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轮回武侠世界混日子 > 第八章 崩坏的历史

第八章 崩坏的历史


  李破没好气的接过李福手上的文稿,随便翻了翻,竟是一段关于陈玄风生平及性格的推演,包含其武学特征,生平,生活方式,语气推演,看完这一段李破便笑了,直见上面写着“陈玄风与妻子形影不离卷鲽情深,宁愿背叛师门也要与妻子私奔,可见其感情之深,若夺舍后,定然要注意与妻子之间的相处细节,譬如,按照射雕中夫妻情侣之称呼习惯,郭靖常称呼黄蓉为蓉儿,此事于武林大会中多次有闻,就算郭靖年龄渐长仍然沿用此称呼,故我等推断,陈玄风称呼其妻梅超风应该为,超风,风儿,风妹或者师妹(批注:可见于华山派岳不群掌门称呼其妻为师妹)”
  李破的心里简直犹如一千头草泥马奔跑而过,风,风儿,你是风儿我是沙吗,还是风儿,让为师教你风神腿,想想就反胃啊,这些无机的推断真是要人命,不过他们办事还是挺仔细啊,连这种细节都要去推断,虽然并不靠谱,但至少,说明,本源世界的人,一直在找方法提高在轮回秘境中的存活率啊。这世界上就没有傻子,对武侠世界,或者说金大大武侠世界的熟悉,可以说是他现在唯一的优势了。
  李破将文稿放下,看着一边正一脸得意的李福不禁想到,这个二五仔,除了卖我那一次以外,好像一直都在关心讨好着我啊,他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或者说李克己故意用话误导我,但也不对啊,真的是一团浆糊啊。
  李福见李破一直盯着自己不说话,便收回目光,摸了摸脸上说道:“小人脸上也没啥啊,早上仔细洗过脸了,少爷一直盯着我作甚。”李破道:“行了,行了,我要看书了,你送来的东西很有用,少爷我也要用功了,不然下次轮回秘境,还不知道能不能回来呢?”
  “少爷可是旷世奇才,那可是有大气运的啊,怎么能回不来,小人也不打扰少爷看书了,待会我让崔婶把午饭做好了送来,少爷既然要用功,那今日便好好用功吧,夏狩也不远了,是该好好用功啦。”李福边说,边把书桌收拾了一下,然后将他带来的文稿小心翼翼的放到了李破的面前,然后施施然走了出去,合上了门。待大门合上,李破终于松了口气。
  这书一读便没个时辰,到崔婶送完午饭又送来晚饭,李破一直都在书房中读书,他先是找了些史书来读,然而这本源世界中唐朝以前的历史似乎被人故意抹去了,之隐约在几段文字中记载着“列国混战,民不聊生”,看着大约和五胡十六国一般,而到了本朝历史,记录就详细了,因为本朝历史和轮回镜有不可磨灭的关系。
  史书中记载大唐太祖李世民是第一位轮回者,也是第一位拥有内气的武者,也就是说,本源世界原本是练不出内气来的,而这一切都和轮回镜有关,唐太祖李世民,黄灵根92,曾经进入过大唐双龙的世界,夺舍对象就是李世民,回到本源世界后,太祖改名为李世民,原名已不可考,而太祖的皇后竟然叫王语嫣,金灵根88,不用说了,曾经定然进入过天龙八部的世界,夺舍的人定然是仙女姐姐王语嫣了。
  太祖揭竿而起,天下无人可档,破大小18国,北伐北方秃头羌人,到现在秃头羌还没恢复元气,太祖晚年酷好道术,宠信方士,而他宠信的方士王垂后来在终南山创立了全真教,据闻他是第一个将轮回镜的残影带出长安的人,哦对了,本源世界的地理和地球几乎一模一样,山川走势,江河湖海,均极为相似。
  而那两个安禄山,乃是,第六代皇帝,玄宗宠信的一个名为库努的图伦人,库努黄灵根91,曾经进入过覆雨翻云世界,从里面带出了一本名为《道心种魔大法》魔门武功,在武功大成后,便入宫刺杀玄宗,玄宗虽在全真掌教乾元真人的帮助下逃出长安,但大乱已成,库努改名安禄山,作乱天下,后来虽死于道心种魔大法的魔心反噬之下,然而大唐也四份五裂,藩镇割据由此开始,书中多次哀叹,大唐的命运似乎后轮回镜中的世界总有冥冥之中的丝线相连。
  如今看来,确实有很大的相似之处,虽然不少事情均是本源世界的大佬们在模仿山寨,但历史的进程却仍然是及其相似,让人摸不着头脑,李破揉了揉太阳穴,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起身活动了一下麻木的四肢,看书虽然坐着不动,但累的是脑袋,看了一天了,虽然对这个世界的了解仍然是冰山一角,但李破也没这个耐心,继续在书房窝着了,他起身走出了书房,书房外,李福还等在外面,见李破出来,便立马小跑了过来,一脸谄媚的说道:“少爷果然长进啦,像这样一天坐在书房里用功,过去可是从未有过啊,还望少爷持之以恒,将能必成大器!”
  “成什么大器啊,最多也不过是个废人罢了,好了好了,让崔婶准备晚饭吧!我肚子饿了。”也不管李福说了些啥,李破只是走着,绕着篱笆围着的小院子饶了好几个圈,方才停下,这院子也不大,栽种了几株果树,还有几株桑树,红红的桑葚挂了一满树,随手摘下几颗,放入嘴里嚼了嚼便吐了出来,真酸,看来想吃桑葚还得在等几日啊!
  不一会李福又出来请李破去用晚饭了,李破拍了拍手,便跟了过去。晚饭后,李破没在看书,在桃香的服侍下早早的上了床,躺在床上李破心里仍然觉得尴尬,抬头不见低头见,每日里朝夕相处,偏偏心里有那么大根刺,想一想心便好痛,也许是看书太累了,不一会,便沉沉睡了过去。
  夜半时分,李破幽幽醒了过来,天还未亮,桃香也还未回来,李破心里叹了口气,起身披了一件外衣,起身打开房门,来到了桃香平时睡的外间,李破有些话想说,想对桃香说,有很多问题,他想找桃香问个清楚,不然心里那根刺会一直痛下去,他不想继续痛下去,他想果断点把刺拔出来,这个世界太危险,要想好好活下去,他必须更加果断,更加决绝,一丝一毫的挂碍,都容易让自己死无葬身之地。
  不知过去了多久,外面仍然黑漆漆什么也看不见,周围似乎发出了点声响,李破抬起头,果然,不远处正有个身影,立在那里,李破定了定神,开口问道:“原来你的武功这么好,我一直都不知道呢?”
  只见那黑影低下了头,似乎很艰难的说道:“主人也很聪明,既然主人那么聪明,为什么不更聪明一点呢?”
  “桃香,我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你,那时候我心里美极了,以为自己还在做着梦呢!我见过很多美丽的女孩,但只有你和我隔的最近!但是现在,为什么,我觉得我离你越来越远了呢?”李破边说,边向前走近了几步,桃香侧过头不去看李破幽幽的说道:“桃香一直在这里,主人走的近自然隔得近,走的远了,我们自然也隔得远了。”
  “呵呵,你说的这么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桃香,你究竟是怎样的人啊!你能和我说一说你的事情吗?”李破轻声说道。
  “主人说笑了,婢子的事情有什么好说的,婢子不过是个奴婢罢了,主人让我做什么,我自然便要做什么,主人深夜到此,是有什么要事吗?”桃香对李破试了个礼说道。
  李破心中气急,似乎一切都未按照自己的意思走啊,桃香和四公子似乎并无关系,他只是听命与这座王府的主人而已。桃香既然不愿意吐露真言,李破多留也没意思,呵,到头来,不过是剃头挑子一头热罢了,终究她只当自己是一个普通被监视者而已,李破摇了摇头,正要转身回房,却又听桃香说道:“主人,整日饮酒作乐,却不知王爷有多少个义子正觊觎着您这第七义子之位,主人灵根虽然旷古未有,但也并非没有可媲美者,王爷新收的义子姚政,金灵根90,而且勤勉好学,对金东门之中的大小事务均了然于胸,在幽州书院中,更被顾长村顾山长誉为金学第一翘楚,最重要的是,他很听话,非常非常听话。”
  “你什么意思,难道我这进入轮回秘境的位置还有人要来抢,呵呵,那我真是要感谢他了,让他快点来吧!这破位置我才不想要呢!”李破心情本就不好,被桃香一激,自然就破罐子破摔了。
  “主人慎言,若主人对王爷无用,想必主人也应当知道下场的吧,王爷一共只有八个名额,正好分给了8个义子,公子难道以为这义子的身份是那么容易就能得来的吗?”桃香知道李破什么也记不得,便顺势解释道:“自龙武之变后,天下九大节度使,六大宗门,联合塞外秃头羌,图伦人,黑衣回回,在洛阳与皇室定下盟约,三年一会,于东都洛阳召开武林大会,各大势力均派出麾下势力强劲者通过比试决出先后,然后分割轮回秘境200个名额,范阳镇上次位列第8,拿到了8个名额,现在你该知道你的处境了吗?”
  “原来如此,只是这,大家若不遵守承诺作弊怎么办。”李破问道。
  “传闻这规矩是轮回镜自己定的,这世上谁能再轮回镜面前作弊。”桃香道。
  嘶,这还是个有意识的器灵啊,这个世界还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然而无论怎么样,都必须活下去,这世界从来就不是一帆风顺啊。李破摇了摇头,便回去睡下了,但是心里一会想着自己的处境,一会又想着桃香对自己的疏远,不对,她还是在关心我呢,不然她也用不着提醒我呢,这样翻来覆去一会,便又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