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气运符加持一万点 > 第 9 章
第九章
  
  唐晓没想到,自己清清醒醒的去太辰观,确实糊里糊涂回来的。再睁开双眼,看到的竟然是自己古色古香的房间。
  
  刚从床上坐起来,王欣丽就端着一杯热水推门进来,唐晓看见她,更糊涂了。
  
  “唐主任,你醒啦。”王欣丽高兴的飞扑过来。
  
  把手里的水递给唐晓,唐晓低头看了看水,又抬头看她,问:“我怎么回来的?”
  
  她现在脑子一团浆糊,丝毫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从太辰观出来的,幸好王欣丽接下来的话给她解惑了。
  
  “是一个很帅很帅的帅哥送你回来的。”
  
  唐晓脑中闪过一张苍白邪气的脸,猛地一惊:“他人呢?”
  
  “刚走。”王欣丽莫名指了指门外,心里感慨这个唐主任身边居然有那么帅的优质帅哥,要不是她已经有陈一峰了,肯定要厚着脸皮上去要人家的联系方式。
  
  唐晓从床上下来,追到门外,想问一问究竟怎么回事,她给长天道长的儿子借功德,可后来事态却控制不住了,她看见那些从阴曹借出来的功德全都入了那年轻人的身,然后就晕倒了,可晕倒之后又发生了什么呢?她作为施咒者,到底跟阴曹借了多少功德?负债几何?要不要她还?要怎么还?
  
  好多好多问题要问他。
  
  可唐晓追到院子里一看,根本看不见那人踪影,王欣丽出来指了指她院子一角的小土地庙:“他把你送回来之后,就在院子里逛了逛,还在那儿上了一炷香,然后就走了。走之前让我去倒热水,说你马上就要醒了。这不,我热水刚倒过来,你就真的醒了。”
  
  唐晓一边听王欣丽说话,一边走到土地庙前,蹲下身子往里看了看,土地公公香炉里确实插着刚点燃不久的三支香。
  
  “唐主任,你这宅子真心大啊。旧虽旧点,可看着就有底蕴。这里长久不住人,还有传言说这里闹鬼,从外面看起来阴森森的,但实际进来看,倒是意外敞亮呢。”
  
  王欣丽在唐晓耳旁喋喋不休,唐晓扶额:“他走之前,没再说什么吗?”
  
  “有。”王欣丽大喘气:“他说还会来找你的。”
  
  唐晓:……
  
  ***
  
  太辰观一事太诡异,唐晓至今没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根据王欣丽的描述,那个送她回来的帅哥肯定就是长天道长的儿子,他既然已经能够送她回来,说明他已经没事了。
  
  长天道长拜托她做的事情她也做了,书也还了,外公的遗愿就此完成。至于那记忆中的诡异画面,其实唐晓一直搞不清楚到底是真实的还是虚拟幻境,反正就算有什么问题,太辰观那么多道长,那么多弟子,还轮不到她来操心。
  
  日子还要照常过下去。
  
  居委会的工作不复杂,就是有点繁琐,不时要走访走访困难民户,照看照看孤寡老人,去去福利院什么的,居委会里的正式员工就三个,唐晓,王欣丽和陈一峰。
  
  陈一峰请了半个月的假,居委会的事情自然就落在唐晓和王欣丽身上,两人早出晚归,走访了好多天以后,终于等到陈一峰销假回来。
  
  给她们都带了泰国特产回来,然而王欣丽却表示生理性抗拒,都不愿意伸手接过陈一峰手里的袋子:
  
  “你真不怕死,还敢带特产回来?”
  
  那个缠着他的女鬼,说白了就是陈一峰在泰国乱买东西招回来的,好不容易才送走,别又招来什么。
  
  陈一峰无奈,自己把袋子打开,露出里面一包包的榴莲干,菠萝蜜干,王欣丽才松了口气。
  
  陈一峰又拿了一份亲自给唐晓送过来,唐晓谢过后,陈一峰就把泰国的事情跟她又汇报了一遍。
  
  “不管怎么说,这回多亏了唐主任。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唐主任务必收下。”
  
  唐晓发现陈一峰给自己的特产袋上面多了一个厚厚的红包,红包里是什么,不言而喻。唐晓往王欣丽看去一眼,只见她正拆了一包榴莲干吃,见唐晓看她,对唐晓甜甜一笑,显然陈一峰这么客气,肯定是受到了女朋友的鼓舞。
  
  唐晓确实需要钱,就没有跟陈一峰客气,把红包起来放到一侧抽屉里去。
  
  没想到唐晓收了红包以后,陈一峰还站在她办公桌外不走,看着唐晓欲言又止,唐晓对他扬眉询问,他才拉了把椅子在唐晓对面坐下,说出原因。
  
  “还有件事……就是我那个朋友大刘,你记得的吧,这回跟我一起去泰国的那个。”
  
  唐晓想了想,点头:“记得。跟女朋友吵架那个嘛。”
  
  “对对对,就他。”陈一峰伸手掩住唇,一副要跟唐晓说悄悄话的样子,王欣丽也凑过来听,陈一峰神神秘秘的说:
  
  “他舅舅是艾米电子的老总,我们从飞机上下来之后,他接到他妈妈电话,说他舅舅家出事儿了。那档子事儿……”
  
  王欣丽口无遮拦:
  
  “哪档子?他舅又找小三儿了吗?”
  
  陈一峰白了她一眼:“什么跟什么呀!不是找小三儿。”顿了顿气,压低声音道:“是疑似见鬼。”
  
  王欣丽和唐晓对望一眼:“什么叫……疑似?”
  
  “因为不确定啊。就是他舅舅怀疑他舅妈中邪了。说她一开始的时候,会无缘无故突然叫一声,有时候是白天,有时候是半夜,这种情况维持了大概两个月,最近这种情况有所好转,可有发生其他情况,说她晚上经常一个人在浴室里哼哼唱唱,对着镜子浓妆艳抹,还喜欢穿那种特别暴露的衣服。”
  
  陈一峰把自己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对唐晓说了出来,唐晓还没发表什么意见,王欣丽就忍不住从旁猜测:
  
  “我也没听出来有什么见鬼的事儿啊。会不会是他舅妈在外面有情况?”又是浓妆艳抹,又是改变形象的,不是感情受挫,就是有了第二春啊。
  
  “不是!你听我把话说完。”陈一峰似乎还有隐情:
  
  “要光是这样也就算了。我刚才只说到了第二阶段,还有第三阶段呢。现在她每天吃饭的时候,都会在桌子上多摆一副碗筷,吃完了饭就到房间里喝茶唱昆曲,还经常大半夜不开灯,穿很奇怪的昆曲戏服上下楼梯甩水袖,家里佣人撞见了好几回,吓走好几个人了。”
  
  这情况确实有点诡异,唐晓问:“那他舅妈平时就喜欢唱昆曲吗?”
  
  “哪儿啊。他舅妈今年二十七,爱好是泡吧和摇滚,再不济也听爵士乐什么的,对昆曲这种传统艺术一点兴趣都没有。”
  
  王欣丽听到这里才感觉到了丝丝凉意。
  
  脑中想象着一个爱好摇滚的现代女人,深更半夜在房子里唱昆曲儿,安静的房子里都是那种咿咿呀呀的回声,怎么想怎么渗人。
  
  “所以才说这事儿邪了。”陈一峰交代好情况,又对唐晓说:
  
  “唐主任,你上回救了我,我们都看在眼里,所以大刘就托我来问问你,能不能跟他去他舅舅家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要是真有什么,你顺手给收了,大刘可比我大方多了,绝不会亏待唐主任你的。”
  
  唐晓有点心动,可心有余力不足。上回是没办法,赶鸭子上架,女鬼就骑在陈一峰肩上,她想装不看见都难,所以才硬着头皮上的,也亏了这女鬼不是土生土长的,跟她的本体距离太远,鬼力大减,才给唐晓轻易制服。
  
  可要是土生土长的厉鬼,唐晓还真没把握。
  
  正犹豫的时候,听见居委会门外有人喊道:
  
  “请问,唐主任在吗?”
  
  唐晓来到仙霞社区以后,还没有谁主动上门找过她,听见后赶紧站起来,对陈一峰说了句:“待会儿再说。”
  
  然后就迎了出去,以为是居民,没想到是越青道长和其他两个太辰观的弟子,给唐晓带了些礼品,唐晓有点意外,请他们到里面坐。
  
  越青道长是受长天道长的嘱托,来谢她救人一事的。
  
  “思阳师弟是师叔的独子,自小与我们一同在山上长大,师兄弟里数他天分最高,谁知道一年前他受重伤回来后就昏迷不醒,可把师叔给急坏了,好不容易醒过来又差点出问题。幸好唐主任及时出现,力挽狂澜。”
  
  上回唐晓在太辰观救的那个年轻人,就是长天道长倪长天的儿子倪思阳。
  
  “哦,别客气,他现在怎么样了?”
  
  提起他,唐晓就觉得不自在,有种莫名未知的恐惧,他肆无忌惮吸取功德的画面实在太诡异了。
  
  “托福,一切都挺好的。不仅恢复如初,比从前有过之而无不及。”
  
  那么多功德借到他身上,可不就是比从前有过之无不及吗?
  
  唐晓不知道要不要把那天她看到的景象告诉太辰观的人知道,倪思阳身上的气场不太对。
  
  “越青道长,其实那天……”
  
  唐晓刚一开口,就听外面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
  
  “那天多谢小唐主任舍命相救,思阳在此,感激不尽。”
  
  唐晓回头,只见门口走进来一个英挺帅气的年轻人,四肢修长,身量颇高,穿着白衬衫休闲裤,与第一次见面时的颓废邪性相比,这回他换了个更为利索的发型,他皮肤白,天然带点褐的发色使他看着不像个道长,反而像个刚从大学校园走出来的温润师兄,脸上带着一抹浅浅笑意,冬日暖阳般叫人无法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