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气运符加持一万点 > 第9章 第 13 章

第9章 第 13 章

第十三章
  
  召唤苏谦魂魄的是个无证道士,他说自己和安瑾无冤无仇,之所以会害人,是拿人钱财□□,并且报出了一个电话号码,电话号码爆出来之后,大刘就震惊的看向一旁的舅舅。
  
  “这号码是……”
  
  大刘跟舅舅关系很好,是眼睁睁看着舅舅发迹的,他每年暑假都会到舅舅家来,因为他还有个表兄,舅舅不在家的时候,全都是舅妈照顾他,直到后来他上了初中高中,舅妈还经常做好吃的,打电话让他来拿,再后来,舅舅舅妈离婚了,这个号码就再也没有打过电话给他。
  
  但无论如何,大刘绝对不会记错,这就是他舅妈的号码。
  
  当他把电话主人的身份说出来之后,在场人都表示很意外,却又好像不那么意外。因为这似乎很贴切人们心中的猜想,一个富商跟糟糠之妻离婚另娶年轻漂亮的妻子,前妻虽然得到了孩子的抚养权和补偿款,但终究意难平。午夜梦回,越想越生气,于是就想到了这种害人的报复方式……
  
  “以我对舅妈的了解,她不像是会这么做的人。”
  
  大刘对那个跟舅舅同甘共苦的舅妈很有好感,印象中的她很温柔,很爱舅舅,只不过后来舅舅发迹了,她就变得疑神疑鬼,经常跟舅舅无理取闹的吵架,吵到后来,她自己都快要精神崩溃,毅然决然提出离婚,舅舅挽留再三也没能留住她,舅妈带着孩子和一些补偿款回了她的家乡,从此渺无音讯,两年前舅舅再婚的时候,堂兄倒是出席了,却没见舅妈的身影。
  
  但不管舅妈对舅舅再婚是否有意见,大刘觉得她都不像是会用这种损阴德的方式害人的人。
  
  然而事实又摆在眼前。
  
  “舅舅,你也说句话,你相信舅妈是这样的人吗?”大刘问李松林。他之所以会这么问,因为舅舅即便离婚再娶,也从没有说过舅妈的一句坏话,毕竟两人相濡以沫几十年,双方都很了解对方的品行,舅舅肯定也不相信舅妈会做这样的事情。
  
  李松林垂首一叹,说了句:“唉,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李松林相信这件事是前妻所为。
  
  “舅舅。”大刘提高声音,为李松林的话感到意外。
  
  其他人都是这对甥舅请来抓鬼的,现在既然鬼已经抓到,幕后之人也找到,似乎没有他们什么事儿了,孙大师和罗大师率先起身,对李松林说:
  
  “李总,接下来约莫是你们的家事,我们这些外人也不好插手管,你看要不……我们先走。”
  
  孙大师说完之后,李松林就反应过来,让他们稍稍等一会儿,他上楼去房间拿了几个厚厚的红包下来,分别交到了孙大师,罗大师和唐晓手里。
  
  “几位大师辛苦了。这些是小小意思,不成敬意。接下来的事情,我自己处理就好,不敢再劳烦几位。”
  
  一番寒暄,李松林亲自把他们送出门,连带大刘和陈一峰他们也一起送出来,大刘还想说点什么,谁知还没开口,大门就给关上了。
  
  看着紧闭的大门,大刘又看看那个跟他们一起被赶出大门的招魂道士,总觉得情况还是不对,沉默片刻后,大刘拿出手机拨打了那串熟悉的号码,响了几声以后,电话那头传来一道女声。
  
  大刘和电话那头的人聊了几句,大体是先问候,然后把这里的情况说了说,最后问电话那头的人,她有没有指使道士招魂害人,然而出乎大刘意外的是,电话那头沉默片刻后,居然承认了,承认之后就把电话挂断。
  
  “怎么说?”陈一峰从旁问。
  
  大刘有点六神无主,半晌才呼出一口气:“她说……是她做的。”
  
  刚才被李松林赶出来还觉得有点疑惑的人,这下也没什么说的了。剩下的确实就是家事了,社会上不乏这种前妻前夫挟私报复的新闻,这就不是他们能管的了。
  
  孙大师和罗大师跟唐晓和倪思阳拱了拱手就相携离开。
  
  陈一峰招呼唐晓他们上车,唐晓却一步三回头,往李家紧闭的大门上又看了好几眼。
  
  回去的一路上,唐晓眉头紧锁,一言不发。
  
  晚上洗过澡后,坐在书桌前把背包里的红包取了出来,红包装了一万块钱,如果事情解决了,那这钱唐晓收下也就收下了,可她总感觉这回的事情不明不白,虽然看起来真相大白,水落石出,幕后黑手也承认了自己做的事情,表面上看好像没什么事了,然而……
  
  唐晓越想越不对,换了身外出的衣服,头发都没来的及擦干就出门了。
  
  拦了一辆出租车坐上去,往李家别墅去。
  
  谁知刚下车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倪思阳站在树丛后头,冷然的目光盯着毫无灯火的李家别墅,若有所思。
  
  唐晓走过去他就回头了,看见她好像并不感觉奇怪,反而一副早知道她会来的样子。
  
  唐晓压低声音问他:
  
  “你也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
  
  倪思阳没说话,忽的眉心一动,伸手将唐晓拉到树丛后一起躲起来,唐晓给拉了个踉跄,差点撞进他怀里,刚要抱怨,就见倪思阳伸出他修长的食指抵在自己唇间,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用目光示意唐晓从树丛缝隙往外看。
  
  唐晓不明所以,弯下腰透过缝隙,就看见李家别墅大门忽然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人来,正是大刘的舅舅李松林。
  
  唐晓看了一眼手腕上的石英表,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李松林这个时候出门干什么?而且还不开车,穿的还是白天那身衣服,动作略显僵硬的径直往前走,目不斜视,面无表情。
  
  “大半夜的,他去哪里?”唐晓自言自语问了一句。
  
  “跟去看看就知道了。”倪思阳说完就率先跟上,唐晓见状也赶紧跟了上去。
  
  这附近虽然是别墅区,但闹中取静,出了别墅区过一条马路就是商业街,晚上十点半对于城市中的年轻人来说,还只是夜生活刚刚开始的时间,所以商业街上依旧霓虹闪耀,相拥而走的小情侣比比皆是,倪思阳个子高长得帅,普通T恤穿在他身上都像模特走台步,天生的高冷脸,走在哪里都能赚足回头率。
  
  唐晓跟他出现在商业街才两分钟,已经接收了不下三四个姑娘投来的惊艳目光,唐晓往旁边瞥了瞥,见他并无所觉,不禁感慨帅哥美女对这种程度的关注,想必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吧。
  
  倪思阳这个人身上有着一大团唐晓解不开的谜团,说他有问题吧,可她又说不出有什么问题。可说他没问题吧,那天气运符的事情又好像全是问题。
  
  两人跟在李松林身后,一直从商业街跟到了郊区,这一晚上走下来,唐晓的两条腿都不是自己的了。
  
  “早知道要走这么远,我就叫辆车跟着了。”
  
  唐晓一边捶腿一边抱怨,开始只是跟上来看看李松林到底想去哪里,没想到他走了一条街又一条街,以为他快到的时候,他又转过下一条街,每每想放弃,却又不甘心,跟个被萝卜吊着走的驴子似的。
  
  “你说他会不会故意带着我们兜圈子?”
  
  如果李松林一开始就发现他们跟着,然后就带他们兜圈子绕路刷着玩儿?唐晓觉得好像并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啊。
  
  然而一旁走了几公里依旧气定神闲的倪小哥说话了。
  
  “不会。”
  
  倪思阳若有所思的时候真是惜字如金,高冷到天际。
  
  不过他的意思唐晓倒是想明白了。
  
  李松林又不傻,就算耍他们玩儿,也不会让自己走这么多路啊。而且还越走越荒凉。
  
  唐晓四处张望一圈,周围野草杂生,连个人影都没有。
  
  走在前面的李松林突然转过右边的杂草丛,两人加快脚步跟上去却不见他人影了。
  
  正纳闷之际,唐晓看见一座水泥做的牌楼,牌楼上赫然三个大字——安息园,月光下有种别样的阴森诡异。
  
  此时此刻,唐晓只觉得自己脑仁儿疼的都快要炸裂了。
  
  她居然鬼迷心窍,深更半夜跟在一个老男人后面……走到了墓地!墓地!墓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