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气运符加持一万点 > 第7章 第 11 章

第7章 第 11 章

第十一章
  
  安瑾穿着一身正常的睡衣从楼上下来,像个正常人一样推拒着挡在她面前的人,丝毫不像中了邪的样子,道士们不明所以,放下手里的符和法器面面相觑,可就是这一愣神的功夫,她突然变脸,表情狰狞的扑向那个离她最近的道士,掐着那人脖子,抵在一旁楼梯扶手上。
  
  周围的道士对此变故大惊失色,有两个胆小的直接转身就跑,剩下两个有点胆色的赶忙上去救人。
  
  安瑾嘴里发出那种野兽般的低吼,俯下身,一口咬在那个被她扼住脖子的小道士肩膀上,小道士吓得凄惨嚎叫,两个救人的道士一个拿出一张符咒,口中念念有词,另一个则从身上抽出两根红色的筷子,道士的符咒趁乱贴在安瑾身上,让她稍稍暂停了咬人的动作,那个拿筷子的道士就扑上去夹住她的中指。
  
  被夹住手指的安瑾突然惨叫一声,身子猛地一晃,双脚一软,跌坐在楼梯上举着手指哀嚎:
  
  “疼,疼,疼!放开放开!”
  
  但有了第一次的失误,道士怎么可能再轻易放开她,夹着手指的力道只增不减,安瑾疼的眼泪都出来了,看到楼梯下面的李松林,果断求救:
  
  “老李,老李,你让他们住手,我手指要断了!真的要断了!”
  
  李松林这几天被吓坏了,也是六神无主,不知道现在是帮她还是不帮她。
  
  安瑾的母亲去医院包扎伤口回来,一进门就看见自己女儿被几个道士按在那里夹手指,顿时心疼不已,安瑾看见母亲像是看见了救星,大喊出声:
  
  “妈!妈!救我!快救我啊!”
  
  “哎哟,好了好了。快,快把她放开。”虽然被咬了一口,可怎么说也是自己女儿,看不得她难受痛苦。
  
  安瑾被她母亲抱在怀里,手指上的筷子自然也夹不成了,安母用没缠绷带的另一只手扶着女儿下楼,坐到了沙发上,那两个道士仍严阵以待的看着安瑾,安瑾像个受了惊的孩子,躲在安母身后。
  
  “两位大师,这就收了吗?”李松林上前对两个道长问。
  
  “怎么可能这么轻易。还在她身上。要是不趁这个时机打出来,等到了阴时阴刻,就更难收了。”其中一个道长不耐的收起桃木剑,邪祟有人护着,他也没办法。
  
  李松林看向沙发上的岳母和妻子,妻子和他年纪相差近一半,岳母跟她倒是年纪差不多,见李松林和那些道长在说什么‘打’,急了:
  
  “你们到底有没有本事,我女儿就是神经衰弱,你们非要说是鬼附身,抓了半天也没见你们抓出个什么来。现在还要喊打喊杀的,这么下去,好好的人都要给你们弄疯了。李松林,还是赶紧把小瑾送医院去吧。让医生再给她查查。肯定是哪里神经错乱了。”
  
  安母虽然给女儿咬了,但她还是不肯相信女儿是被鬼附身了。
  
  “医院送过了,怎么查都没问题。你现在看她挺正常,可你没看见她深更半夜穿戏服唱曲儿的样子,你看了就知道怕了。还有刚才,她还掐人家脖子呢。”
  
  李松林也是头疼,这个妻子是他离婚后再娶的,是个舞蹈老师,温柔体贴,本来一切都挺好的,可偏偏又遇上这种事情。
  
  安母听见‘穿戏服唱曲’的字时,表情略微一窒,转过头看躲在她身后的女儿,原本埋头躲在她背后的女儿忽然抬头,眉心一点煞红带着森冷鬼气,安瑾对母亲冷冷的勾起一抹僵硬的笑,嘴里发出‘咕咕咔咔’的声音,像是从喉咙里关了一只鸡,这种诡异神情饶是在自己女儿脸上,安母也不禁打了个寒颤。
  
  一只冰凉的手从安母背后探出,眼看就要掐上她的脖子,谁知旁边突然窜出来个人影,把她直接从安瑾面前撞开了。
  
  唐晓身后被人重重推了一把,一个脚步没站稳整个人就冲了出去,撞走了安母,趴在了鬼附身的安瑾前面,唐晓都没来的及回过神,就感觉背后有一股寒气来袭,说时迟那时快,唐晓一个翻身,从茶几上滚了一圈掉在地上,狼狈极了。
  
  两个道长开始布阵,虽然两人阵营不同,但在这关键时刻都有志一同的选择了联手作战。
  
  唐晓从地上爬起来,终于想起来推自己的罪魁祸首,愤愤看向双手抱胸,好整以暇的倪思阳,见唐晓瞪过来的目光,倪思阳摊手耸肩,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反而还恶劣兮兮的对唐晓勾唇一笑,顺便卖了个萌。
  
  卖你妹的萌!
  
  要不是现在情况紧急,唐晓简直想扑上去撕了他那张牲畜无害的脸。
  
  两个道长联手,终于用一张泰山符压在了鬼附身的安瑾头顶,把她暂时镇压下去,可没镇压两分钟,泰山符就被一团殷红的烈火烧成灰烬,没了泰山符镇压,安瑾脱身的同时也鬼气大涨,简直要把眼珠子瞪出来似的,五官挤压的完全看不出以前的样貌,喉咙里依旧是咔咔咔的声音,只见她从沙发上站起,用绝对不是人类的行走方式——四肢点地,关节扭曲的往前爬行。
  
  此情此景,把在场所有人都给吓住了,尤其是唐晓,安瑾开始变身她就腿软了,颤颤抖抖的从背包里摸出拷鬼杖,那个贴泰山符的道士看见唐晓手中的拷鬼杖才明白,她也是同道中人,好心劝道:
  
  “小姑娘家就不要掺和这种危险的事情了。”
  
  唐晓欲哭无泪,如果可以,她也不想来的。
  
  “孙大师,你从左边包抄,我走右路,这种尸身厉鬼,左右视线都不太灵活,我们从她背后进攻。”
  
  这两个道长,一个是灵威观的孙道长,一个是福安观的罗道长,两人都是正经出家有证件的道长,在道门中还算是有点名望,虽然不是师承一脉,但这回遇见大凶尸身厉鬼附身,仅凭一人之力,定难降伏,联手是最好的办法,最多降伏之后,酬金对半分就是。
  
  正教育唐晓的罗道长听到孙道长的话,立刻响应,从左右包抄,跟恶鬼缠斗,然而他们都没想到,这恶鬼居然比看起来的还要难对付。
  
  两人合力一击,却仍然抵挡不过,被两只鬼手掐住脖子,从客厅一边甩飞到另一边,罗大师甚至把李家放在楼梯门口的两只大青花瓷瓶都给撞碎了,当场吐血,可见伤的不轻。
  
  孙大师和罗大师从地上爬起来,对众人挥手提醒:
  
  “快跑,快跑。”
  
  众人这才醒悟,一个个的赶忙转身往门口跑去,可谁知跑到门边,无论怎么拉门锁,门都岿然不动,一道寻常的木门,此时竟好像变成了一道无坚不摧的铁门。
  
  唐晓因为腿软,所以走的最慢,现在一回头,就她离变异后的安瑾最近,看着那张被扭曲到青筋暴露的脸,眼珠子不住向上翻,生气越来越弱,再这样被附身下去,这个女人就算不被吸光生气,也会被自己扭曲的身体给憋死的。
  
  唐晓把拷鬼杖举到身前,努力保持镇定,但手脚都忍不住在发抖。
  
  一道黄符从她旁边递过来,唐晓转头看了一眼,耳旁悦耳冷静的声音跟周围紧迫的环境格格不入,却异常能安定心神。
  
  “附身的不是本体,你的拷鬼杖打不出她身体里的魂。用安魂符吧。刚用你包里的朱砂画了一张。”
  
  倪思阳把安魂符送到唐晓手上,唐晓瞥了一眼旁边地上散落的朱砂符纸,对倪思阳片刻就能画出安魂符一事相当震惊,一般的符咒唐晓也能画,但是像这种安魂符,她至少要画两个小时以上,这还是她有灵光的情况下,天资一般的,可能画几个月都未必能画出来。
  
  太辰观的人说倪思阳天分极高,看来不是空口无凭的话,而且唐晓上回听说,倪思阳修的就是鬼道。
  
  收起拷鬼杖,将安魂符夹在指尖,那恶鬼像是察觉到了唐晓这边的威胁,骤然加速往唐晓扑过来,迎面而来的风带着地狱的死气,唐晓被逼的往后退了一小步,觉得凭自己正常状态下的力量,就算有安魂符在手,都未必能压制这般邪祟。
  
  她需要功德加持,只有功德加持下的安魂符才能发挥出最大的效用。
  
  可她哪里来的功德?
  
  混乱间,唐晓灵光一闪,驱动心中气运符箓,一只手两指夹着安魂符,另一只手抓住一旁站着的倪思阳,气运符在胸间运转,鬼气而至,灵符射出,直贴面门。
  
  顿时,以唐晓和倪思阳为中心,一圈圈金光闪耀而出,气波震荡,荡涤心魂。
  
  孙大师和罗大师也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真没想到这个单薄的小姑娘居然有这么强大的道力。
  
  震荡消失之后,大家才看见安瑾一动不动的倒在地上,身体已经不再扭曲,安母率先跑过去,试探性的推了推女儿,李松林也是惊魂未定,迟迟不敢向前。
  
  “这,这位大师本事好大啊。”
  
  大刘扶着他起身,跟一旁陈一峰一起点头,这是他们第二次见识唐晓的本事,已经不算惊讶了。
  
  李松林看着安母把昏迷过去的安瑾扶起来,走到唐晓面前,问道:
  
  “大师啊,这么大的动静,是不是已经把恶鬼收了?”
  
  唐晓还在为自己正常状态下打出这么厉害的安魂符震惊,她刚才只是临时借了一点倪思阳的功德加持,也是没想到,居然能发挥出这么大的力量。
  
  倪思阳这厮的功德值,简直大到逆天啊。
  
  “不算收,只是镇压住。这个附身的不是厉鬼本体,是召唤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