风,忽然想到,似乎电视里运功疗伤是要脱衣服的,暗里笑了笑自己思想不够和谐,便运起真气,一手捏住梅超风手心的劳宫穴,慢慢将自己的真气输入梅超风体内,真气进入梅超风体内后,便有失控的迹象,李破唯有集中精神,让真气按小周天行走,至于怎么治疗李破也不清楚,只能赌一把,按照平时练功时真气运转的路线游走,不一会,李破便觉得丹田难受,难以为继,便松开了手,闭目休息了一会。再次睁开眼睛时,梅超风已沉沉睡去,身子也没那么烫了,似乎刚刚的疗伤起到了效果。
  第二日,李破幽幽醒来,天气还是阴阴的,外面白茫茫一片,雪下了一夜,李破起身看了看梅超风,却见她嘴唇乌黑,脸色胀红,一模额头,又开始发烫了,李破无法只好依样画葫芦,运起真气疗起了伤,不一会,内息又不稳,大冬天的,李破也是满头大汗,休息了一会,在看梅超风时,脸色白了一点,模模糊糊的说着渴,要喝水,李破无法,水有的是,外面到处是雪,但是没有火,李破坐好找来一坨雪,喂进嘴里,不一会,雪球便在嘴里化了,待嘴里的水不那么冷了,便将嘴凑到了梅超风的唇边,犹豫了下,还是将自己的嘴贴上了梅超风的唇上,慢慢将水度入了梅超风口中,如此往复几次,梅超风又沉沉睡去。
  自己又吃了几坨雪,便起身看了看马,马儿自己拱开了雪堆,吃起了枯黄的草,李破笑着拍了拍马,说道:“还是你有办法啊,不像我,连堆火都点不着。”
  待正午时,外面风小了点,李破便将梅超风抱上了马,用绳子将她绑好,自己也翻身上马,慢慢赶路,到了晚间便又找了个山洞,休息了一晚,一天没吃东西,李破用螺旋九影的绝顶轻功到外面折腾了一个多时辰也只抓到了一只兔子,将兔子血放出来,喂给梅超风喝了,自己就生吃起了兔子肉,嚼着满含腥味的兔子肉,李破心也不住往下沉。夜间风大,又没篝火,梅超风轻轻呢喃着冷,李破也冷,但他只能将梅超风抱的更紧,用自己的后背,为梅超风挡着呼啸的狂风。
  一连奔波了几日,梅超风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未曾醒来过,这一日终于发现了人迹,李破简直高兴坏了,将那牧人一家绑了,点了一堆火,在帐篷里美美睡了一晚,第二日找牧人要了几袋羊奶,几块干肉,拿了几件羊皮袄子,又带着梅超风往东赶路。
  梅超风仍然迷迷糊糊的昏迷着,每日李破都要用身体捂热了羊奶,喂给她喝,勉强吊着她的命,一连又走了七八日,再也未碰到人烟,入眼之处均是白茫茫的一片,每日就靠着肉干和羊奶活着。
  这一日,草原上刮起了白毛风,到了晚上,却连一个遮风挡雪的地方也未能找到,眼看着天黑了下来,温度更低了,李破身上的羊皮袄子上的羊毛都冻成了冰棍,李破找了个略微背风的地方,将梅超风放了下来,找了几张多余的羊皮袄子挂在马上,自己扶着梅超风靠在马的侧边,靠着两匹马的身体抵挡这白毛风,只是背后还是冷,梅超风身体也忽冷忽热,呼吸也越来越弱,李破赶紧运功,不一会便没了气力,看着呼吸略微平稳的梅超风,李破心里却是说不出的哀伤。
  “你醒一醒好不好,和我说说话,别在让我一个人自说自话了好不好,我快坚持不下去了,你快起来啊!”李破摇着梅超风的身体哭喊着,眼泪刚刚流下便在脸上冻住了,两条鼻涕也凝结在一起,李破摸了一把脸又喊道:“你快醒来啊,你在不醒过来,我就真的把你丢下了啊,我求求你,你快醒过来好不好,你不是要杀我吗?你起来杀了我啊!”盯着一动不动的梅超风,李破心中的悲苦却无处发泄。
  “轮回镜,你给我出来,你不是有智慧吗?你来看看我,我可是百年一遇的天灵根,你想让我就这么死了吗?你不是可以让人穿越吗,带我走啊,你不是主神吗,来给我兑换,我要兑换!你给我出来,快出来,啊啊啊啊啊。”李破冲着天空不知名的地方怒吼着。“你给我出来啊!你也怕死吗?你出来我们聊聊天好不好。我不兑换了,我什么也不要了,我就想和你说说话。可不可以,你回答我啊!”
  回应他的只有他的回声和呼啸的大风,李破状若疯魔,在雪地中胡乱的翻滚着,折腾了一会,李破也没了力气,他已经好几日没吃东西了,折腾完,脑中也开始昏昏沉沉,回到梅超风身边时,梅超风身体已开始冰冷起来,呼吸也是若有若无,李破心中悲凉,死死的抱着梅超风,泪水滑落立马就结成了冰花,吸了吸鼻子,李破又爬了起来,白毛风太大,梅超风已经不行了,李破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要想让两人活命如今似乎只有一种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