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气运符加持一万点 > 第 8 章
第八章
  
  唐晓不知道要怎么形容第一眼看到那个年轻人的感觉,功德无量,阴煞缠身。
  
  这是唐晓见过身上功德最旺的人,如果说寻常好人的功德值是一百点,那这个人至少是一万点。这样的功德值,一般不会出现在普通人身上,唐晓没见过神仙,不知道神仙是什么段位,但她想,神仙的功德值应该不能少于这人吧。
  
  可与他身上功德值同样惊人的还有他身上那股仿佛生命烙印的阴煞之气。
  
  照常理说有这样巅峰功德值的人肯定是百毒不侵,无论走多夜的路都绝对不可能见鬼的那种,普通阴邪根本近不了他的身,更别说像现在这样,功德值都要被阴煞吞噬了。
  
  诡异,太诡异了。
  
  怪不得长天道长要用禁制符来困住他了。
  
  那年轻人半跪在地上,扶着手边的太师椅,呼吸短促,额前沁出的冷汗打湿黑发,猛抬眼那一瞬间,眼神如寒夜刀光般森冷,眼角红煞,俊美的五官都染上了浓郁到化不开的邪气。
  
  “这是犬子,姑娘看出什么了?”长天道长带着唐晓走到那年轻人身前三米外就不走了,唐晓这才发现,这屋子除了外面的禁制符,里面居然布满金光咒,至少三十六重。
  
  唐晓本来想说没见过这么邪的,可一想,这是人家儿子,于是迂回婉转问了句:
  
  “他这修的是……什么道?”
  
  虽然都是修炼,但有人修人道,有人修仙道,有人修的……
  
  “鬼道。”
  
  果然,修道之人修鬼道,所以这年轻人才像半仙半鬼,约莫是修炼到了劫点吧。就是练武功的人常说的——走火入魔。
  
  “所以道长喊我来是想让我做什么吗?”
  
  唐晓觉得他总不会是无缘无故把她喊过来看看他儿子长的好看吧。
  
  “是。”长天道长不客气的点头:“犬子自小天资不错,奈何修了自凶鬼道,一年前在外镇邪时受到重创,三魂七魄丢了大半,只剩一魂一魄勉强保性命回来,回来后就昏迷不醒,说实话,我以为他这辈子都醒不过来,可直到前几天他突然转醒,醒来就变成这模样,六亲不认,戾气深重,难以化解。”
  
  “气运符箓册丢失二十年,师兄当年也是为了心爱之人铤而走险,这件事师门通晓,其实没有人真的怪他,这么多年他为此隐姓埋名委实辛苦,然而气运符虽然可以逆天改命,但却绝非易事,他的夫人最终还是没有等到他学会的那一天,先前瞧见你心中有一道天生灵光,自然学什么都比旁人快些,能够学会已失传几十年的气运符箓便是姻缘造化,而犬子在这个时候醒来,能遇见你,也是他的姻缘造化。”
  
  长天道长长篇大论说了很多,甚至还跟唐晓交代了一些当年外公偷盗气运符箓册的缘由。
  
  气运符箓能逆天改命,也能化劫清煞,甚至还能借阴曹功德加身,也就是说,如果本人福德功德不够的话,气运符箓可以强行与阴曹借功德,也就是那些已经去世之人的无主功德,那些功德无人认领,借出来给活人续命,改命,不过,跟阴曹借出来的这些功德将来都是要还的。只不过每个人还的方式不一样。
  
  有的人用命抵扣,有些人用后来的行善功德抵扣,还有些既没命,又没功德的,就只能用下十八层地狱,刀山油锅,割肉挖心的方式抵扣了。
  
  “道长,你是想借阴曹功德替他化劫?”唐晓问。
  
  长天道长郑重点头。
  
  这年轻人身上虽功德值逆天,然而却被阴煞压制,用不得,要想给他化煞,确实需要借助外力。
  
  “我知道这方法,但却没有用过。也不知能不能成。”
  
  通幽化煞,借阴曹功德,这么逆天的事情,唐晓知道,但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去做。因为谁也不知道这么做了,施咒者本身会有什么影响。
  
  可是今天,太辰观的道长开口,这道长还是她外公的师弟,她学的这技能是她外公当年偷出去的,所以不管怎么说,唐晓都要硬着头皮上,跟长天道长说这话,不过是怕自己学艺不精,起不了作用。
  
  “你尽管一试,他已经这样,算是死马当活马医,我在这里给你护法。切记一切以自身为重。”
  
  气运符箓能逆天改命,通幽化煞,借阴曹功德,这些都是听说,太辰观几十年来都没一人悟出,所以这些内容的真实性也就无从考证,但如今,眼看着儿子命在弦上,为人父母总不能坐视不理,能试的都要试试。
  
  唐晓走入金光咒中,在那年轻人对面一米外盘腿坐下,在他那双森冷血煞般的目光注视下,无数道金色的光圈自她周身散开,形成耀眼的光波,那些光波慢慢分解,成了一道道手掌大小的字符,一排排,一行行,一圈圈,密密麻麻的排列在唐晓周围不断旋转,然后越转越快,光圈越转越大,大到把整个金光咒密布的范围全都覆盖掉了。
  
  长天道长被推到圈外,因为眼前光芒太耀眼,他只能抬手稍微挡光,道袍被屋内无端的风吹的猎猎作响,他想奋力上前,然而却怎么都踏不进那金光耀眼的光圈。
  
  心里暗自咋舌,没想到恩茂师兄的外孙女,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居然有如此强大的道力,不知是她本身的道法,还是气运符箓的加持,已经强大到外人想靠近都靠近不了的地步。
  
  然而事实上,身在光圈中的唐晓也很无奈,因为从她刚施咒那会儿还行,勉强能控制住,对面的年轻人煞气虽重,还不至于伤害到她,可越到后来,她通到幽冥借功德开始,一切发展就不对了。
  
  按照道理说,一般这种借功德的行为,是由施咒人主导,也就是说,怎么借功德,借多少功德,全都由施咒者说了算,然而现在的发展趋势是,唐晓就好像成了个媒介,一旦通幽之后,好像就再也没有她说话的份了。
  
  源源不断的阴曹功德被吸纳而出,强势的尽数归于一处,唐晓想阻止,甚至想停止术法,可她身子连动都动不了。只能暗自着急,心想这下完蛋了,出师未捷身先死,惹了个不该惹的魔物,她甚至还没开始用气运符箓赚钱修功德,自己的功德就被掠夺的一干二净,如果只是被夺功德也就算了,以她为媒介,从阴曹借出来的功德,最终被运用在魔物身上,也不知道她自己将受到什么样的反噬惩罚,能不能保住性命都是问题。
  
  事情就像是脱缰的野狗,拉都拉不住。
  
  唐晓眼看着那些由阴曹功德化作的金光,源源不断打入她对面的那个年轻人天灵盖,然而这些金光功德并没有把他周身的阴煞气消除,反而看起来更加醇厚了。
  
  镀过金的煞气,会是什么样的煞气?
  
  唐晓现在已经完全没办法去想这个问题,因为她只觉得自己整个人像是快要虚脱了般,眼皮子越来越重,最后看到的一幕是那原本病恹恹的年轻人,满身黑煞之气,在金光功德普照的光圈中缓缓站起,向她走来。