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气运符加持一万点 > 第15章 第 19 章

第15章 第 19 章

第十九章
  
  没等到唐晓回答,倪思阳放下爆米花桶,起身一副真要对前座孩子动手的样子,唐晓见状,赶紧抱住他的胳膊,强行把他从犯罪边缘拉了回来。
  
  好不容易等到电影散场,随着被感动的一塌糊涂,出门后还忍不住为电影中感人至深母女情抹眼泪的人们走出放映厅,从观众的反应来看,唐晓知道,肖大影后的这部电影估计又要创下文艺片电影史上的新高峰值了。
  
  唐晓走到垃圾桶旁,把手里的电影宣传册扔进垃圾桶,刚收回手就听见旁边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唐晓往旁边扭头一看,倪思阳正两眼通红的吸鼻子,就像孩子哭的狠了那般时不时的打个颤,唐晓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
  
  “你不是吧。”
  
  一个大男人看文艺电影哭成这样也是闻所未闻,唐晓一度以为他是装的,可看他哭的都开始打颤的样子,又觉得装也不可能装这么像。
  
  倪思阳见她神色如常,脸上半分感动都没有,也很不可思议:
  
  “小柔多可怜啊,被拐走了,她妈妈找她找的多可怜啊。你怎么一点都不感动呢?”
  
  说着说着,倪思阳眼里居然又酝酿出了泪花,把唐晓吓坏了,他们已经出了影城,大厅里还有很多没看电影或者在外面等人的人,纷纷朝倪思阳这个颜值爆表的帅哥哥投来关注的目光,唐晓跟他站在一起都觉得丢人,拉着他埋头就跑了。
  
  跑到一楼给他买了一杯咖啡,两人坐在窗边的座椅上,倪思阳捧着咖啡杯依旧沉浸在感人的电影情节里。眼睛红的像兔子,活像谁欺负了他似的,他要是个姑娘也就算了,这颜值哭起来妥妥的梨花带雨,我见犹怜,可他偏偏是个男的,哭成这样就实在不像样子了。
  
  “差不多得了。”唐晓喝了口咖啡嫌弃道。
  
  倪思阳深呼吸两口气,努力平复下来,说了句让唐晓听不懂的话:
  
  “不管过多久,你这铁石心肠的毛病都不会改了。”
  
  唐晓抬头不解:“我铁石心肠?你自己泪点低,同情心泛滥你怎么不说。”
  
  还‘不管过多久’,他们总共才认识多久啊,说的好像很了解她似的。
  
  倪思阳被噎了一句,端起咖啡喝了一大口,一副‘你不讲理,我不跟你说了’的神情,唐晓也懒得理他。
  
  两人就这么静静的坐在那儿喝完了手里的咖啡,一辆红色法拉利超跑停在外面,从车上走下来个漂亮姑娘,从头到脚一身行头加起来有几十万,唐晓看的眼直,由衷感慨一句:
  
  “有钱真好。”
  
  倪思阳听在耳中,放下咖啡杯,凑到唐晓面前,莫名又来了一句:“我把她的钱都变成你的好不好?”
  
  唐晓嗤笑一声:“怎么变?”
  
  倪思阳认真思索一番后,给出了一个认真的回答:
  
  “给她施个‘真言咒’,再用五鬼运财,最后再抹去她记忆,天衣无缝!”
  
  “呵。”
  
  冷笑出声,唐晓再也忍不住对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前一秒还为电影情节哭的梨花带雨,下一秒就说出这种混账话,唐晓输了,对倪思阳这个迷之生物彻底放弃。
  
  ***
  
  唐晓为了给林芳找到合适的住所,亲自跑了好几个中介,然而人家中介也有规矩,符合条件的房子都是长租,最少也要两个季度起租,可林芳只要一个月,这就比较难办。
  
  还是社会主义新青年‘陈雷锋同志’看见她手边的租房资料问她才知道怎么回事,当即提出把他之前住的那套别墅借出来,反正自从闹鬼以后,陈一峰心理上接受不了,就从那别墅里搬回自己家了,那别墅就空了出来。
  
  “没想到林佳茹是主任你高中同学啊,她最近还挺火的。别墅你尽管借给她住,等她搬走之后,我那房子说不定还能涨点价呢。”
  
  陈一峰早想卖房子,可一直没找到买主,现在要是给明星住过,到时候也算是他房子的光辉一笔,加点价格的同时卖的还能快点,所以一万个心甘情愿。
  
  有了陈一峰的鼎力相助,唐晓这件事总算能在领导那儿交差了。
  
  中午吃过饭,唐晓到后面去看看土地庙建造的怎么样,几日不见,已颇具雏形,原本的小土地庙暂时还没有拆,倪思阳站在小庙前,看样子是刚上过香。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倪思阳对这小土地庙十分重视,每天来的第一件事就是上香,虔诚的不得了。正因为他太虔诚,所以唐晓才觉得奇怪,他们太辰观的主神是太上老君,偏殿里供奉王灵官等主神,跟土地爷爷也沾不上什么边啊。
  
  唐晓走过去,倪思阳放下合十的手,唐晓问:
  
  “等土地庙盖好了,是不是还要再请一尊大土地像?”
  
  大土地庙里供奉这么小一尊,着实不像样子啊。
  
  “那是自然。”倪思阳连连点头。
  
  “神像是请泥塑的还是铜塑的?”唐晓又问。
  
  这个问题倪思阳似乎是第一次想,考虑了好一会儿才回了句:“最好是金身。再不济也得加金身。”
  
  金身是纯金打造,加金身是镀金打造,但不管哪一种,唐晓觉得自己都请不起。
  
  沉吟良久,唐晓厚着脸皮问了句:
  
  “你……有钱吗?”
  
  如今他们建造的新土地庙,平地面积有四百平方以上,有主殿,偏殿,茶室,客室,卧室,高五米,请一尊土地神像,最少不能矮于两三米吧,两三米的土地神像,要是土胚泥塑或者空心铜铸,大约五到十万块钱能搞定,可如果是金身或加金身,价格绝对十倍不止。
  
  虽说请神佛不该以金钱论,是为不敬,但人生在红尘俗世中,不谈钱的话,可就什么也做不成了。
  
  倪思阳被唐晓的问题问住了,站在那儿愣了好一会儿,然后才遗憾摇头。
  
  唐晓:……
  
  所以即便他们诚心诚意,空有一颗给土地爷爷加金身的心,可人家匠人也不会因为他们的一片赤诚就免费送神像给他们啊。
  
  真是个问题。
  
  唐晓晚上洗了澡后,拎了一包垃圾出去扔,顺便在周围走一圈。
  
  仙霞路别看都是老小区,到了晚上比市中心还热闹,街道两旁摆满了摊位,卖吃的,穿的,用的,很是热闹。唐晓转了一圈,买了一根糖葫芦边走边吃,忽的眼角一花,唐晓身上的‘见鬼雷达’立刻启动,她甚至不用转头看就知道在她左边四十五度角的人群后方,站着一个青皮白面的好兄弟。
  
  唐晓吓得赶忙闭眼继续走了几步,可那种感觉始终不退,猛地睁开双眼,那好兄弟居然直接到了她面前,吓得唐晓手上糖葫芦都丢了,倒退两步摔在地上,撞倒了一个买衣服的货架,老板正在买衣服,听见动静过来,就看见自己货架被人撞翻了。
  
  “你这人走路不看着点啊。”
  
  老板嘴上抱怨,手上动作可没停,夜市地方小,东西多,被人撞到也没什么稀奇的,要每次都较真的话,还没那么多精力呢。
  
  唐晓一个劲儿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帮着老板把货架扶好,衣服捡起来挂好,唐晓才讪讪转身,好兄弟再次飘上前来,唐晓大着胆子定睛一看,居然还是个有点眼熟的好兄弟。
  
  之前他们在安息园见过,那个长头发的吊死鬼,翻着眼睛,吐着舌,即便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看起来都很渗人。
  
  不过,鬼一般不会来人多阳气重的地方,就跟人到了鬼堆里不舒服一样,鬼到了人堆里同样不会很舒服的,所以这好阿飘来找自己,难道是有事?
  
  唐晓埋头走到路边上一块广告栏前,背对过人群,一副在看广告栏的样子,悄声问:
  
  “找我有事?”
  
  好阿飘期期艾艾,似乎也有点怕唐晓,只敢停在唐晓身旁一米外的地方,唐晓记得上回在安息园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这阿飘可不这么见外,说话时恨不得贴到唐晓脸上说的架势,今天倒是含蓄了。
  
  其实唐晓哪里知道,她那天被吓到变形以后,招来天雷滚滚的画面实在太深入鬼心了,但凡世间妖魔鬼怪,最怕的就是天雷,唐晓能召动天雷,对鬼来说,那就是神啊。敬畏来来不及,怎么敢冲撞。
  
  好阿飘点点头,对唐晓招手,轻声说了句:“跟我来,救人。”
  
  这鬼居然冒着闯入人群中的不适感,来找她救人?鬼救人的事情,唐晓还是第一次遇见,要问她什么感想,怎么说呢,呃……这个阿飘不太冷?
  
  但既然是救人,唐晓也不敢耽搁,就冲着阿飘的这份诚心,她也要跟过去看个究竟,如果真能救个人,也是积德行善,加功德的。
  
  要知道,她现在空掌握气运符,本身却没有太多功德,不像倪思阳那个迷之生物,明明一肚子坏水,身上功德却厚的比三十六重天都高,气死人。
  
  秉着救人加功德的决心,让唐晓鼓起勇气大半夜的跟着个不太冷的阿飘来到了一间废弃的工厂外,这里的阴冷寂寥跟夜市的繁华形成鲜明对比,唐晓左看看右看看,除了半人高的杂草和锈迹斑斑的厂房之外,什么都没看见。
  
  不过,她站了一会儿后,就觉得不对劲了。
  
  顺着好阿飘所在的方位看去,杂草深处的地上趴着一个人,一动不动,月光下,唐晓只觉得脑仁儿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