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轮回武侠世界混日子 > 第九章 风暴前夕

第九章 风暴前夕


  第二日,李破醒的倒早,却并未起床,而是躺在床上半眯着眼睛想事情,暗暗的算着这段时间内发生的事情,首先,桃香应该是王爷放在这里的眼睛,至于她和四公子还有什么关系,不得而知,暂时还是个问号?其次,李福曾经出卖过自己,但按他现在的表现来看,又似乎很说不通,难道是为自保或者保住李破自己的命,也许吧,这也是个问号?再次,与赵无极的结盟,看起来是一个双赢的局势,也是没有选择的选择,赵无极似乎是一心臣服于王爷了,他私下与我结盟,似乎也是王爷的意思,那王爷是想在敲打我之后,在暗地里拉拢我吗?似乎并无这个必要啊,这里还是个问号。最后,李克己似乎唯一对我忠诚的人,他对我有期许,也有实际行动,似乎这是目前为止,唯一可以相信的一个人,然而这个人又不太爱说话,从他那里似乎得不到太大的帮助,未来似乎还是只能靠自己去闯,对了,那张皮子。
  李破悄悄拿出那张皮子,迎着光亮,看了起来,只见上面画了一幅人像,只见这人像直挺挺的站立着,在人像上画了不少小箭头,似乎是一幅指引真气运转的路线图,只见那箭头从足底起一路往上,到胃的位置,然后往上到了肺的位置,然后便一分两边,左肺至右手,右肺至左手,与手上一个循环后,在汇聚于头顶然后在沿脊柱往下,再到脚底处,形成一个循环,直见其上标注了好几种文字,有好几种看不太懂,最多的是繁体字写的,字他到是认识,只是这意思嘛,他是半点也不懂。李破按照这线路的顺序,站起来暗想自己体内有一股气,正按照那路线运转,这一站就是好半天,直到桃香推开了门,看李破正在那傻站着,一时竟也楞在哪里。
  这气氛,真是说不出的尴尬啊,因为平日里,李破都要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所以桃香早就没了敲门的习惯,哪会想到,今日李破竟然起的这般早,这也就算了,一大早起来啥也不干就在那傻站着,真是说不出的尴尬。
  “那个,今天天气真好啊,我一大早起来,就想锻炼一下身体,啊对,我这是正准备做伸展运动呢。1234,2234,3234,42..”为了打破尴尬,李破真的做起了伸展运动,不过看到桃香的一脸笑意,李破忽然住了嘴。
  桃香也收起了笑意,过来帮李破收拾起来,李破目不转睛的盯着桃香,忽然说道:“你该多笑一笑的,你笑起来真好看,对拉,你今天穿的这身粉色裙子也很好看,很适合你呢!”
  “多谢主人夸奖,婢子只是一介婢子,虽然是下贱之人,但可做不出那卖笑之事。”桃香冷冷的说道。
  “对,对不起,我并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希望,嗨,我就是希望,你能过的开心点,可以像刚刚那样,真心的笑起来。”见桃香似乎动怒了,李破连忙解释了起来。
  桃香忽然,抬起头,直直的盯着李破的眼睛,眼神里透露着审视和满满的不信,李破被桃香盯的头皮发麻,连忙又解释道:“你可千万别误会啊,你还这么年轻,眼眉之间却有那么多的忧愁,这样不好,年轻人为什么不能活的热情一点呢,对世界,对未来,不都应该充满热情吗?”
  桃香撤回眼神,冷冷的对李破说道:“要打起热情来的应该是主人才对吧,婢子活的是好是坏,都是自己的事情,也没人会在意,但若是主人不打起精神来,倒霉的可不止您一个人呢!”
  “好吧,好吧,我知道我需要努力,需要打起精神,但偶尔也要休息下的对不对,桃香我问你个问题吧!你说一颗绿豆从九层高塔上掉了下来,还流了一地的血会怎样。”李破也不等桃香回答,便迫不及待的问了出来。
  “绿豆不过一介死物,怎么可能会流血,主人你是不是魔障啦。”桃香好奇的伸手摸了摸李破的额头,小手冰凉,让李破不经打了个激灵,急急忙忙道:“你看吧,我就知道你不知道,当然是红豆啊,平时让你多读书啊,你就是不听,在给你个机会,一个胖子,从九层高楼跳下来,会怎样?”
  “还能怎样,死透了呗,就算他轻功卓绝,除非内息运转如意,达至先天境界,不然肯定死的透透的。”桃香认真的回到到。
  “答错,大错特错。”李破笑盈盈的看着桃香。桃香转过脸去答道:“主人说是什么便是什么吧,婢子读书少,确实是答不出来了。”
  “当然是死胖子啊,胖子跳楼死了,还不成了死胖子,哈哈哈。”说完,李破便笑了个不停。而桃香似乎完全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笑的,摇了摇头,便行了个礼,退出了房。
  真失败啊,李破想到,前世没女朋友,泡妞秘籍也没学会,好不容易记得的几个笑话段子,一点用也无,真失败啊,前世今生一样的失败啊。
  李破忽然有点心灰意冷了,书房也不想去了,索性便站在房里,一直想着气在自己身体里面走来走去,这一想便又过去了不知道多久,知道桃香又进来通报说,三爷赵无极又来探望自己了。这次却不能在房间会客了,于是让桃香准备茶水送到书房,他要在书房会客。
  双方落座,赵无极便笑道:“菊香说,想要来看望下桃香,所以为兄只好又来打扰了,行了桃香,你就别点茶了,快和菊香去说说你们的闺房私话吧。”桃香似未听到,仍然低首在点着茶。赵无极盯着李破然后朝桃香努了努嘴,一脸暧昧的笑意,不言自明。
  “桃香你先下去吧!我有些话要和三爷说。”李破说道。
  “是,主人。”桃香行了个礼,便退了出去,自去找菊香去了。
  待大门合上,李破正待开口,只见赵无极端起茶碗吹了吹,双眼却不断的眨着眼睛,李破会意马上开口道:“三兄,还是这么爱捉弄人呢!”
  “哈哈,七弟,怎么样,桃香这丫头是不是娇媚可人,王爷这次可是称了你的心,如了你的意啦!”赵无极笑道。
  “王爷对我的恩德,我铭记于心,日后也不敢再行差踏错。”李破小心翼翼的道。
  这时只见赵无极又使了使眼色,用手沾了点水,在桌上写了几个字,李破看了看却是”莫点破”,见李破已看到,便随手擦去,又写了两个字,却是“王爷”。
  李破心下想到,原来如此看破不点破,大家还可在一起,如果贸贸然捅破了窗户纸,不仅她们没了好下场,王爷只怕也要动怒啊,他们是王爷培养的,明眼人都知道他们定是王爷的眼睛,大家不点破,好好相处,还能一团和气,你好我好,一旦点破,王爷的面子挂不住,她们固然下场凄凉,我们又能好到哪里去呢。昨晚,也许她不是不想说,而是不能说,是了,一定是这样,想着想着,李破的心里忽然有了点希冀,一点对未来的希望,只是这希望的前提是,他必须好好活下去,不顾一切的好好活下去,为了自己,也为了那个未来。
  “七弟这书房这真够乱的啊,最近都在用功看书吗?”赵无极开口说道,眼神却示意李破继续看他的字,原来那里又写了几个字“公子之争,眼睛。”
  “是啊,以前的事情我都忘了好多,若不看书,岂不是好多事情都做不了了。”李破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王爷的眼睛是明的,想不到的是,其它公子也放了眼睛在李破身边,还真是处处皆敌啊,日后说话做事,只怕要加倍小心了。
  赵无极,擦去字迹,又开始写了几个字,边写边说道:“也对,琼芳之宴就要开启了,往日里,都会召集些王府里的轮回者一起赴宴,到时候大家斗个什么,七弟可别露了丑哦。”只见赵无极先写了“小心姚政”四个字,然后在姚政旁又写了“二公子与四公子”。李破又点了点头说道:“那也无法,也只能临时抱佛脚,这几日多努努力啦。”
  赵无极似乎松了一口气,立马低声道:“哈哈,我跟你说,这琼芳之宴啊,可好玩了,那天星楼上,不仅有歌舞,还可赏月观星,美酒佳肴更是不计其数。”
  “哦,也不知这琼芳宴要花费几何啊。”见赵无极已经擦去字迹,随意聊了起来,李破也随口应道。
  “这琼芳之宴嘛,一年四次,每次大概要花费2000两银子,哈哈,若非是咱们王爷,别人可没这财力啊,据说这次琼芳之宴,还请来了金刀会的达达库伦和靖康会的吕修诚,他们二位可是解密射雕世界的泰山北斗啊!”赵无极喝了口茶,笑着说道。
  “什么意思,为什么还有个胡人名字。”李破不解的说道。
  “这就要说道轮回镜了,龙武之会后,我们九大节度使。。”赵无极还没说完便被李破打断,分割进入轮回秘境名额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便让赵无极赶紧说后面的。“你知道了也好,免得我又费一番口舌解释,这轮回镜啊,可说是这天下第一至宝,谁也不能控制他,反而我们这些轮回者像他的奴隶般,要替他干活,这轮回镜,虽说在龙武之变后为这天下,定下了200个名额,然则,每一次能进去多少人,只有轮回镜自己知道,所以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一些人会冒起,这金刀会和靖康会,也是如此,对了,这轮回镜啊,还有个怪癖,这汉人夺舍呢只能夺舍汉人,而胡人呢只能夺舍胡人,这金刀会的达达库伦机缘巧合进入了射雕英雄传的世界,成为了金刀驸马麾下的小兵,据说冰冻欧阳锋就有他的功劳。而靖康会的吕修诚更了不得了,他进入过神雕侠侣世界,和郭大侠一起守过襄阳城。二人出来后,也未曾带出什么武学秘要,倒是对射雕和神雕世界的掌故知道的颇多,于是便分别创办了金刀会和靖康会,都以研究射雕,神雕以及倚天世界为业,也曾是各大诸侯的座上宾客。”赵无极一边说着,一边脸露得意。
  原来是两个智囊团,这次我们要进的是射雕世界,请他们来也不无不可。只是其他世界呢,有没有请人呢,于是便问道:“那其它世界呢,其它世界请来了谁。”
  “七弟,你可知,为何王爷如此重视你,皆因为当今天下,金学乃是显学啊,梁学食之无肉,弃之可惜,若非还能获得点元气丹,且更为安全,早已无人愿意去了,而古南门诡谲,武学更是深奥难明,若非有大毅力者,进入之后必然十死无生,毕竟在一个前一秒还是小孩后一秒就能暴起杀人的世界,活下来全靠运气,温北门,与古南门情况差不多,最后这黄中门,最是难解,有一个叫寻秦记的世界,里面有一个疑似轮回者的存在,然而无论使用什么方法暗示,都得不到他的任何回应,太奇诡,太危险,只有金东门,相对安全一点,而且武学精要层出不穷,可供我等慢慢挖取。”赵无极说道。
  那是因为龙哥也是穿越者啊,穿越者遇到穿越者,这情形也真是欢乐呢,话说我也是穿越者呢,穿越者穿越到了穿越者的世界,不行绕晕了;不过赵无极的话,也让李破更有信心,毕竟现在自己对王爷还是有用的啊,聊了一会,赵无极找了个借口便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