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轮回武侠世界混日子 > 第十章 琼芳之宴一

第十章 琼芳之宴一


  这几日,李破一直呆在书房中,没事便像个柱子似的站那不动,修炼他的吞天彻地不老长春功,期间,也曾偷偷的问过李克己,这图上的字是个啥意思,李克己那老头,只是板着脸说,你照着图练就行啦,看那字干嘛。李破心想,你怕不是也看不懂吧,坑爹呢,这是,自己都不懂的垃圾功法,就敢丢给我来练。
  琼芳之宴从下午开始,直到半夜子时结束,先是游园,毕竟琼芳之宴是为了欢送王府的8个义子进入轮回秘境,能不能出来还真不好说,因此琼芳之宴本就是个很松散的聚会,大家在王府的花园里,爱干啥都行,只要不犯王爷的忌讳就好。
  李破带着桃香和李福在园子里瞎逛,也就是个好看的园林,景色确实不错,里面还养了不少珍禽异兽,老虎,豹子,梅花鹿,孔雀,还有新送进来的黑天鹅,一路逛了个够,李破前世也就去过几次公园,连动物园都不曾去过,因此心里其实也挺好奇,一路玩闹,好不高兴。
  到夜色降临时,宴席终于要开启了,宴席将在琼芳园东部的天星楼举行,天星楼下面有个不小的广场,天还未完全黑下来,广场的周围已经点满了火盆和火把,中央更是点了一堆两人高的篝火,李破还站在篝火旁发呆呢,却见到旁边走来一个白白净净的书生,只见那人扎了个逍遥巾,穿一身水蓝色的儒袍,伸手做礼,口中说道:“听闻七弟患了失魂之症,为兄心中甚是忧虑,只是一直忙于置办琼芳之宴,故而一直未能前往探视,还请七弟多多海涵。”
  李破正在那发着呆呢,李福却拉着李破的袖子低声道:“这是四爷萧正长,最是重礼守节,少爷千万失了礼数。”
  李破连忙对着萧正长拱手行礼,口称四哥,萧正长笑笑摆摆手道:”我知你忘了不少事情,且我等兄弟之间,何须在乎这些虚礼,来,为兄带你入席,正好也重新为你介绍一番,哈哈哈。”言毕,便拉着李破的往天星楼正殿而去,且说天星楼主楼占地极广,约有6,7百平方米,天星楼高三层,每层约有7-8米高,共约20多米高,待入得大殿,只见内里灯火通明,两侧共有18根一人环抱的巨木为柱,周间人行如织,见到李破一行时,纷纷避让。
  “一层却只是用来等候宴席开启的,故而人多,且乱,七弟莫要在意,我等身份不同,不用再此等候,且随我上楼吧。”萧正长一边说着还一边对周围的人们点头致意。
  待上到二楼,果然人影渐稀,只见两边并排摆放了不知多少个矮几,主位出却是空空如也,主位后墙上挂着一幅猛虎下山图,画上悬着一块匾额,上面写着“白虎堂”三个大字,见李破看的入神,萧正长说道:“据说那副猛虎图乃是安禄山送与初代范阳节度使刘文耀的,也不知真假,这白虎堂是王爷专门用来宴请军中普通将士的,不过今日琼芳之宴却有不同,左边坐的是文士,右边才是将士,到时不知又要闹出什么笑话来啊!走吧,我们的位置在三楼。”
  不一会便爬上了三楼,只见,18根柱子将正中间隔出了一个长长的过道,那里摆了好几排矮几,分左右两边,每排均有9个位子,正中上方主位依次放了三个矮几,正上方有一个高高的台阶,那里放了张长长的案几,其后有一张虎皮椅,那虎皮竟然还是罕见的白虎皮,椅子后面有一幅画,像是一幅水墨江山图,画上也有一个金字牌匾,只见上面写着,摘星阁三个烫金大字。主位的正对面有一个露天的台子,约有20平米左右,应该是用来观星用的。
  “别光顾着看景色了,七弟来我带你重新认识一下,这是我们的大哥佟西风,大哥修炼剑道,舍剑之外,在无他物,你别在意。”萧正长带李破来到左边第一排第一个位置上介绍道。
  李破朝佟西风施了个礼,口称大哥,却见佟西风双目直视李破,双目如剑,刺的李破立马收回了目光,佟西风只是略微点了点头,并未过多表示。
  萧正长笑了笑,对李破道:“二哥尚有要事,还未入席,三哥想必你应该认识,这是你五哥杜绝,老五。。。”一路步行一路介绍,李破对周围的人也大概有了初步的了解,北平王八大义子,老大佟西风,修行剑道,拒人于千里之外,难以沟通交流;老二,薛东楼,尚未见到,性情如何,还不清楚;老三,赵无极,会全真心法和全真剑法,还会七伤作死拳,性格嘛颇为圆滑,不过暂时结了盟,应该值得信奈;老四,萧正长,像个文人,似乎很爱面子;老五,杜绝,同样沉默寡言,难以沟通;老六,孙小鱼,性格谦和,爱说笑,似乎是个老实人;老八,廖长义,似乎痴迷于声色,和李破说话那一小会,眼睛就一直盯着桃香拼命的瞅,真想对他来一句,你瞅啥。
  却说,这8人佟西风是古系灵根,薛东楼是温系,杜绝是古系,孙小鱼是黄系,其余4人均为金系灵根,梁系灵根一人也无。
  李破的位子在左边第七,李福和桃香跪坐于李破身后,以方便伺候,这会桃香正和老八的婢子说着悄悄话,李破一脸好奇的看着她们交头接耳,实际上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做啥,李福凑过来对李破说道:“这是八爷的侍女李香,也是尚苑八香之一,少爷莫要起了别的心思,以免引起八爷的不满!”
  “他不满,老子还没不满呢?瞧他刚刚盯着桃香的眼神,就跟一个色鬼一样!”李破随口说道。这是老八廖长义转过头看向了李破,对李破笑着点了点头,李破也对他笑着点了点头,心里却想着,这难道就是脸上对你笑嘻嘻,心中全是妈卖批吗。
  正当这时,只听的叮的一声,也不知道敲的是什么,大厅里忽然安静了下来,周围的人纷纷站了起来,只见门后有三个衣着华贵的贵公子鱼贯而入,当先一个身穿一身绯红色锦袍头戴玉冠,系的是镶玉的带子,腰上悬了块翠绿的玉珏,约莫三十多岁年纪,面容沉稳,短须。中间那个穿着宝蓝的袍子,袍子上绣的云纹,在烛光下一明一暗的闪现,煞是好看,手持一柄折扇,约莫也是快三十的年纪,端的是潇洒风流,最后一个贵公子,穿的是大紫色的袍子,头戴珠花宝冠,背着双手,小步在后面跟着。只听这时有一人唱道:“二公子,三公子,四公子,到。”众人皆站直了身体,拱手施礼,待各个位子人都到齐了,又听到一人唱道:“拜。”只见众人纷纷弯腰行礼,李破低着头想着,原来老二跟几位公子在一起,那刚刚和老二一起进来,路过我身边时还对我施礼的年轻人,应该就是姚政了吧。没等李破继续想下去,那站在中间主位的二公子开口说道:“今日琼芳之宴,大伙都别拘礼,行了,便开始吧。”只听那人又唱道:“开宴。”
  言毕,乐声大起,乐声欢快而热情,周围的人也便的热情起来,各自交头接耳交流了起来,李破好生无趣,也不知道该找谁说话,左手边的老八廖长义把眼光转移到了中间跳舞的女伎身上,右手边的老六孙小鱼现在正和侍女兰香说着什么,见李破盯着自己,便朝李破笑笑点了点头,便又自顾自的去说话了,李破又朝姚政的位置看了看,见他正襟危坐,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盯了好一会,也没什么发现,李破索性也发起了呆。
  不一会,侍女鱼贯而入开始上菜了,第一道菜是一只整鸡,闻起来还挺香的,又一股淡淡的荷叶味道,只见二公子撕下了一只鸡腿,咬了一口,待肉咽下去后,便开口道:“各位莫要客气,都来试一试我王府的厨艺如何。”
  众人也都有样学样,撕下鸡腿吃了起来,不一会第二道菜来了,是一只鸭子,只见那侍女拿出一把小刀,从那鸭子肚子上切了一刀,一刀下拉,鸭肚子里面的米饭便冒了出来,香味也不胫而走,李破拿起小勺子吃了一口,甜甜的,甜味中又带点咸味,真好吃啊,这可是八宝葫芦鸭啊,前世也就公司开年会吃过一次,那也没这味道好啊,忍不住又吃了一口。不一会又上了第三道菜,这次确是一道大菜,那圆盘上有一道萝卜雕的白玉桥,桥下有二十几个圆球,李破夹起一个圆球,放入嘴里,不禁倒吸了口凉气,嫩嫩滑滑的,明明是豆腐,但却一点豆腐的豆腥味也没,反而有一股特别的咸鲜味。这第四道菜,也是一道大菜,圆盘中央有几根肉条,摆放的和笛子一样,盘子边上还点缀着几道梅花,李破夹起了一根,嚼了一口,这肉的味道,你说是羊肉吧,也不像,也不知道是什么了,反正就是好吃啊,李破又夹起一根喂到嘴里,哎,这味道,又像牛肉,又像羊肉,和刚刚的味道又不一样了,真是神奇啊。第五道菜是一道汤,汤色绿绿的,上面浮着几颗樱桃,又飘着几片花瓣,底下是白色的笋子,李破也不喝汤,先夹起一颗樱桃放入嘴里,轻轻一嚼,有樱桃的酸甜之味,竟然还有点肉味,这樱桃也没核,难道,这核给取出了,放入了肉,这有钱人家就是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