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气运符加持一万点 > 第6章 第 10 章

第6章 第 10 章

第十章
  
  倪思阳来到唐晓面前,对看着他发愣的唐晓加深了笑容。
  
  唐晓在他的目光中眨了眨眼,果断恢复自然:“倪道长客气。”
  
  一旁越青道长听唐晓这么说,突然跟旁边的弟子笑了起来,唐晓不解,越青道长赶忙澄清:
  
  “思阳不是道长,他和师叔都是居士。小唐主任别这么叫他。”
  
  越青道长他们又留了一会儿,然后就起身告辞,倪思阳倒是不急着走,越青道长他们离开之后,他干脆坐到唐晓办公桌旁的椅子上去了,目光灼灼,眼睛里似乎有千言万语想对她说似的,可就是一言不发,让唐晓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陈一峰见状,对王欣丽递去一抹询问的目光,王欣丽凑到陈一峰耳旁小声嘀咕了一句,陈一峰就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
  
  “唐主任,怪不得你火眼晶晶,法力高超,你跟太辰观的道长们都认识啊。”
  
  陈一峰越来越觉得这个新来的主任神秘了。
  
  “所以大刘舅舅家那件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依我说,你跟我去看看,看了之后再决定。人家不是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吗?就当是行善积德了。”
  
  唐晓对这个用佛家典故来劝她的陈一峰很无语,仔细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唐晓觉得大刘舅舅这件事,还是不接的好,别到时候鬼没抓到,却把自己吓个半死。
  
  “我觉得你还是让他……”
  
  唐晓‘另请高明’四个字还没说出口,就被一旁的倪思阳截过话头:
  
  “万般皆是缘,修道者岂有见死不救的道理,小唐主任古道热肠,肯定不会坐视不理。”
  
  倪思阳的话把唐晓噎了一下,陈一峰闻言立刻欢呼转身,拿起手机就给大刘打电话去了,唐晓对这个自作主张的年轻男人怒目瞪去,心里琢磨着他到底几个意思。
  
  只见他不以为意的耸耸肩,把身子靠在旋转椅子上对唐晓摊手。
  
  唐晓将他从头看到脚,周身邪气已经完全被收敛下去,看不出任何异样。这样的他,让唐晓都不禁怀疑那天自己看到的只是幻觉。
  
  “倪居士,越青道长他们都已经回去了,你还不回吗?”唐晓问倪思阳,言下之意就是下逐客令。
  
  而倪思阳却像是没听懂似的,煞有其事摇头:
  
  “他们回去有功课要做,我没有。”
  
  他边说话,边撑着头,一眼不错的继续盯着唐晓,仿佛对她很有兴趣的样子。
  
  唐晓自问长相不是那种可以让人一见钟情的类型,最多算是秀气,身材也不勾魂,倪思阳这副表情看她,让唐晓都不自在起来。
  
  陈一峰的办事效率没有体现在他的工作上,而是体现在生活琐事中。
  
  不过几句话的功夫,他就和大刘在电话里约好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大刘那边似乎真的很急,要求现在就去。
  
  唐晓连连摇手,指了指办公桌前堆积如山的资料,表示现在走不开,然而,陈一峰挂了电话之后对唐晓惊恐无奈的说:
  
  “现在不去恐怕都不行了,已经是第四阶段了。”
  
  大刘舅妈的情况,已经从半夜唱曲儿直接转变成了正式中邪,把来看她的亲妈那手指都给咬断了。
  
  厉鬼作乱是一个等级,厉鬼伤人就又上升一个等级了。
  
  唐晓光是听着就忍不住打摆子,内心是竭力拒绝的,可最后,还是没有拗的过陈一峰他们的请求,心情忐忑的背上家伙事儿,跟他去见大刘了。
  
  唐晓坐在车上,往旁边的人看去一眼,倪思阳泰山不动般坐在那儿,双手抱胸,目视前方。
  
  唐晓终于忍不住用千里传音问:
  
  ‘你到底……想干什么?’
  
  倪思阳是长天道长的儿子,自小道观长大,据说道法天分极高,所以唐晓一点都不担心他不会千里传音的小术法,这种术法倒也不是真的能传音千里之外,是根据修道者的各自能力不同,发挥的距离也不尽相同,但不管怎么样,在一个车里,就算道法再低微,只要会就肯定能听见。
  
  ‘自然是想帮你了。’
  
  果然没一会儿,唐晓就听到回音。
  
  ‘我是个有恩必报的人。’
  
  唐晓实在有点无语:
  
  ‘这就是你报恩的方式?’
  
  ‘不然呢?难道你更愿意我以身相许?’
  
  唐晓被噎到了,表情管理顿时失控,一脸嫌弃的样子让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陈一峰都看出来异样。
  
  “怎么了吗?”
  
  刚才上车的时候还好好地,车上也没说什么呀。
  
  唐晓干咳一声,摇了摇头,把一口气硬生生的憋下,对陈一峰挤出个笑容:“没什么。”
  
  说完就把目光移到车外,不再跟旁边的人说话,她怕继续说下去,自己没被厉鬼吓死,就被他给气死了。
  
  大刘亲自开车把他们带到了他舅舅家,位于仙霞区蟠龙湾的湖景别墅,这里虽不是市区,但房价也高的惊人,不过只要环境好,再高的价格都有人买。
  
  别墅的大门被敲开,一个惊魂未定的佣人探出头,认出来人身份才把门大开,请他们进去。
  
  “张妈,我舅舅呢?”大刘问那个开门的佣人。
  
  只见她指了指楼上:“先生请了几个道长回来,正在楼上做法呢。”
  
  正说着话,大刘的舅舅李松林从二楼下来,手里端着个碗,碗里还有没烧干净的符纸,水和纸灰混合,只见他边走边蘸水往地上墙上弹,口中还念念有词的,什么百邪避让,百毒不侵云云。
  
  大刘喊了一声,李松林就对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把符水交给张妈,他把大刘他们带到了院子里。
  
  这才说话:
  
  “这时候你来干什么?不是添乱吗?”
  
  “我这不是担心嘛。对了,这是我电话里跟你提过的唐主任,厉害着呢,一峰前阵子被鬼缠身,就是她给赶走的,我们全都亲眼所见,肯定比你随便请的那些不知道来历的江湖骗子厉害。”
  
  大刘知道他舅舅病急乱投医,这两天四处在找人驱邪,一波又一波的上门来,可没一个能行的,不是毫无作用,就是被吓跑。
  
  “这回的好像有点能耐。”大刘舅舅一边说,目光一边往倪思阳身上撇去。
  
  在他们这群人中,倪思阳的仙人气质,简直就是鹤立鸡群般的存在。唐晓的形象气质虽然也可以,但毕竟是姑娘家,一般人不会想到她一个姑娘会做这行当,下意识就忽略了。
  
  刚说着话,就听见二楼传来一阵叫骂:
  
  “干什么干什么?都给我滚,别碰我!谁敢碰我,我报警信不信?滚滚滚——”
  
  李松阳听见这声音,面上一惊,赶忙返身回去,唐晓他们自然也跟了进去,就看见几个穿戴着法事袍的道友们,被一个二十几岁的漂亮女人赶下楼,漂亮女人很凶悍,看起来好像没什么问题,然而眉心一道深红的印子出卖了她。
  
  这就是大刘的舅妈,李松阳的现任小妻子安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